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415章 分化

第415章 分化

        作为过来人,张汉卿知道历史上因为分赃不均,最后直奉连续进行了两次大战。以现在的结果,按吴佩孚的野心,必难善罢干休。现在的直系还很团结,力量也很强,也是他们在历史上能够在直皖大战后能够再次打败兵强马壮的奉系的原因之一;只是到后来,直系内部分化了,才有第二次直奉战争中的奉系雪耻之胜。

        现在,需要最大限度地分化直系,是以,张汉卿极力要张作霖推高王承斌,打压吴佩孚。

        直系在冯国璋时期,在地方上拥有强大的力量,主要由直系的旁系----“长江三督”(即是江苏督军李纯、江西督军陈光远与湖北督军王占元)加上直隶督军曹锟构成。在冯国璋死后,直系貌离神合,一如过去的小站系(袁世凯力量,分为直、皖二系,和有重要关系的奉系)产生了分裂,长江系的李纯一度想与保定派的曹锟角逐直系的领导人,却英年早逝,在战胜皖系的第3个月在江苏任上离奇自杀,并将督军之位传于立场不定的齐燮元。

        王占元任湖北督军,他是冯国璋旧直系人马,素与吴佩孚关系不好,正史上吴借川湘联军攻鄂的机会把王占元逼下台,算得上是“政见不和”的同道中人了。

        战胜宿敌皖系后,一度强大的直系即迅速产生了分裂:在对南方战与和的问题上,主战的是吴佩孚,他是在与南方军交战的过程中壮大的实力,因此在上海和谈取消后,决定继续对南方用兵。他把第三师开进军事重镇洛阳,把军事指挥机构中心设在原袁世凯的离宫,在其东西两侧新建50多间房屋作为参谋本部给他的幕僚策士居住,在其南修建“继光楼”专门接待中外重要访客。除此之外还为学生兵修建了1千多孔窑洞作为宿舍。同时设立无线电台,修建飞机场,购买飞机,开洛阳航空先河。

        由于在洛阳招贤纳士、筹饷练兵,扩充实力,他被称为洛阳派;

        主和派的领袖是王承斌,他在之前即与奉系有若即若离的关系,又是沈阳人,因此在战后被一致同意为北京卫戍司令,从而一跃成实权派,与吴佩孚渐有平起平坐之意。吴在外想通过打仗整合直系资源,他却想近水楼台先得月,温水煮青蛙扩充势力。因为他是在天津发的迹,又是现任天津市长,也称天津派;

        最后一派则是以曹锟为首领的保定派,也是温和派。因为他的军事力量主要建基在陆军第三师上,其编制不是两旅四团,却是三个混成旅,而第三师师长便是吴佩孚。战后他又把边防军的两个混成旅收编加入成五个,成为拥有民国罕见的拥有五个混成旅的拳头军队,足以抗衡两个以上的北洋陆军师。

        三派之中,王承斌力量最弱,这就让王承斌有了那么点小压力,也难免起了接近奉系以图自保的念头,算是奉系的编外盟友。

        战后分果果,当初约定战后划归直系势力的安徽、浙江、山东三省因各种问题,并未如预想的那样完全倒向直系:

        安徽督军倪嗣冲是段祺瑞的有力支持着,皖系失败后,倪被解职赴天津意租界隐居作寓公去了。手下张文生、马联甲倒向直系,算得上是一点收获。

        山东一直是皖系地盘,督军曾为郑士琦所得,他积极进行“保境安民”之策,努力在直、奉两种势力间保持均衡,实际上还倾向于皖系。他的后任也是坐观皖系失败的“直皖系----墙头草之另种称谓”山东督军田中玉,并于战后再兼省长之职。因为郑、田二人的谨慎及皖军败亡的迅速,以至于田中玉还没来得及表态,皖系已宣告失败。

        这也是因祸得福,吴佩孚没能在战时战后找到借口,因此对山东无法染指。

        浙江是皖系的“铁杆”地盘。然而督军卢永祥的地方军事力量实在雄厚,和上海各财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加之他转变也快,人脉也强,在直皖之战中并没有多少小辫子可抓,且战后民间主和之声高涨,直系无力也不敢再轻启战端,以至于坐视浙江成为皖系最后的一块根据地。

        越是实力不足,越是对眼前的利益看之甚重。边防军是段祺瑞悉心打造的,虽然几天之内就垮了,但绝不说明它的战斗力不强,相反,在和直军交手的过程中,正是这个边防军,打败了奉军冒进的邹多芬部,也迟滞了直军进攻的步伐,久经沙场的吴佩孚认可这支力量。

