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刘琦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角力比试

第六十五章 角力比试

        刘瑁虽然是益州军名义上的负责人,但真正能够统领这五千川军的人,实际上贾龙。

        刘瑁不通军略,好耍小聪明,不是成大事的人,刘琦有正事自然还得与贾龙沟通。

        “公子问吾,北上雒阳有何见解,然会盟之事乃刘荆州所提,公子奉命出征,想必刘荆州已经事前嘱咐过公子了吧?”贾龙将皮球踢了回去。

        刘琦微笑道:“琦临行之前,是得了严君的提点,就是虚心请教贾公,公原先曾在西凉大破叛羌,又在益州平定马相,可谓久经战阵经验老到。”

        商业互吹的精华,就是在于用别人的视角来捧高面前的人,这样既达到了目地,又不会显得过于做作。

        贾龙性格高傲,闻言露出了一丝笑容。

        相比于刘瑁,荆州刘表的儿子显然是更招人稀罕。

        此时几人已经来到了益州军的主帐营盘,那一个个耸立在原地的小帐篷,和每隔一段距离,就搭建的火灶,颇有规律章法。

        贾龙翻身下马,邀请刘琦和黄忠等人参观。

        往来搬运辎重的益州军见到贾龙和严颜,纷纷执礼。

        在营盘内转了一小会,却听贾龙对刘琦道:“公子适才相询之事,龙在出益州这一路上,也曾仔细思之,眼下关东诸郡守与董公相争,几番鏖战于鲁阳和河内,互有胜负,天子在雒阳虽颇凶险,然眼下并无大碍,我们出兵北上,以兵势压之,以大义说之,想来董、袁两方顾及大局不会妄动,不会因战事而伤及天子,如此我们便也不用与他们两方动手了。”

        以贾龙的能力,自然是能够品出这个联盟的真谛,这点刘琦丝毫不疑。

        益州豪族的代表人物,若是没有这点眼光,以后也乘早别在益州豪族圈里混了。

        刘琦赞同道:“若能依贾公所言,不打仗是最好不过。”

        “话虽如此,不事若急时,却也恐有万一……此番刘益州令吾领兵出川,也是看重贾某与董相国,曾有同伐羌族之谊,董相国念及昔日之情,想来也不会轻易与吾等动手。”

        刘琦眯起眼睛,细细沉思。

        刘焉把这种涨声望的好事,送给他正在打压的贾龙,是想到了贾龙与董卓之间还有这一层关系?

        可问题是,在刘琦看来,董卓是一个敢想敢做敢赌博的人,他在进京不到十天的时间里,就完成了废旧帝,立新帝,杀太后等一连串的动作……

        这样行动迅猛,心狠手黑的人真的会顾念和贾龙的那一点点交情么?

        “当务之急,是要选定进兵路线。”贾龙没有注意到刘琦的疑虑,直言道:“眼下袁术占据了南阳郡,我等若要北上且保证粮草通顺,还是要经过南阳,只是听闻袁术为人诡诈,我们若从其境而走,不晓得他会不会暗中使绊,袭我荆益联军之后?若如此,那便凶险了。”

        看来贾龙对如何北上的事情,确实做了不少的功课。

        “此事吾等亦是商议过了,为今之计,却是只能由我亲自往鲁阳一趟,面见袁术,陈以个中厉害。”

        贾龙似是没想到刘琦居然会这般胆大。

        “公子要去见袁术?”

        “非我自去不可,贾公放心,琦已经有了说服袁术之策,只是还请贾公届时指挥麾下兵马配合我,方可成事。”

        贾龙皱了皱眉,道:“除此之外,便无其他方法了吗?”

        “若是有其他方法,何至于此?袁术截掌我们北上之路,若不说服他,我军无论如何都去不得雒阳,若从上庸走,则未免太过迁延。”

        贾龙仔细的思考了一会,终究还是长叹口气。

        袁术……不错,对于荆益联军来说,此人如利刃悬挂于头,但以联军万余兵马的实力,若是要强行摘掉这病利刃,只会自断其手。

        也只能顺着刘琦的意思办了。

        ……

        当天晚上,刘琦果然是依照刘瑁的建议,在秭归城外大飨荆益两军将士。

        大飨军士必然要有肉,两军加起来共计万余士卒,临时从秭归城征集的牛羊根本就不可能够吃,就是一人只咬一口肉,估计也得有一半的人咬的是自己的舌头。

        说是大飨三军将士,但实际上犒劳的不过是为首的校尉级,司马,军侯,屯长……对于普通士卒来说,这场犒劳对于他们最大的优惠,就是他们可是使劲的吃一顿饱饭,不限量的那种。

        这年头,吃饭能吃十成饱,便是天大的犒赏了。

        但这并不是说,最底层的士卒就肯定吃不到酒肉。

        按照行军的规矩,军队一般都是在打了胜仗之后才会有大飨,而因为是打了胜仗,所以大飨之中必有大赏。

        有军阶的自然是赏之以物,但普通的士卒若立军功,所获之赏则大多为酒肉。

        但这次犒赏比较特殊,荆益两军的将士尚未北上,无寸功在身。

        似此,又该如何赏赐?

        赏谁酒,赏谁肉?该赏谁,不该赏谁?

        益州的别部司马严颜,向刘瑁和刘琦献了一法……

        “二位公子,以末将度之,今日既是飨赏两军士卒,三军之中,以武为尊,以技为长,莫如让两方士卒角力比试,胜者予赏,一则可壮军威,二则可检验两军士卒,三则可助兴,以娱气氛,不知二位公子以为如何?”

        刘瑁闻言大喜,他看向刘琦道:“贤侄儿,严司马此言甚是在理,莫如便如此行之?贤侄儿以为如何?”

        对于这种事情,刘琦并不怎么感兴趣,随意道:“族叔觉得行,那便行了。”

        刘瑁闻言不由哈哈大笑:“贤侄儿果然好说话,今夜你我叔侄不醉无归!”

        严颜突然又道:“不过既是赏军,便无需限制军阶,不念往日军功身份,有想较技者,可自行上场,公子以为如何?”

        刘瑁听不懂个中玄机,只是一个劲的点头。

        刘琦似乎却听出了什么名堂,心念一转,看向了黄忠和文聘。

        文聘面无表情,只是轻轻一哼。

        黄忠却是不着痕迹额向刘琦微微额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