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刘琦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当名士

第五十四章 当名士

        身为同龄人,黄叙心中明白刘琦想要做什么。

        他也能理解,大家都是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男人,喜美艳风韵之女,此乃常理无可厚非。

        不独独刘琦喜欢女人,黄叙也喜欢。

        不过喜欢归喜欢,然论及撩女的本事,黄叙着实是差的太远了……

        第一天登门拜访就要住宿在人家,以黄叙目前的见识,根本就理解不上去。

        他心中想的是……少君是不是未免太过托大了?

        黄叙面露怀疑之色。

        “不信?”刘琦微笑道。

        黄叙略作犹豫,最终很肯定的道:“不信。”

        黄叙的表情刘琦感觉有点熟,后世时不解风情、凭实力单身的直男癌,好像普遍都这德行。

        刘琦心中闪过一个猜想。

        “黄兄……莫非从未亲近过女人?”

        这话直中命脉,将黄叙羞臊的面如重枣,好像被泼了狗血一样,若是在其面庞上划上一刀,估计血浆子都能直喷出来。

        这哪里是黄忠的儿子?说他是关羽的儿子也有人信。

        刘琦的目光还是非常毒辣的。

        黄叙自打懂事以来,就跟随黄忠学习弓马刀戟之术,后年纪长大了些,就仗着一身武艺四处惹事生非,废人手脚。

        被黄忠抓入军营后,他更是每日跟县城中的军汉厮混,身边清一色的大老爷们,怎么接触女人?

        “末将……与女子,确实少有交集……”

        刘琦很是同情的看着他:“黄兄双十年华,正是人生之春,如何不知女人滋味?这未免有些太冤了。”

        黄叙要面子,自然不能承认自己本事不行。

        他挺起了胸脯,傲然道:“无妨,末将毕生所愿,便是学景桓侯……匈奴未灭,何以为家?”

        看着黄叙一副信誓旦旦的神情,刘琦根本没法憋住乐。

        这臭小子,自己跟他抛心挖肺的说真心话,他却跟自己在这吹牛?

        “黄兄,南匈奴已降汉,不用汝去灭了……吾想听实话。”

        黄叙被刘琦揭开疮疤,颇为羞臊,他无奈地长叹口气,道:“其实是末将少时习武,整日接触的都是粗鄙男,实不懂取悦女子之道。”

        刘琦闻言恍然,原来是个小直男。

        “黄兄不必气馁,今后跟在琦身边,这男女之事吾一点一点教你,定不辜负黄兄这大好的年华。”

        黄叙听刘琦话说的玄乎,表面上虽然不想反驳,心中却有些不服气。

        少君虽胸有大志,精通谋略,但年纪比自己还要小上几岁,男女之事,他未必就见得比我高明多少。

        但很快,黄叙就被这个想法打脸了。

        蔡氏别居的门打开了,精心打扮过的蔡觅走了出来。

        她今日红唇薄脂,眉目清晰,其貌竟也是精致如画,尽显风韵。

        “少郎君,怎么不进去坐,偏要站在门口?”蔡觅诧异地问道。

        “这附近景色别致,弟弟特意在此观看,因而不曾入院。”

        蔡觅盈盈一礼,慢步走到他面前,柔声细语道:“原来是在看景色……可如何过了这许多日才来?不是说好了几日后便来串门么?”

        刘琦很自然的牵起了她的手:“阿姐勿怪,襄阳城事务繁杂,最近实在腾不出空来找阿姐,却是让阿姐惦记了。”

        黄叙看见刘琦这么随意的就抓了蔡觅的手,而这女人根本就没有躲避,很是自然,不由看傻了。

        他们俩……好像就在蔡瑁的生辰上见过一次吧?

        宴上匆匆一晤,再见面时,就发展到可以有肌肤之亲的地步了?

