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340章亲密接触

第340章亲密接触

        张汉卿是花丛老手,自然知道徐徐而行的道理。可是面对黄婉清时,他还是小小地放纵了一把。

        真正的“三月不知肉味”,张汉卿特别卖力,当然也没能持久,便精华尽失。

        本来还想梅开二度,只是感觉到她身体的僵硬和悸动,才生生刹住了车。考虑到她初尝禁果,不能让她有心理阴影,毕竟将来的日子还长着呢。再说他已经不是当初的毛头小子了,有些事收放还是自如的,便不再逼人太甚,反正一击得手,先机已占。

        俯身看黄婉清时,她的眼睫有一颗斗大的泪珠引而未发。当下怜惜之心大起,轻轻吻去那略带咸味的珍珠,凑到她身边说:“乖乖地,女人第一次都会这样。你有多疼,我就会多疼你。”

        甜言蜜语是最好的良药,张汉卿已经是老司机了,无论从身体上还是在说谎上。黄婉清上下都被他掌控,已经从心理上认了命,看他温柔体贴,她的心也渐渐融化。

        “你疼我,为什么后来没有再找我?你是奉天的少帅,想找我无论如何都应该能找得到。”身体仍然交织在一起,她能够感受到张汉卿的点滴变化。

        呃,别说,黄婉清一家离开奉天,张汉卿是事后才知道的。当时张作霖只是奉天的督军,又有冯德麟牵制,他的精力主要在抓卫队旅和参与时局的运筹,倒真的忽视了对黄婉清动向的追查。再后来光顾着纵横捭阙,男人志在四方,怎么会被女人羁绊?

        当然,此时此刻,此话不宜乱讲。

        “我后来亲自去过三道岗子找你的,不过你们家大门紧闭!”张汉卿慢慢回忆往事。窗外四下寂静,唯有屋里温暖如春。

        “后来你姐姐黄如清家里犯了事,我一看到她就把她当作你了,所以我又放过你二伯。所以在这件事上,你应该怎么谢我?”

        他没有提及,他确实把黄如清当作黄婉清了,只是用来作一夕老婆而已。

        “然后我一直忙,直到来吉林剿匪,当我知道有一位姓黄的商人给匪人供应粮食时,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你!”

        “果然是千里姻缘一线牵,这不还是找到你了?”

        伏在细腻且极有弹性的皮肤上,张汉卿得意地笑。

        他谈到了第一次见到她那一袭白裘的出场,提及自己百思千转的夜不能寐,曾亲自到过三道岗子寻找她不见的惆怅,当然也虚构了些他的思念。可人心的话惠而不费,女人却又都吃这一套。生米煮成熟饭,黄婉清也就倍加在意张汉卿对他的感觉。听着他絮絮叨叨的讲着情话,慢慢也感染了她。裸着身子被裹携在他身底下,竟然慢慢从心底里涌起一阵柔情。

        “你这坏人,摸哪里呢?”黑暗中,黄婉清忽然一声娇叱。

        “全身上下,就这里没碰过了,我摸摸不行吗?”张汉卿很狂妄地说。

        “不行!”

        她说着不行,可是不能阻止他的动作。

        刚才只顾着兴奋,后来全程黄婉清一声不出,不知是害羞还是无言的反抗,张汉卿也没时间照顾她。现在云歇雨住,自然要探讨一番了。

        “你别乱动呢,我有话和你说。”肯定无法幸免,黄婉清索性由他。最宝贵的东西已经交给了他,在一些外围的事情上,她奉献起来没有压力。

        “你说啊,我听着呢。”张汉卿一手撩着她的鼻子,一手随性而动,有一言没一语地逗弄她。

        “坏人!”黄婉清感觉浑身发痒,但是心却定下来了,这将是她一生的良人呢。她抱着张汉卿的背,咬着嘴唇,轻轻地问:“少奶奶为人怎么样,会容下我吗?”既然已是张汉卿的人,自然要对张家有所了解,特别是对未来的顶头“上司”。

        身为男人,自然要做出一家之主的样子。张汉卿自信满满地说:“放心,我一定会用八抬大轿把你风风光光地娶进门。这些事情,你就不要太担心了,现在,你只要尽心把我侍候好就行!”

