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513章 阅兵式

第513章 阅兵式

        樊耀南哑然失笑,对金树仁拿霍、王二人比喻自己并不发怒:“樊某何幸,让金厅长比作霍、王!霍光的功绩,历史已有定论;王莽之说,未免太过。

        想樊某虽蒙督军错爱担任军务厅长一职,却于军事一无所知,倒是作为政务厅长的金厅长多有涉猎,这难免引起金厅长的不满,谓之本末倒置。少帅入疆之后,我将极力向少帅推荐樊厅长在军事上的能力!

        至于杨督的地位影响,我想诸位都清楚。自蒙疆经略使筹建联省自治政|府以来,军政分离已成大势,少帅仍然决定由杨督担任新疆督军已经说明他对杨督军的重视,这本身就是一个态度。

        据我此次面商,除几个职务担负着新疆作为人民军大西北重要后勤基地的地位需要做些调整之外,其他的军政人员基本不变,所以对各位的影响几乎没有,各位大可放心。

        而且少帅已决定,此次入疆之后,除宣示国家主权并与杨督商讨如何振兴新疆经济外,人民军主力并不久驻,也就是说未来新疆的事务仍然由我们来负责。金厅长多虑了!”

        金树仁冷笑说:“一个被架空的督军,几个落空的要职,我们还能负责什么!要我说,除非那位少帅承诺不插手归化军、新疆的军政都要向杨督负责,否则我们不同意其带兵入疆!”

        樊耀南带着淡淡的笑意:“无论金厅长同意不同意,人民军前锋已经到了奇台,现在正赶往省城!而且不知道金厅长究竟想怎样要求少帅的承诺?拿我们不到一万人的归化军?冒着和中|央军抗拒的风险?我相信该如何选择,督军比你我更有主见!”

        见手下两大骨干争吵,杨增新烦恼地摆摆手:“德庵(金树仁),早襄(樊耀南)不是这样的人,你们都不要再吵了。既然少帅率军远道而来,我们自当以礼相待,有道是客不压主嘛。人民军已经入疆,除非我们翻脸,否则无法拒绝其抵达迪化城下了。

        我们归化军占有地利之便,在此地盘踞多年,殊非西北人民军客军所能比。如果少帅对新疆军政等大问题上能够与我们谈得拢,不致损害大的利益,稍微让步并无不可;否则,将誓与西北人民军周旋,也顾不得那位张大帅有蒙疆经略使的名义了----往大了说,新疆还是中华民国的省份呢,还是有中|央的!我想少帅也是极有见识的人,一定明白其中的利害。”

        他看着樊耀南:“早襄,我看还是派你再向少帅致意,就说为免惊扰居民,我们在迪化城外妥善安排大军宿营地,我们在城内设宴迎接少帅可好?他想宣威于疆省,可以巡兵于塔城、伊宁、喀什等边塞地区,我一定令沿线政|府妥为安置。”

        樊耀南理解他的想法,人民军不进城,少帅等人在城中就无法取得心理上的优势地位,在一些事情上的谈判上便会畏首畏尾。不过以他对张汉卿的认知,这位少帅可不是易打发的主:人家是要来做大事情的,要整顿官场秩序,要改编归化军,要施展一番作为的。

        以少帅的聪明劲,他岂会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孤身入迪化城来谈判?太小看他了!

        不过感觉上已经被孤立的他,明智地放弃了继续劝说。“等你们见识到人民军的雄壮之后就会明白,这些口水其实是可以不用浪费的,这些花心思完全不需要再打的。”樊耀南在心底这样说,当然嘴里连声答应:“我再以迎接的名义和少帅谈谈。”

        这一去又是两天。在杨增新等人等得心焦、城外的信使如走马灯一般不住回报人民军的进程的时候,张汉卿却和樊耀南推心置腹地谈了很多事情。

        樊耀南已经原原本本地把迪化城中众人的心态向张汉卿作了汇报。

        对他而言,杨增新是他的恩主不假,但张汉卿的办法却是可以救新疆人民于水火、让疆省人民过上好日子、让疆省领土永固的。从大义的角度,他有必要让人民军入疆的进程变得顺畅;从小义的角度,他也不想杨增新因此和人民军势同水火,这也是为他好。

        因为此时的张汉卿已经从各个角度知道了迪化城军政要员们的心思,也决定按照自己的手段进行这段入疆之旅。哥虽然是客军,但有大义,有绝对的实力!反客为主易如反掌,又何必要被这些井底之娃左右?

