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304章反弹

第304章反弹

        定下军政高层,似乎吉林已握在囊中:吉林全省只有两个混成旅,现在主将被迫交权,强兵压境下,这么点兵力安敢对抗拥有五师八旅之强的奉军?只怕躺着也能把他们收编了,踌躇满志的张作霖如是想。

        一直顺风顺水的张汉卿也如此认为只要更换了几位高级军官,这两支拥有奉军稀缺的炮兵营的混成旅,就要成为他远行路上新的助力了。不是么,中|央发火、日本人发怒,连他们的主将都蔫了,手下人还能搞出多少虚头?因此老少帅均没把它当回事。

        可是事情的演变让大家都始料不及。

        先在收编吉林第二混成旅时便遇到巨大反弹:原先的旅长是高士傧,他是孟恩远的外甥。孟出事,高士傧也被波及。严格地说,就是因为高士傧的手下和日本人起了“宽城子事件”的冲突,孟恩远才出的事。从这个意义上说,应该孟才是被涉及的对象。不过谁是谁非已不重要,高士傧被勒令隔职。若是乖乖听命,则甥舅先后被解职,他们在吉林的地位将一落千丈。

        历史上高士傧就是被一张解职令扔下了全旅交与张作霖的,那时张作霖大肆收拢各方军队,主将们只算是改头换面,人还是那个人,部队还是那支部队,只是效忠的对象换了而已。一有风吹草动,大家都还有机会改换门庭,因此在压力下乖乖束手。

        此时空张作霖借用了不少张汉卿对于军队的控制方法,所有新延揽的军队,无一不被改编得面目全非,但不久后都留下张作霖的铬印。原先的主将一是没有机会再带原先的兵了,二是随着权力的收拢,非嫡系的将领都在淡化出高层。用不了多久,根本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了。黑龙江的许兰洲就是榜样,现在被流放到陕西去打靖国军去了,靖国军结束了,他也没能回来。因此高士傧怀着对未来的恐惧,决定抗拒要其解职的命令,心情也就可以理解了。

        这支部队本来就是为了牵制中|央安排的吉林混成旅而设的,算是孟恩远起家的队伍,因此是老孟重点扶持的对象。可以说,除了雷打不动的吉林混成旅,整个吉林财政在军事上的投入都花在这支军队上。孟恩远和高士傧经营吉林十二年,这支军队的上上下下都是他的人,除非来场大清洗,孟恩远的影响是无法消除的。但如不进行一次系统的清理,这支军队的存在不但不是福音,一旦形势有变,还是心腹之患。

        吉林督军鲍贵卿名义上是这支军队的主官,却根本指挥不动它。高士傧在政局变动后便吃住在部队,来个听调不听宣,牢牢地控制住军队。

        鲍贵卿深感责任重大,他虽然没有多少实力,心气还很足,卯足劲要和高士傧一较高下。他一边要求这支部队分驻各地,否则将停止后勤供给;一边请求张作霖派重兵进入吉林各地,以防有变。

        老实说,分而治之从而各个击破、掐住钱粮军械就是按住脖子,这两招老张屡试不爽,鲍贵卿看在眼里,也想效仿。若是其它队伍,老鲍又占住督军大义,大兵压境之下倒也大有成功希望。

        可是高士傧是什么人?那是孟恩远的亲外甥,亲信中的亲信,要不然高士傧担任这个第二混成旅的旅长干什么?老孟下台,高士傧不甘心就此受张作霖摆布----以老张的手段,迟早也要把自己一撸到底的。老孟为什么下台?是因为可能导致吉林大乱。如果在老张麾下大乱了,是不是有机会逼得中|央让老孟重新上台平乱啊?要知道孟恩远在吉林的影响绝对能用“土皇帝”来形容呢。

        要说军人的想法也是简单,但却犯了大忌了。和平时期上官都指挥不了下官,还指望关键时刻帮你一把吗?鲍贵卿便行使督军令,下令免除高士傧旅长职务,并命令其手下三个步兵团“克期调往驻地,违者以叛军处置”!

        见鲍贵卿以强硬对强硬,高士傧犟脾气上来了,不但拒不应命,还鼓动其他几个团长,坚决抑制,并起兵为后盾,他说:“老督军被逼着交权,张作霖、鲍贵卿一伙又要对我等下手了。混成旅本来抱成一团,如被拆散,极易被各个击破,许兰洲师长就是榜样,现在连立锥之地都没有了,被赶着去陕西剿匪。我们和张作霖一向不和,若是失了军权,下场比许兰洲都不如!我们只要拧成一股绳,谅鲍贵卿他们也不敢乱来,否则吉林糜烂,能收拾摊子的只有老督军了。万一事败,大不了扛起枪去深山里做响马去!他张作霖不是土匪起家吗?东北这么大,不信没有我裴某人容身之地!”

