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刘琦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二章 劝尔等为将

第八十二章 劝尔等为将

        刘琦,魏延,张任去了鲁阳的驿舍休息。

        刘琦的心情还是比较轻松的,也放得开,进了驿舍内也不闲着,便换上了劲装,让魏延陪他在院中进行角力。

        身逢乱世,刘琦对自己的身体素质和武技也有一定的要求,他不求自己能够勇不可当,但求在关键时刻也要能保护自己才行。

        这段时间以来,他向黄忠请教了弓箭和御马之术。

        几个月下来,刘琦的骑射倒是颇有进境。

        如今他又开始和魏延练习角力,用以增强身体素质和力量强度。

        但很显然,魏延并不敢和刘琦进行真正的比试。

        他只是尽自己所能小心的与刘琦周旋,力争不伤害到刘琦。

        两人练了一会后,刘琦就已经是浑身大汗了。

        他挥手道:“手段真高,唉,让了我这么久,怕也是身心俱疲吧?”

        魏延急忙道:“卑职可未让公子。”

        刘琦闻言笑了。

        他可没自大到认为自己能和魏延角力成平手的地步。

        “等哪天我再练几年,你再言未曾相让吧。”刘琦拿起一块方巾,一边擦汗一边笑道。

        张任站在一旁观摩,见刘琦和魏延练完了,随走过来向他请教道:“在下有一事不明,想向公子请教。”

        刘琦放下了方巾,道:“张队率是想问适才与袁术洽谈之事?”

        张任点头道:“袁术适才问公子借粮,公子不允,还出言不逊,袁术为何不惩治公子,反倒是好言相劝,让我等来驿舍内等侯?”

        刘琦伸手招呼魏延,让他们两人都站到自己面前,解释道:“因为我并没有出言讽刺袁术,我口中所谓之‘庶子’乃是嫡庶之庶,袁术自是能听的明白。”

        张任奇道:“公子到底知道袁术什么秘密,竟能让袁术这般相让?”

        刘琦微微一笑,道:“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吾且将袁绍和袁术之间的事告知于尔等。”

        待刘琦将个中之事与张任和魏延讲明之后,二人方才恍然而悟。

        他二人非士族中人,对袁氏兄弟之间不和的事自然是不清楚的,如今听了刘琦的解释,仿佛人生被推开了一扇窗,又看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原来,名震天下的四世三公中人,也有这样的琐碎争斗,勾心斗角,也有像是袁术这般的小肚鸡肠。

        以他们两人的身份,这些事情,自然是不会有人跟他们说的。

        刘琦让他们两人各自消化了一会,又开口道:“在某眼中,汝等皆为大将之才,若肯勤学,日后皆可独当一面,今日告知你们袁氏兄弟之事,不为其他,只为让你们明白,凡兵之动,知敌之主,知敌之将,而后可以动于险,为将之道,当先治心。”

        魏延苦笑道:“我和张兄这等身份军阶,麾下不过统御数十人,又谈何为将之道?”

        刘琦正色道:“你若是这么说,那就让我太失望了,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你魏延不过十几岁的年纪,张任亦不过二十出头,只要肯学肯做,日后定当大有可为,难道在我的麾下,还会埋没了真人才不成?虽然你们目下仅是队率之职,但我却希望你们以一军主将的标准去要求自己,这一片苦心,你们两人可明白?”

        魏延闻之大喜过望,随即抱拳:“多谢公子指点!”

        张任也是心情激荡。

        他从打入军开始,还是第一次有人当面对他说,他日后可能会成为一军主将。

        张任对着刘琦一拱手,方要称谢,却听刘琦对他道:

        “张队率虽非我荆楚中人,不归刘某统管,但我相信,阁下在蜀中,早晚也能成为独当一面的大器!”

        张任的嘴张着,适才想说的话,此刻竟然是说不出了。

        他的心情不知为何,骤然间变的憋闷了起来。

        ……

        刘琦在驿舍内休养了两日,但袁术这期间却一直没闲着。

        他这两日一直在思索应该如何回复刘琦。

        阎象也一直请求袁术不要意气用事,当与袁绍一起推举刘虞称帝,二袁联手,则天下大势早晚可定。

        但袁术就是不答应。

        他也知道,若是能够成功的将刘虞推上地位,刘氏的护君联盟便算是瓦解了,其大义之名不复存在。

        董卓亦不在占据政治优势,届时袁氏和董卓手中皆有汉室天子,而天下士族皆向袁门,又有谁会站在董卓一面?

