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刘琦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各有各的心思

第十六章 各有各的心思

        宜城内的一处居舍内。

        黄叙在当中看管着县令李铮,他的长剑一直遥遥的虚点着李铮的咽喉,片刻不敢放松。

        毕竟这个人,乃是宜城的县令,控制住他,就等于控制住了宜城的所有官署。

        李铮蹲在原地,浑身打着哆嗦,一脸惊恐的看着黄叙,在二人的不远处,有李铮带来的几名随侍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鲜血流了一地,尽无声息。

        或许在他们生命结束的最后时刻,他们也没明白为何自己会死在这年轻人的剑下。

        “尔等焉造反?”李铮哆嗦着道。

        黄叙冷冷一哼:“造反的是荆楚宗贼。”

        就在这个时候,门被轻轻的推开了,蒯越一脸疲惫的闪身走了进来。

        黄叙扭头看向他,问道:“情况如何?”

        蒯越虚弱一笑:“放心,由蒯某亲自去说,宜县官署皆定,他们断不敢妄动。”

        李铮惊诧的看着蒯越,不敢相信地道:“异度……先生?”

        蒯越点了点头,道:“李县尊,久违了。”

        “先生……为何要随那刘氏造反?背叛诸族?”

        蒯越走到他面前,耐心道:“不是吾等造反,而是苏,张等族逆天而行,不尊诏令,他们不守天时王命,死在必然,李县尊,你非荆州本地之人,何苦为他们殉葬呢?”

        李铮张口结舌,不知如何回答。

        却见蒯越慢悠悠地道:“李县尊,还是早日醒悟的好,这荆州的天,要变了。”

        ……

        驿舍内,黄忠将最后一名宗贼首领张方擒住,亲自绑缚,扔在了刘琦的面前。

        张方跪在地上,满身血迹,身体不住颤抖,双眸中全是惊恐。

        他抬起头的时候,面对的是刘琦正义的面容。

        “啊——!”

        张方嚎叫一声,迅速的向着后面躲去,但撞上的,却是黄忠坚实的大腿。

        他避无可避!

        但刘琦却没有杀他,张方对他来说,还有些用处!

        那些没有被指为目标的宗族首领,见此巨变,纷纷起身向刘琦施礼,哆哆嗦嗦的表示他们会对刘表效忠云云。

        这些人一个个都被吓着了,有几个人的裤裆里不知不觉间还有几分湿意。

        刘琦和颜悦色,双手虚扶:“诸位,何至于此?在下不过一小小掾史,担不起诸公这般大礼,琦非乱杀之人……只是贝羽,苏代等人罪大恶极,危害一方,不杀不足矣平民愤,刘琦身为刺史佐官,自然是要铲奸除恶,为民除害,如今巨恶已除,酒宴继续,还请诸公入席。”

        那些宗族首领你瞧瞧我,我看看你,目光同时扫向了筵席之中。

        长案、漆盘、方尊、酒爵都被鲜血溅射,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宗贼的尸体,中间还混杂着一些人的头颅,瞪着大眼,死不瞑目。

        入席?

        就这场面谁人又能吃的下?

        蒯良走了过来,对刘琦道:“掾史可让诸公暂且去驿馆的后舍暂歇,良会遣族中兵壮看管,待事定之后,再由掾史代府君安抚。”

        刘琦之前一直没有见过蒯良,今日宴席之前为避嫌也只是礼节性的打了个招呼,现在方才是第一次正经谈话。

        “今日多谢子柔公和德珪公帮忙稳定局势,若无二位,琦今日难成大事。”

        刘琦的感谢发自肺腑,除掉以张,贝,苏三家为主的宗贼,可算是扫除了进驻襄阳的大碍,若是没有蔡氏和蒯氏相助,此事确实难成。

        当然,不能靠自己的力量立足荆州,这也是刘琦心中的遗憾。

        刘琦一边吩咐黄忠看押剩下的各宗族长到后舍暂歇,一边请蔡瑁和蒯越来到一旁道:“眼下驿馆内的宗贼首领虽死,但形势依旧严峻,若想成大事,非得行奔雷之手段。”

        蔡瑁和蒯良彼此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    www.biquku.biz]眼神。

        蔡瑁拱手道:“公子说的,吾等起事前也略作考虑,依蔡某之意,当乘着宗贼首领服诛之际,火速派人收拢各家的私军,打掉他们在南郡各处的私兵屯营,确保南郡平安。”

        蒯良在一旁继续道:“待收拢南郡宗贼私兵,成了羽翼,再行拉拢或威压江夏、零陵,桂阳诸族,各方畏惧,必然归附,届时荆州大定。”

        刘琦心中明白,这是蔡,蒯两家预谋好的,想要摘果子了。

        去兼并苏、贝等宗贼的私军和产业,这犹如抄家一样的好活,他们一定干的比杀人开心!

