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430章 惊艳

第430章 惊艳

        舞曲已经停了,吊在大厅天花板上的琉璃灯再度亮起来。从光怪陆离的霓虹灯的余影里回过神来的男男女女们迈着轻盈的脚步要再度回到谈心的场所时,他们不约而同地被越来越奇怪的声音所吸引:“哇!”

        驻足调头,便在大门口看到一处别样的风景线。

        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漂亮的女孩儿轻轻站在门口。她长着一张白腻清丽的脸庞,小嘴边带着俏皮的微笑,美目流盼,一颦一笑之间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风韵。关键是,她的装扮淡雅而清丽,不施粉黛但深身洋溢着清尘脱俗的气质。在满大堂珠光宝气之下,她的简单反而让她显得鹤立鸡群。

        张汉卿他们也发现了她。这就像一个压轴的大人物登场,不引人注目也不可能。当张汉卿看清是谁后,忍不住吃惊了。

        当年活泼可爱的小辣椒、于凤至的跟屁虫于一凡已经长大为水灵灵的大姑娘了。咳,来天津两个月了,早该去看看她了,怎么着自己也是长辈不是?再说和她关系一向亲近:当初一凡在辽宁读女中的时候,可没少到大帅府和她姑姑玩,自己不在的时候,她甚至还跟于凤至睡一张床。

        不过这“长辈”二字,听起来很别扭哦。于一凡只比自己小三岁。以前她做国中女生的时候,虽然校服下掩不了她的清纯和苗条的身材,可是自己真的没往那方面想。一是她年纪还小,自己可不是萝莉控;二者毕竟是自己的内侄女,自己拿着她当后辈;三是常在大帅府见到的熟人,兔子还不食窝边草呢,所以尽管张汉卿有男人骨子里的风流,却始终没有把她和自己的亲昵想到别的。

        想不到一年不见,她出落得更加水灵了。

        于一凡一眼看到张汉卿,自然也看到他怀中“搂”着的女孩。张汉卿不知怎地,忽然有一种浑身被射穿的不自在,缩回了恋在谷瑞玉腰间的手,也不自觉地和她拉远了一点距离。于一凡不动声色地向张汉卿狡黠地眨一下眼,嘴角却露出一丝笑意来。

        倾国倾城啊,红颜祸水。许多年轻才俊都纷纷打听:这是谁家的女孩,如果不追上去,岂不是暴殄天物?有引起人更打量着场中人,要从各人的反应中看到一丝端倪。

        这是个威胁----女人的直觉是很准的,这是天赋,尽管这个时候的谷瑞玉还未经人事。她不服气地挺直了身子,秀出发育成熟的事业线。听姐姐说,男人喜欢一手把握的感觉。门口的小姑娘和自己年龄差不了多少,但是讲成熟,自己绝对要比她强过许多,就看男人喜欢哪种类型的了。而就刚刚,在不经意间,她已经发觉到了面前少帅的不堪。

        也许在这大厅里,除了舞女外就属自己家境最不占优,生活的潜移默化和姐姐们的言传身教,让她知道怎样做一个男人喜欢的女人:流利的外语,让男人喜欢她的学识;内敛含蓄的深沉,让男人喜欢她的气质;出色的相貌和压抑不住的身材,会让男人本能的喜欢她的身体。情窦初开起的很长时间里,她都没有遇到像少帅这样气度从容、儒雅小意的英武男人。他的显赫家世和如雷名声让她一直存在着好奇,但是绝对没有今晚看到他本人这么让她沉醉。

        也许是一刹那的心动,让谷瑞玉觉得自己应该把握住眼前这个男人。尽管她只有十六岁,尽管她仍在读书。张汉卿的动作,让她觉得于一凡是她生平所遇到的最大的威胁。

        坐在墙角的卫兵们准备查验于一凡,但是在张汉卿和于一凡对话时平静地提前结束了。也是,有朱光沐副官长在外面,又怎么轻易让不知底的外人进来?虽然于一凡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

        带着微笑,张汉卿扬起手臂向于一凡打招呼,尽管他在人群里是那么得卓而不群,而且于一凡也早已看到他,他的这个动作显得多余。没办法,这小妮子一向是口直心快,有些事还是不要让她多想为好。多想?为什么?嗯,她有可能以后跟她姑姑提这事,尽管自己啥也没做,不过也要于凤至信呐!

        他从没想过要检讨自己:为什么于凤至不信。红牡丹、老婆、“连长”、黄如清、婉清,后面会是句号还是省略号,他自己都吃不准。

        心虚?是的,心虚。

        于一凡乌发如漆,肌肤如玉,她轻盈的体态,在灯光下更显得婀娜多姿。大厅里的人,连同张汉卿,都觉得得如春风拂面。她走向张汉卿,就这样淡定从容,一点不输于从小培训出来的大家闺秀----忘了她本身就是大家闺秀啊!

