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刘琦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为父争面儿

第十九章 为父争面儿

        初平元年五月二十七,蒯越与庞季二人受刘琦和蔡瑁所托,单骑入襄阳去说降张虎和陈生。

        张虎和陈生二人本就是以江夏贼的身份投靠荆州宗族,无根无萍,在得知荆州五十五家宗族被平定之后,惊慌失措,每日夜不能寐,生怕刘氏的兵锋会逼进襄阳,取他二人首级。

        庞季和蒯越入城之后,对二人说以厉害,庞季同时还对他们二人表示了蔡瑁的诚意,言只要有蔡瑁在,便可保他们二人性命无忧,且献城之后依旧可任原职,日后若能建功,还可给予更大的重用。

        庞季话里话外说的人都是蔡瑁,反倒是将刘氏的作用刻意减弱了不少。

        张虎和陈生当初本来就是奔着大宗族贝氏和张氏来的襄阳,对于襄阳宗族,他们在内心还是有一定信赖感的。

        见蔡瑁给出许诺,二人当场便表示愿意归顺。

        庞季和蒯越回返宜城复命。

        听了二人的讲述劝降的过程,蔡瑁很是满意,可刘琦却不答应。

        刘琦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不可让二人这般悄无声息的归顺,一定要让他们大张旗鼓的开城献降,要让襄阳的百姓们亲眼看到!让二贼当着襄阳百姓的面,亲自引官军入城,一则以示诚信,二则彰显严君之威。”

        蔡瑁闻言不由皱起了眉头:“大公子,张虎和陈生已经投降,又何必要这般折辱他们?未免太过了。”

        刘琦对蔡瑁解释道:“蔡将军误会了,琦此举绝非是侮辱,只是想在严君上任之前,为他老人家在襄阳争一争颜面,立一立威势。”

        蔡瑁闻言一愣……为刘表争颜面?

        “这算什么争法?”

        刘琦耐心地为他解释道:“严君任荆州刺史,虽是朝廷敕封,但我刘氏在荆州并无根基,亦无威望,前番以雷霆之威平定三大家族,襄阳百姓大多也觉得是蔡蒯两氏手笔,所以受降张虎和陈生二贼,说什么也得弄的大些,给严君争些威名。”

        蔡瑁这才恍然,暗道看不出这小子还蛮孝顺的,居然想借用荆州受降的事给刘表赚取声望?

        可惜,你争来争去,也不过是给蔡某争名争利而已。

        蒯越在一旁做和事佬道:“公子之言,合乎常理,咱们在南郡闹将了一番,却无一样功绩可以归于府君,眼下襄阳这件事,说什么也得给府君争争面子。”

        有蒯越替刘琦说话,蔡瑁也不好反对,随即道:“只是刘府君不在此处,公子打算如何行事?”

        刘琦笑道:“受降之前,可卓张虎和陈生将襄阳四门大开,允许城内百姓出城入城,商旅亦可持路引做买卖,恢复襄阳城的正常商贸流通,待受降当日,吾等立严君之纛旗,在城外人流交汇处受降张虎和陈生,既合乎常理又不显做作,既彰显严君之威,又可振奋三军士气,不知公等以为如何?”

        蔡瑁对刘琦如此摆弄花架子的行为深感不屑,道:“太繁琐了吧?”

        蒯越急忙道:“不繁琐,我等此举也是为了刘府君之声威着想,待府君到日,自也会记上吾等功劳一件。”

        说罢,蒯越冲着蔡瑁使了个眼色。

        蔡瑁明白,蒯越是在提醒他,刘琦就受降张虎和陈生一事,已经做出了让步,眼下不过是想借此事给刘表争个面子而已,蔡瑁若是还推三阻四,就未免太不近人情了。

        蔡瑁仔细的想了想,前几日在议定受降张虎和陈生这件事上,自己是过于独断霸道,没有把刘琦放在眼里,颇不合礼数。

        既然刘家小子已经服软,便卖他个薄面。

        想通了,蔡瑁拱手道:“既如此,蔡某便让庞季再往襄阳城一趟,与张虎和陈生说明此事。”

        刘琦笑了笑,道:“那就有劳德蔡将军操心了。”

        ……

        待蔡瑁,蒯氏兄弟走后,刘琦便随即前往黄忠军营,去看那个当初被黄叙生擒的宜城县令李铮。

        诛除五十五家宗贼的当日,李铮被蒯越诱骗,为黄叙生擒,后辈交给刘琦,其一直被关押在黄忠的军营。

        刘琦来到一处帐篷内,看到的是满身污垢,蓬头垢面的李铮。

        短短几日之间,这位县尊大人由天上直落地下,就犹如变了一个人,与刘琦当初第一次见他那意气风发之相完全不同。

        刘琦走到李铮面前,蹲下身子道:“李县令。”

        李铮满面呆滞,神思不属,听了刘琦的声音吓了一跳。

        他诧然地抬头,看见的却是那张颇为熟悉的面孔。

        “是你?”李铮不敢相信地道。

        “是我。”刘琦点头道。

        李铮瞪视了他半晌,苦涩道:“想不到,吾居然会折于竖子之手!”

        刘琦身后,黄叙怒声道:“放肆,阶下之囚,安敢这般跟少君说话!”

        李铮闻言一愣:“少君?”

        刘琦在地上盘膝坐下,道:“吾乃刘刺史之子刘琦,前番是奉严君之命,以掾史的身份前来荆州暗访的。”

        李铮呆愣许久,然后无奈叹道:“怪不得,怪不得……呵呵,这就不奇怪了,刘刺史好缜密的心思,大公子好高明的手段。”

        刘琦静静的看着他,突然道:“李铮,我这几天看了你的履历,知你并非荆襄本土人士,且不与襄阳宗族沾亲,为何要助纣为虐?供张方驱使?”

        李铮的脸色晦暗,喃喃道:“南郡之地时势如此,宗族势大,我一县令又能如何?不供其趋势,难道与其作对,凭白丢了性命不成?”

        刘琦长叹口气:“你也是有你的苦衷。”

        说罢,刘琦转头吩咐黄叙道:“让他们进来吧。”

        黄叙领命出帐,少时便领进一个妇人和两个孩子。

        “夫君!”

        “父亲!”

        “夫人?”李铮惊诧的喊了一声。

        刘琦让黄叙将李铮的家眷领进来后,自己便起身和黄叙走了出去,不去打扰他们一家团圆。

        黄叙疑惑的向着帐篷里瞧了瞧,问道:“少君……今日让李铮一家团聚,是为何意?”

        刘琦站在帐篷口,抬头望天:“这李铮举孝廉出身,治理宜县也颇有章法,只是投靠宗族走了歪路,但人么,行将踏错总是有的,得给人家一个机会,我想把他收为己用,然后让他替我去诓骗张虎和陈生,仅此而已。”

        黄叙犹豫地道:“可是他毕竟曾投靠了宗贼张方,这样的人,可信吗?”

        刘琦仰头看向天空,笑道:“可信不可信,都不会耽误我们的大计,稍候汝好生看着就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