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330章图们江边的血案

第330章图们江边的血案

        王庚指着他大声说:“你不是中华民国的国民,在我国的领土上闹什么自治!如果随后拿不出相关证明,我仍然以通匪罪办你!”然后重新把喇叭对准垦民们:“你们在东北讨生活,我们的老百姓有没有亏待你们?天底下可有不交税的土地?这里是中国的领土,你们不想待可以走,想把这里弄乱了,办不到!我再一次重申,你们不要受人蛊惑,赶紧想清楚了后果离开!如果继续动乱,想吃枪子的就尽管过来!”

        人群乱嘈嘈的,这是怎么玩的?领头的三下五除二就被抓了,这下怎么办?什么时候,中国的官员们说话有如此硬气了,他们不怕把事情闹大了?

        要么古话怎么说的蛇无头不行,鸟无首不飞。一群乌合之众,没受过任何排练,就这么乱哄哄地随大流来闹事,突然之间被将了一军,立刻就原形毕露。

        好在还有几个主事者。朴承正被抓,让他们锐气大减,纷纷把目光转向匿在人群的一个人。一进会的老二、晖春的大商户崔永植首先救援:“小田切君,我们怎么办?”

        小田切,是姓;名,是英夫。他是间岛派出所的所长,这次闹事,他其实是幕后主使人。不过他一个日本人也不方便直接抛头露面呐,身处第一线,便失去了“调停人”的角色可能。他有些生气,暗骂一句:“该死的棒子!”如此轻易地就把他推到前台,是他不想的。不过见似乎要冷场,就再也顾不得了。

        他站了出来,一脸严肃地朝王庚走过来。王庚冷眼看着他,其实已经认出他来了,但还是冷冷地问:“你是什么人?可有身份证明?”

        小田切英夫站得笔直,用僵硬而又迟钝的中文一字一顿地说:“鄙人,大日本帝国驻间岛派出所的所长,小田切英夫的便是!”

        其实现在的间岛派出所原址上已经被日本总领事馆覆盖。1907年,日本假借“保护朝鲜人生命财产”的名义,强派60多名日本警宪,悍然越过图们江,非法侵入延吉县龙井村,设立“朝鲜统监府间岛临时派出所”,开展间谍活动。1909年11月,“朝鲜统监府间岛派出所”更名为“间岛日本总领事馆”。不过为了方便他们在吉林行使“治安”权,这个派出所在名义上还保留着,小田切英夫既是派出所的所长,也有“保护”领事馆之责。

        王庚不为所动,依然淡淡地问:“哦,你来此何事?”

        小田切英夫傲慢地抬起头:“鄙人身负晖春治安之责,现在眼看有大乱之势,自然要出来平息事态。王局长,你对垦民们的态度太恶劣了!”

        王庚冷笑说:“晖春是中国的地方,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外人来担治安之责了?我这个警察局长出面,还需要你这个派出所所长来出头吗!至于与垦民之交涉,是我国内政,不需要你来多事!”

        虽然他是文化人,但是作武官久了,王庚身上还颇有几分英气,敢当面对小田切英夫冷嘲热讽。不像现在某些地方上的官员和中央外交部的官员,对内上爷,对外失去了精、气、神变成了孙子。

        小田切英夫是派出所所长不假,但也不是王庚这个警察局长所能管辖,甚至吉林警察厅、中|央内务部,都没有管辖权。在这个时代,对日本官员用这个话来说,这就像来自周星驰的笑话“用明朝的(尚方)宝剑斩清朝的官”一样荒谬。

        见常用的招数不灵了,小田切英夫很生气,这不单不给他面子,还不给帝国面子!他指着朴承正声色俱厉地说:“这个人,是大日本帝国属下的大韩民众,你们无故拘押他,要给我个理由,不然,由此引起的一切后果,由你们来承担!”

        王庚不为所动,他也指着朴承正,不怒反笑:“后果?小田切先生,请你看好了!这个人,私通胡子,犯上作乱,在晖春地界打砸抢杀无所不为,原来是你们在后面做帮凶吗?造成晖春动乱、民匪混杂的责任你敢承担吗?!”

        小田切英夫一下被绕晕了,方才不还是因为没有身份证明而拘押,怎么转眼之间便成了通匪?若不把它扳回来,当着那么多爪牙,帝国的脸面还要不要?唯有用强硬对强硬,才有机会下一局!

        他大声说:“朗朗乾坤,哪来的打砸抢杀?你不要血口喷人,有帝国警察在这里,容不得你乱栽赃!”

