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刘琦在线阅读 - 第三章 扯谎试五族

第三章 扯谎试五族

        刘琦见了宜城县令,告知对方刘表即将抵达宜城,让他在宜城收拾停当,准备迎接刘表。

        宜城县令李铮立刻应允道:“掾史放心,此事本县自然会安排妥当,刘府君若至宜城,宜城县上至本县下至县吏必尽心竭力,让府君满意!”

        刘琦微笑道:“县尊有心了,另外还请县尊派人前往襄阳,知会襄阳令,送南郡户籍造册以及各县军职花名册、包括近期的公文来宜城,待刘府君至后自有调用。”

        “这个自然。”李铮满口答应,犹豫了一下又道:“不过李某有一事不明,还请掾史赐教。”

        刘琦很清楚李县令想要问什么。

        “李县尊是想知晓,为何刘府君来荆州上任不入襄阳,却偏偏要来这宜城定居?”

        李铮有些尴尬的笑了起来,这年轻人猜的还蛮准的。

        “还请掾史赐教?”

        刘琦四下看了看,见旁边的县吏都站的较远,方将嘴贴近李县令的耳朵旁边,低声道:“刘府君上任,不去襄阳,反倒来宜城小县的原因……”

        “嗯、嗯!”李铮的面色略显激动,表情越发凝重,聚精会神地等待下闻。

        “某亦是不甚清楚。”刘琦淡淡的将下话说完。

        李铮激动的表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僵硬且尴尬的笑容。

        不清楚你在这故弄什么玄虚?

        ……

        就这样,刘琦以刺史掾史的身份,住进了宜城县衙。

        从山阳郡到宜县,这一路上刘琦基本都是露宿荒郊,再加上他的骑术比较一般,一路上耽误了不少行程,风餐露宿,很是辛苦。

        他大腿里侧的肉,因为长时间骑行都被磨破了,脱裤子都刮的生疼。

        如今终于见到了床榻,刘琦心满意足,他仰头向着床榻上一躺,惬意地念叨了句:“舒坦。”

        刘磐可没有刘琦那么自在,他在原地转圈,显的忐忑不安。

        堂弟如何便这般心宽?他适才扯了大谎,他自己莫非不知吗?

        刘磐走上前去,将刘琦从床榻上硬是拉了起来。

        “你干嘛?”

        本想好好睡上一觉的刘琦皱起眉,看向不知发什么邪疯的刘磐。

        刘磐将自己壮硕的身躯向前探了探,黝黑的脸庞几乎都要贴在了刘琦的面上。

        “伯瑜,你可知你适才与那李县尊说了什么?”

        刘琦皱起眉,道:“说了很多,兄长问的是哪一句?”

        “你适才说叔父他数日后便可到达……”

        “嘘!”

        刘琦用食指挡了挡嘴唇,然后冲着门外使了一个眼色,低声道:“提防隔墙有耳。”

        刘磐立刻止住了话头,转身走向门口,轻轻的打开一条缝隙,仔细的瞧了瞧之后,又来到窗边观察许久。

        好一会之后,方见刘磐转头回道:“外面无人偷听。”

        刘琦放心了,道:“我也只是谨防万一,堂兄有什么话,问吧。”

        “伯瑜,汝今日见那宜城县令,说叔父会在这几日便到荆州,可你我皆知,叔父眼下尚在雒阳交接军务,两三个月也不见得能到荆州,汝今日之言岂不是诓骗那县令?”

        一阵短暂的沉默之后,却听刘琦笃定说道:“我诓的就是他!”

        没曾想刘琦居然会这般回答,刘磐吃了一惊。

        “你诓他作甚?”

        “诓他,是为了看看,荆州五大家族对父亲上位,是持什么立场。”

        “啊?”

        谎报刘表的行程,和试探五大宗族的态度……这俩儿事刘磐怎么看也没看出有关系。

        “堂弟,汝莫不是耍笑于某?”

        “我闲来无事耍笑堂兄作甚?”

        看着刘磐疑惑的表情,刘琦耐心地解释道:“兄长,这宜县乃是襄阳在南方的门户,两地相距不足百里,那五大宗族的本家宅邸皆在襄阳,宜城这么近的地方,焉能不受五族掌控?”

        刘磐皱起眉,仔细地想了一会,诧然道:“伯瑜的意思,那李县尊是五大家族的人?”

        刘琦淡淡笑道:“或许说他是五大家族的狗更贴切些,能在离襄阳这么近的地方优哉游哉的当县令,若非跟五大家族沾亲,那便是已经投效,绝不会有第三种可能!”

        刘磐有些回过味来了:“堂弟你扯谎叔父不日将至……是猜到那李县令立时会告知五大宗族?”

        刘琦正色道:“正是如此,而我们只需要看看五大家族对这个假消息会如何应付,便大概能推算出他们对父亲任荆州刺史抱何样态度。”

        刘磐恍然大悟,重重的一拍双手:“堂弟,想不到你居然有这般鬼才!”

