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546章 祝寿

第546章 祝寿

        在接收了旧安武军5个混成旅的兵力后,张汉卿在安徽的兵力已有2个师7个混成旅,以这样的实力对付江苏的齐燮元是足够了。

        只要收拾了齐燮元,不但可以完全形成对吴佩孚的包围,还可以依靠富有的江浙沪条件打开南方之局面。这是他一直以来孜孜追求的南北夹击计划。

        直系根深蒂固,而吴佩孚有勇有谋又立身谨慎,在直系内部深孚重望。如果直接与之交手,虽然也不惧他,但终归是一场恶仗。中华民族内斗已经很久了,能保留一点元气也是张汉卿的功德。只要有可能,他还是想用温水效应渐次拔掉直系的外围力量,最后能不战而屈人之兵最好。

        吴佩孚是清末的秀才,官至直鲁豫巡阅副使,在军事上的成就是他的部队除西北人民军外,其军纪及士气在全国是最好的,战斗力也是最强的。

        在主政河南时也显示出颇有政治家的能力,在他批示过的公文中,有三件一直为人们津津乐道:

        一件是回拒“要官”的。某名声不佳的“关系户”欲到河南谋个官职,吴佩孚不买推荐者的账,也不用官话套话挡驾,仅以老百姓的利益为由凛然拒绝,义正辞严,批示说:“豫民何辜?”

        一件是回拒“跑官”的。某军佐获悉吴帐下有一旅长空缺,经政要介绍拟了自荐书,里面大谈理想抱负,然后言归正传,最后是“愿为前驱,功成解甲,退居故里,植树造林,福泽桑梓”云云。吴佩孚深知此人能耐,大笔一挥:“且先种树。”

        一件是回绝“女色”的。当时德国驻华公使的千金正值妙龄,对吴佩孚无限仰慕,相思无门,径直写信向其求婚。吴佩孚不识德文,吩咐秘书译出呈上,那情书便成了公函。吴佩孚依例挥毫:“老妻尚在!”

        点滴事迹让他在直系内部声望已经远超曹锟,然而最让人佩服的也是这点:他坚持让举荐他的伯乐曹锟挂个直鲁豫巡阅使的虚衔,以示尊重。直系能够雄据北洋政|府大权多年,他有很大功劳。在很多事情上,只要不事关全局,他总以曹锟的意见马首是瞻。

        而曹锟对位高权重的他从来不怀疑,也是当年的一大美闻。

        注定了是一代枭雄,吴佩孚不甘坐以待毙,还在张汉卿入皖之时便在北方搞了一场大动作。

        4月3日,是吴佩孚50岁生日。借祝寿为名,吴佩孚邀集全国直系冀、豫、鲁、苏、赣5省的大小军阀三百余人,齐集洛阳,拟组建直系联盟,商讨对奉应变事宜。这一直系盛会,牵动国内无数眼睛。

        直系视此为鼓舞士气之举,大佬云集,而各党派风流人物文人雅士,亦襄盛举。作为直系大佬,曹锟因国事繁忙没能亲临,但亲书“北堂萱寿”以示尊宠。

        一刹时,各位绞尽脑汁预备多时的寿联大餐纷纷上演,让酒宴充斥着物质与精神文化的双丰收。

        南通人张骞撰寿联以赠:

        万里成名,似雷及远;

        百年上寿,如日方中。

        贺寿者如诸侯聚首,盛况空前。康有为亦想附吴“骥尾”,忙撰此联阿谀奉承:

        牧野鹰扬,百世功名才半纪;

        洛阳虎视,八方风雨会中州。

        山东田中玉、江苏齐燮元、江西陈光远均处在奉系直接威胁之下,是以对吴佩孚的提议非常热心。为对付共同的敌人奉系,他们也抛弃前嫌,一家人热闹异常。山西军阀阎锡山也派使商谈“保境安民”之策,并与直系定下互不侵犯协议。

        当然也有清流。别人都送价值不菲的礼物,倒是冯玉祥却送了一坛子清水,并美其名曰“宫廷玉液”。这让吴佩孚很无语,但是关键是送礼的人还很淡定胡扯什么“敬仰吴大帅清如水”,还说是“从天下第一大泉玉泉山弄来的”。

        后来冯玉祥的一个部下说漏了嘴:“就从我们营地的大瓮里舀的。”

        这是冯玉祥在报这段日子的仇呢,吴佩孚大好日子也只能笑纳,但心里是否憋屈就不知道了。

        不过此次会议倒是开得很成功,几乎变成了直系对抗奉系的誓师会。与会者发出“拒奉愿归吴佩孚指挥”和“对奉坚持到底”的呼声。这大大地坚定了吴佩孚对奉强硬的决心。

        在会上,曹锟派其弟曹锐也托名祝寿以看动向,看到吴佩孚咄咄逼人的架势,知道战事很难避免。直系大佬曹锟兄弟一直认为,直系刚刚战胜皖系,消耗颇大,此时不宜和奉系闹翻;而自视甚高的吴佩孚压根就看不起胡匪出身的张作霖,主张对奉系予以迎头痛击。

