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360章奉旨赌博

第360章奉旨赌博

        一则短短的电文,把关外和沪上的心连在了一起。

        张作霖见报后,勃然大怒,骂道:“妈拉巴子的,孬种!输了就输了嘛,要寻短见!”财政如此困难的时刻,自己和儿子为了省钱都抠得像个乞丐,手下人这样做事,让老张非常不痛快。他让人唤来张汉卿,责备他说:“这两个人有这样的毛病,都是平时你对他们太容忍了!还有那个姜登选、王以哲、郭松龄,都是你一手提拔起来的,跟他们那么亲近干什么?你看平时不约束,他们胆子大了,连购买机器这样的钱都敢拿去赌!”

        这个消息,听到的人一片哗然。五十万在这年头可是相当一笔巨款,完全不亚于后世一亿元的购买力!为了堵众人的嘴,老张也要做出点什么来。一些对张汉卿的扩张抱有不满的人,都在暗地里兴灾乐祸。

        韩、杨都是张汉卿的人,也没法子往别人身上赖,不过张汉卿是知道老爸脾气的,他这么说,并不是要处罚两人,而是要让自己做好人了。因为自己曾经这样说过:“牛奶洒了,哭也无用。”以这位老爸的脾性,越是形势严竣,越是施恩于下的时候。

        果然,张作霖说:“你去和他们两人说,要赌就赌个够!让军需处长给上海买机器的人再汇去一百万元去,注明我指示的,一半捞本,一半买机器!买好就回来,莫再耽误了。”

        张汉卿本来还担心韩麟春因此而受到牵连,现在竟然得到“奉旨赌博”的机会,真是喜出望外,他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万里之外的韩麟春。

        在韩麟春两人进退维谷、生死难卜的时候,忽然收到这一笔汇款,真是喜从天降。当看到注明一半作捞本用时,禁不住泪流满面。他立刻回电张汉卿:“职等一时糊涂,犯下如此大错,悔之晚矣,蒙少帅圆场,保全此无用之躯,又何敢用生死攸关之经费,做无意义之娱乐?自此后当远离赌场,终身不渝。”

        张汉卿迅速回电:“无妨,照做即可。不过仅此一回,下不为例。”

        这个时候,古道热肠的王亚樵已经从手下获知此事,感觉麻烦。不过他对于国家自制军火也是持支持态度,加上对韩麟春印象也很好----平时韩麟春就一幅老好人的模样,见他坏了事,忍不住就想帮他这一把。

        “公兴俱乐部?”他想了一想说:“是杜月生的地盘?”

        这个时候,杜月“笙”还只是叫做杜月“生”。他目前是黄金荣最得意的门人,经营号称法租界三大赌场之一的“公兴俱乐部”。在他的打理之下,赌场好生兴旺。王亚樵知道这个人虽然读书不多,但讲义气、有点子、有气魄,是个人物。但是这么大一笔钱,他会不会卖自己的面子,自己也吃不准。

        不过第二天一早他还是去了,直面杜月笙:“杜老板,你的赌场发财了。”

        杜月笙刚过而立之年,和王亚樵差了一岁,两人都是互相闻名的。对王亚樵的突然光临,他是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都是在上海滩刨饭吃,但是路子不一样。不过,他还是抱拳回礼:“不敢当,请叫我杜先生----是兄弟们捧场。什么风把九爷吹来了?稀客啊!九爷若想下场,兄弟我奉上大洋两百。”老板太低俗,他喜欢人家叫他先生,虽然他既不教书也没多大学问,此时地位也不彰。

        王亚樵哈哈一笑说:“好吧,杜先生。我们明人不说暗话,昨天晚上你们可是吃进了一大批进项?”

        这个杜月笙是知道的,毕竟五十万是一笔巨款,他这个赌场老板不可能不被通知到,因为按进项出赏银,这个是他要做的。“怎么?这件事和九爷有关?”他提高警惕。经验告诉他,只要摊上王亚樵,绝不会是小事。

        王亚樵很轻松地摆摆手:“不是。”

        杜月笙放心了:“那九爷的意思是?”

