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刘琦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鸿门宴开始!

第十三章 鸿门宴开始!

        五月初八,是刘琦借用刘表之名义在宜城驿舍宴请宗族首领的日子,宴筵期间,会将属于三大宗贼附庸的所有宗贼首领全部斩杀。

        似乎是很简单的计划,但是要想达成,却要做好各方面的准备。

        刘表是刺史,不是刺客,不能光动刀子,不计后果,按照刘琦的设想,消灭宗贼只是第一步,消灭宗贼的后,要迅速掌控南郡的兵权,并受降或是消灭那些宗族麾下的私兵,在清除祸患的同时扩充实力。

        蒯越代表着蒯氏和蔡氏,暗中和刘琦一步步的推动着全盘计划,并不断完善着细节,直到五月初八宴筵开始的当日。

        刘琦宴请诸位宗族首领是在正午时分,按照古人的说法,午时是一日中阳气最重的时辰。

        在一日中阳气最重的时候杀人,算是让他们早死早解脱,不会变成厉鬼,刘琦自认为也算是自己在无形中积下了一份阴德。

        筵宴时日,刘琦亲自在驿馆门口迎接诸位宗族首领。

        请客的主人亲自侍立于驿馆外迎接宾朋,如此谦卑的行径,可以说是刘表最大的示好!

        这跟跪舔简直没有什么区别了。

        “西鄂李氏族长秉承公至!”

        刘琦站在门口作揖相应:“久仰,久仰,快请!”

        “博望周氏族长季兴公至!”

        刘琦依旧微笑:“久仰大名,请入内!”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襄阳苏氏族长,长沙郡守苏代,伯呈公至!”

        随着一声喊叫,喧闹的驿馆门口顿时安静了许多,众人的目光都向着苏代的所在看去。

        刘琦心中的石头落了地,苏氏族长苏代,五大宗族族长中唯一一个就任外郡牧守的人,终于也到了。

        在此之前,刘琦一直害怕苏代远在长沙,不会专门赶到宜城赴这宴,但蒯越却向刘琦表示,以苏代跋扈的性格,在看到刘表示弱的封赏之后,他一定会出现炫耀,让刘琦尽管放心就是。

        事实证明,蒯越说的是对的。

        苏氏族长苏代,引领着他的弟弟苏焕,腆着肚子趾高气扬地走过来,看向刘琦的目光里是毫不掩饰的轻蔑。

        “有劳掾史代刘刺史封赏行宴,着实是辛苦的紧,老夫特从长沙赶回来,有薄礼一件,有劳掾史转呈给刺史,以表老夫相谢之情。”

        刘琦微笑着,很客气:“苏府君之礼,在下自当转赠,绝不延误。”

        “不急,待刘刺史抵达荆州后,再给也不迟啊。”

        说罢,便见苏代轻轻的拍了拍手。

        他身后有几个人,从辎车上抬下一尊镇宅石雕,来到了刘琦的面前。

        东汉时期,雕刻的瑞兽才刚刚进入人们的文化范畴,从铜镜到盏盘到方樽,或多或少都有雕刻图样,也有少数人用以瑞兽石像镇宅,不过今日苏代相赠的石雕瑞兽,与寻常的瑞兽大有不同。

        那是一只辟邪,但形态与普通的辟邪似有所不同。

        平日里家中所有的辟邪,皆是后卧,翘尾,圆嘴,前站立,但苏代送给刘表的这只辟邪,却是整个身躯都趴在了地上。

        那模样非常慵懒,没有瑞兽该有的气势,有一种恹恹的感觉。

        刘琦明白,这是宗贼们的下马威,赠给刘表卧倒的辟邪,警示他在这荆州之地,别管你是什么东西,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不要做自己不该做的事。

        嚣张猖獗,乃至于此。

        门口的宗贼之中,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也隐隐有人开始发出耻笑声。

        刘琦定了定神,依旧谦逊:“苏府君的礼物,在下收到了,回头一定转赠刘刺史。”

