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399章 推心置腹

第399章 推心置腹

        欧美列强此时忙于在欧洲分赃抢占胜利果实,对日本在远东地区的作为根本没精力约束,所以日本政|府能够利用这一真空时间向民国政|府施压。如果应对不好,难免会出什么事情来。

        段祺瑞政|府也是骑虎难下。强硬吧,不敢;照单全收吧,光唾沫星子就能把他淹没了。

        张汉卿带兵收复蒙古,作为西北边防军司令的徐树铮就被直系大喷而特喷,发表了《为驱除徐氏、解散安福系而致西北边防军书》:“(徐氏)乃野心权利者,利用愚民政策,采取军阀主义,拥我数十万朔方健儿,以为同室操戈之用。不以防边,而以防内…”

        说起来,徐树铮真是躺着也中枪。本来蒙古地方安靖是他这位西北边防军司令的份内事,他是要带兵去收复的,可是张汉卿比他快,说走就走。等到一战定蒙之后,张汉卿名声大作,他只能灰溜溜地看着雪片般的赞誉之词飞向张汉卿。

        至于抢占胜利果实,一是奉军新胜,占着道义上风,二来皖系不敢树敌太多,只能由段祺瑞一系违心地让张作霖加官晋爵。

        直系已经在向皖系磨刀了,现在段祺瑞是软不得硬不得。软,正中直系借口;硬,举北洋之力尚对日本忌惮如斯,他又有何凭倚呢?所以,只能设法通过法律手段解决这一争端了。中国海军后来的名将沈鸿烈和外交家王鸿年奉命北上,和日军谈判。

        沈鸿烈是留学日本的东洋通,王则以巧于外交应对闻名,两人搭档,被寄予厚望。

        从北京出发,两人拜会了身在沈阳的张大帅。张作霖是东三省巡阅使,又是东北自治政|府主席,发生在远东的事情不通过他怎么行?况且北上舰队本来的目的地便是哈尔滨,也是在他的治下。

        在沈阳大帅府,两人见到了传说中的少帅。此时的张汉卿,在经历了塞外的风尘之后虽然仍显稚嫩,但行事的老练和远瞻性让两人心折。

        张作霖是主张强硬的,如果日本人此次得逞,以他们得寸进尺的性子,难免又会乘机出些妖蛾子来。再说,他不满段祺瑞已经很久了,如果中|央政|府敢全盘接受日方的条件,他绝对是要打着民族大义的旗号向中|央发难的。

        倒是张汉卿很理解两人的处境,他对王崇文说:“人在屋檐下,谈判是没什么好谈的,但是借炮给苏俄红军和冻毙日军是个敏感话题,这两个指责无论如何不能承认,否则这个事就闹大了。毕竟这两件事都干系非浅,我想陈司令也是个明白人,一定不给日本人留下证据的。

        只要这个大方向定下来,其它的就好办多了。

        两位到庙街后先妥善地和当地居民打好关系,据我所知,日本军人在远东也没干什么好事,当地百姓对他们肯定是恶感多于好感。只要不出现一边倒的证人证词,无论日本人多么强硬,也只是一面之辞而已。我们拟提供50万元的活动经费供您使用,如有需要,黑省省长张国淦会全力支持。

        万一久拖不下,我们也会以北上舰队迟迟不能就位、影响东北边境安宁为由向外界散发舆论,给人一种日本之所以大做文章,其实有着染指中国东北的心思。

        我已经发电给我的盟兄、驻美公使顾维钧,让他在美国造势。不信欧美等国真的默认日本在远东和我国东北坐大,最终这事的解决就会容易多了。不管怎么说,让我们的军人在国外不能吃亏,我们的国家尊严也要保证!”

        最后他风趣地说:“中|央政|府派两位来,看来也是很有讲究的。两位名字中都有个‘鸿’字,那是注定要鸿运当头,成章兄更是有希望在这里大展鸿图的。”

        王鸿年相当吃惊,年轻的东北少帅之名他早有耳闻,他的在政治素养和军事领域的表现有目共睹,但是他能有这么高的觉悟倒是没想到。

        50万元,不小的一个数字,他随便就拿出来了,而东北牛人张作霖也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或者也就是他本人的意思也未可知。另外,根本没想到张汉卿在外交领域也有如此大的交情,顾维钧,谁不知道,他竟然是其盟兄?

