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刘琦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联盟初成

第五十五章 联盟初成

        就刘琦所知,历史上的黄承彦是开通豁达之辈,不但亲自给自己闺女提亲,在诸葛亮答应之后,还直接将女儿扔在了诸葛亮的家里——孔明许,即载送之。

        跟送一袋土豆简直没什么区别。

        在刘琦看来,诸葛亮很重要,但他现在年纪尚小,而且远在琅琊国,日后到了荆州,也需要时间学习和成长。

        这期间,刘琦不想干扰诸葛亮,只想让他尽量遵循着原本的轨迹茁壮发芽,增长能力。

        不干扰归不干扰,但刘琦也得看住诸葛亮,以免让这孩子在成长期间,被某些居心叵测的旁人给诓了去。

        自己养大的仙桃,若是一不小心让猴子摘了,就算给刘琦七仙女,也弥补不了他心中的创伤。

        有基于此,黄承彦对刘琦而言就是一个非常关键的人物了。

        至少能帮他看住诸葛亮。

        蔡觅靠在刘琦怀中,见他突然不回话了,便疑惑的扭头去看他。

        却见刘琦望着远处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蔡觅疑惑道:“弟弟如何神思不属?莫不是不敢随我去见姐姐、姐夫?”

        刘琦回过了神,微笑道:“非也,实是第一次相见,不知该给姐姐和姐夫带些什么礼品,因而思之。”

        蔡觅闻言心里面乐出了蜜,甜滋滋的。

        但面上却还是一本正经。

        她瞥了刘琦一眼:“哪个是你姐夫?那是我的姐姐和姐夫。”

        刘琦环抱着她的胳膊用了些力,将她向自己的怀中抱的更紧些。

        “待阿姐成了刘家妇人,黄公和令姐,不自然就是吾姐、姐夫了?”

        蔡觅巧笑嫣然,声音犹如银铃。

        “好啊,竟这般巧舌哄你阿姐,看你长的一脸义正之相,骨子里不过是个登徒子尔。”

        说罢,用葱细的手指使劲的戳了戳刘琦的心口处。

        后边不远处的黄叙,看着刘琦和蔡觅共乘一马,关系发展突飞猛进,眼中不由流露出了羡慕之色。

        “唉,何时能学到少君这般的手段就好起来了。”

        ……

        游湖完后,天色渐暗,刘琦和黄叙没有返回襄阳,而是留宿于蔡觅云梦泽的别居。

        黄叙是客人,就居住在了偏宅,而刘琦则是被蔡觅邀请在其正房外的静室内秉烛夜叙。

        天色已黑,舍内反倒是传出了优雅的琴声与箫声,两器音色隐隐相和,颇为优美。

        三曲之后,蔡觅将手中的竹萧放下,欣赏的看向刘琦:“不想弟弟也善音律?”

        刘琦用手轻拨琴弦,发出阵阵流音。

        “弟弟不善旁的,仅仅只会弹几首古曲而已,让阿姐见笑了。”

        刘琦穿越回来之后,对于字体,古琴,乐府诗平日里也做了一些研究,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在与别人切磋这些风雅之时,不至于露怯。

        身为刘表之子,不求自己在风雅事上有多出色,但至少不给家族丢脸。

        这就好比后世时的上流人士打玩高尔夫,品红酒一样,是一种社交手段,不可不会。

        蔡觅放下了手中萧,突然妩媚一笑道:“有一件东西,想给弟弟一观。”

        见蔡觅说的神秘,刘琦心头不由一紧。

        大半夜的,她该不是想给自己看……那个吧!

        却见蔡觅放下竹萧,走到书架边,取下一篇绢帛,递送到刘琦的面前。

        刘琦疑惑的拿起,打开来看……

        里面写的东西,却是他上次给蔡觅背诵的《美女篇》。

        想不到蔡觅竟然把这辞赋给默写了下来。

        刘琦笑道:“姐姐将这辞赋写下来做什么?”

        蔡觅道:“你写的辞赋,我自然要记下来,从今往后,你所作辞赋,我自当全部背录而下,就算是不传于后世,也当留于子孙瞻仰。”

        刘琦啼笑皆非:“问题是,这根本便不是我所作……”

        “好了好了,是你一至交好友作的,只不过他不愿意透露姓名是么……既然不愿透露姓名,那索性便将这贤名字让了你,岂不是更不负朋友之谊?”

        刘琦微叹口气,他知道跟蔡觅是解释不清了。

        罢了,都是小事,愿意怎样便怎么样吧……

        不过蔡觅这手蚕头燕尾的隶书倒是写的真好看,也不知是跟谁学的。

        蔡觅掩嘴打了个哈欠,道:“我倦了,先去休息,弟弟在此好自为之吧”

        说罢,起身走进内室。

        刘琦四下观看。

        这静室内一方长案,数面书架,一架古琴……别说床榻和被子,连张席子都没有

        这可如何睡?

