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334章双管齐下

第334章双管齐下

        怎么办?

        在奉军总部和剿总司令部各大员头痛不已时,张汉卿已经构思了一个影响未来中国深远的想法:即发动一场规模浩大的人民战争,将土匪彻底淹没在人民战争这个汪洋里。

        记得中学历史中讲到日本在侵华战争期间对八路军的围剿一度达到峰值,连朱|毛等老人家也不得不亲自去纺纱。好在有万万千千支援抗战的老百姓,中国共x党最终挺过来了。这段历史告诉我们,人民战争是了不得的。现在土匪占据的地盘只能算作他们的游击区,而不是根据地,只要自治政|府能够团结群众,足以让土匪们如过街老鼠,无处存身。

        在分兵剿匪的同时,东北剿匪总司令部发出了《动员干部下乡发动群众》的指示,组织大批的军政干部下乡,在稳固地区开展反霸除奸和土地改革运动。东北剿匪总司令部在极短的时间内,抽调出了还在讲武堂进行学习的上千名学生军,与吉林、黑龙江两省人民党省部派出的各地党小组,搭建了大批的农村工作团,深入广大乡村,发动群众,开展声势浩大的“反奸清算”运动及土地改革,一要与土匪划清界限,二要实现“耕者有其田”。

        这些工作,目的就是要在土匪横行的地区将普通人民与土匪有效切隔开。没有吃,没有穿,剿匪军也不会送上前。这时候再进行一场大封锁,藏在深山老林里的胡子们若不怕被饿死冻死,就尽管呆着吧。

        当然,剿匪军要营造出一个相对“安全”的区域,让这些半文半武的学生军们发挥长处,需要剿匪军打垮大部分主力匪军的前提下做的,不然,嗜血成性的土匪对手无寸铁的工作队的处理是残忍的,拍脑袋都可以想出。

        于是,张汉卿以东北剿总副总司令的名义发出了《关于剿匪工作的决定》,指出:

        各师和旅要把剿匪任务作为当前一段时间最重要的事情来作,各执行剿匪任务的部队作出全面计划,区分轻重缓急,实行集中兵力围歼和追打相结合,除恶务尽,避免以往兵去匪来的现象。各地剿匪工作应以“剿灭一处、稳定一处、死保复活”为原则。

        大股的敌人,重点去剿;小股的敌人,分兵去剿;只有残匪、散匪,交给地方去抓!

        为此,在匪乱最重的吉省东南部和黑省中南部,几大重要城市先后连成一片,形成稳定的“安全区”,然后再层层推进。

        一旦重兵清理一处后,主力部队可以适当地向相邻地方转移,但要留出一定的兵力,防止大股敌人反弹。然后肃清小股残匪的工作,就交由当地的政|府及联防民兵来做了。

        要做到这一块,张汉卿提出了几个原则:“在土匪猖狂的地方,以军事为主,政治为辅;在匪乱平息的地方,则以政治为主,军事为辅;在战略方向上,要各参战部队“以匪为大敌,以主力应对”,从思想上把剿匪作为一项重大艰巨的任务来完成。”

        深受匪患的百姓们热烈欢迎这些工作组的先生们,他们对这些能够识文断字的娃娃先生们一是好奇,二是敬畏,三还是感激,因为娃娃们真正做到了不拿群众一针一线,而且还帮他们解决实际困难,指导监督土改的运行,使翻身农民们真正获得了土地。

        剿匪、土改和“反奸清算”三管齐下,获得空前的成功。很多奉军实际新控制的地方建立了由人民党主导的政|府,并开始有效运转。当然,由于担心反弹,这些地方的政|府负责人与党的职务是兼任的,对外服从于两省政|府的行政安排,对内接受人民党的领导。在各乡镇,纷纷建立起派出所、联防队,承担起主力部队退出时的保家重责。自然,在相距不远的地方,都会留有一定数量的奉军驻扎,既给各地政|府壮胆,又防止大股的土匪突然出现。

        人民党下乡,使以张汉卿为主要负责的剿匪部队渡过了最困难的阶段,在东北获得了很大的威信。更重要的是,这些立足于当地的干部成为奉军控制地方的重要基石,并在后来成为人民党的骨干,在人才储备上增加了力量。

        土匪们开始尝到了人民战争的威力:和奉军正规部队作正面抵抗力有不逮,屡受重创。

        在通化地区的战斗中,卫队师组织了一场规模宏大的攻坚战,打垮了盘踞这一带的刘甲一、胡雨堂、李桂新数股匪徒的联合,迫使他们分头逃窜。当场歼灭刘甲一部1000余人,刘仅以随身40余人逃遁。为了彻底肃清余匪,卫队师以营为单位,整合了数个精干的剿匪小分队,采取不停歇的追击与钉楔围困相结合的方法,穷追猛打,转战至吉林省的白山、江源、柳河等地,兜剿刘甲一部。穷追400余里后,终于在10月下旬于新开河畔将半渡的刘甲一击毙。

        剿灭胡雨堂部亦是如此。胡雨堂是土匪王卢永贵的本家,也是卢永贵在奉、吉边境的左膀右臂。在通化战败后,一支剿匪分队对逃入深山的方匪实施久围长困,布下明岗暗哨,同时,组织部队进山反复搜剿,使方雨堂无粮无宿,疲于奔命,最后彻底被歼。

        几大股出名的土匪相继被歼,让各地徘徊不前的剿匪工作有了亮点,也给其它地区带来了经验。

        自从制定了新的剿匪方针,各部队的斗争大见成效。在有效控制两省各主要城市之后,流窜在各地的数量不菲的土匪再也无法有大规模的集中了,一是规模大目标也大,容易被武装更强大的剿匪军重点应对;二是人员大规模集结后,没有固定后勤补给的痛苦开始显现。

        不得已,土匪们采取化整为零的方法隐匿各地。多少年来,他们就靠这一办法度过无数次艰难的时刻,一有春风,便重获新生。

        这时候,人民党控制下的地方政|府的威力开始显现。连保法、登记法,足以震慑任何家中有参匪的、有亲戚朋友土匪投靠的家庭,让“落难”土匪无处藏身。对于小数量的土匪,在村村联防、肃壁清野之下,连一些吃得都找不到,除非再返回已被剿得七零八落的匪巢,剩下只有一个出路是投降。以至于知道这一方法的卢永贵哀叹:“这比十万军队还要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