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刘琦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荆州第一大佬驾到

第三十章 荆州第一大佬驾到

        襄阳城墙上,刘琦与刘磐并列而立,遥望远方不断涌起的漫天烟尘。

        刘磐的脸色苍白,颇有些紧张。

        他虽然是武人出身,好勇斗狠,崇尚殄灭群丑,肃清寰宇的梦中理想,但亲身经历万人以上的大阵仗,却还属首次。

        他攥紧双拳,低声道:“江夏的宗族,居然聚拢一万人马来?他们若果真攻城,怕是少不了一场恶战!”

        刘琦心中清楚对方的来路,所以并不紧张,他用手掌支着下颚,向前微倾趴在城墙垛子上,看那些烟尘看的出神。

        “堂兄怕了?”

        刘磐自然是不能在兄弟面前折了锐气。

        “兵法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对方虽有万余,然我城中兵将与彼相较,只多不少,且是守城一方,有甚惧哉?”

        刘琦对刘磐很是满意。

        与刚随自己入荆州开始,感觉堂兄成长了不少——性格上少了几分浮躁,多了几分理智,即使紧张,却也不会乱了思路,能以冷静的推论来分析眼下的情况。

        确实稳重多了。

        他刚想夸赞刘磐两句,却听刘磐又道:“守城虽可立于不败之地,但若闭关久守,未免太伤及颜面,彼军远来疲惫,请允末将率领一支兵马在敌军未站稳阵脚前冲阵,定斩贼首而来悬挂于城门。”

        刘琦果断的把即将要夸赞刘磐的话咽回肚子里。

        看走眼了——他骨子里还是那德行。

        眼下来军首脑未明,目地未明,战力未明,你就要出去跟人家打?

        还是得再多加磨砺啊。

        不多时,却见黄忠大步而来,对刘琦道:“少君,城上与城门的守备准备皆已妥当,石块、擂木、箭支,金汁齐备,彼军若是攻城,绝讨不得好去。”

        刘琦满意地言道:“黄司马辛苦了,还请传令三军,彼军若至,不可随意动手,需有吾之号令,若有违令者,立斩!”

        黄忠听了这话有些不甚赞同。

        “少君,若是彼方当真为敌,末将建议待其在城外站定列阵前,便以箭雨射之,一则可判断彼之战力,断敌军阵之型,二则也可适当杀伤彼军,以振军威。”

        刘琦淡淡一笑:“不行。”

        黄忠很不理解,少君如何这般沉得住气呢?

        刘琦也很无奈,他总不能跟黄忠说,我让你在城上安排布防,只不过是给城内的人做做样子看而已,因为那一万人根本就不是我们的敌人……

        彼军领头的,很可能是——是我爹!

        我爹……

        爹……

        不多时,那一万江夏私军便已经来到了襄阳城郭外的两箭之地。

        那些江夏私军的骑兵较少,大部分都是步卒,放眼望去,尽为长矛军、戟兵、铍兵与弓弩手,彼方根据兵种而列为方阵。

        刘琦转头问黄忠道:“司马,汝观彼阵势如何?”

        黄忠认真的瞅了一会,随即摇了摇头道:“军容松散,布阵速度慢,兵种搭配虽是循规,但缺少变通,很是一般……而且最重要的,是对方在城下列阵,我军并不攻彼,然对方却无有阵型,可见各曲兵卒皆临时拼凑而成。”

        古代战场上,可用的阵型极多,如鱼鳞阵,方圆整,鹤翼阵,偃月阵等等,对于攻坚确实都有非常明显的作用。

        但并不是每一支兵马都能够达到这个境界的,阵型说了简单,但要是实际操作,一则要有能够编列出类似阵型的战将,二则要有最精锐的士兵,能够在作战的同时还兼顾主阵的旗令以及部首之令,按要求行之,而且士卒彼此间还要互相兼顾,这对兵马的素质要求极高。

        郡国级以下的军队素质,想列出有效的阵型,根本就是梦想,县级兵士上了战场大部分都模棱两可的站位,一旦开始交手打仗,基本就是各自乱抡王八拳,谁也顾及不到谁了,还哪管什么阵型。

        所以很多识兵之人,通过观察阵型,就能判断敌军的战力和对方将领的优劣。

        刘琦叹了口气,继续问道:“若给汝相同的兵马,汝可胜之否?”

        黄忠不屑地:“似这等布阵之将,若由吾与彼相峙,休说一万,只需三千兵壮,便可尽破其众!少君放心,今日这仗,末将必胜无疑!”

        黄忠这话中,虽多少带点自捧的成分,但他却阐述了一个事实,就是对方的兵马不堪一击,其兵马主帅缺乏军事能力。

        刘琦听到了这番话后,竟是颇为惆怅的叹了口气。

        刘磐和黄忠颇是不解。

        怎么听了对方战力不强,刘琦反倒是不高兴了?

