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380章讨伐

第380章讨伐

        按奉系大多数军政要员的意见,奉军的首要之事是入主关内,蒙古这苦寒之地并不能引起他们感兴趣。

        这有情可原,毕竟一群大老粗是预见不到几十年后的变故的。

        然而张汉卿却独斥众议,力主安内必先攘外:现在俄国白军与红军均陷入苏联国内战争而无暇顾及外蒙古,奉军趁此之时一举收复外蒙,不但师出有名、民心向往,而且还可以给日本人一个警告:东北联省自治政|府是寸土必争的。也许可以让那些对中国领土心存侥幸心理的军国主义投机分子望而却步----历史上九﹒一八事变确是由关东军数百个士兵首先试探性进攻北大营,但却阴错阳差却到不抵抗成功了,此一时空绝不可让这种侥幸仍存,办法就是以强硬的姿态表明态度。

        而且此时蒙古在法理上仍是中华民国的一部分,对他的动作苏俄一是不便作出表态,另一方面则是力有不逮,这就像拳击赛时遇到了被捆绑住手脚的对手。另一重好处是外蒙古地方广阔,与后来的“塞北四省”察哈尔、绥远、宁夏、甘肃及新疆交界,可绕过实力雄厚的皖系、直系等控制的直隶地方向中国腹地发展。那里虽然有军阀割据,但实力较弱,奉军可轻易得手,扩大地盘。

        作为后世人,张汉卿可不像当时的大多数国民一样,以为外蒙古是戈壁荒漠,除了辽阔的地理位置外毫无利用价值。他在前世所不完全记忆中,蒙古的森林覆盖率为10%,木材总蓄积量为12.7亿立方米;外蒙古是世界上三大畜牧业国家之一;矿产资源丰富,按采金的地理位置和条件而论,图拉河流域被认为将是世界上最大的沙金产区之一,铜钼矿已列入世界十大铜钼矿之一,位居亚洲之首;另外有蕴藏量巨大的煤、铁、磷、石油、稀土等甚至比内蒙古还丰富(在地质板块构造上,内蒙古和蒙古同属于蒙古地块,包括陕北),看看陕北和内蒙古丰富的矿产资源,就知道蒙古的矿产资源多么丰富了。

        这里可是块宝地!

        此时俄国红军与白军内战,不到一年后即结束这场战争,再经过两年的酝酿,在1922年成立了横贯欧亚大陆的苏联,从此走向强大之路。若不用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彻底解决外蒙古问题,一旦苏俄缓过劲来,重新再起觊觎蒙古之念,万一有意外,那对中华民族真的就万劫不复了。

        在张汉卿强烈要求下,7月25日,东北联省自治政|府向全国通电,要求中国政|府声讨外蒙|独立,并勒令外蒙自治政|府取消自治,以《改善蒙古未来地位的64条》文件为基础,重归中华怀抱。

        受苏俄控制的外蒙“议会”并不理会,反而于通电3日后表决并以多数议员否决为由,拒绝承认《改善蒙古未来地位的64条》。此举激怒了东北联省自治政|府,将结果公之于众,于是全国大哗,群情激愤。

        7月29日,张汉卿自沈阳通电誓师,向全国发出了“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的誓言。亲自以戢翼翘特战旅、郭松龄卫队师、韩麟春第一师为班底成立“安蒙军”。张汉卿任“安蒙军”司令,以韩麟春为副司令,以郭松龄为参谋长,以王以哲为政治部主任。

        考虑到蒙古太遥远,郭松龄在海拉尔补足给养后,又多携带了3000匹战马,对外的解释是便于在蒙古补给。孙烈臣又代为补充了一个约6000人的特别骑兵旅,张作相也把沈阳兵工厂刚出厂的山炮调了18门出来,配置一个独立的炮兵营作为他的火力加强,从而使“安蒙军”的实力迅速扩充到40000多人。比较正史上8个月后的徐树铮只用了8000人就扫平了外蒙|独立势力,他的远多得多的人马要达不到这个效果,羞也羞死了。

        之所以用这么多的兵力,其实是因为张作霖想“毕其功于一役”,杀鸡用牛刀,减少意外,张汉卿也因为在东北的军事发展不尽如人意而产生趁机自立门户的想法。

        考虑到蒙古的遥远,与后续该部军队将向中国西北用兵的计划,后勤补给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选择一名有一定能力与权威能够保证其用度的辎重人选变得十分重要,人民党中|央军事委员、总军需部长米春霖被任命为“安蒙军”后路军司令,兼管后勤。

        已经决定重新开辟根据地,对于留守人员的安排便需要仔细思量了。军事方面,随着郭松龄、韩麟春、戢翼翘、王以哲等主力干将离开,“少帅办公室”一处留下林蔚负责军事和情报也就够了,张汉卿还给他留了一个任务是进行东北海军的可行性研究;党务方面,朱光沐作为自己的副官长是要跟随自己的,王以哲、朱光沐两位书记走后,剩下吴家象、韩淑秀、姜登选三人,而且姜登选还是自己务色作为取代张作相接任27师师长的人选----他需要保持在东北的声音,既然重拉一支队伍费时费力,为什么不直接接手这支部队呢?因为张作相因为身兼多职多次向张作霖表达了卸任该师长的意见,所以身为张汉卿嫡系的姜登选极有机会,他也早就获得张作霖的青睐。

        吴、韩两人是扛不住东北这么多的党员和党组织的,他们两人,一个专注于纪律监察,一个着眼于妇女运动,于党务处理并不熟悉。而且这么雄厚的家底靠他们两个也镇不住,这可是张汉卿起家的资本和未来发展的本钱!

        于是莫德惠被任命接替姜登选的组织部长一职,陈布雷正式接掌宣传部长,两人同时晋身书记处书记。人民党在东北的事务,交由纪委书记吴家象、新任组织部长莫德惠、土改委员会秘书长兼妇运会主任韩淑秀、即将赴军职的姜登选和新任宣传部长陈布雷五位书记处书记全权代理,由陈布雷负总责。另外因为王以哲随第一师安蒙,黑省省委书记也易位于其副手。

        陈布雷对于自己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获得少帅的殊遇而产生“士为知己者死”的使命感,作为回报的是,他主动把家眷搬来沈阳,以示与少帅同心戮力之意。莫德惠也正式挤身于人民党核心之列,他以组织部长兼吉林省委书记的要职,充分说明了少帅对他的信任,因此更有知遇之恩。

        有些不爽的是谭海,作为张汉卿身边最亲近的人之一,他被要求留下来负责大帅府的警卫工作,而姜化南则如愿作为侍卫长得以跟随张汉卿。因为张作霖的安全向来是由张汉卿安排的,现在自己走了,需要得力的人接替自己的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