        刘琦摇了摇头,站起身,跟着蔡觅也走进了内室……

        不是我非要跟她进去的,是她让我好自为之的。

        这外面的静室确实是没法休息。

        不是我非要耍流氓的。

        ……

        也不知道刘琦是如何好自为之的,反正他连续在蔡觅的居舍连待了两日。

        到了第三天,刘琦觉得再不离开,便有些太不像话了。

        回去刘表非得弄死他不可。

        临行之时,蔡觅拉着他的手,满面不舍,眸中隐含泪花:“少郎君既已与妾身行了夫妻之礼,还望勿要辜负妾身,妾身在此等候少郎君回来。”

        刘琦伸手揉了揉她的脸,笑道:“阿姐放心,待吾护君事定后,吾必亲自登门执纳彩问名,迎阿姐过门。”

        蔡觅抬手擦了擦眼泪,笑了。

        她抚着刘琦的胸口,道:“阿姐等了这好夫君数年,却也不差这一时半刻,少郎君直管去做大事,阿姐等得起。”

        在蔡觅依依不舍的目光中,刘琦和黄叙离开了。

        云梦别舍逐渐淡出了眼帘后,刘琦方才在马上抻了个大大的懒腰,叹气道:“累煞吾也!”

        黄叙既羡且妒的望着刘琦,语气颇有些幽怨:“恭喜少君得偿夙愿……真有那般累么?”

        少君怎么这般矫情。

        刘琦叹息道:“唉,她毕竟二十四五了,已是一发而不可收拾的年纪……整整两天啊,你懂的。”

        说罢,刘琦看向黄叙。

        但看着他一脸呆滞的表情,刘琦随即反应过来。

        “哦,对不起,你应该是不懂。”

        黄叙的脸色变黑了。

        刘琦转过头去,不再跟黄叙探讨这件事了,他不想让黄叙觉得他是在炫耀。

        可怜黄叙长得挺俊,有这一身好皮囊,整日跟弓箭和朴刀还有军汉为伍,活到现在居然还是个雏,这上半辈子真是白活了。

        ……

        回到襄阳之后不久,幽州那边的使者就赶了回来。

        果不出刘表和刘琦父子所料,忠诚于汉室的大司马刘虞,答应了参加宗亲之盟。

        在所有的刘姓宗亲中,刘虞是最忠心于汉室的,也是实力最为强横的。

        他在光和年间,就曾经担任过幽州刺史,在鲜卑、乌桓、夫余、濊貊等外族中的威望甚高,在中平年间又再度受任于幽州,凭借破举、纯之功,而名扬天下。

        刘虞现在幽州可聚卒十万,实力强横,远远凌驾于刘表和刘焉。

        但即使他有如此实力,却也不参加关东的牧守联盟,实是因为他看出袁氏包藏祸心。

        但这不代表他对天子就不忧心,相反的,刘虞可以说是宗亲中最为忠诚的存在了。

        也因此,当刘表的使者向他透露了护君意图后,刘虞当即表示赞同。

        从襄阳往蓟城,来回往返四千里,使者日夜赶路,整整耗时五十日,于途中购置并累死七匹良驹,方才将消息带回来。

        刘表得到了刘虞的回复之后,老怀大慰。

        他感慨而言:“刘伯安不愧为汉室栋梁,吾不如也。”

        刘琦道:“大司马确是一心报国,但父亲也同样是一心在为汉室出力,无需妄自菲薄。”

        刘表摇了摇头,道:“不然,这护君之盟,咱父子于当中作何心思,你心知肚明,你我对陛下之忠,如何又能与刘伯安相比?”

        刘琦笑了笑,不反驳了。

        眼下这个节骨眼,就任凭刘表去伤感吧。

        少时,刘表回过了神,又道:“如此,便是等刘君郎那边的消息了,唉,此人狡诈,也不知能否响应于某。”

        对于刘焉是否会出兵,说实话刘琦也没什么信心。

        但不论刘焉出不出兵,既然刘虞已经同意了,那以荆州之力,一南一北与刘虞两相呼应,倒也不一定非要刘焉来。

        当然,他能来是最好,他若不来……

        那就不来吧,能怎么办?

        少了他刘屠夫,就得吃连毛猪?

        “父亲,眼下刘虞在幽州整备兵马,咱们现下也应整备兵将,且不管事情能不能成,当写一封护君表文,布告天下!”

        刘表点了点头,道:“不错,明正言顺必须要得,眼下有义阳人韩嵩,博学多闻,言辞颇藻,便让他写表文一赋,再抄写发往各州,且看那些关东牧守和董卓,有何反应?”

        刘琦道:“理当如此,另外待表文一出,父亲还应当立刻置书信于兖州刺史刘岱和陈王刘宠,苛责他们响应关东牧守,置陛下于险境,再试着将他们二人从袁绍那边拉过来,给关东牧守足够的震慑,如此或可振我刘氏声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