        说疆省众人是井底之娃,还真没冤枉他们。新疆本就偏远,当时又是贫穷不堪,以至于政|府年税收不过320万余元。这笔钱在新疆需要支出各项政|府活动,还有一万归化军要养,确实很艰难。按照现在人民军及奉军的配置,这笔钱还不够装备一个炮兵团。

        归化军战斗力并不强,不然也不会在正史上被宁夏的马家军打得屁滚尿流。而且一万多归化军被驻扎在各地,能够集中在迪化城下的不足三、四千人,武器装备也落后了几个档次。凭这些力量,想和张汉卿谈判?他们哪来的底气!

        估计杨增新他们和人民军刀兵相见的可能性极小,所以一战定乾坤是不行的了,不成自己找理由和其开战?

        但是若不能狠狠地震慑一下他们,难保他们不出什么妖蛾子,给自己的改编归化军、新疆经济政治改革添堵。特别是在人民军主力走后,要保证这里的长治久安,因为一旦离开,短时间内肯定很难再度回首。

        定下决心,张汉卿对樊耀南说:“省城的各位有些想法肯定是难免的,只要不过分,我倒不会对现有体制大动干戈。不过如果不让他们知道人民军的实力,我怕他们打心里不服啊!”

        他笑笑说:“我准备于后天在迪化城下进行一场阅兵,到时请杨督他们在城上观摩指点一二!迪化城我是要进的,不过恐怕先得杨督他们到我的军营里来一趟谈谈如何进城的问题,有些事情还是需要我和杨督他们当面谈清楚!”

        伴随着这位少帅开朗的笑声的,是在古西域重要节点城市迪化的一场规模宏大的阅兵式。说是阅兵式,却没有任何正式的检阅人,而受阅人是一群群杀气腾腾、荷枪实弹的人民军官兵。

        他们踏着整齐的脚步自南面铿锵走近城下,然后在军官的命令下向左右两旁不断展开。一队队的步兵似乎永无止境,过了好长时间又是一列列马队,然后是抬着重机枪的方队,其后是步兵炮方队。

        被隔绝交通的杨增新和一众军政要员们目瞪口呆地看着似乎无穷无尽的队列走来,嘹亮的军号、飘舞的旗帜和英气逼人的官兵队伍,以及泛着金属反射光的各种重武器,大开眼界。

        归化军中有些机枪,但远远不能够和眼前的这些铁家伙媲美。人家既气派数量又庞大,归化军中的几挺清朝末年的马克沁机枪都是当宝贝一样供着。

        张汉卿的人民军明显得要比杨增新所见到的白俄军来得英武,他也是知兵的人,军人的军容军姿和士气已经决定了军队的战斗力。在迪化城下,第2师给了杨增新巨大的震撼,也在心底下侥幸:幸亏没有按照手下的建议,来个据险而守!

        本来以为双方在兵力上大体相同,没想到的是人民军的一个师竟有一万四千人之多!这还不算,据收集到的情报表明,人民军第二师的火力实在惊人,除了师属炮兵营因交通不便留在兰州外,人民军的所有步兵连都辖有一个数量为2挺的机枪班,这样的师有4个之多!

        其实这个情报错了多处:第四师是骑兵师,不是这样的编制,情报人员说多了;第一师装备的是炮兵团,情报人员又说少了。

        这要怪到他自己的闭关自守政策,闭来闭去,倒让自己消息闭塞了。

        他本以为按照民国军队的编制,一个2旅4团制标准的师无非是万余人罢了。在西北那穷乡僻壤之地,大炮什么的也从未见着,机枪也就隶属于自己卫队的有那么几挺,还是从满清继承来的水冷式马克沁重机枪,子弹都不多了,纯粹是拿来吓唬人。

        阅完兵的人民军已经按部署驻扎在迪化四周----其实就是包围。张汉卿也没有任何屈尊要进城的意思,只派了一个骑兵向城上喊话说:“蒙疆经略使特使、西北人民军司令张汉卿在军营摆下酒席,宴请迪化城中杨督军及以下军政要人,请于午时三刻入席,过期敬谢不候!”

        午时三刻在古代是杀人的好时辰,于这个时间点请客吃饭似乎让人心生凛然啊!有道是宴无好宴,在这杀气腾腾的军营里吃饭恐怕不怎么让人愉快呢。

        可是杨增新必须要去!扪心自问,他虽然迂腐了些,却于新疆的保全于国有大功,他不信张汉卿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动他!眼看着归化军无论如何都不会是人民军的对手,结果都将是人家的案头刀俎,在迪化城中和张汉卿的军营又有什么分别呢?

        他和大家讨论,其实也就是统一步调。在看到人民军的武力值后,很多人和杨增新是同样的想法,去吧,还能看着光棍些。

        倒是有些人不干了,这军政首脑都去了,不是让人家一窝端吗?反正以金树仁为首的一拨人决定不去。

        杨增新并不强求,命令打开城门,带头步行向人民军阵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