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狙击蝴蝶在线阅读 - 第38章 第三十八次振翅

第38章 第三十八次振翅

        三餐有了着落,岑矜的假期焦虑得到缓解,静下心来踏踏实实做个居家广告狗。

        李雾每一天也过得相当充实,除去日常起居,做饭与学习,他还给自己安排了两小时空余,用来拼装岑矜送他的那盒乐高。

        每天下午两点到四点,一到时间,男生就会放下手里功课,坐书房地板上心无旁骛地对着图纸搭建。

        除夕当日,复杂精致的城堡已经成型,只缺一些无伤大雅的细节。

        一觉醒来,岑矜路过书房,一眼就瞥见了斗柜上偌大的童话城堡,仿佛迪士尼乐园被施以魔法,浓缩后请回了家。

        她瞬间清醒,走到近处全方位多角度欣赏,还拍了张照记录。

        但比起成品本身,她更惊诧于李雾可怕的效率,问他是不是半夜偷偷赶过工。

        少年坐在书桌后,转着笔否认:“没,看过图纸跟积木心里就有个结构了,所以下手比较快。”

        岑矜倚着门框,不知是夸是嘲:“没想到你还是个天才少年。”

        李雾:“……”

        他许多方面超乎想象,岑矜无故感受到一丝威胁。

        她不甘落后,环抱双臂,当即从自己擅长的领域找回权威与自信:“怎么英语都那么用心了,还总差那么点意思。”

        李雾沉默两秒:“不知道。”

        岑矜问:“期末卷子有带回来吗?”

        李雾说:“带了。”

        岑矜走进去,拖了只椅子在他斜角坐下:“给我看看。”

        李雾看向她:“你不先吃早餐吗?”

        “等会,不饿。”

        李雾从背包里翻出期末考卷,放回桌面。

        岑矜瞟了眼,那沓试卷还是很“李雾风”,一如既往收拾得整齐有序,用一只黑色的长尾夹固定。

        李雾解除禁锢,很快从中找出英语试卷与答题卡。

        岑矜撑脸看他动作,添加要求:“理综答题卡也给我看看。”

        李雾撩起眼皮,有些意外。

        “不是满分吗,想膜拜一下。”她用词有趣,毫不掩饰自己的一时兴起。

        “……嗯。”李雾抽出来,与英语一并递给岑矜。

        岑矜先看了看他的理综答题卡。

        她是文科生,告别高中时代已久,看上面的解题步骤如看天书,但可以确认的是,男生的书写利落流畅,一处涂改都没有,自信程度可见一斑。

        岑矜好奇:“写完检查过吗?”

        李雾回:“检查了。”

        岑矜问:“一个怀疑的都没有?”

        李雾说:“一个算错的都没有。”

        “哦……”知道他在讲大实话,并非显摆,但怎么听怎么刺耳扎心。岑矜手指绞着耳边发丝,把答题卡还给他,干巴巴夸道:“挺厉害的。”

        她坐直身体,回归正题,分析起他的英语卷子。

        “就比上次高了三分,”岑矜眉心微皱,哗啦翻阅着:“完形填空好像是你弱项,还有作文,太生搬硬套了,不是光把固定句型往上堆就是一篇好作文。”

        她粗略一扫,又回到首页:“听力倒还不错,看来我之前给你的3还是起了效果的。”

        “嗯。”

        “还想提升的话,光死记硬背对你而言可能没什么用了,”岑矜给出建议:“明天开始适当看些美剧英剧吧,就看生肉,《thebig棒theory》应该蛮适合你这种学理的小孩的。”

        李雾好像个古人:“生肉?”

        岑矜暗叹,解答:“就是没中文字幕的外语片子。你得自己试着理解每句台词的意思。”

        作为一位从雅思战场摸爬打滚过来的斗士,岑矜的英文强化训练可不仅止于此,还要渗透到日常方方面面:“我们以后在家可以适当用英文对话,不需要你对答如流,只要能组织出句意,跟我表达清楚就行。”

        李雾傻眼。

        岑矜目不转睛看着他,眼光传递出一种温煦的鼓励:“现在就试试,跟我说句话,用英文。”

        李雾被她盯得头皮发麻,耳廓如烧。

        “别怕,看着我,”以为他紧张,岑矜保持笑容,像一位循循善诱的导师:“自信一点,就像你解物理题一样。”

        李雾哪敢正视,只觉胸中有一股猛力来回拉扯、冲击,让他几乎无法启唇。但岑矜还在等,他只能强自镇定,在桌肚将骨节都曲到轻微作响,才憋出还算连贯完整的短句:“uldyoupleasegoforbreakfast(你可以去吃早饭吗?)”

