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刘琦在线阅读 - 第五章 神龙见首不见尾

第五章 神龙见首不见尾

        两日后,刘琦去寻宜城县令,向他陈述了一个足矣让其发疯的消息。

        “刘府君……不来了?”李铮使劲地瞪视着刘琦,似是想从他的表情上,找出他撒谎的佐证。

        “不是不来,而是中途有事,临时改道去了山阳郡,想来是有什么大事处理吧。”刘琦轻描淡写,说的仿佛不是一州刺史,而是隔壁家出门偷腥的老伯。

        “可是、可是本县已经……”

        “已经什么?”

        李铮咧了咧嘴,将还没说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他总不能跟刘琦说,‘本县已经将刘府君将要来荆州的消息通知了五大宗族吧’?

        “本县已、已经为刘府君准备好了行辕住所,府君若是不来……岂不让本县空欢喜一场。”

        刘琦安慰他道:“刘府君只是临时有事,又不是一直不来,县尊不必这般落寞。”

        李铮心中暗道,吾等暗中准备之事,你一个孺子又知晓什么?

        “那敢问掾史,府君大人何时能到荆州?”

        刘琦摇了摇头,叹道:“府君大人此番行事低调,何时来荆州未曾与我明说,只是嘱咐我在荆州核实户籍、军户、武库、仓敖等军政要务。”

        刘琦的样子太具有欺骗性了,李铮对他没有丝毫怀疑,他在主观上就没觉得刘琦这样的孺子会扯谎骗他们。

        眼下令李铮忐忑的,是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荆州刺史!

        这个刘表一会说来,一会又说不来,到底是玩的什么手段?

        就在李铮心中琢磨不定的时候,突听刘琦道:“县尊,吾奉刘府君之命,先来荆州查看军政,虽有表册为凭,但还需实地核实,请县尊帮忙找个引路之人,带某去南郡各县探访。”

        刘琦提出的条件并不过分,他身为刘表的掾史,替刘表摸清楚荆州的家底,是合情合理的职务性要求。

        “此事易尔,不知掾史想要哪日动身?”

        刘琦笑道:“自然是越快越好。”

        李铮道:“如此,我便遣本县廷掾带符传引你同往。”

        廷掾为县令属官,掌监乡五部,春夏为劝农掾,秋冬为制度,其实和刘琦的工作性质差不太多,都是佐官,但地位相差太多。

        同样是秘书,一个省级一个县级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待刘琦走后,一直陪笑的李铮脸上露出了懊恼的神情,他急忙赶回书房撰写书信。

        写完后,他立刻召来心腹,嘱咐道:“汝速往襄阳,将这牍秘信交给张氏家主,告知他刘表近期不至,请他们火速收拢在博望埋伏的人马,以免时间长了被刘表的掾史察觉。”

        “诺!”

        那亲信走后,李铮揉了揉眉心,自言自语地道:“北军中侯刘表,果然了得!”

        ……

        ‘刘表中途改道不来荆州’的“真实消息”送到了襄阳张方处不久,贝,苏,蔡,蒯四大家族便立刻知晓了。

        五位族长的心都开始惶恐不安起来。

        这位汉室宗亲比他们想的厉害……老家伙藏头露尾,一会说来,一会又说不来,打的是什么算筹?

        蔡瑁知道信儿后,坐不住了,立刻派人送上拜帖,驱车前往蒯良的宅邸。

        蒯良和其弟蒯越一同接待了蔡瑁。

        “子柔公,那刘表怎突然又不来了?会不会是那老蝇蚋贼得到了些什么风声?”

        蔡瑁此刻既担忧又庆幸。

        他担忧的自然是刘表的意图,庆幸的则是他没有和苏,张等人一同派兵伏击刘表,引火烧身。

        蒯良没有回答,只是命下人先端上煮茶请蔡瑁饮。

        汉朝的茶道并不普及,还没有形成时尚,只有部分望族或是官员喜欢,而且饮法奇特,像是煮粥一样往茶里放各种奇怪的调味,包括是油和盐。

        蔡瑁从不喝煮茶,吃了两口感觉齁咸,便将盛茶的樽放下不碰了。

        “子柔公,您倒是说话啊?”

        蒯良沉默许久,方道:“无外乎两种情况,一则他确实有事,转道回了山阳郡老家,二则是他对荆州宗族有疑心,或是提前知晓了苏、张、贝三家的动作,因而不来上任。”

        蔡瑁愁苦道:“若如此,那刘表的心机就真是太深了,此等人物当了刺史,咱们各族日后哪能讨得好去?”

        蒯良淡淡道:“刘表本就不是等闲之辈,与这样的人物,切记不可用强……不过你我两家并不曾与苏焕,张方等人行悖逆之事,倒也不用过于担心。”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蒯越,突然开口:“兄长,德珪,咱们好像还漏算了一个人。”

        蒯良皱了皱眉,低头沉思。

        蔡瑁掰着手指头道:“苏代苏焕兄弟,张氏的张方和他在桂阳当郡守的弟弟张羡、华容长贝羽,还有刘表……该算的人,一个也没落下吧?”

        蒯越不紧不慢地道:“五大族的人各个惊疑不定,都在心里提防着刘表是如何筹谋……但却忘记了,将这些事儿通过宜城县令透露给我们的,可是那个年轻的掾史。”

        蔡瑁露出了不屑的表情,道:“区区一个年轻孺子,又能如何?难不成这一切还会是他的算计不成?”

        说完之后,蔡瑁不由哈哈大笑,很显然,他感觉自己适才所言风趣之极。

        但蒯氏双雄却没有笑。

        蔡瑁一个人儿乐,时间一长就有些尴尬了。

        他脸色红了红,低低的咳嗽两声:“难不成还真会是他?”。

        蒯良默默的念叨道:“那个掾史,据说也是姓刘,年纪很轻,刚过冠礼之年,异度你若非要说他是少年英才,倒也并无不可……可他扯谎乱说刘表行程,所图为何?”

        蒯越试着猜度:“或许是为了引出五大家族中,谁是刘表之敌,而谁又可为刘表之友呢?”

        一席话说完,满厅皆静,落针可闻。

        半晌之后,蒯良缓缓开口道:“此事汝何以为凭?”

        蒯越叹息道:“此事亦是弟之猜度,并无佐证,但刘表派来荆州的前哨,不论年长年少,想来都非等闲之辈,毕竟荆州眼下的局面,对于刘表来说也是错综复杂,他焉能派一无能之人来此?”

        蒯良沉默了好半天,方才道:“咱们需得和那掾史,见上一面。”

        蔡瑁站起身,拍着胸脯道:“此事有何难哉?且待某前往宜城,将那小子带来一问便知。”

        蒯越急忙劝阻:“德珪不可造次,对方虽然年轻,但我等不知对方根底,不可冒然造次……汝和兄长皆是一宗之长,不便轻动,不然只怕会让苏、张、贝三族怀疑,不妨就由我暗中去宜城试探那掾史的虚实,如何?”

        蒯良听了这话,点头道:“异度之才,在为兄之上,若由你去,兄甚放心也。”

        蒯越起身道:“兄长,弟见那掾史,若见他可以成事,该当如何?”

        蒯良淡淡道:“良禽择木而栖,荆州宗族若是再这般恣意妄为,早完必亡,还是需扶保英主,才能将家族发扬光大,二弟眼光毒辣,若感觉可行,便替为兄应了刘表吧。”

        蔡瑁亦是附和道:“蔡某亦愿与蒯氏同效一主!全凭异度替我一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