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532章 财大气粗

第532章 财大气粗

        作为友好的表示,在约瑟夫关照下,人民军购买了隶属于美国长江巡逻队的2艘小型战舰“维拉洛波斯号”和“埃尔卡诺号”,分别命名为“江宁”号和“江静”号,取江水“宁静”之意。人民军要想控制长江,单靠陆军是无法完成保卫这么广阔流域的任务的。

        长江巡逻队是由六艘比“伊莎贝尔号”更陈旧更稀奇古怪的船只构成的。其中最为奇怪的就是这两艘“埃尔卡诺号”和“维拉洛波斯号”军舰。这两艘军舰都是杜威在马尼拉湾获胜之后从西班牙人手里缴获过来的,“埃尔卡诺号”排水量为六百吨,“维拉洛波斯号”为二百吨,它们分别建造于1885年和1886年,都用铸铁法建造而成。

        “埃尔卡诺号”吃水深度为十英尺,时速只能达到十一海里,船上配备的武器威力很强,主要武器有四门四英寸的大炮以及四门可以发射六磅重炮弹的炮,船员共有一百零三人,他们只能在原始的生活环境中生活。这艘船的动力由两只烧煤的苏格兰锅炉提供,在紧急情况下锅炉也可以烧木头。船上很少有电力,照明通常都靠蜡烛。

        “维拉洛波斯号”略小于“埃尔卡诺号”,但比它稍为舒适。这艘船仍然保留着过去的铁船壳,但是船的上层结构已被一个木制的貌似盒子的结构所取代,这使得船员的起居间较为宽畅,通风条件也比较好。它的吃水深度为九英尺,配有两门可以发射六磅重炮弹以及两门可以发射一磅重炮弹的炮,时速同样只有十一海里,它同“埃尔卡诺号”一样,由于速度太慢,无法在上游活动(指离海九百五十英里的宜昌城以上的那部分长江,这里浪速经常高达十四海里)。

        美国海军认识到这支部队不够用来在长江进行有效的巡逻。早在1920年,海军在拨款要求中就要求拨出款项为长江巡逻队和华南巡逻队建造新炮舰。在整个二十年代,亚洲舰队和海军总委员会在为数众多的信函往来中都谈到有必要设计建造新炮舰。

        举例来说,“帕姆帕恩加号”炮舰舰长在1920年6月7日指出他的那条船“根本不适合执行它所受命执行的巡逻任务”。在此之后,总委员会于1920年8月建议应宣告“维拉洛波斯号”和“埃尔卡诺号”“不能继续使用,应使其淘汰,…予以出售”。当时“维拉洛波斯号”估价为四万七千美元,“埃尔卡诺号”为六万美元。

        对购买两艘这么“破”的军舰(如果这样定义的话),人民军中不是没有想法,至少韩麟春就认为这不划算:“少帅,本来已经是美国淘汰的设备了,我们大可以建一些新的,现在我们不是没能力。”

        确实,东北江防舰队经过这年来的努力,不但人员的训练上了一个大台阶,就是对于炮舰的建造也有了新突破。就在几个月前,第20艘排量50吨的巡防舰完工,第一艘仿制170吨“利捷”号的浅水炮舰也举行了下水仪式。作为海军司令的张汉卿没有时间参加,可也向陈世英、沈鸿烈等人电文致贺。

        虽然吨位不值一提,可它毕竟是奉系、也是中华民国海军独立建造的第一艘真正意义上的军舰,对提升造船工业的进步、锻炼军事人才有显著的作用,重要性说什么都不为过。

        可是张汉卿却有深层次的想法,他给韩麟春算了一本账:“军舰是旧的,上面的炮可是合用的。在长江边上,我们的陆军机动性大打折扣,而且水上作战我们没有经验。有了这两艘舰,至少可以预先培养水兵----人民军不会永远都是旱鸭子。

        另外那艘600吨的炮舰也是我们海军吨位最大的军舰,比‘江亨’号还要多50吨。这样的军舰,在长江上还是很有威力的,对提升人民军的整体形象还是有正面的意义的。它们的存在,可以让我们的步子迈得更大,我们在岳阳的军队也因此没有了后顾之忧,对赵恒惕的威胁也变大了。

        另外有一个最重要的因素:通过这两艘舰,充分向外界表明美国对直系的支持力度在变弱,对一些墙头草是一种无声的警告,让我们在湖北的根基更牢靠。另外通过不间断的这种交流,我们可以和美国建立直接关系,削弱其支持直系的力度,在将来可能与直系的摩擦中不至于四面受敌。

        最后一点,我们不差钱,呵呵。”张汉卿如此笑着。

        基本上张汉卿一系与日本人的关系是破裂了,还好有张作霖在撑着。张汉卿还没牛叉到指点群雄的地步,如果以现在的形势,硬要选择日本或美国为盟友的话,他必然决定美国----侵略者的性质都是一样的,但是人家至少还不抢领土啊!