        他说这话是有底气的,多年以来,他和吉林的土匪卢永贵有密切的往来。民国初期,东北官匪一家,本没什么稀奇,像现在及上几任督军,大都有做胡子的经历。

        别说,他这一鼓动,还真的拉起不少人。东北军队中绝大多数都是土匪招安来的,多年来匪性未改,而且他们对做土匪心理上没多少抵制,大不了再招安就是了。再说,奉军经过整顿之后,对奉天人说是面貌焕然一新,但对老兵油子们来说列怕被边缘化。

        对高士傧的强硬,张作霖大光其火,倒不仅仅是抗命这么简单。吉林第二混成旅的装备在全东北是最好的,三个步兵团装备清一色的德国造七九步枪(7.9毫米毛瑟系列步枪),团里严格按北洋军的《陆军平时编制条例》配置,每个步兵团编有1个机枪连。在其他混成旅都是配置骑兵营时,这支军队的编制是骑兵团。最让人眼馋的还是满编的炮兵营,拥有标配18门仿德式克虏伯75毫米山炮。

        奉军由于扩充过快,在此时对于火炮的配置很不理想。除27师、28师、29师这三支北洋标配军队是各辖一个炮兵团,没有缺编外,包括卫队师、第一师、16师等起初都是无炮或装备极少量最多到连级的部队。只是后来张汉卿设法从“宗社党”手里搞到30门山炮后,整编后才武装了两营炮兵分别划归卫队师和第一师。另外归顺的毅军宋九龄部只装备有两个连的山炮而已,至于新编的16师和7个步兵旅,则是纯粹的“步兵”。

        最重要的是,这支数量并不多的军队已经是老张称霸东北路上最后一只拦路虎。不管是为了里子或面子,都要彻底解决它。

        张作霖经历过战场的洗礼,深知火炮在现代战争中的威力,没有大炮,部队顶多算是驻防军、警备军,担负不起攻坚的重任也就不成其为野战部队。所以对吉林两个混成旅的炮兵营,格外看重。

        奉情局也有传来消息,对高士傧“落草为寇”的叫嚣,张作霖是不在意的:只要把大炮给我留下了,你就去做海盗关我屁事?现在不缺军队,只缺装备。他一日三电,告知中|央吉林的变局,并恳请中|央:“高旅为孟帅亲军,安顿该旅非孟恩远不可。”并明示:“高旅长以下犯上、以兵犯禁,非解除职务不可。”

        好家伙,这下把孟恩远逼上梁山了:高士傧是你的人,你看着办吧!怎么做是你的事,但他的这个旅长职务是撤定了!给中|央的电令一出来,孟恩远不出力是不行的。

        如果事情恶化,无疑是孟恩远的责任,老张可以大张旗鼓地清除孟在吉林的势力;如果孟恩远“成功”地收束住部下,则军队改编成功,他在吉林的军事力量亦被清理干净,而且还要面对原先老部下们的背叛:既然老大罩不住自己,何不改换门庭?

        毕竟家大业大,孟恩远可不想跟高士傧落草为寇去。高士傧挺精明能干的一个人,怎么会搞出这样的昏招来?这样要挟上官,是谁都不能容忍啊!为恐事情闹大,孟恩远亲赴混成旅部,面斥高士傧:“芜儒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你这样做,置我于何地?置混成旅将士于何地!我与张作霖的恩怨是私忿,你这样做,正好给人以口实。现在该如何收场?!”

        高士傧既做了初一,便不想着十五。他对老上司兼舅舅孟恩远说:“督军不用再劝了,形势既已如此,开弓没有回头箭,我已经没有退路了。胜者为王败者寇,我高士傧没有什么好说的。万一落败,我带着弟兄们占山为王去!”

        孟恩远徒劳无功而返,张作霖大失所望。纵然舍不得两败俱伤,现在却不得不调兵遣将,要最大限度把高军镇压住。这不单单是威望问题,还牵涉到东北的长治久安。奉系岷起的速度太快了,快到基本没经历过什么大战便获得了东北的控制权,是时候需要一场正儿八经的战斗来体现出军力的强大了,否则难保一些人的心里面存在着异样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