        蔡觅满面春色,欢喜地看着刘琦:“少郎君,请入内宅,觅煮上好的菖蒲酒奉与少郎君暖暖身子。”

        刘琦抬头看了看天色,心中略作估算,随道:“吾今日来寻阿姐,这一路上见阳光明艳,泽湖之内波光粼粼,正是策马游景的好时候,咱们且勿进宅,先去云梦泽游玩一番如何?正好吾来荆州后,还没有游过此地,今日便由阿姐给弟做个向导。”

        蔡觅没想到刘琦居然会有这么好的兴致,随笑道:“也好,既是少郎君欲观云梦之景,小女子这便让人套车去。”

        “且不忙。”刘琦笑道:“乘车未免有些太慢,咱们骑马便是。”

        蔡觅闻言,露出了踌躇的表情。

        “这个,阿姐不善御驹,恐有延误……”

        刘琦将脸贴近蔡觅耳边,轻声道:“阿姐与吾同乘一驹便是,吾自能护着阿姐。”

        蔡觅满面羞红,杏眼一撇刘琦,既没答应也没拒绝,嗔道:“你阿姐需要回去换身骑服。”

        说罢,便转身入宅。

        刘琦在她身后喊道;“阿姐,临行前记的多喝些热水,以免一会口渴了。”

        黄叙呆愣楞地看着刘琦,半晌才回过神儿来。

        “少君……”

        “嗯?怎么?可看懂了我适才的深意了么?”

        黄叙此刻已经没有了不服气的感觉,他暗暗下定决心要好好向刘琦学习。

        “少君不是说咱们今夜要住在这蔡家别居么?那蔡小姐邀请少君入宅,少君如何不应?”

        刘琦长叹口气,着实没想到黄叙居然会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来。

        看来他这方面的经验,委实是太稚嫩了些!

        老司机神烦萌少年。

        “这刚过正午,咱们就进她家,得跟她聊多少话题才能聊到深夜?万一没有话题了,而天还是亮的,又有何理由才能继续待下去?如何在此留宿?再说了,干巴巴的说话,与男女之间不会有任何的进展。”

        后世的时候,年轻男女之间相亲的模式基本上就是在一家餐厅或是一家咖啡馆,彼此之间干巴巴互相做自我介绍,然后彼此了解对方的收入,爱好,价值观等等。

        第一次见面或许可以,但若是第二次,第三次还是这样……那基本就可以88了。

        相处需要情调,而情调来自于氛围、环境、和做什么事,唯独不包括谈话,特别是一谈话谈一宿的那种,最让人无奈。

        黄叙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少君邀她游湖是为何……?”

        “增进感情。”

        “与其同乘一驹是为了……?”

        “肌肤之亲。”

        “那少君适才卓其多喝热水,又为何故?”

        刘琦微微一笑,道:“会显得你比较暖男。”

        ……

        蔡觅换了一席的襦裙劲装出来,没有了深衣长裙,这装扮将她的身躯张显的凹凸有致。

        “少郎君,咱们走吧。”

        刘琦带着蔡觅走到的卢马前,将她扶与马上,然后自己坐在其后,环抱着她,一同骑马出游去了。

        黄叙骑马跟在他们的后面,看着前面已大功告成的刘琦,心中自责。

        跟少君相比,自己这二十年好像白活了。

        刘琦带着蔡觅在前骑马,黄叙自己骑马远远的跟着,欣赏着沿途云梦泽周边的风景。

        刘琦是第一次来云梦泽,他感慨叹道:“这数十畮碧水确是天下奇景,泽边连山清幽,湖水碧绿。等到天阴,或有细雨,顺水放一枚舟,垂钓湖中,那才叫人生至乐。”

        蔡觅斜靠在刘琦的怀里,笑道:“这周边湖泽看似平静,实则水急,不适合垂钓,少郎君若是有意,改日得空我领少郎君去我姐夫家做客,他的宅舍临近静湖,姐夫每日都在湖中垂钓,咱们去了,可一起领略那湖光山色。”

        刘琦恍然的点了点头。

        想不到蔡觅居然主动提出要引自己去见黄承彦,如此倒也是好事,正好刘琦也想见一见这位荆楚名士。

        若纳了蔡觅,那依规矩来讲,黄承彦就是自己的连襟,而黄承彦在荆楚名士中的威望甚高,跟这样的人深交,对提升刘琦的名望也有极大的好处。

        在这个时代,只是一味打打杀杀或是阴谋诡计,并不能站住脚,要取得名望,让天下诸名门对自己尊重,那就要成为名士。

        要成为名士,除了要有一身过硬的才学,最好还要有出身,另外若能得人引荐,或是对古典文籍进行批而闻名准,或许也是可行的。

        刘琦不想被别人戳着脊梁骨骂军阀,至少不是仅当军阀,成为一代名士,也是他的理想之一。

        黄承彦或许可以帮助自己。

        当然,结交黄承彦,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黄承彦是诸葛亮的岳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