        不要问我主权和领土哪个重要?有个领土,还能通过斗争取得主权,没有领土的主权,那叫流亡政|府。

        应该说,这两艘军舰是人民军所急需,在其后发生在长江上的战斗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而美国为了显示对张汉卿的友好之意,即以此价格连同舰上武器一并卖出。它有更浓烈的象征意义:美国已决定在中国物色新的代理人,而张汉卿,则是毫无疑问的首选。

        能被人当枪使,也要你的枪能够入了人家的眼,做傀儡也要有做傀儡的觉悟。人民军入鄂,不代表湖北全省就已纳入囊中。张汉卿虽然有了巡阅使职务可以名正言顺地插手湖北的军政事宜,但是如果做不到显著区别于王占元之辈的政绩,老百姓还是会用脚说话的。

        武汉在民国成立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它的重要地理位置和便捷的交通条件、工业实力和发展经济的潜力都远远超过西北任何一座城市。由汉阳、武昌和汉口构成的武汉三镇在九江上面、重庆下游,离上海约六百英里。这个港口城市是长江沿岸最重要的工业中心,也是长江中、下游的划分线。英国、日本和法国在这里都有租界,城里还有为数众多的西方商业机构和教会机构。

        如果说奉系以工业实力在民国初中国大放异彩、上海以“万国租界”及先天的港口优势促成贸易繁荣的话,武汉则以九省通衢,为京汉、粤汉铁路和长江黄金水道的腹心地带的交通优势独领风骚。这使得张汉卿决定好好经营它。

        他这样想没错,可是还有人想让他不爽。

        张汉卿与美国人走近,这么大的动静,日本武汉领事馆和租界的官员们不会不注意。奉系在东北已经把那里打造得水泼不进,现在,在华中又搞出这么大的声势。算一下实力已经很恐怖了,如果再和美国人搭上话,中国大陆还有日本国什么事?

        所以无论是压制奉系发展也好,打消其和美国人的亲近也好,日本必须发出点声音来。张汉卿不是想把武汉经营成人民军的基地吗?那我就先让武汉乱起来!借着民国从中|央到地方都闹钱荒的时机,一场针对武汉三镇的金融危机开始了。

        从10月起,市面上就开始有传闻,说中因为中|央各部闹饷,北京政|府已经把各地方银行中能提取的现金都拿出来“赈灾”了。因为北京钱荒在各大资本家心里都已经是真实的存在,所以这个传闻很快地蔓延开来,传遍了武汉的大街小巷。

        普通小市民赚点钱不容易,这兵荒马乱的,还是取出来放在家里保险;机伶点的商人早就闻风而动,不计息地把本钱捞出来了;苦了那些借贷投资者、实业家们,被各银行催款、催贷逼得几乎要上吊。银行也没办法了,这挤兑一起,能不能保住自己的命都还难说。玩金融的,就怕信用破产。

        鄂省自治后,以夏寿康为首的湖北新一届省政|府官员本想有所作为,息兵养民,逐渐恢复本省经济。然而汉口中|央银行和交通银行挤兑事件将这一计划打乱了。湖北本为中部重要大省份,一旦不稳,中原腹地则不宁。作为政|府的职能之一,现在就是要停止这股挤兑风。所以夏寿康四面辟谣,并在报纸上连续声明要求市民停止挤兑以维持市面稳定。可是谣言止于智者,对许多不识字、不清楚此中利害的平民老百姓来说,谁又会因为有这么高的觉悟而使自己冒险呢?

        张汉卿对这场风波已知道大概原因。中|央财政吃紧是内因,可也有外围的人在煽风点火,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在武汉的日本财团私下里做了什么不轨的动作,但从汉口中|央银行分行的连续几大笔提现还是让他们露出几分端倪----这几笔提款的当事人都与日本财团或多或少地有业务上的往来。

        手里有钱,心中不慌,经历过奉天挤兑风波的张汉卿对这类问题的处置已经深有心得。不但如此,张汉卿还要感谢这场金融风潮,让他在西北预留的200吨黄金有机会体现作用咧。伟人不是说过嘛,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在军事上痛快淋漓地能打败各路豪强,如果能在金融上也打倒这些心怀不轨者,那才真正体现人民党政|府的厉害。

        反正哥有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