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283章分裂

第283章分裂

        令人不解的是张国淦来到黑省的确是顺风:翟文选提前辞职给他让路,张作霖不负前言让驻黑大小官吏的行政权力尽数委任与他,真正做到放手,倒让担心张国淦的人们大为惊叹。

        张国淦一如既往的强势,很快在黑省做了许多大手笔,配合张汉卿的实业兴省举措倒也相当匹配。大权在握之后,对日本人在黑省的侵蚀,张国淦是寸土不让,很让日本人侧目。不过侦知他就是这性格,连手握大权的段祺瑞都拿他无可奈何,张作霖是完全放手不管,鲍贵卿只是个空架子,日本人在黑省又没有相应实力为后盾,只得敢怒不敢言。

        在民国,能让日本人做到这份上的,除了这位还没有其他人可行。张作霖用他对抗日本人,可谓对症下药。无形中,倒很好地巩固了黑省的局势,后来黑省成为奉系最有保障的大后方,他的功劳不能抹杀。

        张作霖集团文武云集,事业蒸蒸日上,但是中枢却闹得欢。

        本来冯国璋做了总统后,曾表示尊重责任内阁制,对于段用人行政和决策的决定都不干涉,段对冯在态度上也比对黎时好得多。可是他们是两个实力派,冯国璋颇有心机,且不同于黎元洪的是他在北洋军系中有地位,有兵权,还有长江三督为后盾,因此当然不愿意做一个和黎元洪一样的受气总统;段祺瑞则刚愎自用,决不肯放弃半点权力,因此两人的争执,一样尖锐化。

        争执的第一遭,是军权,这也是历来总统、总理间的争执焦点。冯国璋就任不久,就想恢复“大元帅陆海军统率办事处”,段当然不肯同意。段在国务院设立了“参陆办公处”,以取代袁世凯时代的“统率办事处”。冯要过问全国大事,不愿做有名无实、像个泥塑的大总统,段在这一方面总算让了步,每天派一位官员向总统报告政情。

        可是,总统、总理之争,不是表面的,或是一件事情上让一点步就可以和缓,于是权力之争使这两位北洋巨头,裂痕愈来愈大。冯、段两人的暗斗,就是北洋派直系和皖系的斗争开始。

        段祺瑞平时称冯国璋为“四哥”,可是面对权利,这两兄弟争得更厉害!段与前总统黎元洪是水火相斗,他们却是真刀真枪!段的霸道与跋扈逼得冯国璋走投无路,于是自带了一旅精兵,22箱子弹,以巡视南方战场为名,沿津浦线南下,直奔南京老巢去了。段却派心腹段芝贵在安徽半途截住了大总统,冯大总统不可能看不到围在火车周围的荷枪士兵,只好眼望近在咫尺的南京恨在心头不敢言声,乖乖的回到北京,从此彻底放权给段祺瑞。但私下里却无时无刻不记得要扳回一局,这个突破口就在冯玉祥手中。

        以皖系为首的主战派第二次挥起南征的大旗,这次倒不是摇旗吶喊,光念不动,而是有真实行动。决定南征后,北方军阀们截留税款、扩充兵力、夺取地盘。这时的全国报纸被主战的通电填满,杀伐之声不绝于耳。北洋派颇有大振旗鼓的中兴气象,居然也有人主张让段祺瑞亲自任征南统帅的。

        正当北方杀伐之声惊天动地时,长江中游突然爆发了主和的声浪:冯玉祥在武穴发出通电宣布自主,力斥南北战争是一种最无意识和最无情理的战争。

        冯玉祥以前奉令“援闽”开到浦口不再前进,就是为了促进南北和局。而和谈的基础是岳州归湖南,荆襄归湖北,各守疆土,两不侵犯,并不是不能达到的。最后他说军人应当服从总统,而总统从来就是主和的,所以主和就是服从总统。他的结论有两途:“或罢兵,或杀玉祥以谢天下。”

        杀肯定是杀不得的。冯玉祥手里的第16混成旅有万余人,相当于一个陆军师的规模。想动他,得看看他手里的家伙家答不答应。

        冯玉祥此举当然是主和派的安排,据说这是陆建章在幕后策划的,以打乱主战派对湖南进攻的步骤。因为武穴处于湖北与江西之间,他的行动对主战派的第一、第二两路军都有影响。并且陆建章还有突袭安徽、赶走省长倪嗣冲的计划。倪在安徽并不得人心,赶走了倪,陆就可取倪而代,如此一来,作为皖系传统势力的安徽将加入直系的长江三督的阵营,津浦南段全在主和派掌握中,力量就大了,皖系还怎么打?

