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刘琦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两权分立的益州军

第六十四章 两权分立的益州军

        荆州一系的人马和益州一系的人马在秭归会盟,合兵一处。

        双方将校都是初见,此番共同上雒,为主分忧,因而彼此之间便分外的客气。

        两方主将彼此互通姓名表字后,刘琦也对此番前来会盟的益州将领们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对方的领军校尉是刘焉的第三子刘瑁。

        依照刘琦对他的观察,刘瑁似乎并不通军机,他走起步来循规蹈矩,犹如在朝堂上一样尊守礼仪,颇有讲究,但此举动若是行之于军旅,多少就感觉有点四不像了。

        看来,刘焉这次纯粹是让他儿子替自己来收割声望的。

        而自刘瑁往下的那些将校,配置便比较有趣了。

        武猛从事贾龙,毫无疑问的,是这五千益州军的指挥者。贾龙身为益州豪强之首,就如同荆州之蔡瑁,他麾下的两名别部司马亦是益州豪强出身,分别是赵韪和严颜。

        当严颜对自己进行介绍的时候,刘琦有意无意似的,对他多加关注了一下。

        这个人在历史上笔墨并不多,但却比较出名,主要原因就是其与刘备军一战后为张飞所敬,但之后便无声无息了。

        不过严颜能做坐到一郡之首的位置,想来也是有真本事的。

        不过除去以贾龙为首的三名益州本土将校外,刘焉还派遣了另一批人。

        那便是东州士集团的将领。

        这点倒是令刘琦非常好奇。

        一支军队,却派出两个派系的将领,刘焉想干什么?

        东州士这边的别部司马有五人,分别为兖州陈留人吴懿与其族弟吴班、阴平人雷遇、青州人吴堀与其族弟吴兰。

        这倒是有点意思。

        安排益州军在秭归外驻扎,其后主要将校一同进入县城。

        进城的路上,身为同宗的刘瑁对刘琦显得格外热情,他抓住刘琦的手,一路上连呼。

        “贤侄儿!……贤侄儿!”

        刘琦颇有些无奈。

        刘瑁看着也就是二十多岁的年纪,最多不会超过二十五,被这么一个生瓜蛋子直呼贤侄,还真是不太舒服。

        可没有办法,谁让刘焉比刘表要大一个辈分呢。

        “见过族叔,族叔和诸位将军一路辛苦,琦已经在秭归县安排了酒宴,为诸位接风洗尘。”

        刘瑁攥着刘琦的手,笑道:“贤侄安排的这般周到,吾等心甚慰之,只是三军将士一路劳顿,翌日还要北上司隶,前途未定,乘着还未北上,不如在此大飨士卒如何?”

        刘琦身后,黄忠和文聘等人闻言,面露不悦之色。

        这刘瑁好不晓事,益州兵将出川,钱粮用度皆需用我南郡的,如今他却仗着是刘琦叔辈,扬言要大飨将士,这摆明了是要拉拢益州军心。

        然吾等荆州人受损失,他自己得名望!这事未免说不过去。

        况一战未打,寸功未立,如何便要大飨三军?闻所未闻。

        什么东西!

        刘琦上下打量了刘瑁几眼,心下若有所思。

        这刘瑁没有继承他爹刘焉的老奸巨猾,但继承了其父爱占便宜的小心思,二十多了尚轻浮的这般明显,日后怕是没什么大出息。

        “行,既然族叔开口了,那今日便大飨三军。”刘琦微笑而应。

        刘琦既然已经发话了,那黄忠和文聘等人纵然心中不悦,便也需尊令。

        文聘随即召来麾下的曲长,让他们筹措酒食,准备今夜在城外犒军。

        刘瑁见刘琦当众如此给自己面子,颇为得意。

        这个侄儿还是蛮好说话的。

        但他也知道今日之举颇有些过分,怕对方会不快。

        “贤侄,叔叔说话有些直,还请勿怪,然你我两军既要北上护君,路途遥远,若是不先慰劳将士,恐无士气,叔叔也是一片苦心,贤侄可明了?”

        刘琦有些好笑。

        这刘瑁年纪不大,偏偏在自己面前,非要装成老成持重的样子,想要压自己一头,但其本人行为实际稚嫩的紧,怎么看都是不伦不类。

        “族叔无需如此,你我两军皆为君王,何分彼此?”

        刘瑁伸手重重的拍了拍刘琦的肩膀:“贤侄如此恩义,不愧、不愧为汉氏之千里驹也!”

        刘琦无奈地笑笑。

        这话倒也算是好话,但从刘瑁嘴中说出来就不是那个味。

        这种比喻由长者对后辈进行赞赏,本无可厚非。

        但刘瑁这人,看着哪里有丝毫长者之相?

        刘瑁身后的那些益州将领,听着也不免唯有尴尬。

        引刘瑁进了秭归府衙,刘琦派人引他暂去房间歇息,自己则准备再去城外查看两军驻地。

        就在此时,武猛从事贾龙上前来:“刘将军,还请借一步说话。”

        刘琦随他向旁边走出几步,来到让人听不见的地方。

        贾龙道:“吾家公子少经战事,一心慕于词文之道,于军政颇有疏怠,出言不妥之处,还请刘将军勿要介怀。”

        他原来是替刘瑁来圆场致歉的。

        “贾公说的哪里话?都是盟军,何分彼此。”

        贾龙道:“翌日出兵,某当引益州军为先驱,刘将军只需率荆州兵马压后便是。”

        贾龙此举,也算是拿人手短,吃人嘴软,有些知恩图报的意味。

        刘琦心中对这个益州豪强代表增添了几分好感。

        听闻贾龙昔日与董卓一同讨伐羌族,与其颇有交情,刘琦本以为他是和董卓是一样粗暴的西凉武人风气,但不曾想却是明是非,知礼数。

        反倒是名士刘焉之子,吃人家的时候不但不知感恩,而且吃相太过难看。

        “贾公,你我两家合兵万余人,如何行军不应你我在此擅定,当聚诸公商议,针对形势而决。”

        贾龙点了点头。

        这刘琦年纪轻轻,行事周全,滴水不漏,有些城府。

        他又联想到刘表入荆州后,对待主动亲附的荆楚豪族多有照应,共享其利。

        再看看刘焉父子之行径……

        唉,却还是荆州豪族的命好。

        “贾公,吾正欲往城外,常看两军行营,贾公若无事,不妨同行?”

        刘琦主动邀请贾龙一同前往行营,是想借机试探一下贾龙,看看益州此番出动两个派系的将校是何目地。

        刘焉,莫不是还要玩个二足并立不成?

        贾龙见刘琦主动邀请自己,没有拒绝。

        ……

        荆州军和益州军都安置在秭归西郊。

        两人来到骑马行至营外,入内则改步行。

        两人验看了两曲士兵的帐篷排布,刘琦随即试探着贾龙:“贾公乃是用兵大家,吾等前辈,不知此番往雒阳护君,我两军当如何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