        不过,张汉卿为解决问题所付出的是真心实意,50万元可是货真价实的。王鸿年有些感动地说:“我等此行,自然抱着不辱使命的决心,有大帅和少帅的鼎力相助,更增胜算。这笔钱可就受之有愧,我们是去交涉,不是行贿…”

        张汉卿笑笑说:“这笔钱一是和俄民|联络感情之用,但主要部分还是作为我庙街驻军解决生活所需。他们远在异乡,生活多有不便,这也是家父的一点绵薄之力,请王秘书和沈教官代为转交,也算是见面礼吧,哈哈。”

        王鸿年原本是署理驻日公使馆一等秘书,因为知日,所以才临时派处理此次事件;沈鸿烈此时正在陆军大学海军教官任上,因海军牵涉其中也临时派驻的。张汉卿的称呼很准确。

        父子两帅支持妥善解决庙街事件,真的是全心全意的,毕竟此阴影一日不除,对中俄边境的安危都是一枚炸|弹。但是两人也不是全然做无本生意,在公事之余,也存了一点小心思。

        奉系主要是两只腿的军队,在兼顾海防、江防、河防方面明显不如海军的作用来得大。北上舰队虽然看起来简陋,却已经是中国相当不错的一支海军力量,虽然它可能舰小炮弱,但在内河,还是相当得力的。这支舰队计划中驻防哈尔滨,已经让张氏父子心痒痒了。

        特别是张汉卿知道这支舰队最后真的成为奉系的私人武装,面前的这个沈鸿烈也最终成为他在海军方面的代理人后。他向张作霖提出他的计划,不遗余力支持陈世英以此获得他的感激,再运用金钱成为支持其运作的金主,这支舰队将很快是奉系的。

        黑龙江、乌苏里江、图们江,是吉黑的屏障和对俄、对日的边境线。就目前来说,如果武装充分、扩大舰队的巡防范围,对于稳定东北是有莫大好处的。从长远来讲,也能给奉系储备、培养海军人才提前打好基础。等实力积攒到一定程度,与日本在渤海一竞长短也极有可能。

        从这个角度来看,50万元买一个舰队,怎么说也是好买卖,只要最终能成行。

        张作霖毕竟是一代枭雄,出手果断。在他想来,只要舰队在自己地盘上,吃喝拉撒都需要自己支持的话,自己的话语权会越来越大。虽然海军公认是代表国家的军种,但是不妨自己先打感情牌烧冷灶。

        沈鸿烈也很吃惊,他将在筹备中的吉黑江防司令部任职的消息,知道的人不过廖廖几个,就连一路陪同自己的王鸿年也被蒙在鼓里。少帅在东北,怎能知道自己将要在这里“大展鸿图”?

        对于50万元的敏感程度要远比王鸿年强烈,不是他贪财,而是他在海军总部已经有内线消息说,这个时候,能够带着这样一笔巨款来到军中,无论如何,都会让排外色彩浓厚的海军不那么给自己使绊子吧。

        他是湖北人,在海军中算是个另类。要知道北洋水师主力管理层基本上都出自福建,像现任的海军总长萨镇冰、先期赴远东的舰队司令林建章都是。他一个外省人,想融入这个体系,难矣。所以他怀着感激之情说:“大帅和老帅的好意,鸿烈铭记在心!”

        王鸿年到达庙街后,先做好当地居民的工作,于是在会审中,各方提供的证词,都有利于我,日方代表理屈词穷。经过激烈的辩论和谈判,最后,日本方面同意因查无实据,双方停止军事行动,但提出交出陈世英给日本人审问的条件,以此解决这起争端。

        段祺瑞此时正面对着直系咄咄逼人的进攻势头而焦头烂额,正有用得着日本的地方,但就这样交人有失国格,必然要被各界狠批。

        要知道现在不比民初,现在的中国人,心智已经完全开化,民族主义势力抬头,这种丢份的事段祺瑞是万万不敢做的,只是让徐世昌总统对外推托政|府内部正在处理,绝对会按军纪处罚云云。

        失了面子的日本政|府一边将此一案件提告海牙国际海洋法庭一边施压北洋政|府,在海参崴等待返国的日本兵也转而重新集结,大有向黑省挺进之势。徐世昌政|府压力倍增,他准备舍车保帅,放弃陈世英,遭到萨镇冰的强烈反对。

        笑话!军人流血不流泪,北洋诸大佬都是轻海而重陆,作为一生把心血都放在海军的萨镇冰来说,海军就是他的生命,海军将领都是他的未来,他绝不允许这种自砸招牌的事发生。表面上可能交出的只是一名海军军官,但伴随的,是军人的尊严,是海军的尊严,是海军的一蹶不振,是国格!

        但是随着日本政|府抗议力度的加大,国民政|府里支持他的声音越来越弱。传闻他已向总统递交辞呈,以不愿经历在任上却无法保住手下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