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313章胜利

第313章胜利

        吉林城里,高军后路军不再顽抗。从早晨激战到黄昏,始终不见高军主力回援。汲金纯也适时让人喊话,要求第一团放下武器,既往不咎,越打越寒心的第一团决定投降。

        这样,除了大部伤亡的第一团,辎重、火炮大都完好,张作霖、张汉卿期望的取得完整炮兵营的目的达到了,汲金纯首功一件。

        在蛟河前线斗得难分难解之时,郭松龄已经悄然抵进距离战场仅五里之外的松花湖畔,随他一道的,还有三个骑兵团。

        考虑到吉林地形与交通的不便,骑兵便是纵横驰骋的优势所在。自决定围歼高旅的一刻起,张汉卿就定下了集中全部骑兵,作为关键时刻的棋子进行突破。此外,一旦高旅溃败,骑兵还可以方便地进行追击。在这里,两条腿的人是跑不过四条腿的马的。

        卫队师骑兵团、28师骑兵团、29师骑兵团…被整合给郭松龄统一指挥。

        没错,吴俊升亲自带领29师主力退回黑龙江,是真的----战事胜利已经可以仰望,黑省只有韩麟春的第一师却有点不敷使用了:因为日本人在海参崴登陆,还要强占北满铁路。吴俊升回师,要携同防备日本人。

        此外还能给高士傧错觉,让他稍感轻松。不过由于骑兵的突然性和快速性,29师属骑兵团却转了一个大弯。不过马快,他们还是赶在前头。

        三人骑兵团听到不远处正在激战的双方战火声,早已急得跳脚,郭松龄却不为所动,他冷静地分析着方方面面获得的情报,盘算着利弊。

        奉情局为此战投入了几乎全吉林的人力,让各种资讯迅速汇集到各指挥部来,这是高军没有的。

        向正在激战的敌军阵线发动进攻,充实我军力量,打垮敌人信心,是一般人都会有的想法。可是这样做,又将是一轮混战,即使战而胜之也是惨胜。而且现代战争条件下,机枪是大规模骑兵的噩梦。考虑到敌人是在吉林乃至东北都数一数二的北洋劲旅,三个骑兵团就这样加进去有些像添油战术。

        骑兵的优势在哪里?当年无敌于天下的蒙古骑兵是如何打垮数以百万计的各国步兵的?满清骑兵又是怎样一口口吃掉数十万大明辽东精锐的?发挥骑兵优势,在运动战中打歼灭战!攻坚,不是骑兵的特长。

        要发挥这种特长,就要让敌军动起来。只要动,被骑兵一冲,建制被打乱,指挥被阻隔,这支军队就离死期不远了。

        奉军骑兵团沿用清末配置,为最大额度直辖五连制,八百人。三个满编骑兵团怎样起最大作用呢?郭松龄在奉命进入吉林剿匪便和张汉卿没有交集了,但他不约而同地用起张汉卿刚用过的办法:攻心。

        两个骑兵团在两侧向高军阵地来回飞驰,造成包围的假象。掀起的漫天尘土与响亮清脆的马蹄声让高军开始惴惴:两边都是看不见的尘土,来来回回不知道有多少敌军在侧,这让进攻的、防守的高军都泄了气。正好,漫天的尘土遮住了卫队师和特战大队,也遮住了自家指挥员与督战队的眼睛。有些聪明的高军就趁着这个机会,有躲到路边的草丛中的,有躲到石头后的,有的干脆把枪一丢开了小差的。

        高士傧对两翼骑兵的到来完全失去了判断。没有了救援的后路,肯定打不过全副武装的奉军两个师的,现在又有这样的骑兵集团参战,此次只怕凶多吉少。关键是前面有多少卫队师的军队自己不清楚,但人数肯定不少的。如果让其全师到达,自己真的是走不了啦!

        骑兵团逡巡良久,作出不少次跃跃欲试的进攻架式,不但高士傧分心,免不得把作战中的混成旅分出部分人员来护卫两翼。混成旅的士兵也不敢放手一搏,时时刻刻惦记着背后骑兵团的突然一击,这让正面防御的卫队师的那个团顿感压力减轻不少。基本上一比一的人数与战斗力,防守方要占不少便宜。

        激战一个多小时没有进展,高士傧知道要糟。有这么长的时间,就是防御到位,后路一个团加上炮兵营也不是两个整编师的对手。自己兵的士气越来越低沉,关键是取胜无望,外无援兵,僵持下去,只有等死。