        王亚樵笑笑说:“虽然和我没关系,但是后来我知道了,这个事和杜先生你有关系。”

        杜月笙迷忽了:“九爷有话请讲,兄弟我有点搞不明白。”

        王亚樵也不打哑迷了:“这笔钱,是东北大帅张作霖派人来沪买造军火的机器的钱,很不幸,在你的赌场里输掉了。现在,那个人都准备自杀以谢罪了。”

        啊,还有这事?杜月笙心里吃了一惊。人的影树的名,张作霖虽然远在东北,但作为民国唯有的两个手握实权的巡阅使之一,又握有重兵,在中国政坛上还是很有分量的。这笔钱栽在自己手里,确实不是什么好兆头,虽然他们之间以前从来没有什么交集。

        民不和官斗,这是千年古训,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呢…

        这个杜月笙,别看识字不多,在上海滩的几十年凭借做人的手腕,不要说在黑道,就是在近代史上也是很出色的:他上连着国民党中|央,下能和升斗小民打成一团;能投租界的洋人之意,又帮助共c党许多大忙;他精辟地总结了做人有三碗面最难吃:“人面、场面、情面”,他也信奉“锦上添花的事情让别人去做,我只做雪中送炭的事情”。在那个时代能够有这种觉悟的,相当罕见。

        这笔钱真的很烫手…

        王亚樵一见有门,终于说明来意:“我呢,之前和东北的张少帅有一面之缘,他手下的将军求到我门下,我不好回绝。但是‘公兴’是杜先生的地盘,我不好作主的,因此特来告知杜先生,请你看着办。你若是能够大人大量,兄弟我替少帅记着这份情;你如果不还,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我不会因此而结怨,只是尽了我的心。”

        他说得很光棍,可是越是如此,杜月笙越是敲鼓。虽然金额大了些,但是丢掉了也没什么,总比结下一个相当的梁子好得多。他有心归还,但场子是黄金荣的,他做不了主。

        “九爷,这个事很难办。我们是开赌场的,你可以凭本事把钱甚至连赌场都赢了去,我们愿赌服输!但是要我们送钱,天下开赌场的都没这个规矩。如果是借的钱,兄弟我现在就可以做主一笔抹了去!”

        杜月笙很为难,是真心的。他说的是实情,连王亚樵都不好反驳。江湖有江湖的规矩,他也是江湖中人,不能坏了道义。

        这个时候,前门忽然一阵喧哗,有手下人进来报告说:“昨天输钱的那位又来了,还要赌!”

        王亚樵和杜月笙都一脸惊讶。王亚樵是知道他们把钱全部输光了,杜月笙的惊讶是以为人家来找回场子了。若真如此,管他是东北的老帅还是什么人,我老杜光棍起来烂命一条!

        整个赌场的目光都转向了韩麟春和杨文凯。赌场豪客年年有,但是豪到如此程度的,多少人一辈子也没见过几回。

        杜月笙亲自接待,说:“两位客人来玩,杜某没有什么好招待的,奉上大洋一千,聊作玩资。”这个是大手笔,他很会做人。不管怎么说,人家输了巨款,心情一定不好受,赌场也不能不代为缓颊,这和历来的规矩送还赌客回家的路费是一个道理。不管他们是不是要闹事,先礼后兵谁也说不得他们不占一个“理”字。

        哪知韩麟春两人底气十足,直接谢绝了他的好意。他们进来时已经勇气百倍,这下可与上次不同,是奉了“圣旨”来赌的了,心态都不一样。

        王亚樵暗暗纳罕,两个人都是刚来上海,从哪里借来的赌资?不过任你成千上万,在这个销金窟里也只是个时间长短问题。他们的胆子也太大了!他忍不住开口说:“韩兄弟,你们这是?”

        韩麟春还真没看见他,他现在的心思都放在这一次豪赌上了。看到王亚樵,心里也是一愣:“九爷也在?”他对王亚樵还是很有好感的:“兄弟我奉大帅之命再次来此搏一把,看能不能翻回老本。”

        王亚樵失笑说:“你通共多少钱,还想翻回老本?”估计这两人是把生活费、交通费拿来赌最后一把了,想想一阵难过:“难不成他们真的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不然靠一点本钱,要连赢多少把才能回本啊!”

        韩麟春每逢“大敌”当前,神情都是极为平静:“大帅又给了我五十万,命我赢回本钱!”可是如果有人心盯着他的腿,就能发现,他的裤脚在微微晃动,虽然他极力掩饰。

        虽然张作霖干脆得很,但是他决定了,如果这笔钱再输了,他绝不苟活…

        人群大哗,见过赌博凶猛得连命都不要的,可是连续这两笔大手笔,却是这辈子都没见过的。不但王亚樵吃惊,杜月笙也觉得十分棘手:“这不是赌钱,这是博命的节奏。”可以想象,如果再把这笔钱吃了,无论如何,都是往死里得罪张作霖,想善了都不可能。

        一刹时之间,杜月笙就作了决断。他笑嘻嘻地说:“来的都是客,既然开了赌场,就要陪各位玩尽兴,兄弟我准备亲自下场,不知道这位兄弟是怎么个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