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359章初晴后雨

第359章初晴后雨

        接下来的事让韩麟春如在梦中,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这群人的态度已大变。他简要地把受人之托要见王九光的情况一说明,对方很爽快地说:“没问题,我这就送您见我们九爷。”

        关系拉近一点,韩麟春这才放心。他很友好地从兜里拿出几个大洋:“给方才那位兄弟的车钱。”车钱本要不了那么多,一是心有余悸,二是知道大家在外讨生活不容易,又是拜托他们做事,权当交个朋友。

        哪知这伙人看都不看,连声说:“既是九爷的朋友,我们若是拿钱,岂不是要叫人骂死!兄弟刚才得罪了,您莫见怪。”不但不收钱,又呼啦啦来了几辆车,请韩麟春坐上一辆,然后开始向江边跑。

        这回走的是大街了,韩麟春才难得有闲心欣赏起风土人情来。车子一路走,人群越集中,但好像苦力居多。约莫个把钟头后,来到一处码头。

        在一间屋子里,韩麟春见到那位要找的王九光。被他们称为九爷,他想着一定是他们的头头,肯定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不然怎么能镇得住他们,却不想一眼见到的是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文雅青年,不禁大跌眼镜。

        王九光听着手下人的介绍,微笑着伸过手去,根本不像是个在刀口上舔血的好汉,而像一个教书先生:“你是?”

        韩麟春豪迈地亮出嗓子:“兄弟韩麟春,是东三省巡阅使张作霖张大帅麾下第一师的师长,奉命来沪添置些设备。”

        王九光脸色淡淡地:“哦,兄弟我好像并不认识你。”敢情,张大帅和师长的光环并没有让他有什么想法,就是一个符号而已。

        韩麟春这才想起来,张大帅的名头并不好使,也怪自己习惯了。他嘿嘿一笑说:“实不相瞒,是少帅委托我前来请先生帮忙。”

        王九光脸色这才好一些,他想起在北京与张汉卿的往事,心中浮起一阵欢欣。

        那次相会之后,尽管张汉卿未能说动他加入奉系,但是他的话却让自己对以前的行为进行了反思。在政治上,没有谁是对的,谁是错的,或者在某时某地,谁都不知道别人的内心。琢磨这些花花肠子对这位耿直的大侠来说是一种负担,他干脆放下来,带领一帮安徽来的同乡在上海过起了好日子。

        他的好日子就是抢地盘。

        发迹是从货主扣留工人的劳力钱开始的。他到一家铁铺连夜打了一百把斧头,第二天带人冲进货主的办公室,于是一切都解决了;

        他和上海滩最强的青帮头目黄金荣掰起了手腕,抢走了他手下一块码头生意。在斧头帮的淫威下,黄金荣最后选择了和解,划出这个码头给安徽会馆管理。从那以后,斧头帮的威名传遍了上海滩。王亚樵的大名也响彻沪上,被尊为“九爷”。

        这不是王亚樵最得意的,他最欣喜的是一帮子安徽籍劳工跟着他终于可以过上不算不错的日子,这种成就感逐渐淡化了他对于政|府的厌恶,原来,这样生活也挺好。

        好歹也是故人所托,又是专程来找他,王亚樵也就略尽地主之谊,请韩麟春吃了一顿饭。席间韩麟春提到寻找陈布雷一事,王亚樵满口答应。

        他们更多的是聊到张汉卿,韩麟春讲到张汉卿剿匪、建党、土改、经济建设、建军各种事迹,这些事迹已经在上海滩多有耳闻。但是韩麟春以第一人称讲述这种故事时,王亚樵听得津津有味。他内心细腻,对于能够让老百姓落得好处的实事很敏感,无论如何,分地和搞工业总是一件不错的事。至于别的,不置一喙。

        没想到当初那个不起眼的小子在短短几年时间内做下如此大的事情,好笑的是自己差一点就让他的小命归西!想到这里,王亚樵难得地觉得赧颜,所以当韩麟春提及自己此行的目的是购买机器时,他点头说:“这是好事,有需要兄弟的地方尽管开口。”

        一个黑社会的在这件事上能有什么帮助,大家是凭腰包里的银子说话好不?韩麟春不知道,王亚樵从来不轻易许诺,但是他真的是一诺千金!他还以为只是随便的客套话而已。酒足饭饱,他对王亚樵说:“承蒙九爷盛情款待,兄弟不胜酒力,就先到这里吧。等兄弟任务完成,那里由兄弟作东,与九爷话别。”

        有事在身,王亚樵也不多挽留,派了一辆车,跟着两个兄弟护送他回了酒店。

        一路上和这两个小弟聊起来才知道,王亚樵已经成为名震上海滩的斧头帮帮主时,韩麟春才真的大吃一惊。无论如何,他也不能把那个矮瘦的青年人与斧头帮联系起来。在东北,只偶尔听人谈起上海滩出了一个“九爷”,没想到却是他。只是,少帅怎么就和他有了联系呢?看情况,两人的关系还挺好!