        他居然还惦记着这茬,岑矜心服口服,无奈笑了下:“ok,fi——ne,asuwish.(好,行,如你所愿)”

        ―

        因为宜市有个春节风俗,正月初五向后才作兴洗衣服,当天下午,岑矜找不到事做,就把卧室衣帽架上几件只穿过一回的毛衣一并撂脏衣篮,端送进阳台的洗衣机。

        李雾两小时的乐高时间则变为美剧时间。

        岑矜推荐的情景剧的确有趣,但里面几位主角语速极快,还不时蹦出一些专业术语,他不得不频繁暂停,边查词义边理解。

        可最让他无所适从的还是剧中接二连三出现的大尺度对话。

        第三次目睹“itus(交媾)”这个词汇后,李雾不堪忍受,暂止观看。

        他看了看时间,决定去露台透会气。

        四野清朗,天光晃白,李雾微眯起眼,搭着欧式的铁艺护栏,任风擦过手掌与指缝。

        确认杂念消弭,他往室内走,余光无意瞄到被塞得满满当当的滚筒洗衣机。

        他顿步,已经洗完有好一会了吧,她怎么还没来晾?

        李雾走回走廊,发现岑矜卧房紧闭,猜她可能已经午休,早把洗衣服的事忘光。

        体内的家务强迫症因子又蠢蠢欲动,李雾确定按捺不住,折返阳台,躬身打开洗衣机门,将里面毛衣一件件取出,不轻不重抖开,撑入衣架,认真规整,抚平褶皱,才对齐挂去升降晾衣架上。

        洗衣凝珠的香气散在风里,像某种好闻的花。

        晾晒完毕,天光明亮,李雾吁一口气,立在风里,欣赏起自己井然有序的劳动成果。

        他视线从左往右滑,到横杠末端时,骤得一顿,而后飞速别开目光。

        成套的女士内衣,勾在晾衣架上,纯黑色,款式简洁,只有圈蕾丝花边。

        第三次看到了。

        但回回都这样:

        它们磊落坦荡,而他浮想联翩。

        难以言喻的烫意在体内激荡,李雾不再原地滞留,头也不回跑回书房。

        ―

        岑矜一觉睡到了五点。

        干她们这行,加班比吃饭还日常,作息难以规律,现在放假更是变本加厉,生物钟彻底紊乱,难分白天黑夜。

        岑矜洗了把脸,倦懒地趿着拖鞋走回客厅。

        灯亮着,有人已在厨房忙前忙后,筹备着年夜饭。

        酣睡一下午的岑矜自惭形秽,一路快走过去,卷起袖子想帮他下手:“弟弟啊,有需要我的地方吗?”

        “弟弟”的发音是二声,她第一次这样跟他讲话,有点嗲,又不乏俏皮。

        李雾肩背一绷,按刀背的手僵住,有些无所适从地回头,“你醒了啊。”

        “嗯,”岑矜恢复正常语调:“你呢,下午看剧了吗?”

        “看了。”

        “怎么样?”

        “好看,”李雾不想隐瞒真实感受:“但理解起来还是有难度。”“慢慢来。我这个水平看也未必能全懂,让你看,主要还是为了训练你对句子,词汇的敏感度。”

        “嗯,”李雾继续埋头切蒜泥,过了会,他想着还是得跟岑矜交代,又去看四处探头探脑试图加入年夜饭准备工作的女人:“我帮你把洗衣机里的衣服晾了。”

        岑矜豁然记起:“噢,对,我给忘了。”她两指轻揉太阳穴,作苦恼状:“最近日夜颠倒,记忆力骤降,谢谢你啦。”

        李雾说:“没事。”

        “你要做蒜泥大虾?”岑矜拨了拨一旁碗里已清洗处理过的基围虾,捡起一只翻转着细看。

        她发觉虾背已被剪过一道,内里黑筋清理得干干净净,刚要赞美,虾身忽得一痉挛,从她指间窜脱,滑向地面。岑矜吓得惊叫一声,接连退避两步,跌向李雾胳膊。

        李雾眼疾手快,咣得撂下刀,侧过身来稳住。

        女人的后背,径直撞进他胸腔,力道不重,可他心脏却要被颠出来,整个人当场石化。

        她柔软的发梢蹭着他颈部,回头一瞬,又撩过他喉结,奇痒难忍,李雾喉咙里一阵干涸与缺氧。

        下一刻,李雾的手,被火燎到般,从她肩头撤开,垂回身侧,紧握成拳。

        见他神色略隐忍,岑矜忙拉开二人间隙,关心:“撞疼你了吧?”

