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刘琦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坑舅的外甥

第三十六章 坑舅的外甥

        在与刘琦详谈之后,刘表次日便开始着手安排南郡的军政事宜。

        针对蒯、蔡两族宗长之职,引蔡瑁为南郡都尉,引蒯良为别驾,引蒯越为襄阳令。

        由于南郡都尉和襄阳令的职务在手,蔡、蒯两家目下所统领的私军就成了名正言顺的郡兵,并由两家分别执掌。

        而相较三人所得,蔡瑁成为了南郡的最高军事执掌,有权统领调度南郡所属下辖各县的兵将。

        但这当中却有个变数存在。

        那就是被刘表任命为襄阳校尉的刘琦,负责整个襄阳城的城防牧守。

        明眼人自然能够看的出来,蔡瑁虽然有权调遣整个南郡的军务,但襄阳治所内的兵马,依旧由刘氏统领,直接归刘琦管治,而且由于襄阳是刘表的治所,其军务也是独立于南郡之外。

        这是刘表给自己留的后手,也是他对给予荆楚诸望族的信号——我刘氏亦在荆州掌军。

        按道理来讲,这个掌管襄阳军务的校尉,理应亲近于刘表,但在名义上又归蔡瑁管辖,夹在中间很是难做,两面的人都能欺负他。

        而且一个不好,就很容易被上官蔡瑁直接拉拢了过去。

        厉害上,刘表将这个位置交给他的一个外甥,这个人即与刘表有亲,又颇有军事能力,刘表本来很是放心,但最终因诸多原因,这个还是被蔡瑁拉拢了过去,成为了他的支党,使得刘表在南郡的军事话语权大幅下将,使得原本平衡的天秤发生了重大倾斜,致使刘氏在南郡非常被动。

        这个坑了刘表的外甥,叫做张允。

        但现在坐这个位置的人,是刘琦了。

        现在的刘琦,在荆州宗族与士人心中,其影响力在某些方面,比刚刚来襄阳的刘表还要强。

        设宴除掉了南郡五十五家贼首,诛杀江夏贼张虎和陈生,在襄阳城下予子民以承诺……

        这位长公子,目下在襄阳人心中声望,震慑,名气可谓皆有。

        蔡瑁或想拉拢,或是想制服他,怕是都不可能的。

        几日后,刘表采纳了刘琦的建议,开始主动重用蔡,蒯两氏族人,不过他重用的皆是两族中高望重的长者,年轻的则以‘年少恐不堪磨砺’为由而暂时搁置。

        刘表这般用人,蔡、蒯两家倒也是说不出什么,毕竟是用了两族之人,不论是老还是年轻,都是他们自己族人。

        且年长者一般都是族中德高望重之士,若是蔡瑁和蒯良硬把他们弄下去,只怕会惹恼这些本族长者,对他们这两位族长也是得不偿失。

        当然,在蔡、蒯举荐人中,也有一些确实是真正的人才,包括南阳人韩嵩、零陵人刘先、南阳人邓羲等。

        另外,除了休养生息,重视农耕等既定政策外,刘表还提出了一项提案,且不容易任何人有所质疑。

        那就是在南郡和江夏郡下属各县,大兴官学。

        即使是荆楚很多清流名士,也不清楚刘表为了一到荆州,就要急不可耐的置办官学,纵然是兴官学,是不是也要适当的延缓一下,但局势稳定后再说呢?

        唯独刘琦知道这是刘表的梦想,他等不了的。

        一个从年轻时期,就敢于参加太学生清议,品评朝中人物,参与上层政争,与清流名士彼此标榜,争作八俊,八顾,八及等等……在这样人的骨子里,必然有着对学术的执着追求和身为愤青的强硬骨气。

        刘表的理想在刘琦看来是崇高的,他想将荆州构筑成一个儒学理派的理想之乡,即使北方再乱,荆州一方水土也足矣让天下间所有的清流名士、文人墨客容身,安心做学。

        逐鹿天下,纵横南北,匡扶汉室,这些想法刘表或许也有,但却不执着……最让他执着的只有兴学而已!

        不论这个想法适不适合目下这个情况,刘琦觉得自己都有义务支持自己的父亲。

        毕竟,到了他这把年纪,能够实现梦想的机会已经不多了,或者说已经没有了。

        荆州是他这辈子最后的圆梦之地。

        就让父亲安心在荆州实现自己的梦想吧,其他的事情,我去做!