        用什么语言来形容好呢?美而不妖,艳而不俗,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嗯,不要这个词,会联想到红牡丹,这个满足他将近一年的女人,现在过得还好吧?)。她的天然肌肤之美,突然让他觉得大厅里很多靓妹脸上化的浓妆像驴粪蛋上下着的霜!

        带着寒喧式的疑问,张汉卿故作惊异地喊:“一凡!你不是在读书吗?!”于一凡应该在北洋大学堂读书才对,哦,不,应该称做天津大学了。先声夺人是要的,可能我有什么,但也要你有什么,大家都把把柄握着,很多事情就不存在了。

        于一凡微笑着说:“怎么了小姑父,打扰你了吗?”她变化很大,也许就是人们所说的“女大十八变”吧,再也不复以前小姑娘时的随意和口无遮拦,而是面带浅笑,露出两个小酒窝,令人忍不住想在她脸上亲一口,再一口。

        这个“小姑父”的称呼,从于凤至第一次带她和自己见面从此就没有改变过,即使岳母大人、老婆大人说过她好几次。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张汉卿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对她的反问,张汉卿只好讪讪地笑着说:“怎么会?孩子话。一年多没见面了,我看到你高兴还来不及呢。”

        谷瑞玉却暗嘘了一口气。是少帅的子侄辈,好啊,警报解除了。她也很自然地致意:“没想到少帅的侄女长得这么漂亮,真是爱煞人了呢。”

        于一凡笑嘻嘻地回答说:“姐姐也很漂亮呢。”也盯着谷瑞玉上下打量一番,忽然“扑噗”一声笑出声来。她这一笑不要紧,倒把谷瑞玉笑毛了:“难道身上衣服有什么不对?”赶紧扫了几眼左右觉得还好,又下意识地摸了摸脸:“别是脸上的妆因为化浓了点,不小心弄花了?”

        张汉卿却知道于一凡精灵古怪,一定又有妖蛾子了。果不其然,于一凡凑到他耳边,悄悄地说:“小姑父,你不是很喜欢婉清姐的娇小么,怎么去了趟西北,也开始喜欢彪悍的类型了?”

        张汉卿那个汗呐。这种话,也只有古灵精怪的于一凡可以说了。谷瑞玉在旁边,又不好跟她讲大道理,只能很严肃地说:“瞎说,跳个舞而已,小孩子不懂事不要乱讲。”这话可不能传到于凤至耳朵里,要是真成其事也就算了,就怕黄鼠狼没逮着,瞎惹一身臊那就亏大了。

        于一凡甜甜地小声笑着说:“小姑父,你别怕,我是不会告诉姑姑的。”

        这就好,算懂点事。不过张汉卿还得很自信地地否认说:“这有什么,跳个舞而已,谁会闲无聊了管这事?”

        于一凡眨眼说:“那我就告诉姑姑好了。”

        张汉卿语塞。若是真没什么倒也算了,关键是他还想跟谷瑞玉发展点什么的。既然历史上就曾经是老婆,“而且”长得很如人意,在男女关系上,那就遵循着历史的发展好像也不错呢。

        两人叽叽咕咕小声说话,谷瑞玉轻轻说:“有话我们到场边来说,大家都在看你们呢。”

        果然,三个人站在舞台中|央,俊男靓女,好不招人眼。关键是这里有少帅在,这个权倾一世的英俊男人在,不成为焦点都不成。所有大厅的人都在静静地看着他们说话,惟恐打断了他们之间的雅兴。

        左右都是美人,张汉卿找到了男人的虚荣心。“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这是多么高尚的境界!这是多么惬意的人生!于一凡若没有和于凤至的关系,那夫该复何求啊!

        于一凡如同百灵鸟一样围着张汉卿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讲她在天津大学的故事,讲她听说张汉卿在津后找到奉军关外总司令部让孙烈臣“爷爷”派人带她到这里的经过,让谷瑞玉几乎无法插嘴。她的家庭状况和于一凡不可同日而语,而且于一凡的轻灵脱俗,让她心生自卑。但是于一凡一年多没见到张汉卿,他们的关系一向很好,现在她都读商科小半年了,有太多的话要倾诉。不过她的样子很可爱,别人怎么着都不是到失礼去。

        张汉卿也无语:我说小姐,您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哥(哦不,是姑父)时间有限,哪有功夫跟你聊家常?这事有风花雪月来得有趣吗?他无奈地看看谷瑞玉,她还之她整以暇的笑容。好好的一个泡妞良机,生生被于一凡打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