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296章赢家

第296章赢家

        除了实打实的卫队师师长职务,张汉卿在军界只有人民党军事委员会主席这个在奉天人眼中花里胡哨的新名词而已,且都只是针对第一师与卫队师而言。在政治上,也只有一个督军署参议是挂名最大的职务了,那个“奉天土改委员会主席”的职务是政治上作用不大、也没有级别的行政职务。同样地,人民党主席也影响不到奉天的政治决策。

        只有总参议,那才算得上进入奉系的核心,杨宇霆的奉天总参议之职还是留给自己吧。

        见张汉卿面露喜色,张作霖不禁好笑,这小六子还真敢想啊!以他的年纪,担任这个如此重要的职务,即使他智计过人,也还是有点惊世骇俗。他不怕,老张还是要注意影响的,毕竟是亲儿子,免不了会被别人说闲话,说他任人唯亲什么的。

        看来这个职务目前是弄不到了,不过这丝毫没有影响小张给老张出主意的热情。

        一计略有小成,张汉卿再施一计。

        皖系对曹锟也不能无所顾虑。事实上曹锟也感觉到徐树铮的手段过于毒辣,而且自己也不能不怀有戒心。但是皖系很快地治好了他这个心病:徐树铮信誓旦旦地保证副总统问题一定照原约办理,决无变更。徐树铮又说:今后并不要求他再到汉口主持军事,只要不反对第五期作战计划,让别人去打,副总统就可稳稳到手。曹锟吃了这道“迷魂汤”,又摇摆不定了。

        31日督军团又在天津举行会议。这次天津会议有一个特色,是张作霖亲自参加了督军团会议,其它参加的是:曹锟、张怀芝、徐树铮、倪嗣冲、田中玉、龙济光等。长江三督仍未派代表出席,倪嗣冲是接到徐树铮密电于当天赶到的。

        这次天津会议仍是讨论总统问题和南征问题。张作霖赞成推举徐世昌为下届总统,并且建议推段祺瑞为副总统。这是当初与张汉卿父子两人商量好的对策。因为他此刻虽贵为奉天督军,拥有5个师的庞大兵力,却无法正当地介入吉林局势。张汉卿建议张作霖的目标以北京政权的副总统为幌子,张作霖也知道凭自己目前的实力,要想实现这个目标很难,他真正的目的是“退而求其次”,先在东北称王。

        倪嗣冲怕会议造成僵局,所以建议副总统人选暂时不作决定,留待给对南作战有殊功的人。这个建议是徐树铮借倪嗣冲口提出来的,因为徐树铮原已答应过曹锟,自不便食言,可是如今张作霖亲身入关,他又想把这位子笼络张作霖,借以鼓励张作霖把奉军全部调赴南方作战,另一方面却又以副总统为饵,引诱曹锟和他的直军继续对南作战。以挽回南方的僵局。

        曹锟本以为自己是唯一的副总统候选人,而且当时徐树铮的表示是只要他不反对对南作战就够了,并不需要他积极南征。怎知湖南前线发生了变化,自己的大将吴佩孚却拒绝作战,且和南军成立了停战协议,而这次的天津会议却把副总统留给征南有功者,张作霖在旁虎视耽耽。天津会议一致决议劝告曹锟南下立功。曹锟一方面舍不得放弃副总统位子,另一方面又接到吴佩孚密电,阻止他南下,使他真是进退两难。

        此时曹锟深深觉得自己是被骗了,因为他如果真的南下,则张作霖一定乘机深入北京政权,张作霖是他最大的威胁,有取副总统的野心,同时也是除他以外唯一的人选。所以当段祺瑞派花车接曹锟赴京详谈时,曹竟予以拒绝。

        直系大佬反目后,段祺瑞北京政|府实力大损。为了抚慰张作霖,防备后院起火,于是任命张作霖为东三省巡阅使,当然张作霖劫军火之事段系人马更不会也不敢提。

        此职等于是前清时代东三省总督一职的复版,可以总揽三省兵马大权,而就实际势力来讲,张作霖担当的东三省巡阅使权力远在东三省总督之上。这一职务的任命,使张作霖拥有了对东三省合理合法的控制权。

        此事件对张汉卿直接的影响是,他这次的“少帅”之名才真正的名副其实:民国初把督军称之为“帅”,巡阅使才能称之为“大帅”,相对而言,巡阅使公子才是真正的“少帅”。

        在这次天津会议中讨论对南作战时,谁在先谁在后也各有歧见,张作霖既然以“打手”姿态出现,各省军阀就主张以奉军为前方主力,以代替在前线按兵不动的直军。但是张作霖当然不肯这么做,他建议把奉军当做各路战线的总预备部队,随时应援前方。

