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刘琦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凉州寡于学术却如似虎狼

第六十七章 凉州寡于学术却如似虎狼

        刘琦觉得刘瑁这个人其实挺没救,自己刚刚给他打了圆场,他居然又跳出来拉仇恨瞎嘚瑟,这种人若是扔到电视剧里,一般活不过三集。

        而且一般死的还特别惨,被惨无人道的殴死的那种。

        通过贾龙看刘瑁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刘琦知道,刘瑁这次是又被贾龙给鄙视了。

        刘瑁被贾龙的嘲笑表情弄的有些臊得慌,毕竟荆益两方,军侯级以上的人都在此处飨饮,在众目睽睽之下失了面子,那今后他这益州公子又该如何自处?

        “难道吾所言不对?”刘瑁强撑着道。

        若是换成刘琦在刘瑁的角度上,他眼下一定会立刻闭嘴,然后想办法把话题转移到别的地方上,而不是在这强撑着跟人犟嘴。

        贾龙是亲眼见过西凉军的,眼见为实……刘瑁只是道听途说,你怎么跟人家争辩?

        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么?

        刘琦决定劝一下刘瑁……

        “族叔说的甚是有理,还请细言之。”

        反正也不是自己丢人,刘琦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直接用捧杀的方法去劝。

        刘瑁一听刘琦怂恿他,顿时来了精神头,又开始侃侃而谈。

        “西凉军随董卓入雒阳后,军纪败坏,杀人劫掠,无恶不作,弄的民众不附,百业皆废,百姓流离,这是活生生的例子,人所共知,贾将军言西凉军遵守军纪军令,这又如何让人信服?”

        刘瑁之言,也算是道出了很多人心中的想法。

        由于当时凉州地区的地域文化与中原文化相差巨大,缺乏具备儒家学识和政治训练的人才,因而从凉州出来的人里,一百个得有九十五个政治不及格,所以大多数的中土士子和清流名人皆藐视于西凉人,认为‘凉州寡于学术’。

        这种带有地域性的蔑视,是多少年来根深蒂固的,刘瑁身为名士之子,又有宗亲身份傍身,自然也瞧不上西凉人,觉得他们与异族野种无异。

        在他的心中,西凉兵再能打,也不过是虎狼之徒,跟知将令,明将令这种事一点都搭不上边。

        贾龙眯起了眼睛,嘴角出现了讥讽的笑容:“西凉军中虽多羌胡,皆野蛮之辈,但在守将令这方面,却非普通军士可比。”

        说罢,贾龙环视了一圈诸人,继续道:“在场的诸公,想来也都听说过,当初董卓入京前,乃是屯兵于河东,得雒阳变乱消息后,昼夜三百里急军而来,敢问诸位麾下之卒,哪一支兵马可以做到?”

        刘瑁傻乎乎的没听明白……昼夜三百里,有多了不起么?

        但黄忠,文聘,严颜,吴懿等人则皆低头沉思不语。

        刘琦自打穿越回来之后,两年来闲暇时也曾多研习兵法韬略,再加上这段时间与黄忠和文聘的沟通,自然是知道古代夜间行军的难度。

        古代的路可不比后世的高速公路,根本就没有路灯,且崎岖难行。

        刘琦后世有一次爬山,晚上留宿于山上的民居,半夜时分,在没有路灯的情况下曾出屋去试着看一下山景……

        不得不说,什么都看不见,乌黑一片,即使举着火把,也未必会有多大效果。

        而且没有亮光的情况下,特别瘆得慌,有点声音就哆嗦。

        就军事角度而言,古代夜行军全速进军,对士卒的整体意识和尊令意识要求更高。

        古代夜间全速行军,要点在于要避免途中迷路掉队减员,同时又要在视线不清的情况下,维持住行军的秩序,这除了要求主将对军队有极强的控制力外,还需要士兵极强的对服从能力,所以一般情况下,古代将帅不到万不得已,都会避免大规模的夜行军。

        就算是点火把,也不是每个军士手中都会有火把,亮度有限。

        刘瑁看众人都不说话,随即道:“昼夜三百里又如何?当年吾入川之时,亦随严君夜行而过秦川,又能如何?很难做么?”

