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刘琦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夫婿居上头(三更求支持)

第三十二章 夫婿居上头(三更求支持)

        蒯越的话,若是换了别人听了,或许只会是当他说个笑话,一笑了之。

        什么美人计,也不看看我爹多大岁数的人了……

        新任上官来,本土望族请他赴宴,换谁也不会往这上面琢磨。

        但刘琦却不一样,因为他是穿越者。

        历史上的刘表来了荆州以后娶了比他年纪小的多的蔡氏女当后妻,从此枕边多了一个吹风进谗之人,而蔡瑁也因为这个女人成了名正言顺的外戚,逐步蚕食属于刘氏的荆州权柄。

        其实身为一州之主,和强臣联姻本是一件情理之中的事情,并没什么不妥,这是一种政治手段,亦是一种政治需求。

        但也要看看联姻的女人和她背后站着的,是什么样的人。

        在刘琦看来,蔡瑁首先就是一个不让人放心的外戚……他太贪婪,欲望太强,又过于自私自利,刘表尚未至荆州他便起了在襄阳夺权的心思,若是让他成了外戚得势,那刘氏的下场……

        只怕便是历史上的那般下场。

        刘琦眯起了眼睛,脑海中的警钟被蒯越一句话敲响了。

        “少君……少君?”

        蒯越见刘琦愣神,忙出言唤他。

        刘琦被蒯越喊的回过神,笑道:“适才为先生一语惊诧,有些走神了,先生勿怪。”

        蒯越奇道:“少君所思何事?”

        刘琦伸手请蒯越到旁边,问道:“我适才是在思索,先生既然敢出此言,必不会空穴来风……先生言蔡瑁欲行美人计,他用谁来行此计……”

        话还没等说完,便见蒯越急忙摆手:“某可没说蔡瑁欲行美人计,某只说这世上有条计策叫美人计!”

        刘琦不由翻了个白眼。

        老奸巨猾,话都谈到这份上了,还至于如此咬文嚼字的避祸?

        自欺欺人尔。

        “行,此言非异度先生说的,是琦说的,可否?”

        蒯越满意的笑着点头。

        “敢问异度先生,蔡氏族中,何人可称之为美人?”

        蒯越再次向四周看看,低声道:“公子,说句实话,蔡家妇人历来便多艳魅者,且多喜谋利高嫁,蔡瑁之父蔡讽,其妹嫁于当朝张太尉,而前些年为了争荆楚盐务,蔡讽长女则嫁于荆楚名士黄承彦,如今蔡氏当中,蔡讽尚有一次女未嫁,据闻此女颇妖艳……”

        刘琦闻言不由笑了。

        看来蒯越非常不想让刘氏和蔡氏结亲,这话里话外形容蔡家女都不用好词。

        一般形容别人家的女子,不都是用‘美丽’‘标致’‘俊俏’‘美艳’之类的么?

        他非得用个‘妖艳’?

        这得是有多想诋毁人家?

        刘琦揉了揉下巴,恍然道:“依异度公所言,蔡将军是有意和我刘氏联姻了,而且还瞄准了我父亲?不过吾父年近五旬,蔡瑁的姐姐,年齿怕是跟严君相差不少吧?”

        蒯越摇了摇头,道:“蔡瑁不会在乎的,据说蔡瑁姑母与张太尉相差不少,其长姐与黄承彦,亦是相差十载……而他这个妖艳的二姐,据闻与蔡瑁一般年纪,已是二十有余了。”

        刘琦闻言皱了皱,道:“二十多了还不嫁人?有什么毛病不成?”

        这个时代,女子一般十五笄礼,完事之后便即嫁人。

        像蔡家女这样拖到二十余岁的,当真罕有。

        蒯越点了点头,道:“确实有些病,不过非医者所能治也。”

        刘琦有些好奇地道:“什么病医不好?”

        “呵呵,一个早就过了双十的许大女人,模样也美,却不嫁人的豪门之女,除了待价而沽之疾,还能有何?”

        刘琦一挑眉:“待价而沽?”

        蒯良叹息道:“某曾听人言,那蔡家女平日里最喜的几句词便是:东方千余骑,夫婿居上头。何用识夫婿,白马从骊驹,青丝洗马尾,黄金络马头,腰中鹿卢剑,可值千万余。十五府小吏,二十朝大夫,三十侍中郎,四十专城居。”

        刘琦笑呵呵地道:“这女人,其志不小啊。”

        蒯越却道:“少君可不要把这女人当了笑话……自古强雌压雄之妇皆似于此,刘府君虽是豪杰,但毕竟已是半百之年,恐抵不住旖旎之惑,届时言听计从不说,万一再诞下幼子,少君与某,纵有鸿鹄之志,亦难得酬。”

        顿了一顿,蒯越继续道:“少君岂不闻孝武皇帝纳钩弋夫人后独爱孝昭,后起巫蛊之祸?”

        蒯越所说的事,自然是指汉武帝刘彻娶了赵婕妤后,晚年得子,逐渐疏远太子刘据与皇后卫子夫,最终为苏文、江充所乘,发生巫蛊之祸,卫子夫和太子刘据皆亡。

        刘琦满意的点了点头。

        蒯越能这般对自己说,却是当真与自己交心了,或许他还藏有一点属于自己的小心思,但已无大碍。

        “多谢异度先生指点,只是在这件事上,吾乃小辈,若是父亲当真看上了那蔡家女,只怕我也不方便多说吧?”

        蒯越摇了摇头,道:“此事还就得在少君身上!”

        “先生何意?”

        蒯越向着四下看了看,道:“其实,以刘府君之能,现下若要娶蔡氏,想来也不会是贪图那蔡氏美色,毕竟刘府君已是这般年纪,纳不纳美人对府君来说并不重要,关键,是要与蔡氏结上这份亲!”

        刘琦恍然的点了点头,细细的琢磨了一会,突然道:“异度先生是想让我……去。纳那蔡家女?”

        蒯越心道刘琦果然聪慧,一点就透。

        “正是如此!左右都是结亲,既然是父子,又何分彼此?那蔡家女让刘府君纳了,亦或是让公子纳了,不都一样?”

        刘琦恍然的点点头,问道:“那女子到底多大年纪,说的确定一点。”

        蒯越认真的想了想,道:“蔡家女应与德珪差不多年纪,想来得是二十有四了吧?”

        刘琦长叹口气,无奈道:“可我才十七啊,那恨嫁女整整大我七岁……如此岂不是便宜了她?”

        蒯越闻言长叹口气。

        “少君,莫玩笑。”

        刘琦仰头看天,认真地思索了一会道:“先生的话,刘琦记住了,不过若要行先生之法,却还有一件关键事。”

        “何事?”

        “自然是蔡瑁。”刘琦皱眉道:“因为襄阳城防之事,我与蔡瑁之间的关系颇为紧张,那蔡瑁现在恨都恨死我了,让我当他姐夫,他肯么?”

        蒯越却道:“此事易尔,蔡瑁虽然目下与少主不睦,但只要有一个人出面,必然可以劝服蔡瑁!”

        “何人?”

        “荆楚名士,黄承彦,亦是蔡瑁之姐夫,只要公子想办法与黄承彦交好,日后再由黄承彦出头去劝蔡瑁,则蔡瑁必无法推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