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狙击蝴蝶在线阅读 - 第17章 第十七次振翅

第17章 第十七次振翅

        本聊得热火朝天的群里,一时沉寂下来。

        几秒后,同事们开始“wow”得起哄,女性居多。更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跟着帮她艾特吴复。

        岑矜难得舒心地笑起来,下一秒,手机里来了电话。

        光用头发丝儿都能猜出是谁,岑矜按下接听。

        她仿佛手执胜者徽章,好整以暇。

        吴复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想干什么。”

        岑矜撇了下眼:“联系不上怎么离婚?”

        男人口气居高临下:“多大了,还这么幼稚。”

        “是你幼稚吧,快三十岁人了,玩拉黑,是你这个岁数的男人该干出来的事么,”岑矜溢出蔑笑:“怎么,去办手续还要提前预约你档期?”

        吴复也奇怪:“不是你先删我微信我会屏蔽你?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就是你的处事态度?这样闹到群里不难看吗?”

        “明显是你更难看,”她毫不让步:“反正我要离职了。”

        女人的蛮横让吴复无话可说,只能转移话题:“协议看过了?”

        岑矜泠然道:“看或不看有什么区别,不过是份自私鬼的自白书。”

        “你都不知道协议上写了什么,就在这大呼小叫?”吴复似是被她逗笑:“急不可耐搬走,然后这么多天都躲着赖着不肯面对,这会考虑明白了?开始嚷嚷了?还理直气壮给我说协议都没看,我劝你先把协议看了,一个字一个字好好看清楚,不然这婚我也不敢离,按你间歇性发疯的脾气,没准签过字还要回头反咬我一口。”

        “也有你怕的事啊。”岑矜寡着张脸,心冷得像隆冬的湖。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们一言不合就吵架,不管不顾地针锋相对。

        至亲是夫妻,至疏也是夫妻,他们好像都懒得为对方考虑了,不再畏怕被这种反目情绪裹挟,甘当面貌全非的仇敌:“我不像你,吴复,我根本不在乎我能拿到多少东西,因为你缺的我都有,你不缺的我也有,我跟你在一起什么都不图,而你跟我在一起就未必了,看完协议让你净身出户,你愿意吗?”

        岑矜完全不在意了,哪怕去碾碎一个男人的自尊。

        电话那端寂静几秒,音色平缓了。好像乌云密布的天,终究激不下一滴雨:“感受到了吗,你给人的压迫,你的高人一等,绝不示弱。你总是臆测我,指摘我。那件事之后,你动不动认为我出轨,认为我因为孩子的事情对你有了偏见,可我到底为什么跟你在一起,又到底为什么要跟你分开,你还不清楚吗?”

        “可我又是为什么跟你在一起?当年顶着父母压力拼尽全力也要跟你结婚,现在看来不是白费劲是什么,先提离婚的是你,难道我还要感谢你?”岑矜口腔变得干涸,她狠狠下压着喉咙:“你是出息了,可对我而言也什么都不是了。吴复,认清你自己,你一点也不无辜,不要把自己摆在受害者位置。”

        岑矜停顿一下:“更何况,以前的我也这样,我一直是我,那会你能忍受,现在就受不了了?不要为自己变心找那么多站不住脚的借口。”

        “你以前真是这样么,”吴复不作迟疑地反驳,好像早就忘光了妻子过去的模样。但他并不激烈,相反格外平静:“也许我们都变了,这段婚姻走不下去,我们双方都有原因。”

        岑矜狠咬着牙:“是的,烦请你——不要一直问责于我,坚持「一个巴掌拍不响」理论的人始终是你。”

        男人声音略显疲倦,急求画一个句点:“够了。我不想再跟你继续这种无意义的争吵,这种相互责备从去年开始就没停下来过。我待会会重新加你微信,你通过一下,我把协议的电子版传给你,你仔细看一看,有不同意的地方就圈出来,我们再商量。岑矜,我没你想的那么不堪,我只希望我们好聚好散。”

        话音刚落,吴复挂了电话。

        客厅瞬时死寂。

        岑矜环住靠枕,好像抱住了一张盾牌,可以帮她抵御一些本不存在却足以让她浑身冰凉的无形袭击。她眼眶慢慢涨潮,要委屈死了,愤懑死了,明明吴复是最先叛逃者,为什么到头来反倒定罪给她,视她为屠灭爱情的刽子手。

