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335章粮食告急

第335章粮食告急

        对隐匿在大山深处的高士傧和卢永贵来说,最痛苦的时候来临了。

        由于高士傧是突然战败做了土匪,根本没有准备好。然而又接连吃了几次败仗,手下几个亲信死的死,俘的俘,逃的逃,上百人的卫队,只剩下十几个半残不残的跟着。若不是一向有旧的卢永贵收留,没有作匪经验的他,只怕早就被剿匪军发现并处理了。

        想想原本是一方诸侯,现在竟然要沦落为寄人篱下的土匪头目,不禁觉得悔不当初。

        习惯了落草生涯的卢永贵痛苦的是储存的粮食不多了,弹药是打一发少一发。至于药品,更是不用说了,土匪遇到生病,只能听天由命,捱不过去,只能算自己命不硬。

        做土匪这么久,在窝里深挖洞、广筑墙是应有之义,怎么会出现粮食不够的情形呢?原因是各地大大小小的土匪经过这一轮剿匪军下血本的围剿,大都溃不成军,一部分走投无路的散匪们“慕名”投奔了胡大匪帮;另一部分则纯粹是觉得敌不过人多势大的剿匪军,抱着树大好乘凉的主意和卢永贵合伙的。

        这样一下子多出几倍的人来,本着江湖义气,卢永贵又不能赶他们走,否则传扬出去,谁在以后还会跟着他混呢?可是粮食,已经被剿匪军控制下的地区硬是掐住了原本向胡匪输送粮道的明、暗线。空有抢来的无数金银首饰,却不能当饭吃!早知道多储存些了,还一直想着等秋收后从各地百姓手里抢些呢。民以食为天,土匪也是人好不好!

        这时的卢永贵,呆在中朝边境的长白山里、鸭绿江畔,他的老巢离临江县城还有百十里。这里交通不便,人口语言混杂,安全系数是大了些,但是不是粮食产区。以前的小批量日用粮食,来自于四下里的抢劫,而大宗粮食买卖,都是委托临江县一位新来的姓黄的大户秘密提供的。当然,通匪不是什么好名声,但是姓黄的大户愣是靠着和他的交易,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成为临江县城里数一数二的富贵人家。

        继通化一役大获全胜后,张汉卿亲率的卫队师又相继控制白山、江原、抚松诸县,把卢永贵牢牢困在嵌入这块方圆百十里地的楔形山地中。进山剿匪在目前不划算:土匪人多,又占着地利之便,重要的是山路非常不适合使用炮兵。而没有炮兵作为攻坚力量,强行攻山的代价可知。卫队师是张汉卿的根本,他可舍不得这些好不容易培养的人才无意义地牺牲。

        不用打,只用困,就会把将近五千人的土匪活活饿死,除非他们渡过鸭绿江去日本人控制的朝鲜。日本人曾经资助过卢永贵等人不假,但那是要祸害中国,等到他们这批亡命之徒进入日据朝鲜,则又是一番可能了。

        因此,张汉卿发布命令,“对内外勾结、通匪资匪特别是粮食、药品、弹药者,一经发现,直接枪毙!”之所以如此杀气腾腾,是因为唾手可得的剿匪成功就在眼前,解决了卢永贵这一伙,吉林全境基本上就再无大股的胡子了,这种关键时刻可不能功亏一篑。

        重压之下,黄家虽然之前屯积了不少粮食,却不敢再冒杀头的风险向匪巢交易了。钱是好东西,但也要有命花才行啊!

        张汉卿在进入匪区的几条必经之道上设了卡口,禁止任何军需物品进入。不远处驻扎了一个团的兵力,外带着几门大炮,虽然胡匪兵多,但要冲破这层防线,没有经过巨大的伤亡是做不到的,毕竟是正规军和杂牌军的差异。这一点,卢永贵通过几次不成功的攻坚战得到确认。而且在驻军与县城间有许多骑兵哨,可以最快速度把消息传过去,援军的行进速度绝对比匪军要快,虽然匪军精于马技。

        腾出手来,张汉卿又以剿匪副总司令暨吉林剿匪最高指挥官的名义,在全省各控制下的县乡两级政|府加紧了对胡子们粮食的控制力度:在胡子出没的山区林间,且不去管它,但对行政管辖区则加大了宣传,实行联保制度,并在胡子多发区加强了对于粮食的控制----往往是粮食一收下,政|府即强制性地除保证当地人口粮外,征收了绝大部分粮食。

        虽然政|府是公平买卖,以钱易粮,但对于胡子们的打击是重大的----人数少了生存不易,人数多了抢粮数额不能满足要求且目标也大。就算是抢得了大量钱财,交换粮食也是件困难的事:现在政|府所收购的粮食听说都运到哈尔滨、奉天等几个大城市换外汇去了,对粮食的管制很严格的。

        一道道指令从偏远的临江县城发向全省各个地方,此消彼涨的势头让残匪们无法立足。张汉卿要求在消灭大股土匪后,要果断将军队力量放在安顿地方局面上来,各地区要依此组建庞大的民兵队伍,隶属于各地人民武装部;警察局要在各个乡镇组建派出机构,即派出所。为补充这两股力量以民生为主的缺点,在各县城及农村重要据点还设置了准军事化部队----武警部队的想法也诉诸脑际。这样一来,主战部队就可以腾出手来,而不致沦为地方保安部队。在未来,还可以用这些准军事化的部队去组成第一道屏障,作为与东北境内日本占据的地盘缓冲。

        身处江湖之远仍然牵挂全盘的张汉卿,自然不会放过眼皮底下最大的土匪群。他焦急地判断着点点滴滴的线报,然后思考下一步的动作。

        围困效果是明显的:据打入匪军内部的“奉情局”情报人员传来的消息,缺粮的胡匪已经开始杀马济饥了。马是胡子们的第二生命,尤其在这白山黑水之滨,没有马,靠两条腿几乎寸步难行。到这一地步,说明土匪们的生存条件已经到了临界点。

        历史上不乏大意失荆州的故事,张汉卿也不敢保证盘踞在此多年的胡匪没有几个得力的帮手。在这关键时候,难保有人狗急跳墙,为利为义做出些什么资敌的事情来,再说通往山里的路止不定有几条,若是有人用暗渡陈仓的办法做点什么事,那自己可是狗咬猪尿泡,空欢喜一场呢。

        他从已经得到稳固的各处挤了些部队过来,又派出十数个骑兵小分队四处巡逻,只不过是为了安心,却不想到真的查出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