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291章抢械下

第291章抢械下

        常德盛望着稚气未脱的张汉卿先来一场愤怒:“少帅,奉军毅军都为段总理股肱,奉军公然抢夺中|央准备编练‘参战军’的枪械,难道是要背叛总理吗?”

        张汉卿微笑着说:“这从何说起?汉卿奉总理钧命,特来押解这批军火入京以备大战。有中|央调命在手,武器之事有陆军部徐次长出面安排,汉卿只是奉命行事罢了。具体事宜,常将军不妨询问徐次长?或者直接上达天听,致电总理?此事一问即明,再无虚妄。”

        常德盛一生都在官场滚打,岂是张汉卿几句话所能打发?他皮笑肉不笑地说:“既然少帅有调拨令,不妨让常某看看,若确有此事,当然悉听尊便。”

        调拨令当然是没有,徐树铮给的是陆军部伪造的提货单,只有陆军部的大印----这是作为前陆军次长的徐树铮近水楼台的好处了----张汉卿是亲身策划者当然知道。

        奉军是明抢,不过为此而首先翻脸却不是奉系的初衷。张汉卿微笑说:“元首训示即是调拨令,此事只家父、徐总长与元首知情,学良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当然按理总理明令奉军讨伐南军,岂有不支持军火之理?不说枪支,连军饷都是垫付了的。常将军如果不信,可以电告中|央询问此事,或者与家父沟通。”

        常德盛听了半晌,原来如此!他也摆明立场:“枪械是中|央存放于此处,毅军有保全之责。未奉钧命,不敢苛私。奉军若有需求之必要,等我请示中|央,再做定夺,如何?”

        张汉卿也有办法对付,他摆出一付势在必得的架式说:“兵贵神速,接获命令学良便即出兵,立刻便需奔赴前线。电文来往,手续繁多。若有军事上之耽搁,恐非学良所能承受。常将军不妨自行去电,俟学良有违背中|央训令之事,大可明示内外,以此绝奉军之私。”

        他说得清楚,是我先将这批枪械拿走,生米煮成熟饭后,随你慢慢倒腾电文吧。若是段祺瑞这个元首不同意,目前正是有求于奉系之时,难道敢明着对国内外讲是我奉系不地道?

        张汉卿一边示意张景惠,张景惠也是张作霖使老了的将领,岂有不明白之理?他大声质问说:“前方士兵没有武器弹药,难道要我们赤手空拳去打仗?”

        常德盛气不打一处来:这年头兵荒马乱的,有枪便是王!奉系只要将军火吞下肚,那绝对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不过现在正是中|央用得着奉系的时候,也不至于为这批军火便翻脸。作为皖系的旁支,他这批毅军的骨干可是再明白不过段祺瑞的心思了:奉系等地方军阀要用,但要控制其发展,以防尾大不掉。一个强大的奉系,再加上之批军火,那可是如虎添翼的事情!

        不过他目前可不是奉系的对手。一个少帅亲自带队一个整编旅,看来奉系对这批军火可是下了本钱的,志在必得。以奉军如临大敌的阵势,强留是不可能的,搞不好对方翻脸吃掉自己还能说是毅军干扰奉军行动,被迫自卫!以张作霖吞并奉、黑两省的传闻来说,这种事倒不是不可能发生的。

        常德盛无法,但还在尝试着作最后的努力。他缓了缓口气说:“同吃皇粮,同为国家做事,贵军坚持要如此做,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是非将来自有中|央定论。只是贵军来得突然,人力可能不足,运送军火之事,毅军虽然老朽,还是可以做的。容少帅少待,我来安排人力搬运。”他这准备用拖字诀来解决当前的难题了。只要有时间,还可能有机会补救。

        但是少帅直接拒绝了他的好意,张汉卿说:“兵贵神速,所有军火立即就地补给。常将军的好意,学良心领了。”

        接下来场面话不用再说了,奉军以实际行动表达张汉卿心中的愉悦而根本无视毅军的愤慨:成捆崭新的步枪被奉军从仓库中拉出,又欢天喜地地押解上车。为运输这批军火,张汉卿整整拨出一个团的兵力!

        不甘受辱的常德盛迅速报知其老上司姜桂题,以获得支持。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姜桂题以自己年老无武为由,不意与张作霖这位政治新星争雄,令他大失所望。经过天津的一场口舌之争,姜桂题也知道天下大势在变,像奉军公开吞并他的毅军宋九龄部,从上到下都不是没有办法?

        在张汉卿的安排下,二十七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准备武装皖系的枪械劫走的消息传到北京后,冯国璋和段祺瑞,同感震惊。

        冯国璋震惊是因为他以为皖系是以军火作交易拉拢奉军,从而达到皖奉联合压迫直系让步的目的。事实上撇开此次抢械不说,在天津的奉军确实让他感受到了强大的军事压力。

        段祺瑞则震惊于张作霖如此胆大妄为。早在年前段深深感到旧的北洋派已经四分五裂,不能成为一个局面,因此决定加速建立自己的直接武力。虽然他身为总理又兼着陆军总长,但也不能无缘无故地大招私人武装。还好一战接近尾声,民国政|府也在年前正式参加了协约国一方,正好可以以这个为借口,训练一批赴欧洲参战的跨国军队,名曰“参战军”。于是命徐树铮在小站先成立参战军三个混成旅,希望借此达到重编新军的目的。

        他向日本借款购买的这批军械便是为了训练自己嫡系部队“参战军”的,如今却被奉军捷足先登,怎不大伤脑筋?26日段祺瑞电张作霖请“原物交还”,运来北京。

        到手之物,怎能轻易相让?张作霖也在同一天发出通电,说他早已布置南征,因缺乏军火,所以未便开拔,现在未经呈报即提去军火,因怕往返请示费时,所以不得已先留用后呈报。27日他答复段祺瑞说:“此次奉天请领军械,系奉元首讨伐明令,整饬军队,为政|府之后盾。所练军队,无论对内对外,均属拥护中|央,一旦编练成军,悉听政|府驱策,运京留奉,宗旨无殊。盖全军均属国家,尚何器械之足计?”

        好不容易吃进口里的肥肉,怎能轻易吐出?这不是张作霖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