        用了不到十日的时间,刘表就将荆州未来的大致方略和各级执掌要员都定下了,可谓雷厉风行。

        下一步,就是拉一支属于自己的亲信队伍。

        刘表开始跟刘琦商量,他想召故乡山阳郡的人才来荆州。

        毕竟只依靠荆州士人大多属本土望族,刘家父子需要依赖他们没错,但如果想要掌握完全的主动,那就要适当的逐步引入外来力量。

        这外来力量又该从哪来呢?

        汉朝并不是一个通讯发达的时代,不可能天南海北的到处认识朋友,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讲,最值得信任的,还是同族中人或是本土老乡。

        无论古今,老乡这个词都会让人感到无比的亲切。

        “吾儿,为父给山阳郡那边置书,聚族中英才至襄阳,共保荆州,至于族外可用之人,为父虽揣摩出了几个,但觉的尚不足够。”

        刘琦问道:“不知父亲都召谁来荆州了?”

        刘表慢悠悠地道:“族外中人,为父目下想到的有十人,但其中可堪大用者只有两人,一是咱同郡伊氏的俊才伊籍,此人有辩才,雍容有风仪,以礼见世,为父想让此人来襄阳,并卓其入蜀去见刘焉,促成结盟之事。”

        刘琦闻言恍然的点了点头。

        那位以雍容才辩而著称的伊籍,原来也是自己的同乡,看来他和父亲还是有些交情的,而且刘表对他似是颇为赞许。

        不过想想也是,历史上的伊籍曾与诸葛亮,法正,刘巴,李严共同制定《蜀科》,能够参与制定一国律典的人物,必然得是通晓当下时势要务,熟悉民生,通晓政法,且善驭民的实干派。

        且据说此人善辩,让他入蜀去说刘焉,确实是不错的人选。

        看来刘表真是用心了。

        “另一个位是谁?”刘琦随问道。

        刘表露出了笑容:“另一人,你亦熟悉,便是汝之表兄张允。”

        刘琦的脸瞬时间沉了下去。

        张允是刘表的外甥,亦是刘琦的表兄。

        这家伙倒是颇有军事才干,就是做人太差劲。

        据刘琦分析,历史上的刘表本期望张允能够替自己掌管宗亲之军,用以增加筹码,但张允这墙头草居然拿着他舅舅的赏赐,站队到蔡瑁那一边去了。

        这直接导致刘表平衡荆州军事势力的计划流产,蜗居在南郡而无法展足,甚至不得不起用张绣和刘备这样的二级代理用来制衡荆州本土士族。

        天底下哪有这么坑的外甥!

        不过,历史上虽没有记载蔡瑁和张允最终的结局,但刘琦认为他们并没有得到善终,毕竟针对蔡瑁和张允二人,曹丕曾作出了:“无不烹菹夷灭,为百世戮试。”的评语。

        并将他二人与吴匡,张璋,审配,郭图等人并列,针对另外四个人的可悲下场和曹丕对他们的态度,蔡瑁和张允的下场应该好不到哪去。

        眼下刘表要将张允召来,刘琦自然是不愿意的。

        但刘琦并不可以直接说张允是佞邪之人,毕竟现在的张允还并没有做出什么不堪之事,在没有实质证据下侮辱自己的表兄弟,也容易让刘表对自己产生误会,觉得刘琦没有胸襟气度。

        既然如此,那就退而求其次,由自己直接来掌控这个表兄的命运。

        “父亲找表兄来荆州甚好,若是宗亲联盟事成,孩儿便替父亲率兵北进,届时身边还真就需要些得力之人……表兄颇有将才,不妨就让他留在孩儿身边,我等兄弟平日里也好有个照应。”

        刘表听了刘琦的话,还以为他是想求张允为臂助,非常高兴。

        其实刘琦是想把张允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管。

        “此事易尔,待贤甥至襄阳后,便卓他归于汝之麾下,助汝一臂之力。”

        “多谢父亲。”

        刘表说完自己想要招揽的人后,又道:“吾儿,为父遍查宗室子弟,又琢磨了山阳郡旧识,也就琢磨出了十名可用之士,然实在太少,不知汝可认识什么能人可以举荐于为父?”

        刘琦闻言笑了。

        他在巨野县当任职这几年,其实还真就不少认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