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515章 暴风骤雨

第515章 暴风骤雨

        之所以拿金树仁开刀,此次其以政务厅长之高位用缺席表达了对张汉卿入疆的不满是一个原因,张汉卿要想很快地打开局面,这种刺头必须铲除以示决心,也能够在很大程度上使迪化的官员看清形势: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这个人在正史上风评不好,是他在杨增新被暗杀后把罪名归结于樊耀南,然后以迅速枪杀樊耀南了结此案,给后世留下很多疑点。按照所有阴谋论最重要的判断法则,谁获益谁有疑,接任督军的金树仁最有可能是幕后罪魁祸首。

        为了新疆有一个良好的政治经济环境,张汉卿决定由他做恶人,趁着这个机会先解决了这事再说。而且他知道,金树仁在新疆官场中风评并不好,因为这“四气”之一的“骄气”,指的就是他。

        在迪化,金树仁平素官威十足,对人不理不睬。这种骄所不仅盖过同僚,也远超老上司杨增新。以杨增新的资历,莫说省府官员,就是各地民族、宗教人士来访,都亲见亲送,同吃同坐,毫无架子。而金树仁则恰恰相反,作为政务厅长,连省府官员要见其一面,都至少要等数个小时。

        这种官威在他后来做到新疆督军后更上一层楼,演变到平时如厕也要有五六人随行,各民族宗教上层更是完全难见真颜。他的种种民族政策,后来酿成与政|府激烈的对抗,对民族感情的割裂起了非常坏的作用。

        张汉卿拿他开刀,阻力最小,收益最大。

        他用金树仁不来参见自己作为搬开他的理由,让众官员很难有同仇敌忾之情。一是本来感情就不深,二来明知道这位少帅一定是年轻气盛的主,还用平时对待同僚的态度对待他,不是找虐是什么?有几个甚至心里还产生一丝侥幸:这个职务空缺了,不知道最后会花落谁家?

        杨增新被张汉卿突如其来的霸道唬得一愣,他分不清张汉卿这是公子哥儿的任性还是蓄谋图之,不过人家这把火烧得很对,让自己想帮也无话可说。

        他对金树仁其实也很有意见,只是因为其在本地很有势力,不便发作而已。现在少帅出这个头,他自然不至于迎风顶上,话说他对张汉卿承诺让其做继续做督军还是略有些满意的。只要军队在手,以他一惯的名望,虽说搞什么军政分离,话语权仍在他。

        当然他也还是要为金树仁略为缓颊,毕竟也是他的下属嘛,即使马上就变成曾经的,别人都在看着呢:“少帅,金厅长只是一时想不开,对少帅入疆也没什么敌意的。”

        他这话等于没说,不过还是表达了一种客观的态度。

        张汉卿微微一笑说:“没关系,想不开回家好好想,不至于因为他一个人新疆的政治经济就走了下坡路了。再说按照与内地同步的做法,军务、政务厅长这些职务也都要取消的。为避免因此产生的动荡,我们已经提前务色好了几位替代者,下面由我为大家作简单介绍,以后都是同僚了,大家可以相互亲近亲近。”

        他指着邻座一位身着皮夹袄的中年人说:“这位是沈阳经济界的名流,原东三省巡阅使署的经济顾问吴恩培先生,在经济上很有一番见识,财政总厅厅长刘尚清的左右手。我从他身边请来,准备让他担任省政|府的副主席,协助樊主席主抓经济工作。”

        指着另一边一个年纪更轻但学者气息浓厚的人介绍说:“人民党培养的重要干部苏德臣,拟任新疆省委书记,以后会和樊主席一道工作。”

        指着对面一个人说:“巡阅使署特派外交特使张树森,接替樊省长遗下的外交署长职务。”

        指着站起来的两位高级军官说:“新任督军署参谋长唐聚武少将,他镇守唐努乌梁海一年有余,为恢复国家在那里的军事存在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相信能够在新的领域做得更好;

        拟任武警部队司令张作舟少将,他将负责全疆各地的安保。”

        指着刚刚从帐外报到的一位中级军官:“拟任省城卫戍司令董彦平上校,他亲率一个营的兵马进攻马鬃山的黑喇嘛,浑身都是胆。”

        为了体现张汉卿的重视,唐聚武、董彦平都是晋升了一级,在他的计划中,未来董彦平还将率领他的整个营作为卫戍部队的种子留在迪化。

        张作舟由军队职务转任武警职务,虽是平调,却了却了张作相的一块心病:他自己在奉军中位高职显,为避免闲话,对其这个族弟在军中的照顾很是不周,让张汉卿为之叫屈。此次筹建武警部队,特意把他从东北调了来。

