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重返2008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九章:人如潮涌。

第三百二十九章:人如潮涌。

        “联系的供应商都到了没?他们的住宿、餐饮都安排好了吗?”方黎问道。

        助理看了看方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方黎疑惑的问:“出什么问题了吗?”

        “呃......绝大多数供应商都到了,只有极个别没到,被车站给扣了。”

        方黎更好奇了:“为什么?”

        “他们携带管制刀具,说是您如果不给钱,就当场跟您拼了。”

        听助理说完,方黎有些哭笑不得,这叫什么事儿?贾会计做的孽,怎么都把账算到他头上了?

        当然,方黎也明白,在供应商眼里,欠他们钱的是乐视,他接手了乐视,相关债务自然也就跟着转移了。

        供应商携带管制刀具前往京城参加乐视清债会议的事情,很快就在网上传开,对此大多数网友都是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心态,就是图个乐。

        “哈哈,这些人怕不是昏了头吧?居然带管制刀具坐火车,而且还不止一个,都怎么想的。”

        “废话,这事儿到你了身上,你也会这么做,事关身家,好多供应商都被乐视给坑惨了,方黎接手这堆烂摊子,这关恐怕很难过。”

        而一些互联网圈的同行们则是等着看方黎的笑话。

        “真以为自己是救世主了?乐视那么大一个坑非要往里跳,怎么样?人家债主压根就不领情。”

        “可不是,要是我,就等着乐视倒闭,到时候破产拍卖,花个几十亿就把乐视视频给买下来了,何必担这个风险。”

        就在这一片喧闹中,终于到了清债会议召开的日子,由于来参加会议的供应商实在太多,乐视大厦没有那么大的会议室,只能安排在一家酒店的会场里。

        这一天来到现场的不仅仅是前来讨债的供应商,还有不少看热闹的网友跟自媒体,另外架着长枪短炮的正规媒体也有不少。

        一辆辆大巴车出现在酒店门口,媒体记者立马冲了上去,拦住一位供应商就开始采访。

        “这位先生您好,请问您是乐视的供应商吗?乐视有多少欠款没有跟您结清?您觉得这次清债会议能够要回欠款吗?”

        这位大叔看起来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身上穿的也都是地摊货,丢在人群里就跟普通农民工没啥区别,但是一开口就让记者呆住了。

        “唉,别提了,前前后后乐视一共欠了我八千多万,这次能要回一半就不错了。”

        好家伙,偶然发现亿万富翁一枚,这要不是亲眼所见他都不敢相信,记者一下来了兴致,又问。

        “先生,我看您现在衣着都挺普通的,是因为乐视欠您太多钱,生活质量下降导致的吗?”

        这位大叔轻飘飘的摆了摆手:“嗨,不过八千万的欠款,小意思的啦,我平时就这么穿,有什么问题吗?”

        “呃......大叔您是哪里人?”

        “我广东人啦。”

        “好吧,打扰了。”

        记者赶紧切换目标,这种不经意间的凡尔赛杀伤力太过巨大。

        “这位先生,您觉得这次清债会议,能够要回自己的欠款吗?如果得不到满意的答复,您会采取其他措施维权吗?”

        “哼,这次要是不给钱,我就跟他们拼了,反正劳资工厂也倒闭了,烂命一条!”

        好吧,终于遇到一个正常的供应商了。

        另外一边,文区长对这次清债会议也很关注,特别是在网上曝光有供应商带着管制刀具被查之后,立即在酒店附近安排了大量警力,人数比乐视的保安还要多。

        供应商们很快进入酒店会场,立马会场里就热闹起来,有认识的相互三五成群聚到一起,有的甚至拿起了随身的扑克打起牌来,不过绝大多数供应商还是焦急的把目光放在前面的演讲台上,对于他们来说,当前的每一秒钟都相当难熬,心中既期待又害怕。

        终于,方黎的身影出现在会场入口,原本闹哄哄的会场突然鸦雀无声,直到不知谁喊了一嗓子:“方总,我们今天一定能拿到钱的吧?”

