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刘琦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吃鸡二人组

第六十章 吃鸡二人组

        听了蔡觅的话,刘琦恍然想起来了。

        后世时看过的记载中,确实有蔡瑁与汉末的一位大人物颇有交情的记录。

        《襄阳耆旧记》中有一段讲蔡瑁的话:性格骄豪自喜,少为魏武所亲,刘琮败降后,曹操顾访瑁宅,入蔡瑁私室,呼见其妻儿。

        刘琦原先对这段记载的真伪不好评价,但如今看来,空穴确实不来风。

        如果是真的,那蔡瑁和曹操的关系就确实匪浅……而蔡瑁年轻曹操十岁,属于小老弟级的人物。

        至于谯县曹操和蔡州蔡瑁,彼此之间为何会产生交点,刘琦分析这中间人应是张温。

        《宦官列传·曹腾传》的记载中,曹腾曾为朝廷推举过几名臣子,包括虞放、边韶、延固、张温、张奂、堂溪典。

        曹腾既然肯为朝廷推举张温,依照这个时代的风气而言,说明曹腾和张温应有私交。

        而张温是蔡瑁的姑夫。

        估计蔡瑁少年时应是通过张温往来于雒阳,也是通过张温与曹操相识。

        想到这,刘琦试探道:“阿姐所言之人,莫不是昔日西园八校尉中之一的典军校尉曹操?”

        蔡觅奇道:“少郎君也晓此人?”

        刘琦心中恍然,果然是他。

        “吾也是略有所闻,听闻曹操祖父与伯慎公相厚,而伯慎公又是阿姐的姑丈,故而吾猜测阿姐所言的十有七八便是此人。”

        蔡觅并不疑惑,曹操这个人的声名目下也算不小,刘琦知晓他并不奇怪。

        不过少郎君的反应倒也是够迅速的,这样的关系他也能立刻串联起来。

        蔡觅将玉臂伸出被子,支撑着光洁的下颚,回道:“不错,就是他,听闻曹操此人在光和三年于雒阳做郎官,德珪那时年方十五,也是年少气盛的,心气甚高,常走动于雒阳姑丈处,想在京中求个出路,一来二去的,竟与那曹操厮混熟了。”

        说到这,却见蔡觅掩嘴笑道:“可笑这两人当时居然跑去选部尚书的家中拜谒自荐,结果让人家给拒之门外了,闹出了好大的笑话,姑丈传信回来后,气的父亲两宿没合眼,当时就从蔡州往雒阳发去家书,让他赶紧回家。”

        刘琦的脑海中似乎想起了什么:“那位被堵门的郎官,莫不是叫梁鹄?”

        蔡觅点点头,道:“原来你也听说过德珪办的这件蠢事。”

        刘琦记得,《襄阳耆旧记》中另有一段话,即曹操在荆州谓蔡瑁曰:“德珪,故忆往昔共见梁孟星,孟星不见人时否?”

        这段记载中的梁孟星,应指的就是东汉书法大家梁鹄,孟星应为笔误,另指孟皇,此人于光和年间出任凉州刺史,后于任洛阳选部尚书,负责二千石以下官员的分配任免工作,相当于朝廷的人事部长。

        而曹操于光和元年被罢黜顿丘令,光和三年被征召为议郎,而郎官这职务在雒阳一抓一大把,属于没有实职空缺的候补型选手,天天白领着三百石秩俸,哪块缺人就临时征用一下,抄录奏疏,改写卷册……

        说白了,就是后世时,一个办公室中专门负责管打印机整理材料的那类选手。

        刘琦分析,以曹操的性格,对于这种让人当狗腿子使的专职借调工作肯定是无法容忍的,与是他联合了当时在渴望在雒阳中谋差事干的蔡瑁,俩人虎逼超超的就去堵选部尚书家的大门……

        真可谓是东汉末年的堵门二人组,他俩是去组队吃鸡吗?

        但也正因为有这样的胡闹事做铺垫,反而更能促进他们俩的友谊。

        不过其实仔细想想,这吃鸡二人组中,曹操如此行径必然是有所深意,因为光和年间,孝灵皇帝正在卖官鬻爵,曹操的父亲曹嵩,就是掷巨资在西园捐处了一个太尉出来。

        曹操不想当议郎,方法有的是,何必如此?想来当时的曹操还是有心标榜,用以彰显自己行径,用以积累名望。

        而蔡瑁,那就纯粹是跟风的,不值一哂。

        ……

        两人谈了一些关于曹操的事后,刘琦问蔡觅道:“阿姐可见过曹操么?”

