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刘琦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蒯越的诚意

第二十八章 蒯越的诚意

        黄叙见了刘琦,当即抱拳行礼:“见过少君!”

        蔡和转过身,待看清来者是刘琦之后,瞬间就变了态度。

        “见过公子,您如何得空到这里来?”

        刘琦迈步走到蔡和面前,向微笑道:“蔡将军,缘何来此接手襄阳防务?需知黄叙总领襄阳城防,乃是我授意的,这无缘无故的,为何要换他?”

        蔡和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情,叹息道:“非末将强行要接管襄阳防务,只是南郡都尉有令,襄阳城防务必交要由末将代守,南郡都尉乃是刘府君亲疏任命的,总览南郡军务,刘府君不在,他有义务负责襄阳安全……”

        “行了,我知道了。”刘琦淡淡回应。

        蔡和一听这话,大喜过望。

        “既如此,那末将这便安排人手与黄叙交接。”

        刘琦疑惑地看着他,道:“谁让你与黄叙交接了?”

        “不是公子适才说……知道了么?”蔡和疑惑的反问道。

        刘琦被蔡和的回答弄的哭笑不得。

        蔡家人真的是自以为是惯了,什么事儿都是以他们的角度去琢磨,真是令人不可理喻。

        “我说我知道这件事了,却并没说让你接管襄阳防务,汝回去告诉南郡都尉,我稍后便去拜访他,商议此事。”

        蔡和见刘琦让自己回去,不有有些踌躇。

        “大公子,末将领令前来,这城防不交,怕是没法回去交代,还请公子行个方便……”

        听了蔡和这话,刘琦适才还带有笑意的脸,瞬时间冷了下来。

        他眯起眼睛,向前迈了两步,紧紧地盯着蔡和,一字一顿地道:“我说了,让你回去告知南郡都尉,我稍候便去,蔡将军听不明白我说的话?”

        面对刘琦沉下来的面庞,蔡和心中有些紧张了……

        前番刘琦在襄阳城外诛除了张虎和陈生,并向襄阳百姓予以保证刘氏将厚待于民,在襄阳城中目下声望提升,颇有贤名。

        但是在这贤名背后,同时还有着一个威名。

        在襄阳诸族当中,至今还有人谈起刘琦设宴诛杀五十五名宗贼之事,便被惊的浑身冷汗,很多族长从宴席回去之后,每每想到此事,便被骇的魂不附体,浑身莫名颤栗。

        蔡和虽然是刘琦这一方的,但那日宴席结束之后,他也曾去宜城驿舍去见其兄。

        当时驿舍之内的血色情形,那满地的尸体和残肢断臂,蔡和至今想起来,还会有些浑身不自在,几有呕吐之感。

        仔细想想,当日那驿舍中的骇人之景全都出于此子手笔。

        一想到此子的狠毒,蔡和的心中就不免有些发凉,休说他是刺史公子,便是他不是,单凭他那股子狠戾,自己就没必要跟他正面起冲突,谁知道他以后会不会犯什么毛病,用什么狠招对付自己?

        想通了这一关键,蔡和不再与刘琦较真了。

        “既如此,那末将便先回去复命了。”

        说罢,他命人搀扶着起那两名被黄叙弄断了手背的随侍,就要离去。

        “蔡将军。”刘琦突然开口叫住他。

        蔡和忐忑的看向他。

        刘琦则是冲他拱了拱手,道:“黄叙年轻气盛,历来好斗,出手没轻没重,惯于废人手脚,今日弄伤了将军手下,想来也是一时冲动,绝非有意。”

        ”琦在此向将军致歉,回头定派人送上好药和补偿,并卓黄叙亲自登门道歉,将军勿要跟他一般见识。”

        蔡和心中暗自诽谤……这话说的,还惯于废人手脚?

        这当真是在跟某道歉么?

        怎么听他说话,感觉威胁之意十足呢?

        蔡和尴尬的笑了笑:“公子客气了,都是误会而已,大可不必。”

        说罢,便领人离开了。

        蔡和走后,黄叙方才来到刘琦身边,对他道:“少君,末将今日闯祸了,不该废人手脚……”

        刘琦却是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低声道:“黄兄所为,甚和吾心,今后若再有人没我的军令来取城防……尽可废之也。”

        黄叙闻言,眉开眼笑。

        ……

        嘱咐好黄叙,让他谨慎把手襄阳城防,刘琦随即亲自前往蔡瑁的府邸。

        来到新设立的南郡都尉官署,却见有一人在府外等着他。

        “异度先生?”刘琦颇为惊诧。

        “少君!”

        蒯越快步上前,向着刘琦施了一礼,道:“越闻蔡和领人去取襄阳城防,知少君定会来此,故专门在此等候,向少君解释一二。”

        刘琦不解道:“先生向我解释什么?”

        蒯越叹了口气,道:“越闻蔡瑁欲夺城防大权,恐少君疑是越向蔡瑁告密少君谋算张虎和陈生之事,故而前来解释。”

        听了蒯越的话,刘琦笑了。

        自打上一次在襄阳城外,刘琦剖心置腹的跟蒯越谈过一次之后,蒯越一直不曾给他回复。

        但今日蒯越能特意赶来向刘琦做出这一番解释,这就算是最好的回复了。

        看来,蒯越已经看明白了自己的内心,知道自己应该站在哪边了。

        有些事不用明说,只需看人如何行事即可。

        只是可惜,蒯越并非蒯氏宗主,他所能代表的,也不过是只有他一人而已。

        但对于刘琦来说已经足够了。

        “先生不必解释,琦相信先生的人品。”

        蒯越感激的向着刘琦一拱手,然后又道:“少君一会入府见蔡瑁,当如何与之说?”

        刘琦淡淡一笑,道:“自然是有理讲理,有事说事,吾父毕竟是荆州刺史,这襄阳翌日便是治所,这襄阳的城防交付于蔡氏,是何道理?”

        蒯越长叹口气:“蔡瑁想要城防之权,其实也未必是有歹心,归根结底,不过是渴望宗族利益而已。”

        “要利可以,却也得看是什么利?襄阳城防,犹如一宅之锁,谁家宅邸之锁,可交付与外人看管?”

        蒯越点了点头,道:“倒也是这番道理,只是为大局计,还请少君勿要与蔡瑁交恶。”

        “这点我自有分寸,先生放心,先生且在此等待,待我先进去会会蔡瑁。”刘琦说罢,迈步走进了官署。

        ……

        刘琦进入官署之后,自然有侍者赶来接待他。

        但刘琦也没管那人说些什么,只是往官署正厅而走。

        来到正厅,却见蔡瑁亲自来迎。

        “大公子,舍弟才刚刚向瑁回禀,不想公子便来了?”

        刘琦上下打量了几眼蔡瑁,问道:“将军的伤势,好些了吗?”

        蔡瑁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自己摔伤的腰……还是在隐隐作痛。

        蔡瑁无奈的咧嘴,叹息道:“还好,却是有劳公子惦记。”

        刘琦一伸手,对蔡瑁道:“蔡公,咱们里面谈?”

        “公子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