        顿时,一阵乱哄哄的呼喊声朝着方黎扑面而来,有可怜巴巴的抽泣,也有咬牙切齿的谩骂。

        方黎没有理会,径直走向演讲台,当他拿起演讲台上的麦克风时,现场再度安静下来。

        “不好意思,原本早就应该跟大家见面,只是刚刚接手乐视,里面的情况比我想象中还要复杂,好在结果还不错,在这里也感谢诸位不远千里的赶来。”方黎说完微微躬身。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方黎的态度也让供应商们有所触动,毕竟真要算起来,欠他们钱的是贾会计,方黎这也算是替人背锅,要是方黎对乐视撒手不管,任由乐视倒闭,他们的钱就更没指望了。

        后台孙红兵跟老王看着方黎从容不迫的一句话就镇住了供应商,不由相视而笑,原本作为股东他们也应该出席这次会议的,不过显然他们并不愿意跟方黎一起挨骂,对于方黎并未透露的解决办法,他们并不报以期望,难道方黎还能凭空变出钱来?

        方黎站在演讲台上,扫了一眼现场的供应商们,心里不由把贾会计骂了个遍,当报表上那些名字变成一个个真人出现在面前时,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所有人都在盯着他,在这些眼神中,有的透着渴求,有的泛着凶光,有的则是麻木。

        “好了,废话不多说,今天这次会议的主题呢,是清债,也就是把之前乐视拖欠大家的欠款解决掉。”

        话音刚落,现场供应商都是一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表情,其实他们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欠款无法解决的心理准备,只要乐视能够还掉欠款的一半,剩下的给个还款时间,一年也好两年也好,他们也就捏着鼻子认了。

        原本许多供应商都认为,方黎也会跟贾会计一样,说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推脱,结果没想到他这么干脆,还没讲两句话就答应了还钱。

        后台的孙红兵跟老王脸色顿时一黑,现在乐视账面上那两百多亿全都是他们的钱,方黎拿他们的钱去还账,却事先没有跟他们商量,这让他们很不爽。

        方黎的手压了压,示意他还有话要说,很快会场又恢复了平静,只要他能还钱,这些供应商恨不得叫祖宗。

        “其实这次把大家请到京城,除了解决大家的欠款问题,主要也是我刚刚接手乐视,想跟大家见个面,也在这里代表乐视跟大家道个歉。”

        突然会场人群当中,一个中年男子突然嚎啕大哭:“你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一年多拿不到货款,我老婆跟我离了,孩子也带走了,我厂子也倒闭了,还欠了一屁股债。”

        他这么一哭,现场不少人也跟着哭了起来,纷纷诉说着自己的遭遇,他们身边的人也都纷纷开始安慰,就连方黎也不由动容,成年人的崩溃往往就在一瞬间。

        方黎拿起话筒:“这位大哥说得对,光是道歉没有任何实际作用,既然是乐视欠了你们的,我还给你们,你们的厂子倒了,没关系,我帮你再建起来,乐视的订单优先交给你,没有本钱,天元科技的网商银行马上就要开业了,我给你两年的免息贷款,至于老婆带着孩子跑了,是要追回来,还是重新找一个,就看你自己了。”

        一时间,刚刚还在嚎啕大哭的那些大哥都噎住了,眼泪还在往下滴,可是脸上的表情却完全看不出哀伤来,特别是听到方黎最后那句,甚至还有些想笑。

        现场其他供应商听方黎说完也都是一阵哄笑,甚至还有一个大哥操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起哄:“还追个屁,有了钱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

        “你,说的都是真的?”刚刚带头哭的大哥还有些不相信。

        方黎正色道:“当然,今天在这里我就是想告诉大家,乐视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什么136,所有的款项,到时间保证跟大家结清!”