        “没。”李雾躬身去捡虾,并借机深呼吸几下,平复心率。天知道刚刚那一瞬间,他多想一把抱住她,幸好他能控制住自己,没那么鬼迷心窍,没那么丧心病狂。

        李雾起身,开水冲洗虾子,妄图搓去指腹遗留的触感。

        女人身上好香,像他下午晾过的那些衣服,而他满手蒜味。少年抽了下鼻子,脸红透了,完全不敢抬头,只能压低脑袋把虾丢回碗里,心不在焉将葱白切段,手肘摆放范围都尽可能缩小,怕不当心再跟岑矜有肢体接触,少晌,他才沉着声叫:“姐姐。”

        岑矜并无异样,聚精会神地择着一旁青绿新鲜的豌豆苗:“嗯?”

        “你肩膀上有没有蒜味?”一句话问得费劲心力:“我刚才好像碰到了。”

        岑矜耸肩侧头,嗅了嗅:“有。”

        “……”

        “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不讨厌大蒜。”

        “嗯。”

        ……

        今宵的年夜饭虽不如往年岑矜阖家团圆时那般丰盛,山珍海味,玉石珍馐,堪比满汉全席,但也精致多样:腊味拼盘,蒜泥大虾,炭烤小羊排,韭黄肉丝,豉汁蒸鱼,清炒豌豆苗,色香味俱佳。

        李雾在做饭方面简直天赋异禀,当中好几样菜他都是初次练手,口味却不输餐厅。岑矜大快朵颐,还喝了点红酒助兴。饭毕,她扶着饱透的胃跟李雾一起收拾残局,洗刷碗盘,忙得差不多了,她才回到客厅,打开电视,把春晚当背景音,给爸爸弹视频。

        那头接通很快,屏幕里的父亲笑出一脸褶子:“矜矜,看到你发来的年夜饭照片了,是你跟李雾做的?”

        岑矜失笑:“李雾做的,我就是个帮工,闲杂人等。”

        “把你妈都看愣了,说人家小孩才多大,就能烧这么一大桌子菜,比她还厉害,”岑父奇怪,偏眼找人:“诶?怎么就你一个,那孩子呢。”

        岑矜冲厨房侧去一眼,确认:“他还在厨房擦来擦去,可勤快了。”

        “你怎么光让人家干活,不该你这个年长的照顾他吗?”妈妈的脸也挤进同一张画面,伴随着一贯的呵责。

        岑矜辩解:“我刚帮人家洗过碗好吗,他要求高,非要一尘不染才舒服。”

        “好,爱干净好,”岑父笑意更深,“你把他叫过来,也来几个月了,我跟你妈还没看过呢。”

        “哦,”岑矜应了声,扯高喉咙:“李雾――”

        还在专心擦拭水池的少年回眸。

        “我爸妈想看看你,你想看他们吗?”岑矜手机背对他,晃了下:“你不好意思也没关心,不勉强,我们家很民主。”

        李雾陷入沉默。

        他眼如镜湖,安静无辜,岑矜感觉自己在逼良为娼。

        刚要替他婉拒,少年已经解掉围裙,大步走回客厅。

        “他来了,”岑矜情绪转高,振臂欣喜宣布:“你们做好准备,看你们帅气的好大孙。”

        李雾:“?”

        岑母跟自己丈夫骂骂咧咧:“你看你姑娘这张嘴净瞎说什么。”

        岑父仍是纵容,笑呵呵:“你随她了,童言无忌。”

        李雾接过手机,尴尬之余,又有种难以言述的微妙,百感交集,在心头激战。

        所以,等真正与岑矜父母对上目光时,他已经面红耳赤。

        二老似乎也有些怔然,不知是因为他相貌,还是其他。

        他坐回沙发,支支吾吾,浓睫半敛,又迫使自己正视,以显礼貌:“叔叔好,阿姨好。”

        岑母率先搭腔,眼弯弯:“哎!好,李雾你好呀。”

        岑父紧跟其后,夸:“哎呀这小孩跟我想象中不一样,长这么好看的嘛。”

        他们这样亲切,这样夸奖,李雾更是如坐针毡,羞愧难当。

        “还不是我养得好,”岑矜抢头等功,在镜头前挥手,强行刷存在:“而且他成绩也好得不得了,这学期期末班上排第一,你们想不到吧?这才来宜中多久。”

        “第一?看人家多争气,”岑母啐自家女儿:“比你那会好多了。”

        “你好烦啊妈,大过年的,别老拆我台行吗,我那时候也不差ok?”

        “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了,都什么时候的事了,”岑父是永远的和事佬,又转回李雾身上,语重心长:“小雾啊,生活上学习上如果有难处一定不能瞒着,要跟你矜矜姐姐讲。她是我女儿,她脾气我知道,有时候可能讲话是不好听,但人绝对没半点坏心,能帮上忙的肯定都会帮,实在不行还有我们,叔叔阿姨也不是那种不讲理不好相处的人。你就好好读书,考个好大学,明年过年没疫情了,你就跟你矜矜姐姐来叔叔阿姨这里,大家热热闹闹,一家人一样,好不好啊。”

        李雾听着,鼻头微酸,重重点了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