        所以他对“辖区”内的皖军坚持谁交战谁纳降的意见。北方的皖军已经主动向奉军投降了,张汉卿也不能一昧只准官府点火,曹锟好糊弄,这吴佩孚可不是好相与的人。

        但是这支队伍绝对不能让吴轻易得了去,以他之能,两年后绝对是劲敌。所以在来之前,他已经有了应对办法了,他接着说:“按照两位大帅的商议,双方军队退出北京城,所有城防压力便交到了担任卫戍司令的王师长手里。考虑到他的力量不足,我建议战场上的降兵,就地改编为城防部队,仍交由王司令负责,吴帅以为如何?”

        参加会谈的都是两方的头脑,当中难免有王承斌的人,而且这个谈判也一定会传到他的耳朵里。这个提议是他张汉卿倡议的,无论成不成,这份人情王承斌肯定要记下。成了,吴佩孚并没有落到好处,反提升了王承斌的实力,让他更有信心角逐直系领袖或者独立的一极。不成,吴佩孚是恶人,两人的关系必会更僵。

        果然吴佩孚是知道这话的份量的,他看着张汉卿,叹了一口气说:“这个主意是汉卿想到的?”在他想来,如此神来一笔,一定是奉系有能人在背后支招。

        张汉卿嘻嘻一笑说:“也是小侄突然福至灵台的一念之间想到的,说实话,吴叔和小侄我在这里心平气和地谈判,有心人还不怎么在背后编排呢。现在外面说直奉为抢地盘经过几轮磋商仍没有结果,按照一山难容二虎的观点,这皖系之后的和平更遥遥无期,反不如有皖系在时还能牵制一下的好。若是这样任由别人嚼舌,而双方迟迟不能达成协议,不论舆论、军心都在向不利方向转化。

        小侄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两支军队退出北京是绝对的正确,这样别人就无话可说了吧?可是一想到城防薄弱也不是首都之福,突然想到战场上的边防军来。他们久呆京师,又有机会重新为国效劳,一定欣然从命的,况且夹在我们两军之间,乱子是起不来的。他们交给王司令,事权统一,王司令这腰杆子才能挺起来。

        我想作为奉系一员作此提议,吴帅一定不会拒绝,这样,关于军队整合和撤退的框架便可以立起来了。”

        奉系能有如此高姿态,完全站在安定角度看问题,并能够撇下“门户”之见让王承斌招伏降兵,他作为直系一脉,若真的反对,可不要面对内部的诘责吗?万一这样,他还要承担谈判破裂的责任,谁知道奉系还有什么妖蛾子?

        算了,肉烂在锅里,总比嗅着邻家锅里的香味好。吴佩孚最后同意,除已经归降王承斌的洛阳两个混成旅,其余的两师两旅残部合计约三万人编为北京卫戍部队,统一交王承斌管辖。

        对王承斌来说,这是做梦也想不到的好事,这样,凭借一个师另三万人的卫戍部队,他的实力一跃而超过曹锟直接掌控的军队,成为仅次于吴佩孚的诸侯。这样,他在直系内部将正式开府建衙,成为完全之一极。

        因此他对张汉卿的感官是相当的好,当晚就亲自上门拜访,连声感谢,并作了直奉相亲如一家人的诸多承诺。他的感谢是发自内心的,他知道张汉卿在奉系中的分量。

        张汉卿当然着意结交。除了分化直系阵营,因为京津一体,他还有许多事情需要仰仗这位卫戍司令呢。王承斌拍着胸脯答应说只要他能够做到的,就一定尽全力相帮,说得跟真的一样,不过还挺暖人心的。

        作为回报,王承斌还透露他将辞去天津市长职务,并准备由奉系推荐继任人选。他不是傻瓜,直奉两位大佬商定两军退后的地方,一个是保定,一个便是天津。奉系在战前第一条协议即提出热河省扩大,可见其经营关内之野心。另外平分天津云云,曹锟的意思已经很明了了:军队都撤回保定了,拿什么和驻有重兵的奉系在天津对抗?他实质上已经默认了奉系对天津的控制。

        在大模样上直系不能算吃亏,毕竟更重要的京城完全交给直系了嘛。至于谁是谁的人,不是张作霖可管的。双方一控京城,一控京畿,大致平分秋色。王承斌作为北京卫戍司令,职高权重,再呆在天津市长任上已经不合时宜,不如送个人情。

        张汉卿决定接受他的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