        “哈哈,那就有劳了。”

        苏代傲慢的向着刘琦点了点头,大步走进了驿馆。

        好多宗贼被苏代的凌人气势感染,一个个也变了脸色,意气风发的走进了驿馆,有些知礼数的还回了刘琦一礼,有些狂傲自大的,受了刘琦的礼也不回,仰着头便进去了,着实不把人放在眼中。

        刘琦却一点不恼火。

        眼前的不过是一群赶赴刑场的赴死之人而已,就算是他们眼下对自己无礼又能如何?

        他们现在走进去的地方,表面是筵宴,实则是坟场……说的残酷一些,他们和待宰的猪没什么区别。

        待最后一名宗贼首领入内之后,刘琦揉了揉肩膀……寒暄了这么久,身体多少有些发酸。

        他转头吩咐一名族中兵壮:“叫咱们的人来,关上驿舍的大门,然后派人在四面巡逻,谨防有人翻墙出来。”

        “诺。”

        “稍后再去取那些准备好的木桩,把门顶住,稍后说不准会有人想要往外硬冲。”

        “诺!”

        “通知刘磐,就说鱼已入瓮,让他去做他该干的事。”

        “诺。”

        安排完毕之后,刘琦便最后一个走入了驿舍之内。

        ……

        驿馆的花园中,流水一样摆好了约百余张长案,每张长案上皆摆放着酒爵,三足鼎,盛菜的漆器、食鼎、觞盘,上面满置着时鲜的果品、肉食,另有角黍、菖蒲酒、甘醴酒供人选择饮用。

        各宗族首领在驿馆侍者的安排下,依次而坐,彼此间互相问候,而荆州五大族的族长,则是众星捧月一般的被众人恭维着。

        五大家族和拥护他们的宗族,各自拉帮结伙,坐的壁垒分明,稍后根本不用刘琦特意分辨,只凭座位,就能知道谁是该死的敌人。

        这真是自己挖坑往里跳啊。

        午时一到,阳光直射头顶,驿舍的大门悄悄的关闭了。

        一切顺利,可以瓮中捉鳖了。

        当然,在捉鳖之前,是刘琦出场的时刻。

        刘琦望着那些在席间嚣张跋扈,口无遮拦的宗贼们,微微一笑,吩咐道:“可以放bgm了。”

        他身旁的侍者没有听清,疑惑道:“掾史,您说什么?”

        “吾言……钟罄齐鸣之!”

        “诺!”

        ……

        “叮~叮~叮~叮!”

        “咚——!”

        “玲~玲~玲~”

        一阵悠扬的铸钟之音,夹杂着芋、笙、笛等辅音,飘进了在场诸宗族的耳中,这阵响乐竟硬生生将他们彼此间的问候和喧嚣打断,把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向了院门处。

        这段突如其来的音乐清脆悦耳,情愿悠扬,曲调中夹杂着浑厚的气势,犹如平定惊雷一般,陡然间竟是将席间的气氛推向了高潮。

        刘琦踩着节拍,一步一步,在‘交响乐’的节奏指引下,漫步穿过宴席中间的过道,在所有宗族首领惊诧的注视下,慢步走到了院落正中的主位前。

        这时候的他,与适才在驿舍大门口的谦卑完全不同,在乐曲的衬托下,显得自信非凡,气势十足。

        千呼万唤始出来!

        在场的宗族虽然都是大户出身,却也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自带音响,挟着背景音乐的出场方式,一时间都目瞪口呆,愣在了当场。

        蔡瑁虽然和蒯氏一同投效了刘表,但为了避嫌,一直没有和这位掾史直接接触过。

        如今突见刘琦竟这般出场,蔡瑁惊诧的同时,亦不由暗道:这小公子真是好大的虎威,竟以这般方式出场,当真闻所未闻……不过某甚是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