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在线阅读 - 第281章引荐

第281章引荐

        为了统一放赈,熊希龄还组织成立了联合办赈机构----“京畿水灾筹赈联合会”,他自任会长,统筹放赈中的种种实际问题。在赈济灾民的同时,他又开始了对河工的治理,试图根治水患,并开展以工代赈,既救济了灾民,也为受灾地区留下了永久建设。救灾让熊希龄摆脱了政治生活带来的消极苦闷,开始确立了为慈善事业奋斗的意愿,拯救无数生命。

        在和张汉卿并肩作战的期间,他深深地为这位年轻得不像话的少帅所敬佩。两人的相识在两年前,原本就是张汉卿对他的一次善意的利用,只是他为了圆其强国梦的一次赌搏,当时他是怀着一颗将信将疑的心的。但是当张汉卿用事实给了他答案后,他便认定少帅确实是人中之龙凤,有魄力、有胆识、有能力,是中国不可多得的人才。

        与他朝夕相处的半个月中,他深深地为少帅为民服务的情怀所感动,这是一个爱国爱民的“好孩子”,他的热情中也许有作秀的成分,但是熊希龄愿意陪着他作秀,只要作秀能够多救一个灾民。

        当然,张汉卿对这位号称“民国第一人才”的前总理也很景仰,经常在救灾之余向他虚心请教民国的政治经济军事相关的知识。熊希龄本来就有一肚子货始终未能民尽其才,有张汉卿在旁鼓动,那还不尽兴一吐为快?当然他也惊异于张汉卿年纪轻轻,对于国际局势了解得比他这位曾经身处中枢的前总理还要清楚、分析得不要太精到。

        欣赏之余,两人后来成了忘年交。在熊希龄的赞赏与不遗余力的推荐下,张汉卿的形象在外界高大了起来。当张汉卿委婉地请求老熊给他务色人才时,熊希龄满口答应。以他的人脉,给张汉卿挖人不是太好不过的吗,还省了很多游说。可是当不久后他向张汉卿郑重推荐张钺时,张汉卿还想不领情。

        是啊,张钺是谁啊?以自己对民国的了解,似乎他也是名不见经传呐,自己本意还是找蒋百里之流的人物。

        可是老熊三言两语便将他的心结打开:“这个张钺可是与奉天很有缘的,民国元年底就被任命为奉天督军署少将参谋长、东三省讲武堂军务司长,三年又担任奉天省民政长,讲起来,也是你父亲的前任。他目前在北京任陆军讲武堂教育长,也算是你父辈的前辈了。他和蒋方震术业有专攻,以目前讲,可能给你的帮助更大些。而且,将方震明确表示不考虑去关外,对他老朽是尽了心了,少帅你自求多福吧,呵呵。”

        东三省讲武堂,是第一任东三省总督赵尔巽仿照内地各省设立,专为教育边防营队中现职营哨官以下军官。后来充任督军、都统、军长、师长和旅长的张作相、孙烈臣、张景杰、汲金纯、汤玉麟、邹芬、阚朝玺等,皆由此出身,故张钺堪称奉军前辈人物,熊希龄说得是没错的。

        这个张钺有什么本事,值得老熊把他和蒋百里并驾齐驱?不过是一个军校的教育长而已。教育长,嗯,在后世,应该跟教导主任一个级别吧?咱老爸还兼任奉天讲武堂的堂长呢,怎么越做越退后了?

        如果他知道当时堂长鲍贵卿只挂虚名,张钺负实际办学的责任,因为他懂军事,又工作勤恳,很快就把讲武堂的工作引入了正轨,就不会以职务看人高低了;如果他知道历史上(曾经还是后来?这穿越在时间上很难计算呢)吴俊升“四请张戍秋”,就不会不明白张钺的价值了。

        还好熊希龄把姜登选请来了,这个可是自己指定要的、后来奉军在大大有名的人物,不过在这时候,姜登选还只是在总统府任有名无实的咨议----总统都不保了,还咨什么议?

        所以当熊希龄把张汉卿意欲招揽的想法和他一交底,姜登选便有蠢蠢欲动的想法。对于张汉卿的种种,他不但有所闻,还曾经仔细地推敲了好一番。他的在北京城作人质的胆识,达成奉天军警分离、新民土改、编练新军、组建人民党,无一不是契合着时代的需要。最后的结论是:这绝对是一个百年不世出的人才,有智谋、有担当、有野心,最重要的是有个好爸爸。

        既然是一只绩优股,就必须在发迹前把握,否则,等他一飞冲天,自己再围上去已经泯然于众人了。韩麟春和自己相识,现在听说已经能够独掌一师了,他的眼光不会错的。而且自己一身所学,似乎在他那里大有用武之地。根据自己对卫队旅的研究,少帅走的路线好像是不同于一般军阀掌兵的路子,而有赵奢带兵之风。他的官兵一体、八项纪律八项注意很有看点,与自己的想法十分契合。