        来到酒店,却发现杨文凯一脸灰涩地坐在酒店旁的台阶上,失魂落魄地。他有些吃惊,急忙下车问:“文凯兄,出了什么事了?”

        杨文凯见了他来,才觉得找到主心骨了,他一把抱住韩麟春的腿,带着哭声说:“老韩,我犯了杀头的罪了!”

        看了这样子,韩麟春的心莫名的一跳,他硬绷着不让自己往最坏处想:“到底什么事?”

        于是杨文凯断断续续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他真的摊上事了。

        原来饭店里的伙计看见这两位东北人很阔绰,估计手边很有钱,就动了心思。这些伙计多少有些帮会的背景,也和一些大赌场、大妓院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杨文凯出去溜了一圈,见通告说拍卖会要到三日之后才开始,便想放松放松,谁知道就入了人家的道了。

        杨文凯别的都好,就是有一宗毛病:好赌。这些伙计都是人精,岂有不对症下药之理?于是被带到附近一家赌场,上轮盘赌去大赌。可惜赌运不佳,屡战屡败,一不留神,竟将买机械之款输去大半。

        接下来就是老套了。伙计们怂恿他翻本,他也心焦如焚,欲罢不能,只有本着屡败屡战的“大无畏精神”,继续赌去。只说捞来凑起,谁知输来网起,五十万元全光了!

        韩麟春睁大眼睛:“全输光了?!”

        杨文凯眼泪在眼角不住闪烁:“全输光了!”

        这下糟了,可怎么办呢?向张作霖认错求援吗?又怕张作霖降罪;不向张说吗?把买机器的大事误了,更将吃罪不起。韩麟春想起少帅对他的器重,从一个外人连续跃升到与奉系老将们平起平坐的地步,可谓恩同再造。自己初次带人出来办事,竟然做得如此灰头灰脸,辜负了少帅的信任不说,还有可能让少帅受责,禁不住长吁短叹,悔不当初:“老杨,你怎么可以把购机款拿来赌!你好浑啊!这让我怎么向老帅少帅交待!”

        杨文凯羞愧无地,也想起少帅对他的信任,后悔无加地说:“错已铸成,我只有一死谢罪了!我没别的好说的,我死之后,少帅一定会善待我的家人。只请老韩你告诉我的儿子,将来无论如何不得赌博了!”

        韩麟春还是知道人才难得的道理,张汉卿把他们挖来,可不会因为这种错误就到把人逼死的程度,平时老帅待人还是很和蔼的。他想了想,把杨文凯扶起来:“老杨,咱错了第一步,死不足惜,我们的事还没有完成呢。我们再和家里商量商量,看怎么挽回这损失!”

        护送他回来的两个人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听了个大概,原来这官场中人不但也好赌,这赌的金额大得很,而且胆子也大得很!便有一人说:“不知道杨爷去的赌场叫什么?”

        杨文凯虽然悔恨交加,但脑筋还是很光亮,略想了想便说:“好像叫什么‘公兴俱乐部’的,在法租界那边。”

        两个人一齐摇头说:“这可难办了,这‘公兴俱乐部’是黄老大的地盘,又有法国人罩着,想找回场子可就难了。”十赌九骗,这么快就把这么大笔金额输掉了,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中间有猫腻。

        黄老大就是名震上海滩的黄金荣,据说手下有门徒十万人,控制着几乎上海滩的各个角落、各行各业。就是王亚樵本人,也不敢轻易找他的场子,何况愿赌服输,人家先在理上占住了。不过本着人溺己悲的心态,两人一齐说:“刘兄弟也不用太难过,我们回去和九爷说说看有什么办法可以挽回。”

        根本不用多想了,韩、杨都是老江湖,这个安慰的意思听不出来吗?不过还是感谢了他们的关心。韩麟春乍逢大变,还是很静气地和两人告别:“多谢两位照顾,兄弟心中有事,就不远送了。”

        思来想去,这事拖不得。当天晚上,韩麟春就乍着胆子给张作霖写了一封电报,说明原委:“后悔莫及,本欲跳黄浦江自杀,又恐耽误了买机器的大事。请速再汇机器款五十万元,将机器买妥即回奉请罪,万死不辞!”

        万死不至于,但是该负的领导责任还是要扛的。杨文凯是厂长,虽然握有管理权,但是名义上却要居于自己这个督办委员之下。

        本来想写给张汉卿的,最后还是直接给了张作霖。光棍一点,一人做事一人当,有什么后果自己一力承担罢了,何必再把少帅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