        蔡觅摇了摇头,道:“那时候,往来于蔡州和雒阳的,只是德珪一人,我不曾去过,并不认识曹操。”

        刘琦闻言道:“既如此,那若是要请曹操帮忙引荐,只怕得要蔡都尉亲自置书信方可了……怕是不太好办。”

        蔡觅疑惑道:“那就让德珪写封书信给曹操而已,有何不好办的?”

        刘琦无奈地笑道:“阿姐,其实吾与蔡都尉之关系,并不甚好。”

        随后,刘琦便将自己与蔡瑁之间的事情告诉了她。

        不过刘琦并没有讲述自己暗中鼓动张虎和陈生造反的事,只是说了蔡瑁当初非要接纳张虎和陈生归降,结果遭二人反叛,差点身死,而蔡瑁则是被自己所救,却反过头来要夺襄阳城防……

        刘琦只是陈述事情,并不曾加以评判,因而在蔡觅听来,他好像是在以中立的角度来叙述。

        但也正因为这样,这话在蔡觅听起来,才更加可信。

        蔡觅盖着被子,一双洁白的玉臂环保双膝,用膝盖顶着下颚,静静的听刘琦叙述完……

        她的眸中浮现出一些羞愧和怒意。

        “德珪真是越来越不晓事了,需知尊卑有序则上下和,他如此行事,岂不是弄的南郡主属不睦?真是越大越活回去了。”

        刘琦淡淡道:“也不全怪蔡都尉,这事吾也多少有些责任。”

        蔡觅摇头道:“我虽是一介女流,却也知晓大义……少郎君且宽心,明日我亲自去一趟襄阳,当着德珪的面,让他写一封书信与少郎君。”

        刘琦再次给自己倒了一盏蜜水,一边喝一边道:“要不我和阿姐一起去吧?毕竟他不知道你我之间的事,若他发火,有我在,他也只能冲着我来。”

        刘琦这话是真心实意的。

        蔡觅现在已经成了他的女人,刘琦自然不放心她一个人去跟蔡瑁争执,反正蔡瑁已经跟他不睦,他若真要发飙,自己也不惧他。

        好歹他还没沦落到需要蔡觅替他挡骂。

        但蔡觅却拒绝了。

        “你若是去了,我怕德珪推脱与曹操不熟,到时候就不好弄了,至少当着我一个人的面,他不敢扯谎……至于,少郎君口中所言的他冲我发火?”

        蔡觅妩媚的笑容消失了:“他敢!”

        刘琦微微一挑眉,有点憋不住笑。

        好霸气的妞。

        “既然阿姐不用我,那我便不去,不过阿姐回襄阳,不必特意与蔡都尉争执,请曹操帮忙这事能办便办,办不了也无所谓,我自去想别的办法就是了。”

        蔡觅听刘琦关切他,心中升起了一股暖流。

        她媚眼如丝,鼓起红唇,将被子轻轻掀开,斜靠在软塌上,轻柔地冲着刘琦招手道:“姐姐明日去帮少郎君,那少郎君今日,又该如何答谢于我呢?”

        刘琦被蔡觅突如其来的风情弄的不由一愣。

        半晌后,却见他缓缓地放下了手中的盏,低头瞧瞧自己的分身,长叹口气。

        “明早起来,估计腰又要发酸了……”

        刘琦一边起身向软塌走去,一边自言自语地嘀咕道:“历史上的刘琦,是怎么死的来着?”

        ……

        次日清晨,蔡觅起身后便立刻梳妆整齐,叫下人备车,亲自前往襄阳去见蔡瑁。

        碰巧今日蔡瑁得闲,并未有什么军务处置。

        听说蔡觅来了,蔡瑁便和其夫人一同迎接。

        “二姐今日如何有空到吾这来了?”

        蔡觅落座之后,笑道:“姐姐今日来,还真是有一件大事,要劳烦德珪帮忙。”

        蔡瑁哈哈一笑,爽朗道:“你我姐弟之间,何须说什么劳烦?二姐有何难事?只管说来!弟无有不从。”

        蔡觅幽幽一叹,道:“其实不是我有难事,是你姐夫有事请你帮忙。”

        一句话说完,犹如平地惊雷,整个厅堂之中寂静一片,落针可闻。

        蔡瑁和他的夫人,都是傻愣愣的盯着蔡觅,张大着嘴巴,半晌无言。

        过了好一会,方听蔡瑁磕磕巴巴地道:

        “我、我姐夫?我什么时候蹦出来个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