        有了意愿,倒是担心少帅和自己素不相识,肯定不会有多大重视。自己的性格是和蔼可亲,也是提倡与士卒同甘共苦的,可是于带兵打仗不是强项。这鼓舞士气军心的能力一时半刻之间也体现不出来啊,自己来少帅底下,到底能够担任什么职务呢?为表诚意,他亲自面晤张汉卿。

        不用他担心。张汉卿在听说姜登远亲自来时,直接欢呼出声,并倒履以迎,那架式实在有求贤若渴的古风。熊希龄见状大为不解:放着张钺这样的人才,少帅提起来也没什么感觉,怎么一个不出名的姜登选让他如此激动?

        不过若是他知道这人是未来“奉军五虎将”中最有名的儒将,也就理解张汉卿为什么会兴奋了。还有重要的一点是,姜登选的特质,非常适合于张汉卿想打造的党军。

        他是政工人才啊!

        姜登选目瞪口呆地望着年轻的少帅对他的热情,这是哪儿哪儿啊,礼贤下士也过过火了吧?不过能够得到重视,哪怕是名义上的,他也高兴。

        等到张汉卿直接告诉他,他将成为卫队师的政治部主任时,他还是为少帅的大手笔震惊了。我和他还不熟呢(张汉卿:先别急着吃惊,等段时间怂恿你入了党后,你就是人民党在军队的总政治部主任了!)!王以哲担任了第一师的政治部主任兼卫队师的教导团团长后,这两个重要的岗位他分不开身呢。

        当然张钺也是被礼遇的,这也是张汉卿的强项:对自己不熟悉的人才,先保留着以观后效。不过既然是人才,冲着“人才”这两个字也要给予起码的尊重。这是他后来在奉系手下人才辈出的原因之一。

        张钺也是因为府院之争,对混乱的政治局势灰了心,这才有离开是非之地的想法,对于奉天,他还是有感情的。既有熊希龄郑重推荐,他也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奉天。

        不过当张作霖知道张汉卿竟然挖到了大名鼎鼎的张钺后,马上就决定直接招于麾下,先担任奉天讲武堂的副堂主,实际上负责日常事务。张汉卿对父亲的用人还是很赞赏的,见他一来就给了如此高的职务,便知道这个人真是人才了。咳,无知害死人!好端端的一个人才这就样跑了,还好没跑出锅里去!

        自己挖了儿子的墙角,老张有些愧疚,便对姜登选的任职没有过多拦阻----不少奉系人认为姜登选以一个外来之人便登如此高位,都颇有微辞。可是政工这块本来就是张汉卿的禁脔,老少帅都同意的事,基本上别人插不下嘴。

        一老一少两位“帅”都各取其才,让被取者强烈地产生出士为知己者死的感慨。张钺自然是施展平生所学,在张作霖不在时完全在技术指导上代替了他,这给张作霖以极大的便利----他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不过张钺是用权而不越权,张作霖则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尽可能的放权,两人配合得相得益彰。

        姜登选顶着别人怀疑的目光来到卫队师担任政治部主任,这一行政上仅次于师长郭松龄但又不隶属于他的职务,他处理得很有分寸。他的豪爽可亲、重义轻财、身先士卒,很快与官兵打成一片。尤其可贵的是,他非常认同张汉卿以党领军的构想,并在工作中认可了政治部主任这个职务在军队里的作用。在张汉卿的感染和推荐下,姜登选顺利入了党----当然是背着预备党员的身份。按党章,他还要有一年的考察期。但是,有张汉卿在,一切都不是问题。

        有卫队师和第一师两支部队,关键是他知道的几个奉系人才都已经笼络到麾下,张汉卿认为有必要组建一个强有力的领导班子:人民党中|央军事委员会。

        这是一个独|立于人民党中|央委员会、中|央常委会的军事领导机关,当然由张汉卿负总责。军事委员本来天然地有六个委员:张汉卿、韩麟春、郭松龄、王以哲、米春霖和戢翼翘,下辖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军需部。本来想搞个总后勤部及总装备部的,但是一来“后勤”这个叫法还不流行,装备也是由张作霖督军署统一调拨,本身没有什么基础,干脆统一在军需部里。军需军需,吃喝拉撒睡和枪支弹药,都是军事需求嘛。

        总参谋长、总政治部主任的职务暂且空着,由张汉卿例兼。之所以没有再分给郭、韩、王,纯粹是政治上的考量:未建寸功,先把好位置占光了,置后来者于何地?此外由于手底只有两个师的兵力,第一师又远在黑省,日常管理鞭长莫及,设立总参谋长等职务并无迫切感。

        人民党在军事上的架构基本完成了。