        在这种情况下,曹锐想拉吴佩孚去保定,让曹锟加以劝阻。但吴佩孚坚决不去。直系各部扣留了京汉线上的车辆,将部队迅速部署在长辛店、保定、石家庄、郑州一带,又命24师张福来全师乘车沿陇海线东行至徐州。还强行截取了京汉路收入款项328万元充作军费。

        张作霖一向看不起“小师长”吴佩孚,奉系现在兵精马壮,正想着怎么一统天下,怎么会有半分容让?对直系的态度也立即强硬起来,他以换防的名义,调动大批奉军入关。

        4月10日,张作霖发出通电,建议召开和平统一会议。电称:“统一无期,则国家永无宁日,障碍不去,则统一终属无期。是以简率师徒,入关屯驻,期以武力为统一之后盾。”这是在说明奉军入关的理由,可谓冠冕堂皇。

        随后直指吴佩孚:“凡有害民病国,结党营私,乱政干纪,剽劫国帑者,均视为和平统一障碍物,愿即执殳前驱,与众共弃。”最后建议:“至于统一进行,如何公开会议,如何确定制度,当由全国耆年硕德、政治名流共同讨论,非作霖所敢妄参末议。”

        第二天,张作霖又电请徐世昌主持召开全国统一会议,如果有人敢于反对,他就动用武力。这个电报其实就是对吴佩孚的挑战书。

        曹氏兄弟十分恐慌,想息事宁人。曹锐亲到沈阳拜会张作霖,张对待他仍然像过去一样,亲密无间,有说有笑。可是,一谈到军政问题,张作霖就“顾而言他”,不给曹锐谈正事的机会。呆了近五天,没有办法,他只有返回北京向奉系重臣孙烈臣打听消息。

        孙调侃地问道:“咱们大帅想请教四爷,究竟部下亲呢,还是亲戚亲?”部下是指吴佩孚,亲戚是便指曹锟的儿女亲家张作霖。

        曹锐指天誓日地表示,他们兄弟决不会做出对亲戚不利的事来。话说到这个份上,孙烈臣摆出三个条件来:“一、直军撤回至原有防地;二、直奉两部共管津浦线;三、响应民众呼声,在直系各省废除督军制。”

        作为回报,孙烈臣也透露,张作霖愿支持曹锟为副总统,并保证其直鲁豫巡阅使职务不变:“张大帅反对的只是吴佩孚。”

        箭在弦上,一触即发,吴佩孚没想到奉系反弹如此之大,不得已在13日发出通电,表达立场:“年来中|央政局纯由奉张把持,佩孚向不干涉,即曹使亦从无绝对之主张。今日人退还胶济线,鲁地盗匪猖獗,吴某身为直鲁豫巡阅副使,当以安民保境为第一要务,克日出兵,以平匪乱。所部当对人民秋毫无犯,以报桑梓。”

        在重压之下,曹锟也继奉系决定辞去所兼河北督军职务,并倡言直系各省各响应民意,早做决断,为各路军阀开了“好头”。

        在军事上,曹氏兄弟对奉军的进逼,采取了节节退让的作法。所有驻津直军全部撤回保定,避免正面接触。奉军在开进德州之前,驻德州的曹锟的七弟、直军第二十六师师长曹锳就弃职出走。曹锟派张国溶代理师长,并将该师撤回正定。

        曹锟还下令津浦路沿线直军不得抵抗奉军,所有营房和德州兵工厂一律交给奉军。

        张作霖此时也施放烟幕:“直奉本属一家,北洋团体万无破裂之理。”并下了一道手令,严禁天津奉军损害曹家的一草一木。4月16日,奉军前军张宗昌率“外籍兵团”率先杀进德州,大有进入山东省境之架势。

        张汉卿也摩拳擦掌,准备迎接新一轮的胜利。在他看来,津浦铁路及苏浙沪的获得,会使南北奉军有效地连成一体,从整体上改变奉系在战略上的态势。

        这一切,直系诸谋士看得清楚,急在心头。无奈张汉卿力夺陕甘鄂皖,人民军已成大势,兵进皖省,已成事实;张作霖坐拥东三省和热、察、绥、兴四区及外蒙古,先发制人。而直系本来力量虽可,但一分为三后王占元首先覆灭,而领军人物曹锟又左右摇摆,形不成统一意见,徒有虚名。

        在吴佩孚看来,奉系是用“温水煮青蛙”,慢慢将直系力量蚕食。偏偏直系精神领袖曹锟反应迟钝,不愿舍弃大好形势而与奉系一搏,遂行退让之策,而幻想能与奉系和平相处共据江山。

        而自己一系虽然力量较强,但由于地盘仅河南一省(赵倜虽然挂名督军,根本不在自己眼里,随时可以替掉),发展后劲较小;直系“长江三督”已去其一(湖北王占元),余下江西、江苏各不相属,内部已乱。在此之时,若不能齐心协力,真有累卵之危。

        在奉军进入山东境内后,曹锟也有醒悟。他自谓军事不如吴佩孚,为表示直系团体一家,主动放弃军权,自己准备倾身入政坛,全心全意尽到直系精神领袖的作用。于是,直、鲁、豫三省军事,皆归于吴佩孚。

        统一指挥后的直系,重新焕发青春,复成为北方一支非同小可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