        大势必定。

        道理他都懂,可袁术就是不甘心。

        关东诸郡守之盟,袁绍被诸多郡守所共同推举,成了盟主,反观他袁术,袁氏嫡出,又是重号将军,可居然不曾被拥戴上盟主之位,如今还要听命于那小妾之子?

        若袁绍再拥护刘虞成功,那自己这辈子,岂不是一直要被这家奴骑在脖子上?

        就算袁绍被过继给了左中郎将的袁成,但终归是庶子出身,袁术承袭袁逢家业,袁逢乃是朝廷三老,论承袭族中资源,袁术依旧远在袁绍之上,凭什么要输给他?

        换成别人或许觉得没什么,都是一族中人,谁混好了对家族都有利,何必如此?

        但对于袁术来说,这是他心中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是一道坎。

        心理上的坎,想要迈过去,是非常难的。

        有的人甚至是耗费一生,也过不了心中的那道关卡。

        ……

        这两天,袁术也在思索刘琦那天话中的隐含之意。

        他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这小子当真知晓袁某在想什么?

        不应该啊,袁某与他初次相识,他如何会知晓袁某对本初之恨?毕竟自己和本初的关系,在表面上还是过得去的……

        是了!应是刘景升在雒阳时,暗中查到了些什么,知晓了我与本初不睦,如今却指使他儿子前来诓吾……

        不过,就算是尔等知晓我心思又能如何?

        不过是一个宗亲之盟,难道还能左右某与本初的较量不成?

        ……

        袁术正神思不属,突见他麾下的校尉雷薄匆匆而来。

        “后将军,叶县那边来信,有一支约有两千人的队伍,从兖豫方向行至叶县东境,似有南下之意,那些人没有路引,意图偷偷过境,叶县县令派人向将军请令,此事该如何处置?”

        “两千人众南下?”袁术皱起了眉头,问道:“可是流民?”

        雷薄摇头道:“叶县县令派人去打探了,那两千人不是流民,亦非流寇,乃是从兖州乘氏县举族迁移的,领头者乃是当地豪强李乾并其从子李典,此番南下是欲往南郡投效刘表的!”

        “什么?”袁术闻言顿时变色。

        “乘氏之众,居然横跨豫州两州之地,只是为了去荆州投刘表?为何?难道这天下除了他刘景升,各镇便再无人能让那李氏豪强报效了不成?”

        雷薄沉默了一会,方才道:“将军,依末将思之,眼下宗亲护君的盟书传遍天下,刘氏宗亲声望大涨,方才引四方豪杰纷纷前往报效?”

        袁术闻言皱起了眉头。

        “宗亲之盟,竟有这般影响?”

        雷薄叹息道:“除此之外,末将实想不到其他原因。”

        袁术站起身,开始在厅堂内转圈。

        他隐隐的意识到了这些刘氏宗亲此番结盟,其影响力和号召力似乎远超自己的想象。

        或许,自己前番有些看扁他们了……

        看起来,应该和那刘琦好好谈谈。

        “雷薄。”

        “在。”

        “你亲自去驿舍,替袁某请刘郎来县府,切记要要生相待,不可失了礼数,知道么?”

        “诺!”

        ……

        李典在这个时候率领族中食客前往南郡投效,自然不是巧合。

        他是事先得到了刘琦的通知,故意大张旗鼓的走颍川边境,直奔南阳而来。

        他不怕袁术派人拦他,因为他在叶县周边晃一圈后,就会返回颍川,从豫州汝南境内直去江夏。

        大不了绕个远而已。

        豫州刺史孔伷是陈留系名士,不过其人虽任刺史,却只是善于清谈,嘘枯吹生之辈,任期很短,并没有能力控制住豫州各郡,再加上何仪、刘辟、黄邵、何曼等黄巾渠帅在汝、颍之地兴风作浪,因而李典等人想要从其管辖之地过境,并不困难。

        李典这波虚虚实实的操作,是为了从侧面的角度向袁术展示护君联盟的影响力,让他对刘氏宗亲的影响力有更深的了解。

        刘琦办事,从不着急。

        一蹴而就的事只会在传说中出现,想要跟袁术这样的大佬在不受损失的情况下达成一致,必须要一步一步稳稳的走,从细微之处去瓦解他心中的疑虑……

        最后,在适当的时候,再给予其内心深处的疮疤以最重的一击。

        刘琦估计,那个时候,差不多就快要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