        在场诸司马,军侯有些人憋不住,急忙低头,却是怕当着刘瑁的面笑出声来,失了礼数。

        东州士集团中的军司马吴懿,看着刘瑁那一脸不懂装懂之相,却是长叹口气,脸上流露出了些许痛苦之色。

        场面一时间显得极度尴尬。

        刘瑁皱起眉,看向身边地刘琦,低声询问:“贤侄儿,吾所言有误乎?”

        因为是在军中帐外的沙地饮宴,诸人并未分案而坐,而是两两一席,刘琦与刘瑁这对叔侄正好挨着。

        刘琦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刘瑁,索性便替刘瑁夹了一块蒸鹿脯,放于其盘中:“族叔且尝尝这小鹿,肉质极是鲜美。”

        言下之意,是用鹿脯去堵他的嘴。

        贾龙没理会刘瑁,继续道:“另外,当日董卓至雒阳,身边仅有三千西凉兵,而何大将军的余部以及并州刺史丁原麾下兵马不少,可谓人多势众,董卓为掌权,每夜派军马悄悄出城,然后白日再大张旗鼓的进城,令雒阳诸军皆不敢轻动……试想,若西凉军当真军纪松散,不尊号令,此法如何得施?”

        这一下子,不仅仅是在场诸人,便是刘瑁也说不出话来了。

        傻子也知道这事有多冒险。

        说实话,此法暴露的风险相当大,当时整个雒阳城都处在一个各方想要夺权的紧张阶段,更何况城中老谋深算者极多,包括袁绍、曹操等今后的豪雄皆在,而董卓的三千西凉兵,只要是有一个人泄密,那董卓的这个把戏就得被拆穿,原地爆炸……

        但结果他硬生生的成功了……或许成功的主要原因是董卓胆大妄为,也或许是有些人知道了事情,但因为胆怯不敢多说,这也确实能够体现西凉军确实是一支遵纪严明的强军。

        刘瑁咬着嘴唇,还想辩解:“可西凉军确实是在雒阳任意妄为……”

        话还没等说完,便见刘琦伸手又给刘瑁夹了一块鹿脯:“族叔,鹿肉不好吃么?”

        刘瑁诧然道:“自是好吃。”

        刘琦微微一笑:“好吃你便多吃点。”

        好吃还特么堵不住你的嘴?

        劫掠雒阳,便能证明西凉军军纪不严?不尊将令?你怎知道他们四处劫掠杀人,便不是董卓授意的?

        董卓成事需依仗西凉军,既然要依仗,那就必须要喂饱他们,不放纵他们劫掠杀人,董卓自己花钱养他们?

        再说了,董卓本人来雒阳,就本质而言,其实也劫掠来的……厉害上他役二十五万民夫建造的郿坞,高厚七丈,广聚珍宝,积谷为三十年储!这些东西不是劫来的,难道还是他祖传的不成?

        那简直就像是为了应对末日丧尸而打造的炮楼。

        贾龙的话算是彻底把众人说服了,同时也为所有人敲响了警钟。

        因为这次他们北上,面对的就是这支强军。

        刘琦举起酒爵,对贾龙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贾公熟知西凉军,有贾公坐镇,此番上雒阳,大事可期……诸公,吾等一起敬贾公一爵,如何?”

        荆州军的诸司马,军侯亦是纷纷举起酒爵,纷纷向贾龙敬酒。

        反观是东州士集团的那些将军,似都有些不愉。

        贾龙受了刘琦的夸赞,心中也非常高兴,况且他怼了刘瑁,也颇有些吐气扬眉之感。

        他举起酒爵,道:“龙不过是略知一二,胡乱言之,误了诸位酒性,来来!咱们一起喝!”

        “喝!”

        “满饮!”

        ……

        随后,大家又彼此敬酒,闲话琐事。

        酒至半酣,终见文聘大步而来,拱手道:“少君,场地已经准备妥当,可以卓两方军士上场较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