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284章欠钱的果然是大爷上

第284章欠钱的果然是大爷上

        东北局势真是错综复杂。张作霖开始是拼命想赶走孟恩远,见胜利果实有被皖系摘果子的风险时又拼命保他。而孟恩远先是全力戒备张作霖,后来又把皖系力量作为对手,反和奉天缓和了关系。敌友之间的反转极快,都只视自己需要而定。

        竟然有地方势力叫板中|央,段祺瑞脸上有些挂不住了。直系一直在旁边虎视眈眈,如果不扼杀这种苗头,将何以训示天下?所以他准备武力征讨。

        战争一触即发,总统冯国璋大不谓然,北洋派元老徐世昌、王士珍也都愿意出面调停。冯便授意王占元联合各省北洋军阀发出联名通电,借口牵涉国防、外交,请求维持吉林原状,列名的督军除了长江三督外,还有部分皖系督军因受王占元邀请签名。

        冯总统此次如此强硬,那是因为孟恩远是他手下大将陆建章的儿女亲家,从某种意义上说,动了孟恩远,就是给他下马威。自损牙将的事,老冯无论如何不肯干。

        段祺瑞碍于冯的面子,又受各省督军的压迫,对吉林易督问题乃以不了了之,他下了两条命令:不撤消原令、不实行。

        之后,孟恩远因平定哈尔滨事件有功,重新获得了北京政|府的欢心,如自己愿、也如张作霖愿地留在了任上。不过,两人的裂痕已在。

        经过此次不成功的角逐,张汉卿认识到,段祺瑞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势,至少,在直系欲鱼死网破的压力下,他还是极容易吃瘪。把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或者说想靠着他赚点好处,不都是一帆风顺的。也是从这时起,张作霖淡了跟随段祺瑞的心思,却坚定了自成一体的主见。

        中国国内局势不稳,北方强邻也不安分。自从二月革命之后,俄国政局十分不稳,出现了资产阶级临时**和工兵代表苏维埃两个政权并立的局面。掌握军事力量的工人和士兵们不信任临时**,但因为各种原因,苏维埃领导人用自己的权威支持它,这种现象就是列宁所说的“双重政权”。

        按照“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的俗谚,在决定谁作为革命的领导者方面,孟什维克和布尔什维克及资产阶级有了不小的纷争,整个俄国酝酿着一层动乱的阴影。

        资本是最敏感的,银行家们的嗅觉尤其灵敏。还在十月初期,道胜银行奉天分行的行长涅辛斯基就来拜谒张氏父子,希望能提前还贷,哪怕部分也行。

        去年10月底开始借款,到现在堪堪将近一年了。按理说并未到期,所以涅辛斯基给出了很优厚的条件:“大帅、少帅,因为我们总部计划在关内建分行,但是资本吃紧。所以在有可能的情况下,希望你们能够提前还款。作为补偿,我们将在利息上酌情给予优惠,九折不是不可能。”

        话说,老、小张分四次共借了卢布900万元。第一笔200万用在了原卫队旅生存和屯军,让小张安然度过了最困难的日子,涅辛斯基功不可没;

        第二笔200万被用在奉天兵工厂建了两条炮弹生产线和三条子弹生产线,现在搞得正如火如荼;

        第三笔400万和追加的第四笔100万其实是道胜银行做的担保,俄国**牵头做的交易,被老张用来筹建了60mm迫击炮生产线三条。

        经过近一年的腾挪,奉天财政其实已经扭亏为赢,努力还掉这笔贷款问题不大。对张作霖而言,提前半个月或一个月还款,能少付9万多卢布的本息,还是相当划算的。如果不是张汉卿,他有可能就这么做了。

        幸好有张汉卿。作为贷款的直接责任人,他没理由不在座。

        “涅辛斯基先生,您这样做,可是违背契约精神的,我完全可以拒绝…”张汉卿很干脆地回应。

        “当然!少帅先生,鄙人只是过来商量。作为您一惯的老朋友,您完全可以体谅我们因为商业计划变更而导致的一时资金紧张,这在银行业是常有的事。您看,第一笔200万的贷款即将到期,其它三笔也不过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而已。如果您有偿付能力,我强烈建议您提前还款,这样双方皆大欢喜----我们能够从容布局,对您也是很划算的。当然,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可以作主在九折利息的基础上再降低五个百分点!”涅辛斯基提出了一个很诱人的数字。

        “不用,涅辛斯基先生,我会完全遵守契约精神,准时、足额偿付当初所借的本息,请您放心!”张汉卿很认真地说。在这一刻,他把中国传统的“一诺千金”精神表达得淋漓尽致。

        “不,不,不!少帅先生,提前还款并不构成违约,只要双方都认可。眼下这件事是对双方都有利的,您说对吗?”涅辛斯基急忙说。

        “涅辛斯基先生,您可能不知道我们中国人对于契约精神的固执!即使是一天,即使有巨大的利益诱惑,我们对于契约的遵守足以让世界汗颜!所有贷款,我们会准时、足额地交付本息,这点请您放心。但是您说的提前还款,我们因为并没有准备,所以暂时无法接受。”张汉卿坚持说。

        涅辛斯基低头沉思了一下,然后抬头用坚定的语气说:“八折!不能再低了,我可以代表总部再给少帅让渡部分好处!”