        岑矜用手腕拭去眼角湿润,打开微信,同意了吴复的好友申请。

        下一刻,离婚协议书的传送提醒弹跳出来。

        她点下接收,死抿着唇,一页页看起来。

        吴复的离婚协议条例清晰,公正合理,足以裱进律所当范文。可也是这样无可挑剔的一份协议,仿佛一片磋磨许久的刀刃,它就这样切下来,只为与她彻底划界。

        岑矜关掉协议书,去看他们的聊天界面。

        整面屏幕没有一个字,没有一句话,说什么都是多余,堪比炸药的火引,这就是他们的婚姻现状。

        可曾几何时,他们是那样心有灵犀,无话不谈。即使是异国恋那段最难熬的日子,他也会含笑盯着她在视频里挤眉弄眼,好像看一夜都不会腻。

        太讽刺了,这些或喜或悲,或气或笑的鲜活时光,到头来只是一个几十kb的文档。

        岑矜轻忽忽吐出一口气,关掉协议书页面,而后精疲力竭般,侧头栽向沙发。

        —

        李雾设了个15:50的闹铃,提醒自己及早收拾东西,好在四点准时出发返校,不耽误岑矜功夫。

        但等了近一刻钟,女人还是没来叫他。

        李雾离开书桌,轻轻打开书房门。

        走回客厅,率先映入眼帘的是沙发上阖目而眠的岑矜,她姿态并不舒展,相反有些戒备,手里虚虚搭着个靠枕,一部分毛毯滑耷到地上,好像淌落的咖啡。

        她睡着的状态跟那晚车里很像,有种不容渎慢的苍白与空灵。

        李雾无声无息看了一会,走过去,捡起地上的毯子,小心翼翼搭到她身上。

        可惜岑矜睡得不沉,她在轻微的触碰里转醒,下一刻就掀起了眼皮。

        她对上少年视线,后者似被当场抓包一般疾疾直起上身,喉头滑头,有点不安。

        岑矜眼神聚起焦来,撇开抱枕问:“几点了?”她完全没注意到身上多出来的盖毯。

        “四点十五。”李雾说。

        “啊?”女人木了下,才后知后觉抓头发,从沙发上弹起。他们间距变窄,她一下子离他好近,李雾眼睫眨动两下,下意识后退半步。他目光闪避,只用耳朵捕捉着她的哈欠,和自言自语的嘟哝:“还要去学校,差点忘了……”

        岑矜打算绕过他去洗脸,李雾也跟着让,两人方向想到一起,岑矜直接被挡住。

        岑矜当即换边,他也忙着变,结局如出一辙,历史总如此相似。

        岑矜顿足,盯着面前这堵人墙,冷声问:“这是在干嘛。”

        “……”李雾赶紧侧身,让开大片空间:“不是故意的。”

        岑矜不言,快步走回卧室。她明显情绪不佳。

        李雾长舒一口气,心又很快梗住,他也想问自己,他到底在干嘛。

        —

        去学校路上,岑矜冰着脸开车,一言未发。李雾性子内敛,更别提主动开腔。

        路过一条小吃街时,浓郁的鲜辣味刮来车厢里,岑矜匆匆往外瞥了眼,终于发话:“要不要买点吃的带去宿舍?”

        李雾立即接:“不用了。”

        “晚自习前还来得及去食堂么。”她问。

        李雾说:“肯定来得及。”

        她凉飕飕勾唇:“你们男的还真自信。”

        “……?”

        女人莫名的话里有话,李雾完全摸不着头脑,只能解释说:“来不及也可以课间买。”

        “哦。”岑矜应得不咸不淡。

        这一刻,李雾醒悟过来,他被迁怒了。

        下午待书房时,他就隐隐听见岑矜在客厅讲电话,语气不快,应该是与人起了争执。但她家隔音效果太好,女人声音宛若隔着深水,他没有窃听的癖好,每个人都应当有秘密。

        不知全貌,李雾整个沉闷下来,不想再给岑矜添乱。

        身侧气压陡低,岑矜感受到了。

        因为自己的坏心情,她已经多次误伤到这个男孩了。他明明才是这段婚姻里最无辜的受害者。

        岑矜心隐痛一下,赶忙整理好面色,自若地同他寒暄:“还没问你们食堂吃得怎么样呢。”

        “比之前学校好多了。”李雾坦诚回。宜中食堂菜色丰富,应有尽有,不像他之前就读的县高,很多时候是学生自己带米带菜,然后支起一口铁锅,乱炖一气,将就饱腹。

        岑矜又问:“每天都吃些什么。”

        李雾想了想,给不出具体答案:“饭……菜。”讲完也被自己窘住,噤声不语。

        岑矜同样无言以对。

        岑矜斜了眼他清晰到扎眼的下颌线:“以后每周回来称重。”

        “体重?”李雾完全跟不上她这些突如其来的要求。

        “嗯,”岑矜态度如下达指示:“把体重数据记下来,我要看到你长肉。”

        “嗯。”李雾心猿意马应着,大脑早已被“每周回来”四个字带偏,人不自知的振奋,连自己被形容得像养猪一样也无知无觉。

        他扬唇看向窗外,生怕岑矜有所察觉。

        红灯时,岑矜瞄见他略鼓的左脸颊:“你笑什么?”

        那块少年气的膘在顷刻间平整下去,再无动静。

        岑矜只是随口一问,并不确定李雾到底是在笑,还是不服气地绷唇。她想起吴复形容她的词,再次看向少年后脑勺:“李雾,我会给你压迫感吗?”

        视线里,男生肩膀有一刻僵滞,但他很快否认:“不会。”

        “还是有的吧,”这个微动作再明显不过,她无法视而不见:“跟我讲真话。”

        李雾回过头,语气分外笃定:“是真话。”他浓黑的眼睛完全不像在骗人。

        余光里,绿灯亮了。

        岑矜重新正视前方,弯了弯唇,声音也松散不少:“好,那我暂且假装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