        这当然遭到其它军阀的反对,这等于消耗了别系的力量,再由奉军前往接收,大家都不是傻子,谁肯这样干?因此这个问题大家便牵延不决,你推我赖。各省军阀在此期间,唯一一致的是向北京政|府索取军饷,他们开出来的数目是1500万元。

        没有钱当然不能打仗,于是段内阁便忙于在“钱”上面动脑筋。于是,这次的天津会议虽有张作霖亲自参加,却仍无结果----但这是张氏父子所想要的结果,也是最好的结果。虽然张作霖把支持南下的声音叫得震天响,在明面上也没有人怀疑这位老兄的诚意。

        财政总长曹汝霖建议发行金币券2.4亿元,向朝鲜银行借款8000万元作为三分之一的准备金。金币券代表的货币是二分之一美金,成立币制局为发行金币券的监督机关,另设贸易公司经营发行及国际汇兑业务。段采纳了这个建议,拟就发行金币券条例,请冯国璋公布施行,而冯又一次拒绝盖印。

        但冯总统终于在8月9日召集各部总长和中交两行负责人在公府举行会议,讨论发行金币券问题。曹汝霖在会议上报告,他说发行金币券是改革币制,是采行金本位的准备步骤。8月10日冯以总统名义公布制定金币券条例,及币制局官例。

        西方国家对北京政|府这项措施表示反对。他们认为中国改革币制应该先向五国银行团商量,不应该单独行事,这是违反西方共同利益的,所以联合对中国抗议。这时由于欧战已接近尾声,列强开始又对中国注意了,不像欧战紧急期间那么放松,因此他们不能容忍日本政|府和段祺瑞政|府的各种勾结,仍想透过五国银行团对中国加以控制,这样也阻止了日本对华借款的垄断权。

        日本政|府鉴于西方国家的强大压力,所以也不愿过分招致西方国家的恶感,因此召回了留在中国的首相私人代表西原,同时对于金币借款一事也暂不考虑。

        没钱,自然就不能打仗,因为士兵是要饷的。各路诸侯为利益分配搞了个乌烟瘴气,却对南下没有任何决议,只有奉系,空手入白刃,捞到在军阀混战中至关重要的装备,占了大便宜。

        为消除因陆建章死于奉军驻津司令部而招致的直系人马的质疑,担任调查组组长的张作相也不失时机地公布了整个事件的调查结果:“是徐树铮先同杨宇霆在冒领奉军军饷一事上相互勾结,而后又利用杨的轻信,在奉军司令部暗杀陆建章,意图将祸水东移奉系。整个事件,不但远在东北的张作霖不知情,连同伙的杨宇霆也被蒙在鼓里。徐树铮虽然名义上为奉军副总司令,但张作霖这个总司令却无法约束住他。”言下之意自然是要撇清奉军与这件事情的关系。

        与此同时,张作霖也在迅速地调查张汉卿抛出的那个炸|弹,这使得张汉卿的“奉情局”开始名扬东北,也奠定了这个部门在张作霖心中的地位。这正是当初让张作霖火冒三丈的一则消息:徐树铮冒领奉军战款中饱私囊,与杨宇霆密谋另立山头。

        原来,从3月25日段祺瑞第三次组阁起,徐树铮一共代领到奉军军费550万元,但奉军只实收到180余万元,差了三百七十万元!他再进一步查问,发现徐树铮为了扩充实力,伙同奉军参谋长杨宇霆在一起合谋利用奉军的名义,冒领了陆军部给的军款370万元,在洛阳、信阳等地成立了4个旅的军队。杨宇霆更拟任命其亲信、奉系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生于珍、丁超和皖系军官宋子扬、褚其祥为旅长。这些钱都用在编练参战军和组织新国会的选举上,原来徐竟玩弄“假报销”!

        张作霖自入关后,与各方接触中,听到的尽是徐树铮如何跋扈,如何猖狂,挟段祺瑞以凌欺北洋各军,因此心中对徐树铮已怀不满。在得知他竟擅把奉军军费移作别用,欺人欺到自己头上,怎不光火?只是因为要假手除去陆建章的事情为第一要务,这则消息一直隐忍再三,现在是放手一博的时候了。

        因此他不待和北京政|府磋商,立即下令解除徐树铮的奉军副司令职务,并且要找徐算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