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394章 长缨在手

第394章 长缨在手

        年关将至,兰州督军府里进出的达官贵人们却没有往日喜气洋洋的气氛。

        “安西军”在中卫改编后,不畏严寒,兵分两路,郭松龄率右路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克景泰、白银城,主力汇于黄河以北兰州城下。张汉卿亲率左路军自吴忠南下,克同心,而后西出克海原、靖远,一部扼会宁、定西以牵制天水、平凉守军,主力则一鼓作气到达榆中。

        平凉守军张兆钾部因人少,自顾尚不暇,又不知“安西军”虚实,不敢轻出。

        现在兰州城中能用的兵力少得可怜:原本甘肃8镇,回、汉各半。因银川马福祥马鸿宾叔侄、凉州马廷勷受降,兰州东、北门户大开。甘州、肃州守军远在大西北,又为马廷勷所拒。相近的西宁马麒龟缩实力以求自保,河州的裴建淮倒是有心,但力不从心。

        城中所能依赖的,无非是刚从前线败逃回来的陇东镇守使陆洪涛的部队。可是败军之将,安敢言勇?

        甘督张广建知道自己在甘的好日子到头了,他连向中|央发电求救。可是段祺瑞自己早已宣布下野,由靳云鹏署理国务总理之职。虽然甘肃事急,毕竟非他这个去名的前总理所能干涉。

        靳云鹏虽同为皖系,于1919年初入阁任陆军总长之际为图谋组阁,早已与直、奉两系眉来眼去,暗中联络直奉两系。

        徐世昌为平衡各派势力,巩固其统治地位,于1919年9月24日,在萨镇冰代理期满后重新任命他为国务总理。在直奉两派通电支持和参、众两院通过后,于11月5日,正式受命组织内阁,并兼任陆军总长。

        他上台后,不堪忍受段祺瑞的非议与责难,力图摆脱其控制,并想促成南北议和,因段从中作梗而作罢。此时正是依赖奉系以求自立的非常时机,怎肯为了一个依附段的且对他无所轻重的甘肃而和奉系撕下脸来?无非是劝谕双方以民生为重,缓兵罢战之陈词滥调罢了。

        而段祺瑞明显地感觉到直系势力所涌动的暗潮,为拉拢奉系以免陷入两线夹击的不利局面,因而对张汉卿在西北的动向并没有施加太大的影响。

        为使张广建体面下台,靳云鹏以徐世昌总统名义授予他陆军中将衔,并调张广建继任将军府咨事,实际上是闲居了。调职令说:“奉大总统喻,迩以外交迫切,张督久任边关,阅历甚富,调京另有借重,非出左迁,张督为关系国家之大员,本大总统知之有素。国家设官,本无内外轻重之殊,出掌封圻,内参机要,为国尽瘁则一。望勿以张督迁调致生误会。”

        张广建见形势已无可挽回,只得通电表示服从中|央安排,并与“安西军”商议休战,将兰州城防交与“安西军”。西宁马麒、甘州马麟兄弟,河州裴建淮、肃州吴柚仁相继表示臣服于张汉卿。平凉张兆钾、天水孔繁锦却结成军事联盟,意图据险而守。

        张汉卿指示郭松龄接收兰州,并安定河州及安排进青事宜,自己与韩麟春东下静宁,沿平凉公路往攻张、孔。

        甘肃地域广大,西北军实力有限,故张汉卿并未以分兵把守。而仅倚靠各大城市作链接。因陇西南多山且无战略价值,于宁夏黄河北部仅在石嘴子、银川、中卫、各留下一个团。黄河以南仅吴忠作为战略留守也驻了一个团,然后放弃对宁夏中腹部的占领,大军径入固原。

        固原地处西安、兰州、银川三省会(首府)城市所构成的三角地带中心,为宁夏著名的回族聚居地区,历史悠久。曾是经济重地,交通枢纽,军事要地----“外阻河朔,内当陇口,襟带秦凉,拥卫畿铺”。

        古人形象地评价其地理位置说:“左控五原,右带兰会,黄流绕北,崆峒阻南,据八郡之肩背,绾三镇之要膂”、“回中道路险,萧关烽堠多”,自古就是关中通往塞外西域的咽喉要道上的关隘和军事重镇。

        这里物产丰富,山川秀美;伊斯|兰文明与中原文化交汇,生活中充溢浓郁的伊斯|兰风俗和中原文化风情。我国近代西北最早的一条公路干线——西安至兰州的公路就从这里通过。

        12月11日,左路军指挥部安置于泾源县城。是先打平凉还是先打天水,张汉卿与韩麟春有了分歧。

        按韩麟春的意思,是先打兵力稍弱的平凉张兆钾部,泾源距平凉较近,当天可即。天水守军欲要相救,须经过险隘的六盘山,殊为不易。

        而张汉卿则认为张兆钾已先在六盘山麓设险加固阵地,强攻则损失巨大且耗时日久,易给天水孔繁锦部以增援的可能。不如佯攻平凉,突袭天水,则张兆钾兵不敢出险隘,孔繁锦始料不及。俟天水事毕,平凉可一战而定。