        就在此时,对面的方阵中,一骑飞奔而出,直奔襄阳而来。

        那骑兵的马上系着响铃,手中持一高纛,旗上无有一字,却也是挂满了铃铛,奔驰之间发出了‘叮铃’‘叮铃’的响声。

        襄阳城上的弓弩手,并无人放箭,任凭他奔驰了过来。

        白日鸣铃,夜间举火——是为两军阵前信使,除非是主将特别下令,否则一般不会射杀。

        信使匹马奔驰至城池下,冲着城楼上高呼道:“汉,荆州刺史表!率江夏郡郡士二十七、士卒一万,至襄阳赴任,守城将校若闻,请速报襄阳主事者,卓其领襄阳城中官吏,开城迎刘使君入城!”

        那信使的嗓门很大,再加上城上城下的人虽多,却无一人呱噪,声音顺风飘入城上,清晰的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城楼上,立时一阵哗然。

        刘磐的嘴巴合不上了。

        他惊讶地盯着城下的信使,惊道:“迎使君?叔父不是还在雒阳交接北军军务么?如何来了荆州?还从江夏带来这般多的兵马?”

        他扭头看向刘琦,却见刘琦一脸平静。

        “你早就知道了?”刘磐有些委屈:“你和叔父一同瞒我?”

        “我当然不知道了,我也只是在听说了江夏军来襄阳,才隐约猜到的。”刘琦缓缓回道。

        黄忠道:“少君,吾等现当如何处之?”

        “来者既然说是严君已至,定是带了信物,司马派人取他信物给我看。”

        “诺!”

        黄忠立刻去办这事,刘磐却没肯放过刘琦,追着他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堂弟,汝如何猜出来者是叔父?”

        刘琦回道:“兵不厌诈,咱家这位刘使君,年轻时受党锢之祸,半生跌宕起伏,几经跌难,这年纪大了心思就越发精细了,想来在雒阳交接军务,本用不上三个月,但严君一直这么对外宣称,是为了迷惑荆楚之人,包括可能截杀他的袁术和孙坚,”

        “却是连你我也瞒过了……后我写家书给严君,请其委蔡、蒯要职,他应该猜到你我要在襄阳行大事,索性便答应你我,将五大家族统统封了个遍,算是助你我成事,然后乘宜城之乱,自己暗中前往江夏郡对付当地宗族,或招或杀,想来也是用了不少手段。”

        刘磐听的脑仁儿疼。

        “也就是说,你我一直在明处对付襄阳宗族,而叔父则是乘着这个空隙,去想办法收江夏郡了?”

        刘琦点了点头,道:“荆州七郡,南阳郡在袁术手中,荆南四郡过远,若要在荆州立足,非得平荆北的南郡和江夏郡不可,如今两郡皆定,这荆北便算是尽在严君掌中了。”

        刘磐目瞪口呆的听着刘琦说完,心中泛起了滔天巨浪。

        “真好生诡诈……”

        “嗯?”刘琦眉头一皱。

        “咳,咳!”刘磐赶紧改口:“我是说,叔父好生缜密的心思……”

        刘琦‘噗’的一下乐了,他伸手拍了拍刘磐的肩膀,心中暗道:说诡诈都算是夸他,这分明就是贱!

        不过贱的蛮让人舒服的。

        另外一边,黄忠派人用绳索拴着篮子,从城墙下放了下去,那信使将刘表的信物放入其中,城上的士卒又将篮子拉了上去。

        佐证是一卷简牍,里面是刘表的亲笔书信,外加其随身佩戴的严卯。

        刘琦仔细的核对了一下那枚严卯……正方柱体,中心贯孔,以穿系赤,上刻三十二字卯文,正是刘表的贴身之物。

        “是严君的。”

        刘琦将那严卯交给刘磐验看,待刘磐亦确认之后,便道:“堂兄,你代我去通知蔡瑁和城中官吏,让他们赶紧来此相迎……黄司马,汝速速打开城门,我亲自出城迎接严君。”

        “诺!”

        ……

        襄阳城的城门缓缓打开,刘琦率众步行出城,黄忠紧随在他的身后贴身保护。

        远处的江夏军阵缓缓打开,一队侍卫保护着一名身材瘦削高大的长者,向着襄阳城门而来。

        待到城下,那长者翻身下马,缓缓挪步来到了刘琦的面前。

        刘表身材高大,当有一米八十以上,面容瘦削且有棱角,即使已经近半百之龄,却依稀能看出些俊美姿容的影子。

        可想而知,他年轻时长得得有多招蜂引蝶。

        若没记错,汉末诸侯圈中有记载的三大帅哥,应是袁绍、刘表、公孙瓒了。

        流传于后世的篆文,对他们三位诸侯的评价,不是温厚伟壮,就是姿貌威容,可谓是诸侯中的颜值担当。

        至于三国两晋的几位大佬……曹操姿容短小,不好看。

        孙权则方颐大口,骨体不恒,多少沾了点另类,说好听些是类混血,说不好听点像串儿。

        至于刘备,目能顾耳,双臂过膝……整个就一怪物。

        司马懿更别提了……鹰视狼顾,纯野兽派。

        刘琦很是感激,在这个异类遍地的诸侯圈中,自己能遗传到刘表的基因,当一个普通的凡人帅哥,实在是上苍对他莫大的眷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