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505章 出塞

第505章 出塞

        进入新疆,尤其是大部队入疆,可不是易事。

        当初左宗棠入疆,在面对兰州到哈密一千多公里的荒无人烟的河西走廊,他制定了“缓进急攻”的策略,即先在这一征程上布点设营,筹集粮草,再一步步向西挺进。

        这一策略在今天看来也是非常正确的。设想一下,如果急攻冒进,粮草得不到补充,兵员得不到休整,即使取得一定的战功,也会失去,不得不退回来。

        张汉卿也是如此想。

        第4师的主要任务是先期在酒泉和哈密之间建立后勤基地,以保障远道而来的步兵。所以张诚德在接到命令后,果断地放弃了对马鬃山匪军的进攻,改以围困为主,重心放在了正事上。

        此次入疆,主要目标是降伏杨增新。以对方的力量,出动第2师和骑兵第4师仅仅起到一个威吓的作用,打仗是不会的。所以一切羁绊行军的重武器,如第2师的师属炮兵营,都没有跟随。这也是张汉卿各部行进速度极快的原因。

        由兰州出发往酒泉,沿着古老的丝绸之路行走,张汉卿的心越走越心凉。从兰州到迪化(乌鲁木齐)这一千多公里的地区,干旱少雨,人烟稀少,可以说是我国最贫瘠的地区。

        然而从战略通道的角度来看,它却是极其重要。因为它象一根线,又象一根扁担挑起了内地和西域中亚的联系。那么又该怎样实施开发兰州到迪化之间这一千多公里的河西走廊呢?

        中国的地形地势分为三层阶梯状,以昆仑山、阿尔金山、祁连山和川西山地为边缘的青藏高原成为我国东西交通不可逾越的天然屏障。然而事有巧合,在南边高耸的青藏高原和北边游牧民族盘踞的蒙古高原的挤压下,形成了内地与西域中亚相连的天然战略通道----河西走廊。

        翻翻历史,你会注意到,历时两千多年的丝绸之路就是以河西走廊为唯一通道,这条生命线在南北少数民族的袭扰下时断时续。

        陪同张汉卿一道的是王以哲和许兰洲,他们也都是第一次走过这种荒芜的地方,印象最深的也还是荒芜。

        “没想到我们骑马走了十天,一路上后勤补给都做足了准备,还刚刚走出嘉裕关!想想古人是怎么走过这段路的,真是汗颜。这种荒凉地方,无怪人说‘春风不度玉门关’。”这是王以哲发自内心的感慨。

        张汉卿此时的心情却很好。前生一直想去新疆玩玩,可是碍于路程太远,更主要的是听到过种种关于新疆的传说,担心安全问题才一直未能成行。现在,作为人民军的统帅,将有机会亲自踏上这块土地,心情当然不一样。

        他笑笑说:“那是古时候,自从左宗棠平疆,春风可是已经入关了的。好像浙江巡抚杨昌睿在左宗棠入疆后曾亲临西北,目睹绿树成荫瓜果遍地、各族人民安居乐业之胜景,喜赋《恭诵左公西行甘棠》一诗说‘大将筹边尚未还,湖湘子弟满天山。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这个风,恐怕就是他一路率兵西进、同时不忘植树修路带来的吧。想想左大帅不但善于用兵,还会搞经济建设,要不然,我们进疆,不会这么轻松。”

        为了入疆,张汉卿可是做足了功课。不但对新疆的未来多有筹划,对这一代的人文典故、历史传说都有涉猎。

        王以哲和张汉卿相处日久,两人私下里还是很对味的,见张汉卿心情不错,也就放开了话题说:“少帅才思惊人,看着这玉门关好歹也留下点大作,以不让那位左大帅不专美于前,也在这丝绸之路上增添一则趣谈。”

        这位少帅常有惊人之作,无论新诗旧诗都有神来之笔,他也很想亲眼见识一番。

        张汉卿却自家人知自家事,他的脑海里可没有关于玉门关的新人新作,让他也作一篇出来,可是要大费脑筋的,一不小心折了他“一代骚人”的美名可就大大的不妙了。不过,在这种气氛下,似也有转圆的余地呢。他笑笑说:“大作是没有的,不过我倒记得一首好玩的典故。”

        大家走着都无聊,也想听听这个典故。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这首诗,是王之涣的《凉州词》。可是明明是诗,为什么非要叫做词呢?”

        文学上浸淫的人都知道,“凉州词”是凉州歌的唱词,倒不是诗题,它是盛唐时流行的一种曲调名。后来许多诗人都喜欢这个曲调,为它填写新词。

        许兰洲、宋九龄都是打仗出身,王以哲还好点,但是他们怎么能跟得上张汉卿的节奏?都瞪大了眼睛,看张汉卿卖弄。

        “很简单,它们就是词啊。哈哈哈。”张汉卿得意地笑。

        宋九龄是和张汉卿在血雨里滚打出来的,感情不一般,知道这位少帅平易近人,便凑趣说:“少帅,我虽然读书不多,但诗和词我还是能够分辨清楚的。”

        张汉卿知道多说无益,便一字一眼地说:“说它是词,是因为古时候没有标点,人们习惯用诗来解读它。如果我来读,那就是一首绝妙好词,宋师长听好了:‘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这个是不是词?”