        不过依目前的局势看,眼下还真就是只能依靠他们。

        但正所谓利益均沾,好处也不能让你们全都占了,你们要发展,山阳刘氏也要发展。

        刘琦对二人笑道:“被杀的宗族有五十五人,这五十五家若是仅靠二位,只怕一时间也难以完全收拢,恐误大事,诸公不妨分头行事,我让黄忠会和我堂兄刘磐,引我刘氏家族兵壮去收缴以苏氏为首的诸族兵马,蔡将军引蔡氏族中家将去收缴以张氏为首的诸族兵马,子柔公可安排族人去收缴以贝氏为首的诸族兵马,二位以为如何?”

        蔡瑁闻言不由皱了皱眉。

        按照他一开始的计划,收拢宗族私军产业,是他和蒯良二人平分的,当中并不包含刘琦。

        身为刺史掾史,他只需坐镇宜城,居中指挥便是。

        “公子,此事凶险,还是全权交由吾二人负责,公子的手下还是留在宜城,以防不测。”蔡瑁谏言道。

        刘琦心中冷笑:哎呦,这么快就把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刘表若是在或许会答应你,但我偏不!

        “就是因为此事凶险,所以我才不放心只让两位处理,万一有个闪失,刘琦无法向严君交待……就这么定了!”

        最后一句话,刘琦说的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蒯良深深地看了刘琦一眼,沉默良久,道:“我等依掾史便是。”

        蔡瑁本想再争一争,但蒯良松口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默认三家分利。

        大致商定了一下细节后,蔡瑁先去刘磐那里,帮他处置随同诸族长而来的那千余随从了。

        而蒯良并不着急离去,他看向院落正中已经被绑缚的张方,问道:“掾史,五十五家宗贼尽除,为何独独不杀此人?”

        刘琦解释道:“他兄弟张羡目下正在桂阳任郡守,我若杀他,岂不惹出祸患?留着他用来钳制张羡,以为后计,倒也不错。”

        蒯良的心中颇感惊异:“掾史弱冠之年,就这般深谋远虑,难怪刺史敢让掾史一个人来荆州,却是高明之极!”

        刘琦谦虚的摇了摇头道:“不敢承蒯公这般夸赞,来日方长,接下来的事还请蒯公帮忙运作筹谋。”

        两个人互相对视着,都是意味深长的笑了。

        刘琦心中想的是这是只老狐狸。

        蒯良心中感叹,这年头小狐狸都这般鬼祟,老的今后当如何自处?

        ……

        初平元年五月初八,刘琦联合蔡,蒯两族,在宜城驿馆诛杀五十五家宗贼首领,仅有张方一人被生擒,黄叙和蒯越生擒宜城县令李铮,蒯越说服宜城县尉、县丞等人归降;刘磐伙同蔡中,蔡和,率领三百刘氏兵壮控制了千余宗贼随从,后蔡瑁赶至,将其等尽皆招降。

        五月初八傍晚,除了被杀的宗贼首领外,其余襄阳宗族在蒯良的劝导下,皆置手书表示愿效忠刘表。

        五月初八戌时,黄忠和刘磐携苏代,苏焕两兄弟的首级,乘夜攻破襄阳城外苏氏私军兵舍,斩首七十三枚,余众皆降,苏氏一千二百名私军尽被收编。

        同时,蔡瑁携族中家将攻破张氏私军兵舍,蒯越智取张氏兵舍,尽分两家私军。

        五月初九至五月十四,黄忠和刘磐,以及蔡蒯两家分别行动,攻取南郡周边宗贼的兵舍与仓敖,各自收编以充其族。

        五月十五,十七家宗贼族人主动派人来宜城,请求放弃族中财产,土地,农户,私军,举家北迁,刘琦在蒯良的求情下同意其请。

        在收拢了各家族的私军,粮草,军械之后,并收拢了他们上缴的财物后,刘琦派刘磐进行清点,结果让他大吃了一惊。

        仅仅是三大家族被抄没的物资,就有田九千顷,钱四亿七千七百万,打造好的马槊千柄,朴刀三千把,铁甲六百具,两石弓两百张,一石弓五百张,羽箭一万五千支,粮五万石,麸八万石。

        其中最可怕的,是他们居然总计屯盐有三十万石!

        屯了这么多的盐,足足可够全南郡的人吃上一年,为了什么?为的就是看准时机,哄抬盐价,席卷荆州盐利。

        这是足可以让整个荆州倾覆的大手笔!

        但刘琦知道,官盐的买卖,一向是由蔡氏和原先的荆州州府同营,如何苏,张,贝三家却能够囤积如此巨大的数量?

        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刘琦自然不能再去深入调查,若是真把蔡瑁惹急了,大家面上都不好看。

        在收缴了荆州宗贼的资产后,下一步就是入驻襄阳,正式入主荆州了。

        但眼下的襄阳城中,还有两个比较棘手的人需要处置,一个是张虎,一个是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