        在军事上张汉卿可谓从善如流----不从不行,尊重军事指挥者尤其是第一线的指挥员是历来作战成功的前提。战略上自己还行,指挥打仗可是外行,这事关生死的大事,可不能武断独行啊。

        韩麟春也由衷地敬重张汉卿。这位年轻的少帅,没有一丝少帅的架子和纨绔子弟的习气。不但有着惊人的洞察力和战略眼光,在行政及军事上也能够懂得放权,基本上从善如流。军事上的争议,使他们之间的磨合越来越默契。

        两人就双方的争议点作了讨论和综合,却得出了一个更好的方案来,即:以佯攻平凉变强攻平凉,如能一举战胜,则大势已定。如强攻不成,则变成佯攻,吸引天水守军来援,变成“围城打援”之势。

        于是调师属炮兵团及2个步兵团交旅长于兆麟带领强攻平凉,张汉卿及韩麟春率余部1旅及师属骑兵团沿六盘山南北走向的狭长山地悄入南段陇坂设伏。这里山势陡峭,为渭河平原与陇中高原的分界。

        次日上午10时,强攻平凉开始。但是西北军以大炮扑天盖地向守军阵地轰鸣,步兵乘隙推进。西北军强悍的装备开始发生作用,至12时,平凉守军东、西两个侧翼山头已被拿下。

        孔繁锦于接到张兆钾的紧急求救电报时即率主力独立旅以急行军前往救援。听得远处的炮声隆隆,他心急如焚。唇亡则齿寒,一旦西北军打败平凉军,没有后顾之忧后,自己需要独立支撑了。

        然而气喘吁吁的天水军马上也陷入到苦战中。一声枪响,伏兵尽出。占有有利地势的西北军截断其进退路线,居高临下将孔繁锦部紧紧围困在谷地中。

        激战约一小时,天水军死伤大半。余下的士兵漫山遍野逃窜,溃不成军。西北军红旗招展,与远处平凉的胜利高呼声连成一片。指挥部设在一处高山上将战场情况一览无余的张汉卿与韩麟春知道,平凉也大胜了。

        经此一役,甘肃再无大战。西北与东北连成一体,这是多么强大的力量!有了这种强大的武备,才足以统一中国,建立他心中的强大的中华民族!什么皖系、直系、北洋军阀、国民党,见鬼去吧。未来的中国要由我张汉卿来主宰!

        张汉卿豪情满怀,蓦然一首词涌入脑中。是啊,除了毛伟人博大胸襟和气魄,什么也表达不了他现在的心情。他对着苍茫大地长吟,雄壮的声音在山谷中回荡:

        “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

        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北风。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

        韩麟春也被少帅的豪情所感染,他沉静地望着张汉卿说:“少帅,韩麟春愿意永远跟着少帅的旗帜走!”

        随军记者抓拍下张汉卿风中伫立的身影以及居高临下所见到的数不尽的红旗,一个月后照片连同这首词发表在《奉天时报》的头版,题目就是《清平乐?六盘山》。

        因为西北人民军人数的急剧扩张,和积极准备来年的对皖战事的考虑,张汉卿即将所俘各部官兵进行整编,并在回民中招募士兵入伍。著名的回族将领马本斋就是在此时加入人民军的,当时他还跟父亲在内蒙一带给人放马。

        在收编降将方面,张汉卿参考少帅办公室一处军情处长林蔚给出的办法:高官少兵。所有新降将领,都晋升为所在地的保安部队司令,但是其强兵则被调拨就地改编后加入驻防的人民军中。

        宋九龄、齐恩铭两个独立旅扩编为西北人民军第2、第3师,张诚德骑兵旅汇集原特战旅骑兵营、卫队师骑兵团扩编为骑兵第4师,这是人民军第一支快速反应部队;

        原韩麟春麾下精锐的奉军第1师以裴春生任师长(番号为西北人民军第1师)兼甘肃保安司令部司令。各师还都停留在传统的两旅四团编制上,但是都成立了师属炮兵营,第一师还扩成了炮兵团。

        那是因为沈阳兵工厂奉张作霖之命,把出厂的新炮多数都运来西北。关外目前局势平静,现有军队除几个新编师都是装备充足,而长子张汉卿却需要源源不断的火力支持。

        因为有了巨额黄金支持,有了底气的张作霖命令沈阳兵工厂满负荷运转。按照年产150门的能力,每年奉军均会武装八个新式的炮兵营。

        西北事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