        冯玉祥之所以在这个时候有这样的表态,是因为舅舅陆建章的话。而陆建章,则是冯国璋的忠实心腹。

        段祺瑞对于冯玉祥突然主和极为震动,因此把一切愤怒都集中到冯国璋身上,决心要搞一次军事政变以驱冯下台。可是由于皖系的兵力都调赴南方,所以手中没有足够的兵力来支持他的计划,因此便派其亲信智囊徐树铮,以“接洽国防”为借口,前赴东北找张作霖,企图说动张作霖调派他的奉军入关,来执行驱冯计划。

        皖系叫战,直系叫和,双方遂在这一论争上大作文章。皖系说:“能战始能言和,应该以战迫和”。直系说:“和以示诚意,以和为手段,如果不能达到目的,再战才能气壮”。其实主和派是对付段,主战派则是对付冯。并不是真的要和,或是要战,而是新的“府院之争”。

        北洋派在袁称帝时已经分裂,不过那时的分裂,只是对袁,也可说是袁的众叛亲离。到了张勋复辟后,北洋派的分裂才告表面化,张勋复辟,段祺瑞誓师讨伐还不是真正分裂,到了直系、皖系各走极端时,才是北洋派的正式分裂。

        对冯国璋来说,自袁世凯死后就开始做新华宫的美梦,然而当他如愿已偿时,才逐渐地体会到辉煌壮丽的公府和大总统这个头衔,并不是理想中的人间仙境,他所身受的痛苦,正是过去黎所受的。他和黎一样,都是段内阁的盖印机器。

        当他在11月20日批准段祺瑞的智囊徐树铮辞去陆军部次长时,徐却在天津搞风搞雨,把曹锟从直系四督巧电中拉出来否认。此外,他还拉拢张作霖在天津召开督军团会议,准备拉起一个所谓的秦、晋、皖、奉大联盟,作为督军团的再版。

        日本公使来见冯国璋,也放出威胁口吻,他说:“中国局势正面临极大困难,内阁不可更动,一更动必定有大乱子”。在段祺瑞内外交困的时候,他的日本支持者迫不及待地也跳到前台来了。

        在“府院之争”如火如荼之际,张作霖此时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如何对付称霸东北路上的最后一个拦路虎孟恩远身上了。

        张汉卿麾下高纪任的“奉情局”不负众望,收集到充足的证据证明孟恩远也犯下了同冯德麟一样的致命错误,他竟然也参与支持了张勋的复辟活动!绝密的信息如潮水一般流向张汉卿的奉军大本营,顷刻间,张汉卿抓住了无懈可击的孟恩远的小辫子。

        于是,张作霖乘机密派心腹到吉林,以孟恩远“复辟附逆”有据、滥用省库和任人唯亲等为由,发动了“驱孟运动”。并以民众的名义,致电北京政|府,要求追究孟恩远罪责,并强烈要求撤换他。这时的民众力量,远非电报里所讲的“滔天”,不过当时国内外对于“复辟”的行径,人人喊打却是真的。

        孟是直隶人,亲家陆建章也是直系,孟的部队多属直隶子弟兵。作为与直系水火不容的皖系大佬、国务总理段祺瑞早就有革除孟恩远之意。此时顺应民意,让自己人替代孟恩远,可谓恰逢其时。于是他很快就向孟恩远下发了革除令,同时任命自己的骁将察哈尔都统田中玉接任其职。田中玉是河北抚宁人,此前曾在长春驻扎过,与日本人的关系极好。

        赶走孟恩远,却来了田中玉,这种结果是张作霖没有想到的。他看得很清楚,如果让以段祺瑞为后台、并与日本人过从甚密的田中玉就任吉林督军,相当于皖系在东北安插了一颗钉子,无疑会成为他统一东三省的最大障碍。

        正所谓“两害相侵取其轻”,张作霖决定,与其迎接田中玉,不如暂时留住孟恩远。

        孟恩远早听到一些风声,曾派秘书戴艺篑到北京冯国璋处打听虚实,冯说没有这回事,劝他不要听谣言。可是不久谣言成了事实,他接到命令后大为光火,便打电报质问内阁调动的理由,限三日内答复,否则吉林便宣布自主。

        又派吉林混成旅旅长裴其勋为独|立军总司令,同时,他们选派请愿代表陆续赴京,积极奔走,为孟恩远鸣冤叫屈。他的党羽高士傧等也坚持要反抗田中玉的到任,并以武力压迫吉林的反孟势力,电请北京政|府收回易督的成命。

        新任督军田中玉本来兴冲冲地准备赴任,但他看到吉林混乱的政局,顿时兴味索然。他觉得自己在察哈尔都统的位置上也不错,没必要卷人混乱的政治漩涡中去,于是向段祺瑞婉言谢绝了任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