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刘琦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如何发展?

第三十三章 如何发展?

        刘琦没有想到蒯越会将黄承彦给抬出来。

        黄承彦么,不错,是荆楚名士,声名传遍七郡,又是诸葛亮未来的老丈人。

        刘琦开始在心中细算这笔账——黄承彦是蔡瑁的大姐夫,自己若是真要搞定了蔡氏二女……那自己跟黄承彦,岂不是就成了连襟了?

        通过黄承彦,或许司马徽及庞德公等名士,日后亦算与自己有了关系。

        说起来也不错,算是半只脚踏入了荆楚的名士圈了。

        “异度公所言之事,琦回去自会筹谋,多谢异度提点,翌日有事,还请异度帮忙在中斡旋才是。”刘琦对蒯越拱手相谢。

        蒯越微笑道:“少君大可宽心,若有用到蒯某之处,某自不会推辞……还请少君早做谋划。”

        针对蔡家女归属的这件事上,蒯越非常上心,因为以他对蔡家人颇为了解,若是蔡瑁当真和刘表本人结亲,以他的性格,势必会得寸进尺,不断向刘表索取。

        时间长了,只怕蒯蔡两家的实力天平就会发生严重的倾斜。

        届时,蒯氏也会从蔡氏的盟友,变成蔡氏的附庸,这是蒯越极不想看到的事。

        同是荆楚望族,谁也别想把谁踩在脚底下!

        当然,这当中也有对刘琦本人的期望。

        刘琦的行径,不知不觉间也让蒯越的心活络了起来,从何进那里离开之后的失意之感逐渐消失,他扬名争雄之心再次生根发芽,开始期望和刘琦一起迈出荆州,一起去开拓这纷乱的天下。

        可刘表若娶了蔡氏女,今后有这么一个人在刘表面前吹枕边风,怕是难以展足了……那蒯越的刚刚燃起的豪情,就会成为梦幻泡影。

        维护家族的利益和对梦想的追求——都促使蒯越不想让蔡瑁的计划得逞。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

        刘表入城之后,检阅了城中将士,查阅了南郡军户、户籍、田地的表册,其后又大致与麾下众人商讨了一下荆州今后的发展方向。

        廷议期间,蔡瑁和蒯良向刘表举荐了一些人才,二人加起来共举荐了六十余人,皆是蔡、蒯两氏族中之人,或是与两族交好之人。

        刘表既没有驳,也没有允,只言容其斟酌。

        一众人等商讨到日落,方才散去,刘表谢绝了蔡、蒯两家人的晚宴邀请,决定留在官署自行小食。

        来襄阳城的第一顿晚饭,刘表想和儿子一起吃。

        ……

        父子两人的饭菜很精致,一漆盘青菜,一鼎烤鹿肉,一樽菖蒲酒,外加两碗稻米饭。

        五谷有贵贱——在这个时代,贵稻贱麦,普通百姓是以连同壳、皮、麦麸一同蒸煮的麦饭作为主食,亦被称之为贱食,而像刘氏父子今日吃的稻米饭,或是用稻米磨粉做成的“饵”,寻常人和平时期一年到头也吃不上几次,更休说现在是战乱时期了。

        刘琦和刘表没有分食,两人坐在一张长案两面,一同进食。

        刘表年纪大了,饭量不多,吃不了一会便放下了筷子,慈祥的看着刘琦吃。

        刘琦发现刘表不动了,抬头看向他:“父亲怎么不吃了?”

        “为父饱了。”刘表笑呵呵地道:“年纪大了,吃不下太多,汝多食些,莫要浪费。”

        刘琦点了点头,没有客气也没有拒绝,虽然是半道父子,但他能感觉出刘表对他的感情是发自肺腑、真情实意。

        也只有在这个老人的面前,刘琦才可以放下自己的成熟与做作,做个真正的少年人。

        在刘琦进食剩下的时间里,刘表一直没有说话,他不想打扰他。

        只待刘琦吃完了最后一口,刘表方才缓缓开口道:“吾儿,你可还记得,咱父子多久没一起共食了?”

        刘琦仔细的回想了一下,道:“差不多应该有两年了吧?”