        他决定发动最后一搏,倾全力进攻。如果有效,皆大欢喜;如果无效,自己也要瞅准时机早做打算了。他命令两翼士兵不管佯动的骑兵团,只各留一个连警戒,其余全部冲上前去。

        号令一下,混成旅官兵一窝蜂地涌上前,他们也知道这是生死存亡之战,还能作战的,鼓足勇气呐喊着向前跑;不想作战又溜不掉的,被裹挟着向前跑。

        观战的郭松龄知道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正面防守的一个连由于几乎是一字纵队,只要从某个方向插进,他们是没有能力抵挡住强大的骑兵团的。他军旗一挥,两个骑兵团立刻各自从一边卷起一阵风,带着滚滚尘土,把混成旅切成三段。正面防守的步兵胡乱开了几枪后,便被如潮的马群碾过,是否存活,只有天知道了。

        骑兵对步兵的优势特别是在近战时得到了淋漓的发挥:不用火力,只用速度,光靠撞击就能把对方撕碎。想一想数百匹战马向你头顶呼啸而过的场景,仅有的一点勇气也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反应够快的高军转身就跑,幸许可以免除第一轮的剿杀,慢一拍的官兵可就遭了殃了。在移动的目标中,你可能有机会命中一两枪,但如果不是打中的马,一样会被疾驰的战马碾压,何况还有无数挥着马刀的战士在后面等着你。即使你胆大,以孤身一人也完全应付不来四面八方的刀影,热兵|器时代,逞一勇之夫是没用的。

        一个波次后,高军已乱了。面无人色的混成旅官兵们看着刚才还是同袍的战友在瞬间被劈死、被踩死的惨状,再没有勇气端起枪了。他们在骑兵团战士边挥舞马刀边大叫“举手投降!缴枪不杀!”的呼喊声中丧失了最后的尊严,一个一个扔下枪,竖起双手,耷拉着头。

        骑兵团官兵重新卷马回来后,有些枪支扔慢些的、负隅顽抗的、还在思索怎么办的纷纷被劈中。实在是速度太快了,骑兵团没有时间思考此人是降是战,只要看到两只手没有举起来就是一刀下去。当然也有一堆降兵聚在一块挡住骑兵去路的,也被呼啸着砍开一条路,或是被马踢开。于是,学乖了的高军老老实实四散开来投降,尽量做到不拦路、不被误解、不被盯住。

        失败会被传染。当身后的友军放弃了抵抗后,还存一线侥幸心理的高军毅然开了小差。只一刻钟时间,原本杀声震天的战场忽然间就静了下来。那个担任防守的一个营知道结果后,也迅速放下枪。

        清理战场,除去阵亡的三千人、各种受伤的一千五百人、投降的一千五百人,两个步兵团的兵力基本上被消灭了。

        只是遍寻没发现高士傧的下落,原来在形势不妙的时候,他和他的卫队连趁机溜了号。考虑到这里复杂的地形,在上万人的战场上,这一小股军队的丢失是再正常不过的了。激战后,武器缴获也不多,还好殿后的一个营完好地缴获了十几挺机枪,否则这一仗只怕要算作烂仗了。

        一个光杆子的旅长,走了就走了吧,郭松龄也没有把他放在眼中。不过如果知道高士傧之后会给东北造成这么大的祸害,郭师长恐怕挖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来。

        战后,在如何安顿归降的混成旅官兵时,许多将领都有想法。按汲金纯、张景惠的意思,吉林混成旅官兵作战素养、单兵能力都是极高,此次败阵,非官兵无能。而且战场上的伤员是无价之宝,如果有效予以收编进各部队,则省去了培养新兵的时间和花费。这次大战,他们都有不少官兵损失,需要补充,都盯着这拨人呐。

        可是张汉卿明确地说“不”。他认为这支部队在高士傧作乱时从上到下没有一人表示反对,在“王师”出动时还极为凶猛地抗拒,属于彻头彻尾的高士傧私兵,造成的影响极坏。官兵的作战能力越强,将来造成的危害越大,属于“能力越强越反动”的典型。他不但不同意起用这支队伍的人,还要对俘虏进行改造。

        这是一支组建时间很长的老军旅,在共同的生活和战斗中难免结下友情,对于战死的同袍难免有各种各样的感情在。贸然把他们收编在各部,前些时候还刀兵相向,现在要坦然生成兄弟般的感情,难度不是一般的大。与其埋下不安全的种子,还不如有效利用。

        按照共x党的成功经验,劳动是改造人最好的工具。东北有数不清的矿山要开垦、有无数条道路要修建,请工人还要付工资,这些纪律性极好的俘虏是做这些事的廉价劳动力、名正言顺的执行人。在劳动中磨平他们的性子,而且看表现考虑予以处理较好。他的建议被采纳,除去重伤的几百人,约有两千多的俘虏被遣押至长春,以待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