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489章 见证奇迹的时刻

第489章 见证奇迹的时刻

        作为经历过俄国内战里并九死一生成功脱身的一名哥萨克勇士,安德烈参加的这一仗是他从军以来最艰苦的。它的名字在俄语里是“勇敢的”的意思,他也一直视勇敢为军人的必备素质。可是在面对无数不怕死亡、不计成本的曾经的同胞时,还是露出了一丝怯意。

        敌人视左右威胁于不顾,执意要从中|央突破,一下子就让战斗白势化了。双方都是攻其所必救,有一丝希望也都不会放弃,所以这轮对决比刚才枪淋弹雨的火力释放还要残酷。四面八方前前后后都是挥舞着的马刀,稍一不慎就会被不知从哪里来的利刃刺伤,即使是传说中的侠客也难以在千军万马之中从容施展。

        不需要任何招法,只需要高高地扬起马刀,重重地砍下。如果劲大,可以磕飞敌人的兵器然后斩落敌人,或者反之被敌人斩落马下。在这里,杀人和被人杀同样简单、利索。

        交手的大多数是俄国人,看体态就会知道,可是这些人为什么要帮助黄种人来对付高贵的白种人呢?为了金钱也不能这样数宗忘祖啊!有好几次,安德烈差点认错人,要不是中国方面的白俄军穿着肥大的中国军服的话。

        已经砍死了两个对手了,安德烈已经兴起。这两个人中,一个被他快速的斜劈从脖子到肋下几乎劈成两半,高扬的马刀还停在半空,根本没来得及反抗;另一人则是被他的连续三次硬砸磕飞了兵器后然后被砍中脸颊而死,死相都是很惨烈。

        不过在和第三个对手交锋的时候,他却被对方几下势大力沉的砍劈震得手臂发麻。知道是刚才砍人的时候劲使大发了,没时间歇歇手所致。在这要命的时刻,偏偏碰到一个大力士,这是天要亡我的节奏啊。

        本能地侧走避开锋芒,却不料座下的马腿被地上的死尸拌了一下,一个趔趄使他的重心向马头方向栽去,本能地伸手抓住缰绳以免坠马,却在慌乱中忽略了抵抗。几乎在这一刹那,对手的马刀已经劈了过来。此时安德烈的身子已经斜向对手,在马上又不能像在地上一样灵活避让,只能看着一道白光向自己脑后闪过来,坐在马上等死。

        “啊”!本能地一声惨叫,可是身上并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这才觉察到自己并没有事。定了定神,发现对手保持着力劈的姿势,但永远也劈不下来了。

        一柄马刀从他的后背透到前胸,原来是旁边己方一位骑兵见他危急,在对方舞刀的刹那从旁边偷袭得手救了他一命。没有来得及说声感谢,那个队友便又被其对面的敌人斩杀。

        安德烈没有机会悲痛,因为马上又有一个对手补上了其战友的坑,又是个强壮的白俄兵。

        这次就没有那么好的机会了,在奋力抵抗了七刀还是八刀之后,安德烈被这个白俄兵刺中小腹,一头栽到马下。在临死的一刹那,他喃喃地用哥萨克语表达了自己的哀伤,翻译过来便是中国一句很出名的诗句: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相同的一幕在各处上演。不是我杀了你,就是你杀了他,然后他再杀向我。每个人都用尽自己浑身的力量去保护自己、去杀死别人,战场上充斥着刺鼻的血腥味。放眼望去,只有残破的军旗、没有骑手的老马、和仍有一丝气力在周旋的不死不休的杀戮映照在夕阳下。

        天色已晚。静气观战的张宗昌淡定地盘算着战场的走势。他没有在意双方堆积如山高的数千具尸体,也仿佛没有听到无数伤兵的哀嚎----在医疗条件极差的蒙古,重伤员所遭受的痛苦远不如直接战死的好。

        冷兵器的骑兵决斗是需要消耗大量的力气的,随着战斗的激烈程度越来越强,双方都已经筋疲力尽了。谁能够撑到最后,谁就会笑到最后。温甘伦从来没有想到,在蒙古腹地竟然有这么一支能够敢于和他们直面战斗的骑兵,他对人民军的认识更强烈了,虽然他的认识只是一种误解。

        东北混成旅虽然来自东北,但并不隶属于东北军的编制,就像它又名“东北义勇军”,却完全与“义勇”没有任何联系一样。

        亚洲骑兵师算是废了,两个成建制的骑兵团被自己打烂,两翼的部队也遭到自己押阵官兵的殊死抵抗而无法对其中|央进行有效的支援。现在,该派出自己的生力军进行最后的决胜之役吧。

        “达纳耶夫,该你收尾了!”他向他的卫队长发出最后的攻击令,后者也是一名哥萨克骑士,率领着一百人的最精锐的卫队。这点人数在大战初期的人堆里是一点用处也没有的,但在双方都是强弩之末时却有十分不一样的作用。

        达纳耶夫和张宗昌一样粗鲁,却拥有强壮得多的身体,他对张宗昌向来是抱着一种盲从的心理,所以很得张宗昌的喜爱。他的卫队是从千军万马中精挑细选出来的,都是作战的好手,一直被作为决胜的力量来使用的。现在,是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了。

        古有甘宁百骑破曹营,达纳耶夫的破坏性有过之而无不及。呐喊着从已经被沉重打击的亚洲骑兵师两个团正面直冲过去的时候,对方完全没有力气作任何有组织的抵挡,以至于连温甘伦和列祖欣都要在几名侍卫的保护下才能逃出生天。

        不但如此,这支骑兵小分队还顺便绕到对方的左翼,把已经被打得稀烂的攻击线再狠狠地踩上一脚。

        这时候,已经没有任何成建制抵抗、也失去了两位主将的亚洲骑兵师完全没有了作战的欲望。在和苏俄红军交战的几年里,他们已经没有了国家的概念、失去了打仗的意义,彻底沦为了一支雇佣兵。顺风顺水仗会势如破竹,但一旦吃了败仗,他们比谁都更快地失去意志。

        远在古城西安的张汉卿时刻关注着蒙古的战局,正在不断催促各路援军尽快入蒙形成合围之势以免战火蔓延西北,忽然收到一封让他万分诧异的捷电:“我军于11月18日大破亚洲骑兵师,毙伤六千余,俘虏三千,只余匪首温甘伦等人率残部近百人窜往蒙西。张宗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