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刘琦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少年雄

第七十三章 少年雄

        说实话,张任并没有将魏延放在眼里。

        他目下正是身强体健的双十年华,乃一个人一生中最为孔武有力之时,而魏延的年纪比他还小一些,看样子似也就十五六岁,观其形貌还颇有些稚嫩之色。

        论及气力,张任不觉自己会输给他。

        按道理说,张人的想法倒是没错,不过他却忽略了一个比较关键的因素。

        有些人其实是天赋异禀的。

        若是用刘琦的话讲,那就是基因。

        有的人天生不缺钙不缺蛋白质,骨骼硬朗,肌肉群也比别人多,别人或许要经过系统的锻炼才能练出的八块腹肌,他天生就有。

        就好比黑人的肌肉密度比白人和黄种人高一样,先天的。

        很显然,魏延在这方面就有着天生的优势。

        其实张任平日里颇喜军略,不喜武斗,但以他目下的地位而言,军略之事自然还轮不到他插手。

        若想达到那个地位,非得先得以晋升,待地位到了之后才能渐露其所长。

        但即使他自认为不以武见长,但实则张任的武技要比大部分人强的多。

        ……

        起手式定,便见张任大吼一声,猛然爆发,势如闪电般向着魏延扑了过去。

        魏延适才没有看到张任的比赛,因而尚不着急出手,只是想找张任的破绽,哪想对方不打招呼便立刻出手,颇有些慌张。

        他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可惜并没有躲出张任的攻击范围之内,对方如同铁钳一样的双手一下子扣住了魏延的双肩,将他双肩扣的生疼,并用力的向下压。

        刘琦眯着眼睛,仔细观摩学习着,他原先在山阳郡时也见过角力较技,不过那都是以娱乐观赏为主,不似军伍中的这种正轨比试激烈。

        “黄司马,魏延胜算如何?”

        黄忠摇了摇头。

        角力这种较量,饶是黄忠也不好评判。

        虽然这里面也有技术含量存在,但关键还是要靠力气。

        魏延的力气并不小,但张任的气力是否能超过他,在远处观看的黄忠也不好评判。

        魏延的肩骨被捏的生疼,他赶紧收回双手,企图格挡开张任的手臂,哪知道张任暴喝一声,聚起一身力气,运用爆发力硬生生的将魏延提了起来。

        刘琦看出来了,张任这是破了对方的重心,要给对方来一记过肩摔。

        和摔跤的招式很是相像。

        “倒!”

        张任大喝一声,转身一记猛摔,将魏延向着后面一记猛摔。

        魏延被张任提溜了起来!

        但他并不慌张,而是收紧腰力,卯足力气,同时顺着张任扔出的方向扭转。

        就在张任脱手的瞬间,魏延在半空中借力用力,控制住了自己的下半身,重新控制住了平衡。

        被张任背出去的时候,魏延在半空中一扭身躯,却是没有摔倒在地,而是一个漂亮的回旋落在了地上。

        这一手耍的极为漂亮,可谓是震惊满场。

        这种动作极其高难,可不是空有气力就能做的到的,非得有足够的腰部力量和擅长控制身体重心的能力才行。

        饶是贾龙,也不由重重一桌案,叫了一声:“好!”

        在场都是军人,各个都是长于搏击之人,自然清楚在半空中收拢腰身,是多么的困难。

        荆州军士卒们开始交头接耳。

        “好厉害,这小子甚有手段!”

        “神了!”

        “他是何人?原先怎不知有此人?”

        “听说是从南阳郡那边来的,平日里就为黄司马所重。”

        张任没想到自己这突然的一记狠招,居然被魏延用这样方式给化解了,气势瞬息间便跌了不少。

        适才的五场比赛,他都是以这手绝技在关键时刻将对方摔下台去的。

        魏延丝毫没有迟疑,势如强风一般,健步向张任冲去。

        张任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便赶紧扎稳脚跟,蓄势以待。

        两人很快又缠斗在了一起。

        张任故技重施,试图想要再一次抓住魏延,但魏延领已经教过张任的手段了,便不再中招,他抬起两只前臂阻挡对方的手掌,尽可能的以手格挡,让其没有下手着力的位置。

        两人彼此对视,互相拆招,只见四只手频繁的在两人面前交错,乱中有隙,隙中有乱。

        台下的益州军和荆州军士卒眼花缭乱,根本就分不清楚两人的优劣。

        很多人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精彩的角力比试。

        但有些眼尖的人也看出了端倪。

        二人好似在见招拆招,但在整体的局面上,魏延每进一步,张任便要退一步……

        即使如此,张任手上的动作却是滴水不漏,攻的准而有力,守的快而从容,暂时还看不出有什么破绽。

        但片刻后,魏延突变招式,改用左腿去勾绊张任的下盘。

        这一腿出的恰到好处,偏偏是在张任向后移动的一刹那伸出,让张任避无可避。

        张任脚下重心变了,根本没有收势的可能,就这样硬生生被绊了一下,身体就不由自主向仰倒。

        千钧一发之际,张任双手猛然扣住魏延的小臂,借住对方之力收住身形没有倒下去。

        但魏延虽被张任抓住,却没有任何惊慌,他对此早有预料。

        他趁着张任收住身形的一刹,格开对方的那只手反扣其手腕,全身发力,仿效张任适才的过肩摔,将张任拽离地面,向身后重重地抛去。

        台下的刘琦笑了。

        魏延这小子,以彼之道还治彼身……斗转星移么?

        围观的荆益人群中响起了一阵惊呼,魏延这两招衔接的一气呵成,真真正正是叫人叹为观止。

        随着重重一声响,张任被魏延摔倒了擂台之下。

        他斗败了张任,还是用的对方的招式。

        场中先是一阵沉静,紧接着,便听荆州军士们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欢呼声。

        “好!”

        “好厉害的娃子!”

        “看着也就十几岁的年纪,居然这般了得!”

        “……”

        张任从地上起身,单膝跪在地上,灰土突脸的用拳头捶打着地面,牙关紧咬,一脸的羞恼之相。

        刘琦一边鼓掌,一边站起身。

        他拿起案上的两只酒爵,抢在贾龙之前走到擂台的边上。

        贾龙还在那里惊叹魏延角力之勇,转瞬之间,却发现刘琦抢先走过去,不由微愣。

        少时,却见贾龙长声一叹,苦笑道:“不想刘景升之子居然这般会收揽人心……”

        魏延跳下擂台,向着刘琦一拱手道:“少君!”

        刘琦将一爵酒递给魏延,道:“魏延,好本领!扬吾荆楚之威,真国士之才……且满饮此酒!”

        魏延满心欢喜,接过刘琦的酒,一饮而尽。

        刘琦转过身又来到了张任面前,向他伸出了一只手掌。

        张任此刻颇为颓沮丧,也没看清这手何人伸过来的,就伸手抓了过去,让对方将自己从地上拉了起来。

        待他被从原地拉起,看到拽他的人居然是刘琦之时,脸色顿时大变。

        “公、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