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432章 别情

第432章 别情

        不用他提问,于一凡马上就把答案公布于众了。

        “梁老头太讨厌,重男轻女,还亏得他在洋行里面做事,思想保守得要命。他有三个儿子四个女儿,个个接受西式教育,讲求平等,但他骨子里从未有过真正的‘平等’,从九小姐定亲就知道。

        九小姐被说与叶总长的侄子,看起来一个是高官,一个是显贵,两家门当户对。可是,九小姐很不满意这门亲事,因为据说男的有肺病。而且这门亲事,是梁老头为了给他的长子投门路而定下的。”

        原来如此。叶总长就是刚刚上任的交通总长叶恭绰,他本来就是交通系干将,和朱启钤、梁士诒属于同一“系统”的。朱启钤获得奉系重用,叶恭绰也是亲近于奉系的,有奉系力挺,他在中|央里头自然权威不小。

        以梁炎卿的聪明劲,他自然知道攀上叶家是给他儿子寻找出路的很好选择。为了给儿子一个晋身之阶,把女儿当作一种交易,自古有之,像所谓“和亲”其实就是好听点的卖女求安而已。这时空官僚们都习惯于这种交易,像张作霖就分别是鲍贵卿、宋文郁、甚至张勋的亲家。

        不过张汉卿不能接受这种交易发生在梁九小姐身上,无它,只因为自己的肉身将与她发生一段很有渊源的故事,如果他没有穿越的话。

        好像正史上梁九小姐在与张学良认识后曾经哀求他带她走,最后不知因为什么原因没有结果。她后来结婚后日子过得并不如意,因为她如此家世只有四千元的陪嫁,被夫家嫌弃。在陪伴丈夫养病期间因为不堪丈夫的当众侮辱而在火车上吞火柴头自杀。

        虽然这个时候自己并没有见过她,但是怀着强烈的历史责任感,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拯救她于水火。不知道就算了,现在既然在冥冥中又重新给他一次相见的机会,他不能就此罢手。穿越给他的历史责任是振兴中华,无数小民的遭遇是中华的缩影,他有义务同样作出改变。

        他点点头作出很有威严的样子说:“这个梁炎卿做事很不好,明天我就去会会他。”

        肺病,在那个时代是很难治好的,很多人发展到最后成了痨病,张汉卿印象最深的就是鲁迅写的“沾人血的馒头”的故事。为了一己之私,可是却把女儿推进火坑,不当人父。

        于一凡说:“小姑父你一定有办法阻止这门亲事。青竹是个很好的女孩子,又是我的好朋友。”她看着他,狡黠地一笑:“如果你做成了,我有空就陪你跳舞。”

        天啊,你这是奖赏还是惩罚?不过想到于一凡柔软的腰,似乎又与惩罚无关。

        整个晚上,张汉卿就被谷瑞玉和于一凡霸占着,导致很多要伺机一近年轻的少帅的女眷们很不满意,于是稍稍提前结束了舞会。张汉卿拉过意犹未尽的于一凡:“该回校了,你怎么过来的?”

        于一凡很淡定地:“黄包车啊,这饭店边上多的是,等下我就坐它回去。”

        “那怎么行?你一个小姑娘也不害怕?我送你回去。”虽然学校离此地并不算远,张汉卿还是很谨慎地这样说。天津城鱼龙混杂,于一凡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一个人走路未免令人担心。无论是作为“小姑父”,还是异性,他都要关心一下。

        还有谷瑞玉,张汉卿也不会忽略:“谷小姐,我安排车送你回去。”

        谷瑞玉很衿持:“不用了,少帅,我自己回去就行。”张汉卿送于一凡,却“安排”车辆送她,这待遇明显不一样吗,但凡有些心思的女孩,都会有想法的。

        于一凡却抢过来说:“那就一同走吧,我们可以先把谷小姐送到家,然后我回学校,这样小姑父回家也近----,呃,小姑父你住哪?”

        张汉卿啼笑皆非,什么都不知道还显得很周到的样子,也只有于一凡能干得出来。以他的了解,于一凡自小便是聪明伶俐的女孩,犯这种错误真是太可爱了。于一凡的心思,他多少有些感觉,这是防他一手啊,非要亲眼看着他和谷瑞玉分开才安心。难道,我在她的心目中是那么不堪?

        却不知道,于一凡这么安排,就是能和他多说说话。年余不见,小姑父人长得又高大又英俊,还有那种领袖的气质和虽万千人吾往矣的神采,很让人倾心呢。而且,她还有很多话要讲。

        谷瑞玉的家是一幢两层小楼的房子,不大且地处相对偏僻,看得出来她的家境并不太好。但是在租界能有这样的小楼,算起来也不能说差,她的家里人一定是有一定地位的。

        连环的车队停在楼下,引起了楼上人的警觉。在谷瑞玉下车时,大门后探出一颗头来。不过在亮光背后,张汉卿并没有看到他。谷瑞玉在门旁向张汉卿挥手作别,那白色的倩影在夜幕中越来越远,但张汉卿觉得,他的心与她却越来越近…

        猛可里,眼前冒出一只明晃晃的手来,在他面门一闪而过。张汉卿吃惊地调过头来,却见于一凡似笑非笑地盯着他:“小姑父,别看了,天这么黑,要不我给你拿支手电筒?”

        见是她的恶作剧,张汉卿有些讪讪,把妹被活捉,太不好意思了。他言不由衷地说:“胡说什么话呢----嗯,那个一凡啊,你现在上学吃力吗?将来想做什么工作啊?学校里好玩吗?”

        于一凡不理他,半晌才悠悠地说:“你不用掩饰了,我知道你是不想问这个话的。”她忽然又开心起来:“放心,我不会告诉姑姑的。你这么优秀,没有女孩喜欢你就奇怪了,不过你要好好的哦。”

        张汉卿差点落荒而逃,如果不是被车子紧困着的话。只是,他不知道于一凡这“好好的”到底是要怎么办?当然,他不会傻到去问。

        本来有美相伴,时间会过得很快,但在张汉卿感觉里,好漫长的路啊。好不容易到学校,于一凡下车后,她又跑到张汉卿耳边,促狭地说:“小姑父,今天打扰了你和美女相会的雅兴,你不会怪我吧?”

        敢情,这小妮子是故意捣乱来着!张汉卿用憋着一肚子热情的眼刀一般地射过去时,她早已经逃离轿车,嘻嘻哈哈地溜了,让他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