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331章急转直下

第331章急转直下

        小田切英夫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中国人竟然会玩这招,让他始料未及----就是大日本帝国也不至于这么…呃…明目张胆!凭那训练有素的动作,谁都知道,这群打手是军人装扮的。可是,没有人可以当场揭露,那么一切事情的经过,都在中国官员的嘴里!

        张汉卿嘴角微微一撇,那是表示满意的动作。戢翼翘训练出来的特战队员果然能够以一挡十,这双倍的军费不是白花的。别说用军队,就是一群小痞子拿着棍棒也能震慑一大批人。想想后世的违法拆迁,都要百姓的命了,还不是由着一小撮人想怎么干就怎么干!现在,只是阻止这群棒子别搞那么嚣张而已,哪会有失?

        唯一不满的是谭海他们把自己围得紧紧的,不能一饱全景。也不怪他们,这么多人在场,又都是受到蛊惑的,难保没有几个不要命之徒混在人群中对自己不利。经过中东路谈判不顺的日本人,对自己可能是恨之入骨吧?热兵|器时代,一发子弹就能要了命呢,人家是忠心护主,是好心。

        看闹得差不多了,张汉卿向姜化南吩咐了一声,后者拔出手枪,对空连射三枪,立刻镇住了所有人。四下里一下子平静许多,只有几个倒在地上重伤的人的哀嚎声,格外刺耳。

        也许枪声就是信号?反正那群打手呼啸一声,从人群堆里往返回的路跑走了。王庚冷笑着对小田切英夫说:“这个朴承正一伙人勾结土匪,当众行凶殴打垦民,这个都是你们指使的?”

        小田切英夫那个晕啊。你们一堆人长枪短炮的,连机枪都架起来了,却纵容这群打手行凶伤人多时。现在发几枪空弹,立刻就占住理了!他当然不能任中方这位警察局长自圆其说,马上说:“这明显是一场阴谋!”

        “不错,这是一场阴谋!”

        不知什么时候,张汉卿分开警卫,站到他面前。这两年他长得更高了,足足比小田切高出一头来。看得出,同样营养跟上的时候,日本人和中国人身高的差距就一目了然了。

        “‘一进会’先是挑起不明群众非法集会意图向政|府施压,又勾结匪人引起骚乱想栽赃陷害政|府,幸好我们早有准备,使他们阴谋未能得逞!这位小田切所长看得清楚,政|府方面的人除了开枪吓退匪人外,并没有一个人动手!”

        他转脸看着王庚:“王局长,‘一进会’这样的非法组织,为什么没有清除?”

        王庚配合着演戏:“少帅,‘一进会’人多势众,据说又私藏大量枪支,我们警察局实力远远不及他们。再说他们一直声称受日本总部指挥,处理起来很棘手。”

        张汉卿发怒说:“我就不信了,一个地方组织竟然和政|府公然对抗!日本政|府是承认民国政|府的,怎么会放纵他们?一定是他们扯虎皮作大衣。化南,通知第一师调一个团过去,把他们的老巢灭了,并把这个组织连根拔起!如有抵抗,坚决歼灭之!”

        面对强势的少帅,小田切英夫知道说什么都没有用。就像当年的清政|府在列强的枪口下签订一个又一个不平等条约一样,什么都是浮云,实力才是后盾!现在,张汉卿有这个底气,就差随便整一个什么名义了。

        “一进会”的结局是肯定的。当他们的后台日本人对被铐的朴承正无能为力的时候,当打手们和枪声出现的时候,当少帅把此次事件定性为勾结匪乱的时候,它的下场便很不妙了。可是当魂飞魄散的垦民们再一次长途跋涉回到住地时,他们听到了一个更不好的消息。

        一个小时前,全副武装的军队攻进“一进会”北垦支部的驻地(这么快?),逮捕了留守的全部人员,缴获了大量的文件。不但如此,据知情人讲,当场还缴获在上百支长短枪,落实了他们反抗政|府的罪行。至于目击者是谁,反正大家都是听说。

        不过晖春市政厅和边防绥靖公署却拿此大做文章,明确取缔该组织,并大肆捕捉“一进会”的骨干。除头目朴承正外,第二号人物金永植在“请愿”现场被抓了,有几个头目在老巢被抓了,还有几个小头目混在人群里溜了。

        他们逃不脱的。中朝边境已经关闭,整个图们江面已经被水警封锁。晖春已经戒严,各地都在挨家挨户落实户籍,没人在这个时候敢庇护他们,也无法庇护。他们就如同过街老鼠,在遮遮掩掩中艰难度日。

        日本驻间岛总领事馆不是没有介入。但是以少帅为核心的晖春当局搞了个公审大会,这让他们在私下里施压的计谋落空。晖春法院经过仔细考量,拟定了“纵匪行凶、私藏武器图谋对抗政|府、非法组织集会、密谋分裂国家”等数项罪名,准备判处朴承正死刑。

        物证有很多:抄家抄得的上百支长短枪便是明证,还有抄得的与一些东北匪徒的来往信件。虽然日本人质疑这些物证的真实性,但也无法说明这不是抄得的,毕竟是中国军人在抄家时已经指证是当场搜获的;

        数千个被打伤的垦民也是活证,其中有超过二十人伤重而死,有几十人留下终生难结的疤痕,还有几百人仍然躺在医院里。这些人都作为被“一进会”勾结的匪徒打伤打死的证明,连他们开始举起的“间岛自治”那面横幅也被作为分裂的证据。

        人证也有:至少上百名垦民指证是“一进会”的喽罗胁迫他们参加“请愿”,特别是“一进会”的基层骨干之一金三顺的指证更增分量。他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以朴承正为首的魁首与胡子交往的过程,也直指他们的阴谋是想在晖春自立为王,并当场痛哭流涕地表示忏悔。当然,法庭经过磋商,也给了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无罪释放。

        当然也有人质疑那群全副武装、纪律严明的“匪人”,可是没人知道他们从何而来、又从何而去,只能相信政|府提出的一进会勾结“胡子说”。

        本来张汉卿还想借此机会狠狠地打煞一下这些流民的锐气,但是经过这事,特别是政|府毫不留情地处当众处决了朴承正后,垦民登记由原先的爱理不理变成了趋之若鹜。政|府这是下决心做事了,有前车之鉴,谁不怕真的被驱赶出去?他们只是被蛊惑,又不是真傻。

        还主要是因为被张汉卿炮制出来的匪乱,真的在不经意间暴发。身兼中东路护路军司令、边防绥靖司令的张汉卿,不得不参加这场声势巨大的剿匪战役了。所以,及时抽身而退,留下一个安定和谐的边境,就显得理所当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