        对八抬大轿,他也只是后世听过,真正的意义却不甚了了。至于再讨一房老婆,完全没有压力。父亲在他成婚前不是说了可以由他再娶吗,那就娶呗!又不是没钱。于凤至婚后一直表现得如三从四德的典范,是典型的贤妻良母,真把人带进家了,还能被撵出去?大宅门里的电影电视看得多了,男人三妻四妾正常的,他们不也活得很愉快吗?以黄婉清温顺的性格,一定能相处得很融洽。

        再说从法律上把她纳入后院也没有问题,因为民国成立后是合法的:1912年12月14日,北京政|府颁布条例,明确地准允男子自由纳妾。男子只要有钱,可随意纳妾,不受任何限制,所以有很多人以蓄妾来炫耀其财富。

        直到“五四”新文化运动后,女权被提出,提倡男女平等,“一夫一妻制”才真正实行起来。但即使这样,民间纳妾仍然盛行,政|府只能做到要求高级官员不要纳妾。

        即使创设“一夫一妻世界会”的梁启超,也曾暗地里纳有小妾。梁启超的原配夫人李惠仙在结婚时,曾带来了两名丫环,其中一个叫王桂荃,聪明勤快,深得梁氏夫妇的喜欢,家中事务甚至财政都由她掌管。1901年,梁启超的长子梁思成诞生,幼时身体单薄,为了香火旺盛,1903年,梁启超在李惠仙的准许下纳王桂荃为妾,王桂荃后来一连给梁启超又生下了6个子女。对于这桩婚事,大概是考虑到有悖于一夫一妻制的主张,梁启超从不张扬,尽量讳避。他在信中提到王夫人时,多称“王姑娘”、“王姨”或称“来喜”。

        经济学大家马寅初也纳有小妾。还有被誉为画家张大千,也多有风流韵事流传人口。一家报纸说他有八位夫人,张大千闻后哈哈大笑,说:“要打对折!要打对折!”八位夫人打对折,就是四位了,即曾庆蓉、黄凝素、杨宛君、徐鸿宾。另外他尚有四五位婚外情人,如李秋君、朝鲜姑娘春红、日本姑娘山田等。

        已经完全融入这个社会的张汉卿对纳妾心里可没有什么负担,所以他敢拍着胸脯打包票。至于放出的“八台大轿”,完全可以用轿车代替嘛,这不就绕开规矩了?还显得新潮呢。

        黄婉清把头埋在张汉卿的胸膛里,轻轻说:“只要大奶奶能够容下我就够了,才不敢奢望什么八台大轿,我这辈子可没那个福分。”知道“八台大轿”是难为他,不过他有这个心就够了。这个时代的女人地位还是很低下的,能有个疼爱的男人就是大幸了,她深受传统影响,倒不敢多想。

        张汉卿攀着黄婉清的秀发,这个传说中很有主见的一个女孩,竟然对名分如此在意。她虽然嘴里拒绝,但眼中隐藏的热切还是被张汉卿瞥见。

        本来他也只是顺嘴那么一说,见她对这个大轿如此的在意倒有了些想法了。不就是请八个人出苦力嘛,哥非得做成这事不可!他拍拍胸脯说:“我说过的话,从来没有食言过。我是谁?我可是你的亲亲老公!”

        黄婉清在这一刻相信他做得到。在奉天城,也只有少帅敢一诺千金了。不过,此时此刻,她却并没有追着要承诺,而是幽幽地叹了口气:“我不奢望你什么八抬大轿----你什么时候把我爹爹放回来?”

        俗话说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跟人家的女儿有了这么一腿,再像上次一样关着不放就太不够意思了。即使她不说,他也不会如此不近情理。不过放人这件事,有颜文海在,还真的不便开口。当初用这家伙就是因为他公正不阿,现在轮到张汉卿想徇私情了,用什么办法呢?

        “你爹爹这次犯了大罪,直接放人肯定不妥,好歹我是少帅,又是此次剿匪的总指挥。得想个法子让你爹将功赎罪才好。”

        “那你想啊!”黄婉清的枕头风虽然不烈,却后劲十足,以至于张汉卿真的苦思冥想起来。“实在没办法,让你爹爹设法把卢永贵他们拖一拖,饿他们几天,就算他的功劳了,可将功抵过。”

        胡匪现在缺粮,听从大山里逃出来的胡子说起过惨状。张汉卿极想一举歼灭之,他的主意是利用信息的不对称,让黄奉廷和其联络上。能拖上几天,这仗不用再打,光饿就把他们饿昏了。

        “这个或许行。”黄婉清一口答应下来。张汉卿已经松了口,这件事又不是很困难,难为他了。这样一来,父亲的命基本上算保下来了,一颗悬着的心也放下来了。

        “谢谢你。”她喜极而涕。

        “谢什么?唉,我的老丈人有粮资匪,却让他的女婿挨饿,这都是什么世道?”张汉卿不安分地说。

        “你饿了吗?我做饭给你吃。”看来剿匪真的辛苦,大半夜的都没吃饭,黄婉清怜惜之情大作,要起身给他做饭。

        “我想吃你!”

        “啊?”

        伴随着这一声,是年轻的张汉卿大展雄风的身影,黄婉清敏感地体会到了他身体的变化。可是,已经在心理上有了归属感的她,又怎么会拒绝他的再次进入?不但没有,反而百般配合,让张汉卿深陷温柔乡,再一次酣畅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