        王庚要的正是他这句话,当下把手一指,讥笑说:“如果那些人不是匪,难道是你们口中的良民不成?”

        远远地,一大拨勇士冲向人群。说是勇士,是因为他们头上都缠着白布,精赤着上身,一幅典型的日本韩国才有的武士特色;说他们是匪,因为他们都手持短棒,穷凶极恶地向人群打去。他们下手极狠,而且专朝要害之处击打,所到之处,一片哀嚎与狼藉。一大群人由几个壮汉开路,形成一个箭头,硬生生在人群中撕开一道缺口,如波浪般蜿蜒。

        之所以没有被及时发现,实在是现场人太多了,而且噪声很大。但是这群人数量也不少,虽然是刚刚出现,但是因为战斗力强悍,很快地便清出一条血路来。

        要说一进会也有许多人在维持秩序,不然一群乌合之众是无论如何组织不起来的。可是这群人显见训练有素,又兼身体强壮、有备而来,一心想通过“请愿”捞点好处的棒子们哪会是对手?

        崔永植很是震惊,一进会虽然也组织了一些人在人群中鼓噪,但这种打手型的人可没有安排啊。这群人少说也有数百个,一进会可没这个规模。一棒子下去,不是打头就是锤肚子,都是人的要害啊。那个棒子都是三尺长,裹着铁箍,沾着就是一块青,砸中就是血一缕,若是当头便能直接把人砸晕过去。当棒子碰到真棒子,他们还是顶不住的。

        见人群骚乱,王庚心中那个爽啊,忍不住向身后的张汉卿看了过去。还是少帅主意高,提前安排一些军人化装成韩人打手,以超强硬对强硬。这些可恨的棒子,挨些打或许会清醒些,知道这里谁才是主人谁是客,做客人要有客人的觉悟!

        整整一个加强营的人马,少帅真舍得!不过要不是有这么多人,可能造不成如此的声势。

        “请愿”是一回事,但要造成晖春“大乱”形成“斗殴”的局面,这可就没有说理的地方去喽!出现这种事,吉林省政|府完全可以以一进会裹携匪人为非作歹来实施镇压,是堂而皇之的,甚至连日本人都不会愿意被掺和着进来,毕竟这还是一顶帽子。

        崔永植是知道利害的,因为此时小田切英夫“关切”的目光也向自己扫过来。作为目前一进会的大佬,他有必要出面阻止。他壮着胆子迎上前去,招呼说:“你们是什么人?”

        回答他的是迎面飞来的一棒子。尽管他躲得快,但肩头还是被扫中,火辣辣地疼。刚才的一个照面,他分明感觉到对手眼里那不容置疑的凶狠。

        这是要命的节奏…崔永植打了个冷颤。他想跑,可是两边已经有人围了过来,此时他身边的人都逃了个干净。再是棒子,也是未见过世面的百姓,他们的身子可不是真的棒子的对手。所以,不用吆喝,不用再苦口婆心地劝说,棒子们主动溃逃了。可以想象,一万多人四散在道路、田野、树林中的场景是一幅多么动人的场景。

        可是崔永植跑不掉了。在他转身的瞬间,一棒子敲中他的后脑勺。昏昏沉沉中,他感觉到仍然有一棍子砸到他的颈上,巨大的疼痛让他很快昏迷过去。

        跑得最快的是金三顺。几乎在崔永植被击倒的那一刻,他果断地撒起脚丫子就跑。也许注定这辈子能顺风顺水,他很快逃离人群,要不怎么叫做三顺?头脑中尚存一念的理智告诉他,这帮人是早有预谋的。

        因为晖春政|府代表、警察和军队都无动于衷地观摩着这场血斗,确切地说,是一边倒的击打。那位少帅,隐在一群全副武装的军人之中,冷漠地观察着场中的情景。倒地者的哀嚎,痛苦的挣扎,使经历过战火的他仍然有一些不忍。但是想到这次痛苦或许能让他们清醒、或许能保中朝边境几年太平、或许能够向日本人表明自治政|府寸土不让的决心,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用霹雳手段,显菩萨心肠。让一部分人的流血而让更多的人少流血,善莫大焉。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该让这群白眼狼吃些苦头了。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跟在日本人的后头做狗腿子。自己做狗腿子也罢了,还要捡嫩的欺,难道善良的中国人注定是要被凌|辱的对象?相较起来,他还是仁慈的,此次没有动枪…如果还有下次,他不敢保证会升级用什么武器了。

        不过他们的苦头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