        张作霖大赞,看不出小六子在实业上有一套,在谈判上也不逞多让呢。他的火候拿捏得不错,两折的优惠,18万多赚到了。

        不过他很快就为张汉卿的狮子大开口感到吃惊了,因为后者完全拒绝了这份好处:“涅辛斯基先生,这个并不是钱的问题,而是这样做会影响到我本人对于神圣的中国契约精神的践行!我坚持我的意见!”

        涅辛斯基开始生气了,连张作霖也觉得小六子做的不地道,见好就收啊!难道非得要让涅辛斯基生气离开导致谈判破裂、半点好处也无吗?他暗暗地给张汉卿施眼色。

        可是张汉卿并没有领悟,或者说并不同意他的想法。张作霖没来得及说话,因为涅辛斯基发出了最后的吼声:“七折!为了进军关内,我拼着受到总部的惩罚破天荒答应您这个非常不合理的好处!”他气呼呼的,资本家常见的笑脸也不见了。

        张作霖忍不住拍手叫好。小六子这是稳坐钓鱼台、深得谈判精义啊。七折,又是一个9万卢布到手了!

        然而张汉卿抬头欲说话:“我…”

        涅辛斯基伸手止住他:“少帅先生,不要说了,这已经是最低折扣,我不会再降了…”

        张汉卿点点头:“涅辛斯基先生,您想差了,我并没有做提前还款的打算!”

        涅辛斯基:“…”

        他有些狂怒了:“如此优厚的条件,少帅为什么就不能看在我们历次合作愉快的份上见好就收,让本人好向总部交差?扩建分行是我们现阶段最重要的事!”

        是么?张汉卿不厚道地笑笑。还扩建分行,能不大踏步退后就烧高香了。如果不出意外,下个月初俄国就会开展十月革命(俄历,公历为11月7日),到时候一切的上层建筑都会被摔得干净,同样地卢布也会这样。

        哥等的就是这样的结果,怎么会因小失大?用一句很时髦的话说:“你惦记着我的利息,我想要的却是你的本金。”

        张作霖这时想起来小六子曾经预言过的俄国发生革命、卢布一夜贬为废纸的事。难道他真的相信这么着?但从涅辛斯基的表情看又不像。

        其实涅辛斯基也很痛苦,按他自己的认知,国内真实的情况要比外界看到的更恶劣。作为一个出色的金融家,他比一般人有更多的嗅觉。他认为,按照现在的趋势,国家非大动乱不可。那么,为了止损,当务之急是尽快地收回贷款,否则一旦变天,卢布将一文不名。

        可是他又不能表现得太明显,否则会让债务人生疑,所谓在关内开分行便是这种托辞。这样说来,银行急着要回笼资金便很合理了。给些优惠,相信大老粗张作霖肯定会上钩。

        可惜他碰上的是张汉卿。

        不说他深刻地知道即将来临的那场变故,就是连涅辛斯基的进军关内的计划,他也是半个字儿都不信。

        列强在中国的势力范围已经确定,俄国想在关内插一杠子不是那么容易的,凭他一个银行家能动摇各国在华业已稳定的经济布局?

        看着涅辛斯基好整以暇地游说,他很淡定地倾听,但是更坚定了他的想法。本来,他就是要赖着这笔账的。

        “涅辛斯基先生,我非常看重我们之间的私谊,但是我这个人公私分明,提前还贷之事对奉天影响甚大,我不能不作全盘考虑!请您放心,贷款到期之日,我一定会连本带利准时足额偿还道胜银行!”

        张汉卿这么说,涅辛斯基矜持的神色终于落下,换成了气急败坏----至少在张汉卿看来是这样。

        “少帅先生,我完全不理解您为什么这么做,这样与我、与您都不划算!而且只要双方都同意,提前还款并不构成契约精神!”他还想从情理上进行游说。

        “好的…”张汉卿说,涅辛斯基心内一阵狂喜,以为他答应了。

        “我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