        大家轰然一笑,却又不得不佩服少帅的奇思妙想。

        其实,这个改动,只是张汉卿在后世的某个时候、某篇文章上看到的好吧?他只是记忆力和现场复现能力比较强罢了。

        大家说说笑笑,前面就到了提前安排好的宿营地。若不是第4师打前站,这一路可不会如此惬意。

        安顿好了不久,收到了来自新疆杨增新的电报:“少帅阁下,欣闻人民军即将入疆,杨某不胜惶恐。职入疆十余载,未尝有益于疆省人民,常怀去志。少帅亲临,当一诉衷肠,另择贤能,使杨某能得保残躯回乡,当感盛情。此来千里,行走多艰,望多保重,杨某在迪化率劲旅万人扫榻以待。”

        张汉卿眉头一皱,把电报给王、宋、许三人看过,微笑说:“看来这个杨督军对我们入疆很有意见啊,又要辞官又是动兵显摆的。万人扫榻,不是把床都扫没了吗?”

        宋九龄不以为意地说:“我们入疆,可不是要他同意来着。少帅出动两万人,足可以碾压新军。”

        王以哲接口说:“杨督军从骨子里不想让我们染指新疆,连欢迎都说得那么婉转,那就难谈什么配合少帅的西北大计了。越如此,越证明少帅的入疆之行是必要的。有什么想法,咱们明亮刀枪跟他们说话,用少帅常说的,‘不换脑袋就换人’,我不信了,全新疆就他一个人做得了督军?”

        张汉卿点点头:“新疆是开发大西北的重要一环,一定要抓在我们手里。这位杨督军不知道我们的虚实是不会轻易臣服的,新疆文武官员没有见识到人民军的强大是没有敬畏的意识的。要推行开发西北的政策,就先从这位杨督军开始吧。咱们先礼后兵,瞧瞧他的反应也好。”

        于是拟电说:“巧电已悉。人民军奉蒙疆经略使之命入疆,一为显我中华军威,威慑群宵以使边塞稳固;二来打通西北大动脉,以使内外交流畅通。无论任何变故,人民军入疆决心不变。杨督盛情,学良当双倍送还。”

        他的这封电报态度明确,点名了他进兵的大义,那是奉“蒙疆经略使”张作霖的命令而行的,这个不会因新疆政局的变化而有任何反复。至于杨增新是伏小还是反弹,悉听尊便。

        杨增新把电报扔在政务厅长金树仁桌前,语带不满地说:“金厅长,上封电报是你力主发出的,现在少帅回电如此,你看该怎么回复才好?”

        在上次的军政会议上,就是这个金树仁提出用极端的办法来阻止张汉卿入疆,根本不顾忌会把对方惹毛。现在,人家已经发出了挑战书,该怎么应对呢?这个锅,他不想背。

        一来无名,二来无力。

        面对西北人民军的强势进入,金树仁同样无语。虽然“蒙疆经略使”是虚衔,但人家硬把它用实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以张作霖在中府的意见。阻挡人民军,就是和中|央政|府对抗。

        而且据各种反馈,人民军可是出动了两万人的精兵强将。

        这时候,旁边一个目光睿智的人说话了:“督军,强挡少帅的军队入疆已经是不可能了,我看就由我以劳军的名义前去迎接,也好探探虚实。”

        近年来,张汉卿的风头正劲,收摩阔崴、中东路、呼伦贝尔、蒙古,已经在国人中树立了民族小英雄的形象;战银川、平兰州、伏西安,兵力所向无不披靡,让直、皖系都深为忌惮,人民军已被列入当世中国最强的势力之一;

        搞经济、促民生、实行民族融合,又让人民军有“仁义之师”的美名。这样的一支劲旅,他拿什么来硬抗?

        杨增新感到自己兵力薄弱,御敌无力,类似的权力危机又重现在眼前。三年前他顺利化解了阿连阔夫的进犯,这次他能否有办法解决呢?

        可是张汉卿不是阿连阔夫,他现在志在天下,又岂会在温柔乡里失掉意志?同样的,久经战阵的第2师也非“黑喇嘛”丹毕加参可比,那可是名言正顺的王师、顶头上司的部队!

        想到此,杨增新有些后悔,不该在新疆稍微平息后即厉行裁兵。虽然部队从18000余人裁至万人以下,缩减了军费开支,大大减轻了百姓的负担,但是也造成了军队人数严重不足,管理中国将近六分之一的广阔土地明显的力不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