        刘琦起身走到窗边,再次确认窗外无人后,低声道:“眼下他们只是知道你我单骑入宜城,却不知咱们在城外的密林中,还有咱三百族中兵壮,这些兵壮都是兄长你当初一手操练的,其素养如何?”

        一说到自己带出来的兵,刘磐的脸上就流露出了得意之情。

        他用力的拍着胸脯,绝对自信地道:“伯瑜,非吾夸口!别看你智计远胜于某,但论及练兵,在咱族中为兄敢称第二,便无人舔为第一!”

        刘琦满意的点点头。

        刘磐不是那么没谱的人,他敢这么说,就说明这三百兵壮可用。

        “堂兄,一会麻烦你偷偷出城,从咱们的人中挑选些精干之人,让他们去襄阳打探五大宗族的动向,随时回报。”

        刘磐站起身来:“为兄这便去办。”

        “千万小心,莫被那李县令的人跟踪了。”

        “哈哈,堂弟放心,为兄好歹也是咱族中第一高手,宜城县的些许衙役,还跟不住某!”

        说罢,便见刘磐迅速的开门离去。

        望着刘磐的背影,刘琦很是感慨的长吁口气。

        刘磐在军事方面是有一定能力的,若好生培养,日后定是大将之材,不过他的性子有些憨直过劲了。

        不是说腹黑就是好事,但从今往后,山阳刘氏将在荆州面临各种大风大浪,多点心眼还是有助于在乱世中存活的。

        刘磐缺的心眼,只能靠刘琦替他长了。

        ……

        刘磐潜伏出了宜城,前往城北的山林中去找他麾下的那些山阳刘氏兵壮。

        同时,宜城县令李铮,也是火速书信一封,命人持简牍往襄阳,去见他暗地里的金主——荆州五大宗族之一的张氏族长张方。

        张方接到信后,不敢怠慢,立刻请另外三大族长蔡瑁、蒯良、贝羽到其府邸一聚。

        至于苏氏族长苏代,眼下人在长沙任郡守,由其弟苏焕代其出席。

        五大宗族的族长见了面,各自寒暄之后,张方立刻将事情引入正题。

        “诸公,新任的刺史掾史已至宜城,并知会宜城县令李铮,言那刘表正奔着荆州而来,还要在宜城居住,诸公以为此事如何?”

        张方的话音落时,却见其余四位族长都低头沉思。

        不多时,却听贝氏族长贝羽道:“昔日刺史王睿在任时,对吾等颇友善,荆州各郡盐铁漆器的买卖,亦是咱们各家与官府同营,可谓颇识时务……就是不知道这位刘表,是否也能像是王睿一样通晓事理。”

        苏氏族长苏代之弟苏焕言道:“以在下度之,怕是未必。”

        几人一起看向他。

        “苏公何出此言?”

        苏焕慢悠悠地道:“那刘表可不是王睿那般的软弱之辈,此人在京师任北军中侯之职,执掌屯骑、越骑、步兵、长水、射声北军五营,如此重职岂是庸碌之人所能担任?此人若莱荆楚,怕是不会任凭我等钳制。”

        蒯氏族长蒯良道:“苏公之言,未免武断过甚吧。”

        苏焕道:“非某蓄意猜度,只是这刘表乃汉室宗亲,位列八俊又为八顾,曾历党锢之变,早年亦曾参与太学生清议,可谓久经风浪,岂是易与之辈?依某之见,还是早做决断,勿让此等人物来荆州为妙。”

        张方和贝羽听了这话,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蒯良问道:“不知刘表的事是何人告知苏公的?”

        苏焕道:“在下孤陋寡闻,但家兄毕竟是长沙郡守,颇晓朝中诸事。”

        蒯良的表情不见喜怒:“那苏氏打算如何处理此事?”

        苏焕看向蔡瑁,说道:“德珪贤弟的姑丈乃是当朝太尉,不如由德珪贤弟向张太尉进言,请朝廷另换一位刺史,替那刘表来荆州赴任,如何?”

        五大宗族之中,蔡瑁乃是最为年轻的家主,但正因为年轻,同时也是进取心较强的一位,而蔡瑁的背景也深厚,他的姑丈也正如苏焕所说,乃是太尉张温,名义上属于大汉十三州全军总司令。

        有进取心归有进取心,但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蔡瑁还是能够拿捏的。

        “承蒙诸公看重,但蔡某与姑丈平日里少有往来,况事关地方刺史,姑丈焉能凭蔡某一后辈之语,便随意向朝廷进言?且现在雒阳诸事,皆由董卓一手把持……此法不可取。”

        苏焕长叹口气,道:“那便只有一个办法了。”

        说罢,便见他伸手在面前的桌案上,轻轻地比划了一个‘砍’的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