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285章欠钱的果然是大爷下

第285章欠钱的果然是大爷下

        涅辛斯基愕然,张作霖愕然。

        “我能理解少帅先生的困难,可能财政上提前偿付贷款打乱了您的计划,所以为了表达我们的歉意,我个人作主把应付的利息再下调十个百分点!我想如果总部知道大帅和少帅对我们银行的支持,总部是会原谅我的大胆的。”

        见张汉卿态度坚持,涅辛斯基又做出一些让步。按照他的方案,原定要偿还的94万卢布的利息,老小张将能省出四成,这是非常成功的谈判了。当初为了贷到这几笔款子,是张汉卿私下给了对方一些提成。现在,在他的坚持下,这些提成已经远远不能弥补利息打折带来的损失了。

        所以虽然张汉卿是自己儿子,老张对他的景仰还是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可是张汉卿仍不同意。

        “涅辛斯基先生,正如您提到的,奉天财政完全没有提前偿还贷款的计划,所以可能要让您失望了。最早的一笔200万卢布的贷款离偿还时间还有不到20天,我保证会准时、足额偿付本息,这点请您放心!但是提前还款,恕难从命。”

        “这样,我再退一步,如果全部提前偿还有难度,可以部分进行…总之一切好商量。少帅先生,您可不能让您的老朋友失望!”涅辛斯基又退了一步,总之是少损失一点算一点。

        现在连张作霖也听出味来了,有道是上赶着的不是好买卖,涅辛斯基这么热心想提前还款,一定有娇蛾子。难不成小六子之前的断言真的发生了,他们国内真的发生什么巨变不成?哇哦,捡到宝了!

        张汉卿仍是不紧不慢地回答:“兹事体大,牵涉部门太多,恕我一时无法答应您。”

        涅辛斯基已经跳脚:“这笔贷款对我们银行在关内的发展举足轻重!所以无论如何,大帅和少帅一定要想个办法,我再退一步,哪怕暂缓偿付利息都行!”

        一下子优惠幅度如此之大,现在连张作霖都想着如何回绝了,再迟钝的人也知道这里头一定有故事。

        “这有点强人所难了…”张汉卿不为诱惑所动。

        “那先提前偿还部分总可以了吧?如果大帅和少帅这次能帮我,我将努力促成大帅期望的75mm山炮的生产线落户奉天!”涅辛斯基主打悲情牌和利益牌。75mm炮是奉军的软肋,也是张作霖的心病,为了敲定贷款的事,他什么都敢说。

        “如果不是因为财政上确实困难,我怎么会拒绝这个好主意?”张汉卿为难地摇摇头:“真的做不到,涅辛斯基先生请回吧!”相比较于虚幻的大炮,眼前这几百万唾手可得的财富才是真的。十月革命一开始,所有的协议、方案,统统都成假的。

        涅辛斯基很难过地离开了,他心里暗暗发誓,只要这几笔贷款安全偿清,他绝对不会借给姓张的父子哪怕一分钱!

        在他走后,张作霖很热切地问张汉卿:“小六子,你上次估计老|毛子国内有什么内乱,看来是真有其事啊?”

        “确有其事!”张汉卿掐指一算便能记起这个伟大的日子----公历十一月的俄国十月革命,该开始了。

        “那么”,老张看着儿子:“它会在我们首笔贷款到期之前发生吗?”现在的老张,已经开始患得患失,因为他产生了吃掉全部贷款的念头。

        “应该不会那么快,但也晚不了几天了。”张汉卿斟酌说。由于十月革命是俄历,他没记住到底对应公历哪一天,不过11月初是肯定的。

        “那200万到期就悬了…”老张对这笔可能稳落口袋的钱很肉痛。

        “没关系,到期了不还,无非是交滞纳金呗,又不是交不起!”张汉卿轻松地说。当初签协议的时候涅辛斯基肯定不会预料到会发生这个事,因为利息很高,他甚至暗中期望张氏父子还不起钱继续滚雪球呢,所以只约定了滞纳金的协议。现在倒好,张汉卿将充分利用这张合约把偿还贷款的日期拖到革命之后!

        父子俩一阵奸笑。

        第一笔贷款到期之日,涅辛斯基一大早便登门要债。张作霖闻讯,借口公务繁忙,让张汉卿接待。老张虽然胡子出身,但为人很有信义,借钱不还这种事他不好意思做,还是由小六子出面为好。在他心目中,这个长子既聪慧且没脸,俄国人不是对手。

        涅辛斯基笑容可掬,完全不像一个吸血如命的银行家,而是一位出色的公关先生。他一见到张汉卿就大声笑着说:“今天少帅气色好的很,让我对接下来的顺利履约充满信心!”