        “两年零三个月。”刘表叹了口气道:“这么久了,为父一直在雒阳谋事,少有顾及你们兄弟三人,仔细想想,为父着实是对不起你们兄弟。”

        说到这,刘表的眼眶中又有些雾蒙蒙的。

        他抬手擦了擦眼眶,感慨道:“这下好了,从今往后,这荆州之地便是咱山阳刘氏的家,待局势稳定之后,为父再把琮儿和修儿接来,从今往后,咱们便一家团聚了。”

        刘表的脸上露出了向往的神情。

        刘琦很理解刘表的感受,不论他再怎么样有能力,在这个平均年龄很低的年代,刘表已经算是一个垂垂老者了,不知道哪一天就撒手人寰,对于这样的老人来说,七内心自然是希望能够全家团聚的。

        “父亲勿急,这一天已不远了,如今南郡和江夏郡皆平,荆州大局已定,再稍作安抚,便可举家迁移了。”

        刘表欣慰的点点头,但突然间似想到了什么。

        他眉头一皱:“琦儿,今日老夫与蔡瑁等人巡视城防,蔡瑁言语里似对汝多有不满,却是为何?你与他不是一同平定荆楚宗族么?如何反倒彼此不睦。”

        面对刘表,刘琦没有必要藏着掖着,他便从头到尾,将自己来荆州之后,所有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给刘表叙述了一番。

        这当中的事,无需刘琦加以评论,以刘表的政治素养,自然能通晓个中是非。

        刘表越听,眉头便皱的越紧,表情逐渐凝重,与刘琦初见时的喜悦已是消影无踪了。

        少时,待刘琦说完之后,刘表方道:“不想荆州望族,竟这般强势……不过琦儿,汝如此算计蔡瑁,多少也有些不当之处,这襄阳的城防就算是握在汝手,然若失去了宗族之心,这荆州怕也是坐不长久。”

        刘琦抖了一下长袖,呈环抱似的双手在胸前合十,行礼道:“父亲教训的极是,孩儿今后自当谨记。”

        刘琦说这话,是因为刘表是他爹,以孝治天下的汉朝,长父相训,需当应诺。

        但随后,他就要提出不同的意见了。

        “父亲,若是我们一味纵容望族,这荆州我们就能坐安稳了吗?城防,兵权,要害职务若皆在望族之手,你我父子行事处处掣肘,这荆州之主坐着又有何意思?莫不如回山阳老家来的自在。”

        刘表长叹口气,道:“为父也不想,只因你我父子初至此地,实力不足,若不与望族妥协,恐寸步难行。”

        刘琦拱手道:“父亲也大可不必忧虑,孩儿倒是有一个想法,不知可成熟否,还请父亲指正。”

        刘表一听刘琦有意见,忙道:“吾儿有何见识?”

        刘琦道:“父亲是荆州刺史,是七郡之主,安抚望族,收拢其心,权衡利弊,是父亲之责,父亲虽然权大,但做事却需权衡,不能率性而为,但孩儿非荆州之主,孩儿做事,无需顾忌望族——便如这次得罪了蔡瑁,他纵然气愤,又能拿孩儿如何?他还能劝父亲杀了我吗?且孩儿之所行,皆是自己的主意,又非父亲授意,他同样也说不出父亲什么来!”

        刘表多少有点琢磨过味来了。

        “吾儿之意,为父懂了……汝是想为父主内,汝主外乎?”

        意思是这么个意思,但刘琦不能承认,当着刘表的面,他得谦逊一些。

        “非也,孩儿之意,是由孩儿襄助父亲,做父亲不好做或是不方便做的事——父亲眼下可安心治理荆州,收拢荆楚人心,善用士子为己用,孩儿愿为父亲之利刃,拓展我刘氏实力,做父亲之援!父亲不方便做的事,孩儿皆可为之,就算是这当中偶尔犯错,父亲也大可惩戒,不必姑息孩儿,谅那些宗族也说不出父亲什么……反正父亲也不能杀了我吧?”

        刘表哈哈大笑,道:“不失为一良策,只是……汝想如何发展我刘氏之势力?”

        刘琦实话实说:“此番平定宗贼与张陈二贼,孩儿共为父亲拢得兵卒五千,并黄忠与黄叙父子两名勇将,这些都是咱刘氏自己的兵将,蔡瑁他们插不得手,孩儿想率领这支兵马,去平荆南四郡,打下桂阳郡张羡,扩充我刘氏兵马、涨父亲之威望,不知父亲以为如何?”

        刘表琢磨了一下,道:“虽是良策……可平定荆南之事,不是你想去就能去的,只怕蔡瑁等人也会与你相争,届时为父也不好权衡。”

        刘琦点了点头,刘表确实想的周到,自己要去平荆南,蔡瑁只怕不愿意,怕凭空增长刘氏的实力。

        且蔡瑁身为南郡都尉,若是他极力要自己去平荆南,刘表也不方便过于拒绝。

        “确实是有这个弊端。”刘琦点头承认道。

        刘表却忽然道:“吾儿,为父倒是有别的路子,可大涨我刘氏声威实力,只是此事也有诸多弊端,为父自己难以定夺。”

        刘琦没想到刘表还能有好办法,随问道:“父亲不妨与孩儿说说?”

        刘表站起身,转身往内室而去。

        少时,却见刘表拿了两卷帛书回来,向着刘琦面前的长案上一放,沉声道:“吾儿,猜猜这两封秘信,乃是何人写给为父的?”

        刘琦挑了挑眉:“何人?”

        “一封是袁绍,一封是董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