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刘琦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乱心之计

第二十一章 乱心之计

        张虎和陈生答应了庞季的要求,将襄阳城的四门打开,恢复往来通商,并张榜于城内,告知城中百姓,三日后守城将领要率兵在城外归顺新任刺史麾下天兵。

        襄阳城本就是南郡重镇,是连接汉江的枢纽,往返人流量巨大,四门打开恢复通商的当日,往来人口便络绎不绝,瞬息便恢复了往日的繁华之景。

        但张虎和陈生还没有高兴多久,就有一人登门拜访,给两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

        这个人就是李铮。

        张虎,陈生,李铮昔日都是张方的支持者,彼此之间虽没见过几面,但也算彼此知根知底。

        “李县尊不在宜城,突至襄阳,不知有何要事?”

        不论如何,大家都算是昔日的同僚,张虎对李铮也算颇为客气。

        李铮无奈道:“在下已不是宜城县令了,如今不过是在刺史公子麾下,为一白身食客尔。”

        张虎露出惊愕之情:“李公乃江夏豪族,任宜县县令之时也是政绩卓著,令弟李通现纵横江汝,可谓雄才,仅为少君麾下一食客,未免太大材小用了吧?”

        李铮长叹口气,一锤桌案,道:“某有今日之祸,皆因那蔡瑁背信弃义,出卖张,苏,贝三族!如今苏代、贝羽皆亡,张公被擒,我等昔日依附于张氏之人,焉能有好下场,能得不死就算是天大的幸事了!还在乎什么官职高低?”

        张虎和陈生彼此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李公又何必怨天尤人?一时之搓却非一世之挫,日后或许还会有转机也说不定。”陈生劝慰李铮道。

        李铮转头看向陈生,淡淡道:“听二位将军言下之意,似是对眼下境遇,并无忧心?”

        张虎哈哈大笑:“不瞒李公,蔡将军派庞季和蒯越来招降于吾二人,并许诺吾兄弟人官职秩俸,且依旧督襄阳防务。”

        张虎说这话的时候,满面春风,志得意满,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确实,同样是张方的附庸,张虎和陈生与李铮相比,目下这待遇着实是好了太多,不容他们不得意。

        不过出乎他们意料的是,李铮并没有嫉妒之色。

        他冷笑道:“张将军若如此作想,只怕大祸不远矣。”

        张虎奇道:“李公何出此言?”

        “某今日来,便是知会二位,你们皆中了蔡瑁的奸计,丢掉性命怕是只在旦夕之间。”

        这话说的很是肯定,颇具自信之相,诓的张虎一愣一愣的。

        陈生不满道:“李铮!吾兄弟念汝是昔日同僚,好生招待,汝安敢妄言咒吾弟兄二人?”

        李铮不急不缓地道:“陈将军,若非顾念昔日同僚之情,某焉能冒险来此告知二位蔡瑁诡计?”

        张虎和陈生都是江夏贼出身,平日里好勇斗狠是长项,但不善于用谋更不善于揣测人心。

        张虎冲着陈生招了招手,示意他稍安勿躁,然后问李铮道:“还请李公如实相告,若果能救我兄弟二人,我弟兄日后定有重谢。”

        李铮愤恨道:“那蔡瑁出卖三族换其一族富贵,害某至这般境地,如今又出诡计谋算二位,某也是偶然从少君处闻之其计,因此辗转而来相告!”

        张虎皱起了眉,道:“蔡瑁要如何谋算吾弟兄了?”

        李铮认真言道:“二位也不想想,若是要招降二位,直接接手襄阳便是了,如何非要让你二人出城献降,岂非多此一举?”

        张虎犹疑道:“此事吾心中也曾怀疑过,问那庞季,其言乃是为彰显刘景升之威也。”

        “呸!刘景升尚未来荆州,只是派了嫡子来,便灭了荆襄五十五家宗族,威名已是甚隆!哪里还需受降你二人立威了?”

        张虎和陈生闻言一惊。

        他们细细琢磨了一会,感觉还真是这么个道理。

        “少君前两日于某言,蔡瑁向其谏言,说是汝二人乃江夏贼寇出身,又与张方关系亲密,平日里民怨甚深,不可当真招抚,当以计诱出襄阳除之,以绝后患!”

        “什么?”

        陈生面色发白,浑身颤抖:“那蔡瑁安敢如此!吾兄弟二人如何得罪他了,他竟是这般狠毒?”

        李铮冷冷言道:“二位与三大宗族相比如何?蔡瑁连三大宗族都卖了,如何会留下你们?况且二位将军掌管襄阳城防,麾下又有三千精锐,此两样乃是蔡瑁日思夜想之物啊!”

        张虎的拳头握紧,手背上青筋暴露。

        李铮察言观色,见火候差不多了,随道:“李某顾念昔日同僚之情,知此事后,借为少君游说襄阳名士归顺之机,转道来此向二位详陈此事,与不信,全在二位一念之间,某若回去晚了,恐少君见疑……二位保重!”

        说罢便站起了身。

        张虎拱了拱手,道:“多谢先生犯险知会吾兄弟二人此大事,大恩不言谢,后会有期。”

        “告辞。”

        送走了李铮之后,陈生问张虎道:“兄长,这李铮所言,有几分属实?”

        张虎在厅中来回踱步,一边走一边道:“还有两日才是献降之日,且派细作打探荆州军动向,若是他们整军布武,暗中有所动作,则说明李铮所言非虚。”

        陈生愁苦地叹了口气,本以为是件天大的好事,哪曾想居然闹成这样。

        “若李铮所言果然属实,你我又当如何?”

        张虎愤恨道:“蔡瑁想杀你我,你我还想杀他呢!若蔡瑁果不能相容,那咱兄弟便在献降的当日,反戈击杀了此獠!”

        陈生也是露出凶狠之色:“兄之言,甚善!”

        ……

        接下来的两日,张虎和陈生便暗中派遣细作,去探查荆州军的情况。

        而细作带回来的消息,是荆州军这几日一直在暗中操练兵马,往来调动,整兵布武,似是暗中备战。

        张虎和陈生知道消息之后,悲愤交加,很不能平吞了蔡瑁。

        这蔡瑁好生毒辣,若非李铮,他二人岂不死的冤枉?

        但他们却不知道,是刘琦告知蔡氏与蒯氏,如今荆州方定,为防止外贼袭扰,特别是屯兵于鲁阳的袁术和孙坚,各部将士都应抓紧操练,整军备战,不给旁人以机会。

        蔡瑁虽然觉得刘琦小题大做,但前番当众驳斥过刘琦,多少有些过分,此番便给了刘琦面子,按照他的要求作出整备军马之势。

        结果,反倒是让张虎和陈生产生了误会,生出了反叛之心。

        张虎和陈生都是睚眦必报之人,他们心中既然已经生出了歹意,那便绝不会与蔡瑁妥协!

        他们二人也开始暗中筹备,等待受降的那一日,想办法一举击杀蔡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