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410章 危机时刻

第410章 危机时刻

        原来倍感压力的张景惠迅速命令该旅副旅长接任,并孤注一置地攻进直军阵地。之所以这么拼命,是因为多名奉系将领都得到提升,自己已经落于下风。若此仗不能扳回面子或者真由少帅接手,自己在奉系的地位可就岌岌可危了。

        16师也是奉军较早成立的部队,很多军官都是和张汉卿同学的第一、二批奉天讲武堂速成班毕业,打起仗来还是有股子锐气的。若非邹芬轻敌冒进,即使是以一敌二也不至于旅部被人轻松端了。旅长被俘,全旅上下在受到申斥后也憋着一股劲,打起仗来特别不要命,正面的三倍之多的直军竟然被打怕了。

        这时候担任直军少尉代理连长的王瑞华决定反戈一击。

        他是“奉情局”在皖军中发展的军官,两年前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后被被编入边防军,先后任班长、排长,最后凭借努力和军事天份,在刚刚升任连长助教,军衔为少尉。

        因为是辽宁锦州人,在有着强烈地域之念的皖系里过得差强人意。因为以他的资历和能力,如果在奉军中,至少也得是个团副正营的职务。想想历史上就是他介绍同学王以哲加入奉军的,现在错开时空的王以哲已经官至少将了(他消息滞后了,王以哲早已晋升中将)。

        让他不满的还有段祺瑞出卖东北利益和日本人签订的条约,让他觉得继续呆在皖军中有违志向。在“五四运动”时,很多人都投奔了正气凛然为国呐喊的奉系,他也托人向“不耻下问、不拘一格用人才”的少帅张汉卿带过口信,却被指示隐藏下来伺机立功。

        熟知民国史的张汉卿对于王瑞华的来历是一清二楚的:他的父亲是锦州义和团的领袖,他的孙女是刘少奇夫人的四嫂,用一句时髦的话说他“根正苗红”,一家子都搞革命。在历史上的张学良彻底信任的人中,除了张作相,他绝对算头一个,而且地位不比王以哲差,最高峰时曾做到张学良的副手。

        奉系正是用人之际,但像王以哲这样快速升迁的机会不多了。王瑞华的能力虽然现在不彰,但终归在有德有才之列,要想迅速提拔他,必须有军功。早就预料到直皖大战的张汉卿,当时就预留了一个棋子。

        在交战最激烈的一刻,王瑞华带着早已经被他洗脑成功的一连士兵,突然冲进边防军第2师指挥所。乱军之中最怕窝里反,指挥所的警卫部队被这突如其来的交火打懵了,虽然该师长在警卫护卫下逃窜,但全师指挥系统被打乱。加之谣言四起,前线官兵军心动摇,竟然被奉军两个团击溃。

        早已无战心的第9师师长刘询见友军不明溃败,不但不去救援,反而命令全师退出战斗,任由边防军一败涂地,以期保全实力。不过他还是自食恶果,得胜的奉军并未住手,反而乘机扩大战果,顺带着把他也收拾了。将无战心自然谈不上谋略,他一气退出五十里,把张家口撒手扔给奉军。

        这一役,成全了张景惠,也是他后来叙功为绥远都统的重要原因。而王瑞华,战后因莫大功劳连升两级,以少校领中校衔入东北讲武堂,接替戢翼翘为学生教导队队长。

        战场上是热火朝天,笔头上也没闲着。吴佩孚声讨段祺瑞,斥其为“卖国媚外,实为汉奸,谓今日之战为救国而战,为民族而战”;张作霖则通电声讨其“擅用国器、动用边防军逞其私利”。如若不将边防军退回原驻地,则“奉军上下,当以翦除国蠹为己任,再造共和”!

        说起来,段祺瑞组建边防军本就是要把它当作自己的私兵来着。不过时过境迁,他现在的职务不是总理,而是“边防督办”,使用这支军队就有些跋扈了。不过刀架在脖子上,任谁也不至于按兵不动不是?

        本来,从7月11日起,直皖两军前线已有了小规模的冲突。北京城中已时闻炮声。传说边防军和刘询的第十五师有不愿出战的表示,每与直军接触,均着着后退。迨奉军入关,安福系真的慌了手脚,乃由曹汝霖、傅良佐往谒徐世昌,请求颁发停战令。

        段系手忙脚乱,一方面压迫徐世昌下了停战令,另一方面又觉得当前情势必须速战,否则军心不易维持,所以在7月14日下午又召集特别军事大会,决议立即下达总攻击令,同时为了鼓励士气,特传檄全国,讨伐直军。

        7月14日,直皖两军在北京东西两面的京津铁路和京汉铁路线上的涿州、高碑店、琉璃河一带开战。西线直军遭边防军进攻受挫,退出高碑店。东路边防军由徐树铮坐镇,进攻直军所据杨村,未决胜负。

        直皖两军已经开火三天后,广州军政|府也发表通电,声讨段祺瑞。

        湖北方面,直系的王占元对于直皖濒于开战之时,突然采取了断然行动,软禁了寄寓湖北的湖南督军吴光新。原来北京政|府发表了段祺瑞的内亲吴光新为湖南督军后,北军已完全退出湖南,他乃和前任湘督张敬尧阴谋攫取湖北,助攻直军,且密令吴光新的旧部,驻守河南信阳的赵云龙攻夺河南。可是鄂督王占元不是傻瓜,不待吴张动手,他便先下手为强,借请宴为名,把吴光新约到督署款宴,席散后吴光新即被软禁,吴部哗变,亦被直军解散。张敬尧这次倒很聪明,闻风先遁。

        轰轰烈烈中,奉军汤玉麟部奉命越过潮河,直插密云与怀柔,威胁皖军后背。前线打得不顺畅,后面奉军再来一记踹裆,不死也要脱层皮。作为皖系的幕后主使,日本人是不会坐视其代理人的覆灭的。

        在三方闹得人仰马翻之际,不出张汉卿所料,日本人出动了。7月16日,日本华北驻屯军开出一支护路队帮助皖军占领杨村;同日,关东军出动一个联队进逼营口,意图稳住战线给直军喘息的机会。而日本驻奉天总领事吉田荗则亲自拜会张作霖,准备向奉军施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