        信心么,你有,我没有。张汉卿虽然心里明镜似的,表面上还是给了他一个发自肺腑的笑脸:“老朋友来了啊,请坐,请上座。来人呐,上茶,上香茶!”

        上座,香茶。大帅府待客之道真没的说的,客气到十分。

        “少帅,您时间宝贵,我就长话短说。上次您说提前还贷没有准备,要坚持契约精神,我其实是非常钦佩的。中国有句成语叫做‘一诺千金’,少帅在这方面一点都不逞多让。此次登门,便是商议如何履约之事。”

        他上来就戴高帽子,正所谓礼下与人,必有所求,看来他对这笔贷款是志在必得。

        “涅辛斯基先生,您来得正好。本来,家父是已经准备好了200万的债款和利息,可是就在昨天,我们接到中枢的指令,要求奉军南下讨伐国民军。您想啊,打仗是要钱的,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事来得突然,没办法,家父只能先把这笔钱挪作军费…

        ----您先不要急,道胜银行不是想在关内开分行吗?您的付出,中枢都看得到,家父再美言几句,必然对道胜银行在关内的业务拓展大有裨益。当然,由此而对贵方产生的损失,家父也会一力承担、坚决按合同上约定的条款办事,这点请您放心!您也说了,我们中国人讲究一诺千金,绝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耍奸,信义为作人之本么!”

        张汉卿的话并未让涅辛斯基好过点,他安慰说不要急,可涅辛斯基能不急吗?对他来说,时间真的就是金钱!

        “少帅,这笔钱可万万挪不得!现在新业务蒸蒸日上,我们亟需它来拓展业务,每晚一天,对道胜银行的损失都是不可估量的!”

        “我知道----我们不是会付滞纳金的么?事发突然,我们也是没办法,谁让中枢要在这时候对湖南用兵呢?您知道家父是个忠诚的督军,绝不会置中枢的命令于不顾。虽然目前用钱紧张,但用他的话说就是‘创造条件也要上’!在这一点上,家父堪为中国官员的楷模啊…”

        涅辛斯基不想听他瞎吹,从国内传来的消息是一天比一天坏,他不敢再等下去,谁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事呢?

        “少帅,我知道奉省和日本银行方面常有经济往来,能不能请大帅从日本人那里挪一笔充作军费?总部对这笔钱追得很急!”

        看来涅辛斯基对奉天的情况很了解么,日本银行确实也一直是张作霖最大的债权方,张作霖坐大之路上确实得日本银行帮助不少。不过,这时候张汉卿可不会傻得去给我自己再挖坑了----你道日本人的钱是好用的吗?

        “这可不行!本来奉中|央**之命讨伐南方是一件极有道义的事,拿日本人的钱打仗,这性质就变了。不妥!不妥!”张汉卿头摇得像拨浪鼓。

        “你nnd,日本人的钱不能拿,那俄国人的钱就行?”涅辛斯基一阵腹诽,但脸上还不能露出不虞来,谁让他现在有求于对方?

        “无论如何,请少帅帮忙先把这两百万挪出来。”涅辛斯基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票来:“这是日本奉天银行发行的本票,一点意思,不成敬意,请少帅笑纳!”

        从来都是求人的手软,老百姓进银行/钱庄一直是脸难看、门难进、事难办,什么时候竟然风水变了,变成欠钱的是大爷了!

        果然是中国通啊,“意思”这种事都理解它的意思了,果然有意思。不过对执着于吃掉全部贷款的张氏父子来说,这很没意思。

        张汉卿扫了一眼,一万元,大手笔。

        “涅辛斯基先生,您把我张汉卿看成什么人了!于公于私,您的做法都是对我张某人极大的侮辱!推迟偿还的费用,我会安排专人到贵处计算赔偿!”张汉卿甩袖而起:“送客!”

        正愁着不知道如何摆脱这厮,机会就被他递到跟前。这一刻,张汉卿正气凛然,活脱脱一个拒腐败、树新风的好干部形象。

        涅辛斯基没想到自己的一番“好意”竟然落到这样的结果,对少帅如此作派很不理解。难道自己一不小心触到他的逆鳞了?可是哪有猫儿不吃荤的?他只能理解为今天少帅心情不好,自己碰到枪口上了。

        下次可得挑这小子心情好的时候来!

        可是正如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对处心积虑要吞掉本金的张汉卿来说,任何的诱饵都不会心动的。当然,他也是很有“信义”的人,仍然派出了会计去道胜银行核算滞纳金。只是,这样除了更让涅辛斯基抓狂外别无他用,但又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