        霎时间,现场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之前乐视的合同无耻到什么程度?货款到账之后如果一个月内没有结清,那就延迟到三个月,三个月要是还没结清,就自动延迟到半年,半年之后,直接就变“无期”了。

        现场不少年纪大的供应商暗暗竖起大拇指:“徙木立信,厉害啊!”

        后台孙红兵跟老王相视一眼,也都不得不承认,方黎这手玩得漂亮,不过这丝毫不能减少他们对方黎的不满,在钱方面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如果方黎不能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撤资或许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另外一边,会场里,当方黎表示乐视今后不会再赖账后,现场的气氛顿时火热起来,其实大多数供应商还是希望能够继续从乐视这里拿订单的,毕竟不管是乐视电视,还是乐视手机,单量还是不错的,这里面大多数供应商都是靠乐视的订单在维持,这也是他们为什么能忍受乐视那样无赖条款的原因。

        见状,方黎话锋一转:“当然,之前乐视的步子迈得有些太大了,今后我们在战略上可能会有所调整......”

        话音刚落,刚刚还热烈的气氛顿时又冷了下来,在场众人都是老江湖了,自然明白方黎这话的意思,所谓的调整不就是说,乐视将来不需要这么多供应商了。

        方黎叹了口气:“乐视目前的资金也不太宽裕,如果一下子还清全部欠款,难免会耽误业务发展,我已经开始着手把易到用车这类边缘业务从乐视体系中剥离,尽量降低开支。”

        “我这里有两套方案,大家可以考虑一下,一是乐视还清全部欠款......”方黎说到这里顿了顿,又继续道:“二是,乐视先支付四分之一欠款,剩下的欠款诸位可以跟乐视签署一个协议,这部分欠款将视作诸位对乐视的投资,一年之后按照乐视股价的涨幅连本带利还给大家,当然,如果一年之后,乐视的股价下跌,诸位也可以拿到银行定期存款的利息。”

        “当然,这两套方案由诸位自行选择,不管是选择哪套方案,我都代表乐视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方黎话音刚落,现场就乱成了一团,怎么说呢,第一套方案看似最保险,可以立即拿回全部欠款,但是,拿回全部欠款之后,是不是意味着就无法从乐视手里拿到订单了?

        虽然方黎没有明说,不过在场的供应商又不是刚入行的愣头青,这么明显的暗示都听不出来,还怎么做生意?

        当然,如果乐视还是贾会计当家,这些供应商就算拼着失去乐视的订单也会选择第一套方案,因为这货压根就是个骗子,肯定不会再被他套牢。

        然而,乐视换了方黎当家,不说他本人在圈内的商誉极好,就单从他解决乐视欠款的手段来看,就不是贾会计之流能够比拟的,乐视在他手里未必不能起死回生。

        何况,第二套方案也的确很有诱惑性,就单从方黎入主乐视后股价的飙升就能看得出,资本市场对于方黎有多看好。

        就在众人犹豫不决之际,有人突然喊道:“淦,你今天说破天,我也不玩儿了,把欠我的钱还给我!”

        “没错,还钱!”顿时又有不少人附和。

        方黎站在演讲台上,腰板挺得笔直,丝毫没有慌乱,对众人笑了笑:“没问题,隔壁一个会场有我们乐视的财务,请诸位移步办理。”

        见方黎答应得如此爽快,除了一些坚决不打算跟乐视再发生瓜葛的供应商,其余的都陷入犹豫之中。

        直到一个中年男子走向演讲台前:“方总,我是和硕手机事业部的,我们和硕愿意接受您刚刚所说的第二套方案。”

        方黎有些意外,和硕是乐视手机的代工厂,同时也是华硕的子公司,双方之前并没有交际,没想到对方居然会送上这么一份大礼。

        “感谢和硕对乐视的支持。”方黎主动伸出手。

        见状,不少供应商这才反应过来,这么好,能够跟方黎搭上线的机会,他们怎么就没想到呢?

        “方总,我们启轩电子也愿意接受第二套方案。”

        “.......”一时间人如潮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