        按照这样的计划,新疆军、政重要的职务都将被张汉卿握在囊中,杨增新这个督军在事实上被架空了。可是张汉卿摆明的是先礼后兵的玩法,却干脆利落地进行了人事变更,就是要看他如何动作。

        迪化城的一众官员们都面面相觑,看杨增新如何表态。

        杨增新一刹时涌起难以压制的怒气。张汉卿随意地安置疆省的重要文武官员,根本不把自己这个督军、曾经力挽狂澜的新疆最高统治者放在眼里,他是把他自己当作中|央了?就是中枢诸公,在疆省官员任免上也从来都是参考他的意见。

        说是参考,其实也就是过过场子,反正他安排的官员没有被驳回的,基本上就是一言堂。

        现在不但军政分离,权力少了一半,连手下几个重要的军官位置也被拿走!这样一来,督军何其为督军?所以他非常不满,根本不顾忌这是在人民军的军营:“少帅,军国大事,需由中|央正式任免,岂能由我辈私下操作?军营之事,更需谨慎,事涉一万多归化军绝不可轻举妄动!”

        张汉卿淡淡一笑说:“中|央的委任状马上就下,我只是提前和各位打个招呼而已,各位新官员的履新,一定是名正言顺的。至于归化军是否会听令行事,督军多虑了,不管怎么说,归化军也还是中华民国管辖下的军队,懂得服从中|央服从军令的重要性!

        万一有人敢行胆大妄为之事,小侄此次带重兵入疆,就是要保证归化军的改编不出意外!当然我想以督军在军中的威望,一定不会容忍出现如此之事?”

        面对张汉卿的杀气,杨增新气色为之一滞。

        张汉卿带兵近十万,从呼伦贝尔、蒙古一路打到甘肃、陕西,也算是极知兵的。杨增新虽然在抗击外敌入侵方面很有功劳,但于军事上的成就却乏善可陈,区区一个阿连阔夫还是用了温柔计才破的局。在张汉卿直接的武力威胁之时,他没有一点硬气的地方。

        不过他话锋一转:“刚才看了少帅阅兵,果然是兵强马壮。少帅能在俄国人手里争回摩阔崴、夺得中东路控制权并收复蒙古,这军事之能,杨某是极佩服的。不过在西北之地,养活少帅手下的这些精兵强将只怕也属不易----不知少帅的大军人数有多少?每年花费几何?军费从何而来?治下百姓负担几何?”

        张汉卿哑然失笑,原来此老担心这个。不过他虽然迂腐,却也有几分为民请命的情怀。

        “这个没什么好隐瞒的:西北人民军共7个师,含5个步兵师及2个骑兵师,共约8万人,每年军费1900万元。”张汉卿轻描淡写地说,军队人数等的都已不是秘密,估计杨增新为此没有少做功课。

        不过这军费还是让人大跌眼镜,杨增新豁然抬头,迪化众官员们也都吃惊地消化这个数字。

        “1900万元?!”

        虽然曾武力平定乱局,杨增新并不主张发展军力,他计算过:“每月兵饷四两二钱,加以服装食粮医药各费,每兵岁费约六十两。新疆赋税收入岁仅320余万两,人民仅230余万,每人约岁担一两五钱,竭穷民四十人之脂膏,始足充一兵之岁费”。

        按6.2两白银折合银元9元计算,这个数字是他竭尽所能使新疆年税收达到目前的极限的4倍!按人均费用计算,人民军每个士兵的费用是归化军的近3倍!

        穷兵黩武啊!杨增新心在滴血。他只是听说张汉卿这支奉军在赶走张广建以后迅速在甘肃壮大起来,以甘肃的现状,养活这几万人也还能勉强,但是未想到是这样养法。

        然而张汉卿接下来的几句话让他们更觉吃惊:“军费看起来很多,但这并不用西北人民一分钱,所有花费都从东北而来----不但如此,自入甘以来,我们在陕甘宁青各省在民生与经济建设上的投入已经达到3亿元,我们还计划不久后在交通上再专项投入3亿元,我们是在造福西北人民。”

        张汉卿说得轻描淡写,杨增新和樊耀南听得却是句句惊心。

        樊耀南是铁了心要追随人民军的脚步的,但只是从战略层面认为这样对国家而言是最优解而已,从来没想到传说中的张氏父子对民生的关注有如此之大;

        杨增新是没想到张作霖对于西北的支持力度是如此的大,所谋一定非小。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如果张汉卿所说为真,东北的力量现在该有多强大啊!

        可是刚才人民军阅兵时的表现让他们相信,张汉卿所说的这个军费的投入没有缩水。第2师和第4师的装备是什么水平,归化军是什么水平,双方一比较就很轻易地知道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